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武剑神 第145章 上门讨债
作者:岚凌天的小说      更新:2018-01-07
    时光荏茬,如同白驹过隙。

    接下来这几天里。

    莫宇辰在龙老的眼皮底下,改正了许多修炼上的误点。

    并且,龙老在走之前,帮莫宇辰将钩镰枪改成了一把剑,供他暂时使用。

    然而,就在这一天,少年发现了小公主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而且,还总是暗自悄悄叹气。

    这不,少年刚回房间,又看见她独自一人坐在桌前叹气。

    “小丫头,你怎么又在叹气,是住不惯吗?”

    少年皱着眉头,询问道。

    虽然他自认为各方面都是做得至善至美,但是看到小丫头这般模样,他心中还是难免有些不解。

    “不是,我很喜欢这里!”

    小丫头强颜欢笑的说道。

    “那是为什么不开心!”

    少年将她拉到自己身前。

    嘴角浮现一抹坏笑。

    “其实,我是为了镇国弓烦恼!”

    “你还记得前段时间,蓝一枪用的那把大弓吗?”

    “那便是我们拜月帝国的镇国弓!”

    小丫头幽幽的说道,脸上期待的看着少年。

    但是,少年听完,仿佛无动于衷的继续问道:“嗯,然后呢!”

    “什么然后,那是拜帝国的弓,你得把弓还给皇室!”

    小丫头气急,身上的刁蛮劲瞬间又上来了。

    “凭什么啊,那是我的弓好吗!”

    少年学着她的语调,耍起无赖来。

    “你……”小丫头哪里不知道,这少年是在耍她,气鼓鼓的说不出话来。

    “我什么我!”少年翻一翻白眼,笑骂道:“你个败家老娘们,咱家好不容易有着这么一点家当。”

    “你还拼命往外造,以后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谁跟你是一家!”小丫头正在气头上,气鼓鼓的骂了回去。

    不过,此时她听了少年的话,心中已经乐开花了。

    觉得少年说得没错,这就是我们家的东西,凭什么要还给帝国。

    那是我相公凭真本事抢来的,为什么要还?

    “哎,既然不是,那就算了吧!”

    少年故作一叹,缓缓说道。

    “你什么意思,吃干抹净就想跑是不是!”

    小丫头那张妖娆美丽的俏脸,瞬间一变,揪住少年胸前的衣服嗔怒道。

    “冤枉啊,我吃都没吃过,怎么抹净!”

    莫宇辰苦着脸,幽怨的看着小丫头。

    “你好好意思说,是你自己不吃的,能怪得了谁!”

    小丫头单手掐着腰,捏着少年的耳朵。

    “行啦行啦,以后有的是机会吃,你个小丫头着急个什么劲。”

    “今天好好休息吧,明日我们得赶回拜月。”

    “半年之约已到,是时候让某人血债血偿了!”

    莫宇辰抓过小丫头的手,跟她说道。

    此时,他的内心,早已经飞向万里之外的拜月帝国了。

    随后,他离开了房间。

    带上龙老为他锻造的新剑,独自一人来到府中的演武场。

    明天,就是他与候长平约定半年的时间。

    而如今,他赖以成名的神陨剑陷入他的丹田沉睡。

    所以,明天唯有使用这把新锻利器,上门去找候长平讨债。

    现在的他,在龙老的帮助下,已经炼化天地灵乳残存在他体内的所有药力,实力早已经提升到了真武境第五重。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只剩下与手中利剑的契合度了。

    毕竟,任何一把利器,使用者不可能说,一到手就如臂挥使。

    只有在无数次战斗中,才能使契合度慢慢的提升。

    龙渊剑!

    出鞘。

    锵!

    演武场中,少年的身影随处闪动,时而东时而西,飘渺不定。

    ……

    很快,一夜时间在眨眼间也悄然过去。

    莫宇辰带着馨儿,告别了父母双亲。

    在其震撼的目光中,众身跃上大红的鸟背。

    “辰儿,有空常回来看娘!”

    辰母忍受不了儿子的远行,泣声唤道。

    “行啦,儿子出门在外,你别哭哭啼啼的,尽让孩子担心!”

    莫渊在一旁,老神自在的摇着扇子,出声训斥辰母。

    他与辰母不同,莫渊行伍出身,远行对于他来说,犹如家常便饭。

    所以,他最看不惯就是离家之前,看到家中之人哭哭啼啼。

    “放心吧娘,我一有空就回来看你!”

    莫宇辰向爹娘告别,另外一边拍了拍大红,示意它升空。

    “伯父伯母,再见!”

    小公主挥舞的小手道别。

    随后,大红闪动着翅膀,开始缓缓的向高处飞行。

    “糟糕!”

    “老头子,你有没有用告诉辰儿,他舅舅说,要去拜月帝国看他!”

    辰母在这时,忽然间想到了些什么,焦急的问道。

    这几天儿子回家,她高兴得忙里忙外。

    都忘记前些日子,莫宇辰的舅舅来莫城探望辰母。

    当他来的时候,得知小外甥在拜月帝国御剑学院后。

    就随嘴说道,过些日子也要去一趟拜月帝国,顺便要去看望他那许久未见的外甥。

    “没有,你没说吗?我都忘了有这事了!”

    莫渊眼珠子瞪得圆鼓鼓的,一脸茫然的说道。

    “哎,你这老东西,怎么就那么不着调!”

    ……

    拜月帝国帝都,侯府中。

    此时候长平与他侄子在大厅中,悠然自得的喝着茶。

    今天的侯府,府门大开,候长平这一派系的所有文官武将一概到场。

    而且,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暗月使的所有高层,几乎全部出现在侯府。

    就连长孙无忌、剑无双、范老头这样首屈一指的大人物,全都在场。

    几个月前,曾经有一个少年放出大话来。

    说半年后,要亲自踏上侯府,取候长平叔侄性命。

    所以,今天一早,各方人士,在候长平的邀请下,过来做个见证。

    至于剑无双与范老头两人,候长平倒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邀请。

    他们是担心那个狂妄的少年如果真的一时冲动,打上门来。

    他们也好及时伸出援手,护其周全,也算尽了自己一番心意。

    毕竟在他们心中,就算那个少年如何天才,如何逆天。

    都绝对不可能在半年时间内,能与一个真武境五重的暗月副总指挥使抗衡。

    少年的呐喊,在场的众人没有把他做一回事。

    只是碍于候长平的面子,不得不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