霸武剑神 第146章 谁若拦我,我便杀谁
作者:岚凌天的小说      更新:2018-01-07
    报!

    “老爷,属下前去御剑学院打听!”

    “闻得那猖狂贼子,已经失踪了大半年,至今仍然不知所终!”

    侯府一个家丁模样的人,疾步跑进来,禀报道。

    候长平闻言,挥手让来人下去。

    “诸位,都听到了吧!”

    “今日之事,并非我候长平欺负小辈,不给他机会,而是那狂妄小儿自己惧怕潜逃!”

    “日后,若是太后再追究此事,我候长平,请在座的各位大人为侯某做个见证!”

    候长平嘴角上扬,做出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绕着全场抱了抱拳。

    “候大人请放心,这个忙大家伙帮定了。”

    “没错,以候大人之威,岂是那黄口小儿可以匹敌的,今日他不来便且作罢,他要是来了,下官倒是要先会会他,看他到底有几斤几两,敢跟您叫板!”

    ……

    现场一片喧哗,在座的各位文官武将,义愤填膺的奉承着候长平。

    满脸的献媚,恨不得跪舔候长平的脚趾头。

    此时,剑无双闻言,眉头紧蹙,心中喜忧参半。

    喜的是,莫宇辰没有来,最少能保住一条小命。

    而忧的则是对莫宇辰的失望。

    他没想到,这少年竟然如此没有骨气,大话说得叮当响,而动起真格却提前半年就已经逃走了。

    剑无双深吸了一口气,松开眉头,暗道这样也好。

    毕竟自己也算承了他的人情,如今这样一来,自己至少也能问心无愧了。

    日后再见,也只能算是形同陌路而已。

    “范老怪,走吧,去我藏剑楼坐坐吧!”

    剑无双面无表情的发出邀请。

    “不,老头子今天那也不去,就在此处等!”

    “我不相信莫公子是这样逃避的人!”

    范老头摇了摇头,固执的坐在椅子上,不肯离去。

    “你没听到吗,那小子失踪半年了,你这是何苦!”

    “你不走就算了,自己呆着吧,恕本座不奉陪!”

    剑无双冷哼一声,猛然起身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候。

    一声霸道无比的声音在侯府门外传进。

    “候长平,速速出来领死!”

    顿时,刚刚还在阿谀奉承的官员们,闻声闭嘴。

    脸上完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只留下满脸阴沉的候长平。

    长期身居高位的他,被一个黄口小儿在府门外直呼其名,并且点名让他出去受死。

    任谁都一样,仅凭面子这一关就过不去了。

    就算今天将这小子大卸八块也无济于事,他今后只能沦为别人暗地里的笑柄。

    谁还会惧怕于他,这是对他威信最大的打击。

    “大胆狂徒,侯大人的名讳其是你能直呼!”

    侯门的大门外,涌出一大群护府家丁,为首的正是侯府的头号管家。

    “滚开!”

    莫宇辰脸色一寒,断然暴喝。

    “来人,关闭府门,拦下这狂妄之徒!”

    管家冷哼一声,下令围攻莫宇辰。

    如今这一出戏,早就是他昨天晚上为候长平献的计策。

    所以,此时的这些护府家丁,其实都是事先埋伏好的,就只等莫宇辰上门而已。

    现在,这不知死活的小子自投罗网,侯府管家自然也不用跟他客气什么。

    “找死!”

    莫宇辰眸光一缩,身影爆闪。

    连手中的剑都不用,仅凭着自身拳头,一闪一杀。

    只在片刻之间,侯府事先布置的这些垃圾,已经全部被放到在地。

    只留下一个满眼不可置信的管家。

    要知道,为了顾全自家主子的颜面。

    他选的这些人,至少都是地武境高阶的人。

    并且,里面至少有一半的人是天武境的高手。

    可是这才过去多久?

    躺在地上的这些人,已经全部死绝,连天武境八重的队长都被一拳轰杀。

    少年将剑柄顶住侯府管家的下巴,向前缓步走去,怒声喝道:“今日,本少爷取候长平的命!”

    “谁若拦我,我便杀了谁!”

    “门若阻我,我便拆了那座门!”

    话音一落,莫宇辰灵气灌脚,狠狠的对侯府紧闭的大门猛然踹落。

    轰!

    在他含愤一脚之下,厚达十厘米的大门轰然倒地。

    莫宇辰语气中的狂妄与行为上的霸道。

    气得候长平一掌将身边的茶几震成齑粉。

    此时,他心中的怒气已经达到了极点,就算杀了莫宇辰千万次,都不足以熄灭他心中的怒火。

    “猖狂小儿,欺人太甚。”

    “老夫今日,不将此子碎尸万段,誓不为人!”

    候长平歇斯揭底的怒喝道。

    “大人,无须动怒,属下这就去取他首级来献给大人!”

    候长平的死忠见来人年轻得不像话,立即站出来请战。

    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件白捡的功劳。

    虽然欺负一个少年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是只要能换得候长平的青睐,那也值了。

    “好,辛苦袁大人了!”

    候长平阴沉着脸,准许了手下人的要求。

    此时,他还是顾忌自己的脸面,不到万不得已。

    他还不想再众目睽睽之下,与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动手。

    那样做的话,实在是太掉他的身份了。

    现在,既然有人急着立功,他倒也乐得给其一个表现的机会。

    继而。

    只见那袁姓武官得到主子的首肯,喜出望外的挎着腰间的宝剑。

    神采奕奕的走出大厅,迎向狂徒少年,莫宇辰。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本将军手下不杀无名小辈!”

    袁姓武官牛气哄哄的喝道。

    打算先以自己久经沙场的杀气,给眼前这个少年一个下马威。

    “滚!”

    “叫候长平出来!”

    莫宇辰连正眼都不看他,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像眼前这样的渣滓,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今天,他只想取候长平叔侄的命而已。

    “放肆,候大人是何许人也,岂是你能冒犯的!”

    “本将军劝你,还是早早自缚双手,向侯大人磕头请罪吧。”

    “到时候,或许还能留得一条贱命!”

    袁姓武官撸了自己的袖口,不可一世的劝道。

    仿佛是一心为了少年着想一般。

    “呱噪!”

    莫宇辰冷眼怒视,以指为剑。

    对眼前这个叽叽歪歪的傻逼,发出一道凌厉的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