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开个金〕〔荒原闲农〕〔不完美艺人〕〔初唐大农枭〕〔天庭饭店〕〔龙少的金丝雀〕〔家有萌宝:陆总追〕〔游戏世界旅行者〕〔绾天下〕〔民国娇影〕〔宠妻成瘾:陆先生〕〔明末汉之魂〕〔王爷不和亲〕〔权国〕〔精分老公,请矜持〕〔美食田园:夫君是〕〔龙王妻〕〔傲娇王爷,农家妃〕〔次元间的旅者〕〔全知全能者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骗嫁之权臣有喜 第112章十个嫌疑人二更
    顾珏清想要把眼罩扯下来看清究竟是什么人,奈何这眼罩实在是绑得太紧,绳结在后脑勺也不知道怎么解开,若强行扒开眼罩有些困难,还会把自己的肌肤给弄疼。

    那人把她轻薄了之后就给跑了,也不知道躲在哪个犄角旮旯。

    想要揪出来,只怕没那么简单。

    不管怎么说,这游戏是玩不下去了,她没有心(情qing)再玩。

    “来人!”她低喝一声,“人在哪里?给本相过来,把眼罩给解了!”

    有距离比较近的姑娘绕过了一堵墙,循着声音过来了。

    “顾大人,您不玩了吗?”

    “不玩了,你现在立刻给本相把眼罩解开。”

    “是……”

    女子走到了顾珏清的(身shen)后,帮她拆眼罩的绳结。

    卫长琴已经绕过了好几堵墙,顾珏清说的话,他都听在耳朵里。

    这迷宫里的通道太多了,帮顾珏清拆眼罩的那个姑娘并没有跟他遇上。

    没有人知道他刚才做了什么。

    顾珏清也不会知道,是他轻薄了她。

    他事先并没有任何预谋,只是临时起意。唇与唇触碰到的那一瞬间,他自己都觉得诧异。

    怎么会突然想要偷亲她呢……

    那个想法在脑海里,几乎是一闪而过的,他当时只是心想,她蒙着眼,他能看着她,她却看不到他,机会难得,亲一下子,也不会被知道的吧?

    以后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他过生辰的那个夜晚,在卫府的莲池里,她没有经过他的同意,非礼了他。

    所以他这一次……算是找她讨回来了。

    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吻,不敢停留太久,转(身shen)跑的那一瞬间,心(情qing)是有些喜悦的,也有一些慌张。

    不太想让她知道。

    女扮男装是她的秘密,他不会拆穿,否则怕是又要惹怒她。

    她如今根本就不相信他,也不待见他。

    ……

    再说另一边,顾珏清拿下了眼罩之后,冷着脸问眼前的女子:“你们这的姑娘,会主动轻薄客人吗?”

    女子愣了一下,“轻薄客人?顾大人,您这说法不对,通常都是客人们对我们动手动脚。”

    “难道你们不会对客人投怀送抱?”

    “这……有是有的,都是你(情qing)我愿的事(情qing)……”

    “本相可没同意让你们轻薄!趁本相眼睛被蒙住,就上来偷亲,亲完就跑了,本相要是不退出这个游戏,还不知道要被你们非礼多少次。”顾珏清冷哼了一声,“本相一定要把那个人揪出来。”

    “顾大人您消消气,听我说,我们这温泉山庄不是((妓ji)ji)院,这里的姑娘不签卖(身shen)契,也不用被((逼))着接客,想不想跟客人亲(热re)全凭自己高兴,我们并不像青楼女子那样放((荡dang)dang),这么多人当中,也就只有那么个别胆大妄为的,但是也有良家女子,绝对不会都跑来冒犯您……”

    “反正本相刚才就是被人冒犯了,这件事(情qing)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顾珏清冷着脸出了迷宫,把老板娘叫到了面前,问道她:“你放进去的十个姑娘,哪个平时最轻浮?哦对了,不但轻浮,还很灵活,本相怎么抓都抓不住,反倒被非礼了。那姑娘竟然有胆子亲我,亲完就溜了,本相不知道是哪个,你得帮助本相把这个人找出来。”

    老板娘愣住了,“这……顾大人,真是对不住啊,这个事(情qing)不太好办啊,想要从十个姑娘里面找出非礼您的那个,叫我怎么找呢……”

    “把那些姑娘们全集合在一起。”顾珏清道,“本相被非礼的时候,她们分别在哪个角落?有没有人能够作证?只要能拿得出不在场证明,就可以进行排除,剩下的再来慢慢筛选。”

    “那就听大人您的,不过,您能不能别这么着急?陛下还在里面玩呢……”

    老板娘才提到龙祁世,龙祁世就已经从迷宫里出来了,(身shen)后跟着卫长琴。

    两人的眼罩都已经拿了下来。

    “朕刚才抓住了一个姑娘,就忽然听见顾卿的喊叫声,由于隔得远,没太听清楚,朕觉得有些疑惑,后来听其他的姑娘说,顾卿生气了,不玩了。”

    龙祁世说到这,有些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顾珏清,“听说你被姑娘非礼了?顾卿啊,男子汉大丈夫,被姑娘亲个一两下有什么要紧的?这些女子,不管哪一个,长相都是过得去的,也不至于让人膈应啊?”

    顾珏清面上浮现无奈之色,“陛下,关键不在于姑娘是美是丑,微臣一向洁(身shen)自好,不能接受被人轻薄,也许微臣偶尔也会不正经,但微臣的骨子里,还是很正经的。”

    “这就有点古板了啊,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轻薄了,还是想开一点吧。”龙祁世不甚在意道,“顾卿你忘记了吗?慈善大会上,薛家姑娘也亲了你一下,事后给你付了千两黄金,从那(日ri)之后,你也得了一个千金郎的外号。”

    “陛下,能不提这件事吗?这对微臣来说一点都不光荣。”

    “朕觉得(挺ting)有趣啊,这说明你受欢迎,女人缘好,很容易走桃花运,这是多少男子想求都求不来的。你还觉得不甘心是不是?那这样,朕赏你千两黄金,替轻薄你的那个人付钱。”

    龙祁世说到这儿,瞥了一眼周围的人,“朕告诉你们,顾卿的(身shen)价是很高的,想要占他便宜,至少也得有黄金千两,没钱就别凑上来惹人嫌。”

    顾珏清:“……”

    如果眼前的人不是天子,她真想对着他照头一棍子!

    说风凉话,拿她寻开心呢?

    可她没有忘记对方是皇帝,即使心里再怎么不爽,表面上还得恭恭敬敬。

    “陛下。”她叹了一口气,“不要这样取笑微臣了,微臣不能接受一次又一次被姑娘非礼,就算她们人人手上都有千两黄金又如何?微臣是堂堂一品大员,哪里是有钱就能随便轻薄的?微臣自己丢脸也就罢了,不能给朝廷丢脸。”

    龙祁世又一次开口,不再取笑她了,“所以你还是非要找出那个人对吗?不是朕不愿意为你做主,而是没人愿意承认,总共十个嫌疑人,谁趁着你蒙眼睛轻薄你?压根就没人看见,那个人不主动承认,你就找不出来。”

    “微臣可以试试,请陛下给微臣一点儿时间。”

    “行,你准备怎么找?”

    “先让那十个姑娘集合。”

    在顾珏清的要求之下,十位姑娘站成了一排。

    顾珏清从左往右依次观察每个人的神态,从第一个看到最后一个,没有任何人的脸上出现心虚或者紧张。

    如此看来,那个人一定很会强装镇定。

    那个人的(身shen)法很灵活,脚步也很轻盈……

    等等!

    那个人靠近的时候,她只听到了脚步声,并没有听到响铃铛的声音。

    她的眼神扫过姑娘们手腕脚腕上的铃铛链子,这才突然想起来,(身shen)上带着这些东西,靠近的时候是会响的。

    在迷宫里蒙眼睛抓人太有难度,如果没有一点儿声音提醒,客人们完全没有头绪,就会对这个游戏失去兴趣,觉得玩不下去。

    顾珏清的目光,定格在最后一个女子(身shen)上。

    她(身shen)上没有戴铃铛链子!

    顾珏清走到了她的面前,“是你,对不对?”

    那女子被顾珏清审视着,有些呆愣。

    顾大人怎么就怀疑到她(身shen)上了?

    “顾大人,奴家没有非礼你,绝对没有,奴家是第一个从迷宫里出来的,你被轻薄的时候,奴家早就被卫大人抓住了,一旦被抓住就要离开迷宫,我人都不在里面,又怎么能够非礼到您?”

    女子说着,看向了卫长琴,“卫大人,您可得为我作证啊。”

    卫长琴道:“的确如此。”

    这个女子,正是给他绑眼罩的那个。

    故意绑松了,本意是想讨好他,让他能够赢,却被他两句话赶出去了。

    如果没有这个女子的帮忙,他也不会偷亲顾珏清了。

    “那个人靠近我的时候,没有铃铛声,你(身shen)上也没有挂铃铛,本相自然第一个就会怀疑到你。”

    顾珏清本来以为找到‘犯人’了,怀疑却被推翻,顿时又没了头绪。

    “本来是要戴铃铛链子的,奴家粗心大意,给忘记戴了。”

    女子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连忙说道,“顾大人,这件事(情qing)也许是有预谋的,那个人八成仰慕顾大人许久,想要悄悄靠近您,所以,她在靠近您的时候,应该是故意摘掉了(身shen)上的铃铛,成功之后又戴了回去,说不定还想嫁祸给我呢!幸好我早就出来了,否则真是没法申辩了。”

    顾珏清:“……”

    偷亲她,还事先预谋?

    一开始没想到这个可能(性xing),但仔细一想,也有可能啊。

    那姑娘未免也太狡猾了。

    嫌疑犯从十个,变成了九个。

    剩下的姑娘也连忙站出来给自己开脱。

    “顾大人,您在喊叫的时候,我跟(春chun)花一起在陛下的(身shen)边,我们都可以互相为对方作证。”

    “没错,顾大人,我们也是没有嫌疑的。”

    “顾大人,我仰慕的不是您,而是陛下,这个理由可以吗?”

    “顾大人,我仰慕的是卫相,所以,不可能非礼您的。”

    “顾大人,我一点都不灵活,行动很迟钝的,您说的那个人很灵活,那就一定不是我!”

    顾珏清听着众人给出的理由,毫无头绪。

    除了两个有不在场证明的,一个出局的,剩下那七个人,理由不够充分。

    所以,应该还在这七个人当中。

    才这么想着,就听见(身shen)后有窃笑声。

    转头一看,是卫长琴在笑。

    “有那么好笑?”顾珏清面无表(情qing),“换成是你,你就笑不出来了。”

    这家伙就是喜欢幸灾乐祸。

    “行了顾卿,找不出来就算了,这根本就没法找,此事就别再计较了吧?以后你别玩这个游戏就是了,免得又给那个人机会。”龙祁世的话里也带着明显的笑意。

    很显然,他当成一场笑话看的。

    “陛下所言甚是,微臣不计较了。”

    纵然心里不爽,也是无可奈何。

    为何总有姑娘想来非礼她?

    总之,再也不要玩迷宫猎艳的游戏了。

    “朕有些犯困,该回宫去歇息了。顾卿,你依旧搭乘朕的马车,回宫的路上,有顺路经过顾府。”

    “谢陛下。”

    ……

    顾珏清回到顾府的时候,已经将近子时了。

    顾桃紫端了一碗银耳羹上来,“爷,您回来了。”

    “嗯。”顾珏清接过了银耳羹。

    “爷,就在您跟着陛下离开以后,那位姑娘也收拾东西走了,临走之前托我带句话给您,说是多谢您这段(日ri)子的收留。”

    顾珏清吃着莲子羹,悠悠道:“随她吧。”

    “对了爷,还有一件事(情qing)。”

    “嗯?”

    “就在一个时辰前,薛家的下人送来了请柬,十月十那天,薛家要办一场竞拍宴会,邀请皇城各地的达官贵人,请柬上面写着,给您安排的是贵客的席位,第一排。”

    竞拍宴,是商人界自由买卖的活动,在宴会上把值钱的东西展示出来,感兴趣的人争相竞价,价高者得。

    去看看也好。

    “本相知道了。”

    ……

    一夜转瞬即逝。

    次(日ri)清晨,顾珏清没有早起。

    今天是休沐(日ri),不早朝。

    等她起来洗漱时,端水盆的婢女告诉她,薛家大小姐在府外求见。

    薛家大小姐……

    不就是那位在慈善大会上亲了她的额头,并且支付黄金千两的女土豪。

    竟然还找上门来了……

    人都来了,总得见一见,毕竟薛家是皇城内的巨富,在官场上的人也得给三分薄面。

    “把她请进大堂,本相吃了早点之后就去见她。”

    “是。”

    大概一刻钟之后,顾珏清去了大堂,见薛凰月。

    薛凰月今(日ri)没有戴面纱,顾珏清总算能把她的面容看得仔细。

    锦衣玉食养出来的姑娘,果然都是水灵灵的。

    柳黛般的眉毛,杏子般的眼眸,唇上抹着淡红色的口脂,眉眼间很有神采,给人活力而张扬的感觉。

    一(身shen)浅红色衣裙,袖口紧束,虽然是富豪的女儿,(身shen)上却没有戴一大堆乱七八糟的首饰,打扮十分简洁,却又不失贵气。

    她的(身shen)上一共就三样饰品。

    头顶的珍珠发钗,耳朵上的红玉耳坠,手腕上的黑珠子手链,也不知是什么材质的,流光闪烁。

    这(身shen)上随便一样东西,没准都能买几家酒楼。

    “薛姑娘。”顾珏清率先开口问候,“有何贵干?”

    “贵干?”薛凰月双手环(胸xiong),悠然道,“的确有一件(挺ting)贵的事(情qing)要来干。”

    “你们薛家的请柬,本相已经收到了……”

    “我要说的不是拍卖宴的事。”薛凰月打断她的话,“而是我跟你之间的事。”

    顾珏清闻言,不再说话,等待着她的下文。

    “顾相,您是不是真的贵人多忘事啊?”

    薛凰月的脸庞露出一抹不愉快,“三年之期就快到了,你一点表示都没有,是不是想赖账了?莫非你在记恨慈善大会上我轻薄你的事(情qing)?你可别忘了,如果你还不起钱,就得用你的人来还,也许你命中注定会是我薛家的女婿,我只不过是提前占了一下未来相公的便宜而已。”

    顾珏清闻言,心中惊讶。

    还不起钱,就用人来还……

    这薛家大小姐竟然是她的债主?

    从前的顾相欠下的债,如今要她来还了。

    她继承了顾相的地位、财富、当然也要包括债务。

    只是不知道这笔债是大还是小。

    顾珏清平复了一下心(情qing),抬头问薛凰月,“薛姑娘……”

    “你当初借钱的时候,管我叫月妹妹。”

    薛凰月斜睨着他,“那一年我十五岁,你还没做相爷,是个三品御史,可没现在这么神气,三年之期,就差一个月了,一百五十万两银子,我说借就借了,你这心里就一点儿都不感激我吗?为了你的面子着想,这事我谁都没说,我今天来就是为了提醒你,要么还钱,要么来薛家提亲。”

    ------题外话------

    ~二更奉上~

    六点三更<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造物主的炼成之路〕〔修真聊天群〕〔仙武之无敌作弊器〕〔全能至尊兵王〕〔我靠种田发家致富〕〔民国谍影〕〔邪君嚣宠:妖娆琴〕〔炮灰冲喜指南[快穿〕〔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我有一座恐怖屋〕〔重生野性时代〕〔史上最强赘婿〕〔诡秘之主〕〔凰权在上:摄政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