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世子娇宠小毒妃〕〔娇妻来袭:王牌bo〕〔霸道老公宠入骨〕〔重生之娇妻追夫记〕〔修仙十万年〕〔笙歌落尽负流年〕〔抗战之烽火漫天〕〔天才高手在都市〕〔掌欢〕〔璀璨王牌〕〔破梦者〕〔全能小神医〕〔都市巨豪〕〔捡个校花做老婆〕〔宠婚99次:总裁大〕〔空间之地府交流群〕〔极品朋友圈〕〔雪狼出击〕〔神祇〕〔黑科技大鳄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骗嫁之权臣有喜 第159章救人二更
    只能保一个。

    这句话落在陈胜的耳朵里,犹如晴天霹雳。

    他有两女一子,此刻却要他做出抉择,选出一个就意味着要放弃其他两个。

    他的妻妾们已经在耳边吵开了,有人嚷着保女儿,有人嚷着保儿子。

    争执期间,她们竟然扭打了起来。

    卫长琴冷眼看着牢房里发生的争执。

    谁都有求生**,可没有人能躲得过宿命。

    “陈大人,决定权在你手上,你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卫长琴提醒着陈胜,“你得快些做出决定了,越是拖延,对你的家人越是不利。”

    “卫相。”陈胜仰头望着他,目光中带着乞求以及坚定,“我想好了,请你救我儿子吧,陈家得延续血脉,他必须活下来。其他人我已经无能为力了,至于我……我对你还有什么价值?你只管利用就是了。”

    “好,本相尊重你的选择。”卫长琴淡淡应了一声,朝着神墨吩咐道,“救人吧。”

    对于陈胜会做出的选择,他丝毫不感到意外。

    神墨朝着角落里的少年招了招手,“过来吧。”

    少年挪到了围栏边上。

    陈胜的妾室们哭成一团,怨声载道。

    陈胜安静得一言不发,心中是无尽的懊悔。

    如今说什么都晚了,只能保住自己的一条血脉,让陈家不会绝后。

    耳畔的哭闹声渐渐小了,毒药发挥了作用,众人并没有力气再谩骂,只能躺在冰凉的地面上苟延残喘。

    “陛下要处死你全家,应该不会收回成命,他的脾气你也应该知道,不是个容易心软的人,所以……你别指望他能对你的儿子法外开恩。”卫长琴低声说道。

    陈胜苦笑,“那该如何是好?陛下当真就如此狠心吗?就算这位大夫救活了我的儿子,陛下也不一定会赦免他……那我可真的是死不瞑目!卫相,你既然要做好人,为何不好人做到底?想办法把我儿子带出去,你一定能做到的对不对?”

    “本相的确想到了一个办法,能让你的儿子活下去,但是他注定不能光明正大地生活。”卫长琴顿了顿,道,“让他诈死。”

    “诈死?”

    “顾相的蛇毒,是本相(身shen)边的这位大夫解的,你儿子跟顾相是同样的毒,所以你不用担心毒解不了。而解毒要消耗的时间太长,狱卒不会给我们这么多时间,所以,本相的办法是,先给他续命,也就是把毒发的过程延长,他可以比别人多活个把时辰,但是他必须装死,让狱卒以为你的家人们全都中毒(身shen)亡,狱卒们会清理尸首,把你的家人们全抬出去,只要全都离开了天牢,想带走你儿子就简单多了。”

    天牢重地,想要带走囚犯几乎是没可能的事。

    可囚犯一旦变成了尸首,运出去就不会有人看守了。

    假死,是金蝉脱壳最好的办法。

    “这……”陈胜犹豫了片刻,道,“卫相说话算数吗?”

    太师承诺过他,要救他的家人,却没有做到。

    非但不救,反而要毒杀他全家。

    如今,卫长琴承诺他,要救他的儿子……

    没有亲眼看到儿子脱离危险,还真是不敢轻信卫长琴的话,唯恐又被骗一次。

    “陈大人信不过本相的为人?觉得本相是在忽悠你?”卫长琴冷眼看他,“你犯的错跟本相没有任何关系,牵连不到本相的(身shen)上,你们全家是死是活,对本相都没有任何利益影响,本相有什么必要欺骗你?你若不相信,本相现在离开就是了。”

    “别!”陈胜连忙说道,“左右都是个死了,不如相信卫相,卫相的大恩大德,我这辈子肯定是报不了了,卫相若真能保我儿平安,就让他自己来报你的恩德吧……卫相,你这计划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有我在,能有什么问题。”神墨瞥了他一眼,“阎王要人白天死,我能留人到半夜。”

    “好,那就多谢二位的恩德了。”陈胜朝着牢房外的二人俯(身shen)一拜。

    拜完之后,他转头看了一眼(身shen)边的妻妾女儿们,眸光里尽是悔恨。

    “卫相,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

    “自然是求见陛下。”卫长琴道,“先大声喊叫,把狱卒们都引过来。”

    说着,他转头看向神墨。

    神墨手拿长针,用针尖在那少年的眉心处扎了一下。

    那少年立即晕倒了。

    “可以了。”神墨道,“我已经给他暂缓了毒发,体内的毒素不会扩散太快,至少还能再活两个时辰。”

    “好。”卫长琴看向了陈胜,“可以叫狱卒过来了。”

    ……

    明德(殿dian)内,龙祁世正卧在软榻上吃饭后水果。

    忽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有宫人从(殿dian)外跑了进来。

    “陛下,牢房里出事了!”

    龙祁世懒洋洋地应了一句,“出什么事了?”

    “牢饭里竟然被人下毒了!陈大人一家都被毒了,就陈大人没事,就因为他没食(欲yu),吃不下饭,所以躲过了一劫。”

    “什么?”龙祁世眉头紧锁,“天牢重地,有毒的饭菜竟然能被送进去?这是何等的疏忽!”

    陈胜犯下大罪死不足惜,他恼的是狱卒办事不力。

    毒药都能混进牢房里,这以后要是有重要的犯人被关押,没等审问出来也随随便便让人给毒死了,那案子还怎么了结?

    “陛下,陈大人在牢房里哭喊,说是一定要见你一面,他还有事(情qing)没交代完,会死不瞑目,他还口口声声说,害他全家的人是……”

    太监说到这里,略有些犹豫。

    龙祁世追问道:“是谁?”

    “他非要说是太师下毒的,还说谋害顾大人的事(情qing),太师也有份……”

    “真是胡言乱语。事(情qing)败露的时候,朕就问过他有没有同伙,他说是自己一个人的主意,现在死到临头了又要临时改口,说太师是同伙,是想多拉一个人下水吗?他这张嘴巴说出的话,根本就没几句能信的!”

    龙祁世说到这里,怒气又上来了,“他以为朕那么好骗,骗了第一次还想骗第二次,真是该死。”

    “陛下,确实有人在给他们的牢饭里下毒。卫相也在场呢,说是那牢饭里面的毒,和顾大人中的毒是一样的,是毒蛇(身shen)上提取出来的毒液,口服能致命,抹在利器上用来伤人,毒素入血液也能致命。”

    “卫相怎么也会在场?”

    “卫相是去探监的,正巧就赶上他们吃饭的时候,卫相说,关于顾大人被毒害的事(情qing),也许依旧没有水落石出,陛下不如再见陈大人一面,问个清楚?若直接处死了陈大人,有些真相可能就要被掩埋了。”

    “既然如此,就把那个混账东西提过来见朕!朕倒要看看,他还有什么样的说法。”

    “是。”

    ……

    卫府。

    顾珏清坐在庭院中央,望着夜空中的满天繁星。

    “顾大人,夜里天气凉,不如早些回屋歇着吧?”(身shen)后响起婢女清脆的声音。

    “无妨,我穿得够多了,并不觉得冷。”顾珏清手里还拿着汤婆子,转头问(身shen)后的婢女,“卫相还没回来是吗?他可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没说呢。”

    “天气凉,你去厨房熬点姜汤吧,等你们相爷回来了喝,可以暖(身shen)子。”

    “好,我这就去。”

    婢女说着,转(身shen)走向厨房。

    还没走出几步,顾珏清又叫住了她。

    “等会儿!”

    婢女顿住了脚步,“顾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厨房里有没有炭火?”

    “自然是有的,一入冬就备了不少炭火。”

    “厨房里还有什么食材?青菜香菇鱼虾之类的都有吧?”

    “这个,奴婢也不清楚……”

    “算了,我还是自己去看吧。”顾珏清起(身shen)走向厨房。

    婢女连忙跟了上去,“顾大人,您有需要什么?跟我们说就行了,用不着自己去动手,我们相爷说了,要好好照料您的。”

    “我想要的东西你们弄不来,我还是自己弄吧,你们给我当帮手就行了。”

    顾珏清走到了厨房,瞥了一眼厨房里的食材。

    很好,青菜白菜香菇都有,水缸里也有鱼虾。

    “本相需要一个不大不小的铁锅。”顾珏清用手指比划了一下,“差不多这么大就行了,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有吧?”

    “应该是有的,奴婢可以帮您找找。”

    “好,叫厨子来杀鱼,本相要做一个酸汤鱼的汤底,你让人来把炭烧起来,整个端到大堂里去,做好汤底以后,把铁锅直接架上去就行。”

    她左手依旧麻木着,有些不太好使,幸好有下人可以使唤,她只要用嘴念叨着就行,事(情qing)全让下人去做。

    “青菜、白菜、还有香菇,全都要切,但不能切得太碎,香菇对半切就行了,至于菜,个头小的不用切,个头大的也对半切,用盘子盛好以后全端到大堂里,不要急着扔下锅。”

    “明白了。”

    顾珏清吩咐着下人做好了一系列的事(情qing)之后,便坐在大堂里,抱着汤婆子捂手,望着眼前冒(热re)气的铁锅。

    锅底下烧着炭火,汤底已经沸腾了,香味在空气中散开,带着微微的辣气,在这样冰冷的夜里,让人觉得极有食(欲yu)。

    铁锅的周围摆了一圈盘子,各种各样的食材。

    “什么味这么香?”熟悉的声音从大堂外传了进来,顾珏清不用抬眼去看都知道是谁。

    蝶王抬脚跨过了门槛,走到桌前。

    “你又在弄什么吃的东西了?你不是说手不方便吗?”

    “我自己没怎么动手,都是吩咐下人们弄的,这个汤底是我做的,反正我伤的只是左手,右手拿锅铲不成问题。”

    “真香啊……”蝶王望着铁锅周围的食材,“你这是打算边煮边吃?”

    “冬天吃这个多好,把食材拿进锅里去煮,熟了捞起来趁(热re)吃,想吃什么东西就往锅里放,这汤底的味道已经很足了,如果还是觉得太清淡,可以再蘸酱,酱料我也都准备好了,不同程度的辣酱还有蒜醋,可以满足不同人的口味。”

    “你想的还真是(挺ting)周到的。”蝶王说着,已经拿起了筷子,准备夹食材放进锅里去。

    然而,才夹起了一片香菇,就被顾珏清给阻止了。

    “你先别动筷子。”顾珏清说道,“卫相他们还没有回来,咱们先吃不太合适,等他们回来了再吃。你晚饭肯定有吃饱吧?既然不饿,就等一等吧。”

    “他们出门去了,得什么时候回来都不知道,万一这汤越熬越少了呢?”

    “那就再往里面添点(热re)水,就算再多熬一两个时辰也不要紧,我这个汤底,重口味,加水冲淡一些也好。”

    顾珏清这么一说,蝶王只能放下了筷子。

    “你要是坐不住,可以先回屋子里去,等他们回来了,再让人叫你过来一起吃。”顾珏清悠然道,“我就坐在这里看会儿书,等着他们回来,毕竟他们是因为我才去奔波的,我得谢他们。”<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蓝梦冰封之心〕〔都市之娱乐圈太子〕〔从天帝开始〕〔不努力的我,只能〕〔修真聊天群〕〔神豪帝国聊天群〕〔九星毒奶〕〔人生交换游戏〕〔第一序列〕〔诡秘之主〕〔诱妻入怀:恶魔老〕〔我怎么就火了呢〕〔龙魂丹帝〕〔玄门相师在都市〕〔网游洪荒之最强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