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开个金〕〔荒原闲农〕〔不完美艺人〕〔初唐大农枭〕〔天庭饭店〕〔龙少的金丝雀〕〔家有萌宝:陆总追〕〔游戏世界旅行者〕〔绾天下〕〔民国娇影〕〔宠妻成瘾:陆先生〕〔明末汉之魂〕〔王爷不和亲〕〔权国〕〔精分老公,请矜持〕〔美食田园:夫君是〕〔龙王妻〕〔傲娇王爷,农家妃〕〔次元间的旅者〕〔全知全能者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骗嫁之权臣有喜 第109章你受什么刺激了?加更
    比起真的喉结,这假的似乎更软了一点儿?

    听大哥说,这喉结还是师兄做的。可师兄根本就没看出顾相是女子。

    以师兄和大哥的慧眼都看不出来,更别说她了。

    她的手游移到了顾珏清的(胸xiong)膛上,也试探般地戳了戳。

    没有男子的(胸xiong)膛那么硬!

    虽然这(胸xiong)膛看起来是有点平了,从触感上来说,还是比男子的(胸xiong)膛柔软。

    卫迎莹再次动手,拨开了顾珏清的外衣衣领,又拨开了中衣,果然看见(胸xiong)膛上缠着一圈白布,看样子缠得还(挺ting)紧。

    每天都这么缠着,想必很不舒服。

    也许,只有到了夜深人静睡觉时,趁着周边无人,才敢解开白布释放一下吧。

    顾相也真是不容易。

    ……

    “神墨,你跟着莹莹去胡闹,竟然没有和我打声招呼。”

    卫长琴的语气淡淡,转头撩开了马车的窗帘,望着街道边的景象。

    就快到翡翠轩了。

    他收回了手,窗帘重新落下。

    “我以为莹莹喜欢那顾相,把他迷晕了,想要趁机对他做点什么,我又怎么会阻止呢?我担心莹莹不是对手,才特意跟过去帮她的,只要是莹莹看上的男人,不管她想用什么办法得到,我都得成全她,赞成她。”

    “你还真是天下第一的好师兄啊。”卫长琴瞥了一眼(身shen)边的人,“强人所难的事(情qing),也能被你说得那么云淡风轻。”

    “长琴啊,不只是她,我对你也是一样好的,你要是看上哪个女子,能摆平的最好,摆不平的我来帮你,只要一碗(春chun)风得意汤,就能够成全你的好事。”

    “……”

    (春chun)风得意汤,也是一种媚药。

    马车很快在翡翠轩外停了下来,卫长琴一下车,就看到了顾府的马车。

    顾府的护卫,正靠在马车边上打盹。

    卫长琴踏进了翡翠轩,上了二楼,推开第一间的房门时,却只看见卫迎莹,并未看见顾珏清。

    “莹莹,你究竟想干什么?”

    卫迎莹并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看了一眼卫长琴(身shen)后的人,“师兄,我和大哥要单独聊聊,你去楼下等着我们,可好?”

    “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qing)啊,连我都不能听……”

    神墨嘴上抱怨着,人却已经转过(身shen),干脆利落地迈出了脚步。

    卫长琴眼见着他下了楼,转头看卫迎莹,“你现在可以说了,你想干什么?”

    “我和师兄一起策划,给顾珏清设了个陷阱,我知道,有师兄在,就不会失败。这大白天的,把顾相带回卫府不太方便,所以只好让你过来一趟,大哥你问我想要干什么,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她真是个女子,我现在彻底相信了,还是个奇女子。敢于女扮男装入朝堂,长得好,又聪明,甚至连厨艺都是顶级的,在认识她之前,我从来没见过有女人能够在这个世道混得这么风生水起,大哥你说实话,你欣赏她吗?喜欢她吗?”

    卫长琴略一思索,道:“欣赏是有的,喜欢还谈不上。”

    “你不喜欢她?那就只能怪她倒霉了。”卫迎莹悠悠开口,“她欺骗了我的感(情qing),我本来还想着,如果大哥你喜欢她,我可以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记仇了,可你说了不喜欢,那么,我就用不着对她客气了,我要报复她。”

    她说这些话,自然是有心试探卫长琴。

    “她欺骗了你的感(情qing)?这叫什么话,分明是你自己送上门去的。”卫长琴蹙眉道,“她如今在什么地方?”

    “你不是不喜欢她吗?那你还关心她做甚?”

    “你别在这胡闹了,回答我的问题。”

    卫迎莹见他面色不悦,继续试探道:“我把她关在隔壁房间了,我在她(身shen)上浪费了时间、精力、感(情qing),我觉得自己十分可笑,所以我想狠狠地教训她,比如拿鞭子狠狠地鞭笞她……”

    “你何时变得这么不可理喻。”卫长琴打断她的话,“把人放了。”

    “大哥这是心疼了?”卫迎莹轻笑一声,“我就知道,你不会(允yun)许我这样对她,我刚才说的那些话,都只是玩笑话罢了,你不用当真,就是想试探你的态度。”

    “你……”

    “有些事(情qing),总要经过试探才会得到答案,大哥你对她不可能没有感觉,别不承认。她要是能做我嫂子也好,以后一定会向着我们的。”

    卫长琴怔了怔,没有说话,起(身shen)走向隔壁房间。

    推开房门,就看见顾珏清静静地躺在榻上。

    “她中了子夜**香,没这么快醒。”(身shen)后响起卫迎莹的声音。

    “感(情qing)没有你想得那么容易,不要总想着通过感(情qing)来捆绑一个人的忠心,人心是最不靠谱的东西。”卫长琴淡淡道,“解药拿来。”

    卫迎莹默不吭声地给出了解药。

    卫长琴走到榻边,把解药塞进顾珏清的口中。

    药丸在嘴里含一会儿,就会醒了。

    也不知道她醒过来,会不会暴跳如雷……

    片刻的时间过去,顾珏清悠悠转醒,回想起昏迷前的(情qing)况,眸光一冷。

    她被卫迎莹给算计了,也不知道卫迎莹对昏迷的她干了什么。

    她的(身shen)份暴露了吗?

    想到这,顾珏清一个鲤鱼打(挺ting)坐了起来,一抬眼,就看见卫长琴坐在榻前。

    顾珏清开口,语气带上了十足的烦躁与愤怒。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自从遇上你们姓卫的一家人,老子就没安逸过!”

    话音落下的同时,朝着卫长琴的头挥出一拳!

    卫长琴原本可以躲开,可当拳头接近的那一刻,竟然没躲。

    他的额头,挨了结结实实的一拳头。

    真疼啊……

    罢了,给她出气也好。

    顾珏清有些惊讶,“你怎么没躲?”

    卫长琴捂着额头,“消气了吗?”

    “消气个(屁pi)!你给我解释清楚,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用**香?以后能别使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吗?”

    卫长琴道:“莹莹喜欢你,想趁你昏迷,占你便宜,幸好我及时赶到阻止了她,这才保住了你的清白。”

    顾珏清松了一口气。

    幸好,女子的(身shen)份还没有暴露。

    她看向门口卫迎莹,冷笑,“一个姑娘家,怎么这样不知廉耻,不懂自重,本相还真不敢让你在顾府继续住下去,限你两天之内收拾东西离开。”

    卫迎莹:“……”

    “卫长琴,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我非常讨厌自己被人算计,你们兄妹太可恶,我已经对你们无比厌倦,你不要以为自己手上有我的把柄,就可以为所(欲yu)为……”

    “以后不会了。”卫长琴突然打断她,“从今以后,我不会再用你的任何把柄来威胁你做任何事(情qing),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各不相干,互不侵犯。”

    顾珏清怔了怔,随即蹙眉,“骗鬼呢?你要有这么好心,猪都能上树了。”

    “我的话就这么不值得信?”

    “如果你对一个人非常的讨厌和防备,他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的。”

    卫长琴静默片刻,起(身shen)走到了门口,“不管你信不信,话我已经放出来了,我做出的承诺,从不食言。”

    说着,伸手从卫迎莹的头发上拿下一根发簪,“我可以对你起誓,如果今后再拿你的把柄要挟你做任何事(情qing),有如此簪。”

    话落,手指微微施力,拗断了簪子。

    “为什么?”顾珏清从惊讶中回过神,“怎么会突然想要放过我?”

    卫长琴把断簪摔在了地上,“你不是说,你很讨厌我吗?我手上有你的把柄,所以你总是惶恐不安,甚至,你希望我从这个世上消失吧?”

    顾珏清:“……”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她从卫长琴的话中听出一丝落寞。

    从她醒过来开始,他就有些反常。

    莫非是她说的话刺激到他了?

    这个人……不可能这么玻璃心。

    想到这,她忍不住问卫长琴:“你受什么刺激了么?”

    ------题外话------

    ==今天书院有点抽,页面总是崩溃,我也很无奈。

    解释一下,卫家兄妹(身shen)上背负仇恨,妹妹年纪小比较不懂事,男主把女主(身shen)份告诉她,是不想让自己亲妹妹喜欢一个女人,这没什么不对~男主前面越欠揍,后面越懊悔。<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造物主的炼成之路〕〔修真聊天群〕〔仙武之无敌作弊器〕〔全能至尊兵王〕〔我靠种田发家致富〕〔民国谍影〕〔邪君嚣宠:妖娆琴〕〔炮灰冲喜指南[快穿〕〔明朝败家子〕〔全球高武〕〔我有一座恐怖屋〕〔重生野性时代〕〔史上最强赘婿〕〔诡秘之主〕〔凰权在上:摄政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