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世子娇宠小毒妃〕〔娇妻来袭:王牌bo〕〔霸道老公宠入骨〕〔重生之娇妻追夫记〕〔修仙十万年〕〔笙歌落尽负流年〕〔抗战之烽火漫天〕〔天才高手在都市〕〔掌欢〕〔璀璨王牌〕〔破梦者〕〔全能小神医〕〔都市巨豪〕〔捡个校花做老婆〕〔宠婚99次:总裁大〕〔空间之地府交流群〕〔极品朋友圈〕〔雪狼出击〕〔神祇〕〔黑科技大鳄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骗嫁之权臣有喜 第230章两个不知廉耻的一更
    “千防万防,还是中了药。”顾珏清望着眼前的人,忍不住一头扎进他怀里,“屋子里的水仙花被动了手脚,虽然已经被我砸了,但之前吸进去的媚药香气还是会发挥作用的”

    卫长琴怀抱着顾珏清,“茂姜呢”

    顾珏清道“根本就没见到过他的人影。”

    卫长琴此刻大约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爷,我好难受”

    顾珏清忽然觉得脚踝一紧,原来是顾桃紫爬到了他的(身shen)旁,央求道“爷,你快把我打晕”

    可顾珏清此刻已经无暇管她,而是双手捧起了卫长琴的脸庞,“长琴,你也快点把我打晕,要不然我”

    话未说完,一口就啃上了卫长琴的唇。

    中了药,眼前又是自己喜欢的人,顾珏清的理智有些涣散。

    “小清,现在还不是时候。”卫长琴推开了她,“这是一个圈(套tao),我们不能中计。不过你放心,神墨就快来了,他在楼下的大堂里点迷烟,孟昊轩派来包围我们的人都上不来。”

    幸亏顾珏清临走之前派人去通知了神墨,神墨来得比他还要早一些,他得到消息赶来的时候,神墨在楼下大堂的许多角落里都点了**香。

    忽听(身shen)后有脚步声传来,听声音,只有一个人。

    卫长琴不需要回头,也知道来的人是谁。

    “顾相没事吧”神墨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没什么大事,但(情qing)况也不太好。”卫长琴抓住顾珏清不安分的双手,转头望神墨,“媚药撒在水仙花上面,她们都吸了花香,虽然花已经扔出去了,体内的药效依然还在。”

    神墨闻言,连忙取出了针包,“媚药会致人全(身shen)发(热re),而绝大多数的媚药都可以靠着泡冷水来散发药效,这街道附近肯定没有水池,我先给她们扎两针,让她们暂时能够镇静下来,但扎针只能延缓药效发作,真正有效的还是得扔到冷水里。”

    神墨说话期间,已经动针了。

    他在顾珏清与顾桃紫的额头上、手臂上分别扎针。

    而就在施针的期间,卫长琴敏锐地听见了楼下有动静。

    似乎有许多杂乱的脚步声。

    卫长琴只以为是敌人又来了,便迅速出了门,躲在楼道口,悄悄往外看了一眼。

    来的人不是孟昊轩。

    而是他们尊贵的皇帝陛下

    卫长琴唇角勾起一丝冷冽的笑意。

    大堂里的**香已经燃尽了,由于店门大开,空气流通的缘故,空气里的迷药也散得差不多,此刻进来的人并不会被迷晕。

    龙祁世带着人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满地昏迷的人。

    卫长琴连忙回到了雅间。

    大堂里的那些人,如果没有昏迷,就会把他和顾珏清都堵在这间屋子里,让他们无法出去,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qing)

    那可真是让人难以描述。

    他一个人,要面对两个中媚药的人。

    孟昊轩的肮脏心思,在他这里,永远都别想得到实现。

    若神墨不来,他还可以服用百毒丹,届时全(身shen)毒血,还担心招呼不了那些人吗

    百毒丹,正是用那只咬伤他的五毒蟾蜍炼化,一只蟾蜍只能炼化两颗,神墨平(日ri)里逍遥自在没有树敌,就没有给自己留,而是把那两颗丹药分别给了他和顾珏清。

    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服用。

    “长琴,楼下是什么人”神墨已经给中了药的两个人针灸完毕,转头问道,“是孟昊轩吗我(身shen)上还有几块**香。”

    “不是孟昊轩,也用不着点**香。”卫长琴道,“来的人是皇帝。”

    “皇帝”神墨惊讶过后,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孟昊轩是想让皇帝亲眼目睹左右丞相苟且之事”

    “皇帝快要上来了。”卫长琴看了一眼地上的二人,“把她们两个都搬到(床chuang)上去。”

    神墨的眼皮子跳了一下,心中已经明白了卫长琴的用意。

    反正媚药的药效已经暂时缓解,这两位都是女人,睡一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顾相,药效只能暂缓一刻钟,你要尽快想办法打发皇帝走。”

    神墨说着,扶起了顾桃紫。

    卫长琴则是抱起了顾珏清,走向了(床chuang)榻。

    “陛下,这些人都没死,只是昏迷了,看样子肯定有事发生。”

    龙祁世听着贴(身shen)侍卫的话,心中虽然觉得奇怪,却没有再去细想。

    他此刻最关心的是,左右丞相究竟是不是断袖,有没有苟且

    他在清乐园吃烤(肉rou)的时候,收到一份匿名信件,信上说,左右丞相先后离去,并不是回各自的家,而是一前一后地去了君悦楼,看似是在约饭,实则断袖苟且,若不相信,前去一看便知。

    他当然不能接受这两人断袖,他向来鄙夷断袖。

    平时他并不觉得这两人关系有多好,满朝文武也只当他们是面和心不和,毕竟朝廷里的势力需要得到平衡。

    文官之首,乃是左右丞相与太师,三方势力不分伯仲,必须分得清清楚楚,不能相融。

    太师因为方惜玉的告状,被停职(禁jin)足,朝廷里却依旧有许多人给他求(情qing),时常有收到赞颂他功德的奏折,说他是朝廷元老,对陛下绝无二心,请陛下不要听信小人之词,要给太师官复原职等等说辞。

    看得出,文武百官当中,向着太师的人,至少三成。

    左右丞相的势力,也很难分出高低。

    历来君王都讨厌臣子结党营私,但历朝历代,低阶臣子们总是难免要选择站在哪位高官的阵营,不能独善其(身shen),有人持中立,有人墙头草,有人坚定不移,这些现象,是根本无法杜绝的。

    只要臣子们不太过分,对他忠诚,他也不能太介意他们私下结党,毕竟人人都有私心,可若有冒犯他的,自然严惩不贷。

    如果左右丞相是那种关系,一旦他们有心要反,联起手来控制部分官员,密谋这祁国的江山大业

    不,他们平时看起来明明都那么听话,他们不会有这样的胆量罢也许他们从没有过这样的野心,可人心隔肚皮,万一他们不知足呢

    高官厚禄还不够吗想指点江山,门都没有。

    龙祁世越想,心里就越不舒服。

    他已经跨过了层层楼梯,到达二楼雅间外。

    隔着门板,都能听到屋子里暧昧的喘息声。

    龙祁世伸出了手,想推开门,却又有些迟疑。

    真希望里面的人不是他们两个。

    他最讨厌断袖

    然而,下一刻,屋子里就传出了顾珏清的声音

    “别怕,我不会粗暴的。”

    龙祁世深呼吸一口气。

    顾珏清竟然是上面的那一个

    他和卫长琴真的在里面做苟且之事

    龙祁世忍无可忍,一脚踹开了房门。

    “你们这两个不知廉耻的,朕要摘了你们的乌纱帽”

    回应他的,是一声女子的惊呼声。

    龙祁世望着(床chuang)榻上的(情qing)形,怔了怔。

    顾珏清(身shen)着白色中衣,怀里搂着一个衣衫凌乱的美(娇jiao)娘。

    那女子拢紧了(身shen)上淡紫色的薄衫领口,有些难为(情qing)地低下头,双颊红扑扑的,慢慢地钻进被窝里。

    顾珏清似乎也吓了一跳,“陛下,您怎么会在这”

    龙祁世回过神来,望着(床chuang)里侧的女子,“这女子是”

    “陛下,她的确生得漂亮,但她现在已经是微臣的人了,陛下应该不会稀罕微臣碰过的女子吧”顾珏清说着,转(身shen)抚了抚女子的乌发,“别怕,是皇帝陛下,陛下英明神武,不会为难我们的。”

    “朕何时说过要跟你抢女人”龙祁世额头上的青筋跳动了一下,“朕只不过是接到了一封密信,说你”

    “有人在陛下面前造谣微臣了吗”顾珏清面带疑惑,“陛下刚才一进来,就怒气冲冲地说要摘了微臣的乌纱帽,还骂微臣不知廉耻,微臣实在是纳闷,(床chuang)上的这位又不是陛下的女人,您为何骂微臣不知廉耻莫非您真的看上了桃紫了您怪微臣捷足先登了吗您要是喜欢,为何不早说”

    ------题外话------

    233333

    孟昊轩我知道大家很讨厌本宫,但是你们仔细一想,本宫除了犯蠢、倒霉、计划一次次落空、一不小心还助攻什么的,还做过啥正经事最后还得炮灰,反正本宫除了惹你们讨厌,被主角虐到不举之外,没有点亮任何成就,本宫最后要达成的成就,就是领盒饭。

    龙祁世为什么朕总是被利用都怪朕太帅了。<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蓝梦冰封之心〕〔都市之娱乐圈太子〕〔从天帝开始〕〔不努力的我,只能〕〔修真聊天群〕〔神豪帝国聊天群〕〔九星毒奶〕〔人生交换游戏〕〔第一序列〕〔诡秘之主〕〔诱妻入怀:恶魔老〕〔我怎么就火了呢〕〔龙魂丹帝〕〔玄门相师在都市〕〔网游洪荒之最强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