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BOSS有病得早治〕〔我的文娱帝国〕〔神医兵王混都市〕〔重生医武剑尊〕〔都市修罗医圣〕〔重生之为所欲为〕〔总冠军之心〕〔饮一口江湖〕〔木叶之我也要当骨〕〔这个原始不一样〕〔一直剧透一直爽〕〔九叔带带我〕〔小心说话〕〔时空穿梭在诸天〕〔位面仙踪〕〔明朝小公爷〕〔觅仙道〕〔捕天图录〕〔教父的荣耀〕〔我有一块试剑石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骗嫁之权臣有喜 第56章本相救你们来了
    “为了朕?”龙祁世面上浮现出疑惑之色,拧着的眉头却依旧没有舒展开。

    “自然是为了陛下好,陛下应该听说过——功高震主这四个字。”卫长琴缓缓开口,“镇南王年少时就练了一(身shen)好功夫,领兵出征也已经好些年,立下不少汗马功劳,是吾国的大功臣,他才三十出头的年纪,就兵权在手,声名赫赫,又是正统的皇室……”

    卫长琴的话说到这里,便停顿了,似乎有些犹豫。

    顾珏清自然知道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皇叔的功劳和名声太大,对于皇帝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若是明君,面对这样的臣子,也许会有一点点的提防,更多的或许是欣慰。

    可龙祁世偏偏就是个肚量不大的君王,甚至可以称得上暴戾多疑,对待劳苦功高的皇叔,他可不见得会有多欣慰。

    “卫卿的意思是,皇叔会生出野心?皇叔的确是个猛将,可是他在治国方面并无才能……”

    “陛下,卫相的意思,并不是说镇南王一定有野心,而是镇南王声名响亮,多年以来受到的夸奖和拥戴太多,导致他十分自负,目中无人,别说是对我和卫相,就算是对陛下您这个九五之尊,他也不太敬重,您说是不是?镇南王他像一个虔诚的臣子吗?”

    顾珏清的话音落下,龙祁世立即冷哼了一声,“不错,朕是看不顺眼他那狂妄自大的模样,他是猛将又如何?是皇叔又如何?朕才是皇帝,他凭什么在朕面前趾高气扬,说朕选了草包当丞相?难道就他眼光好,朕的选择就是错误的?”

    “陛下说得不错,镇南王与陛下,首先是君臣,其次才是叔侄,无论何时,他都应该谨记君臣之礼,不该随意质疑陛下。”卫长琴接话道,“归根结底,还是他太过自大,口没遮拦又不知礼数,应该磨一磨他的锐气,让他体会失败的滋味,打压他的威风,让他明白,在他落魄的时候,他还是要指望朝廷拯救他。”

    龙祁世(阴yin)沉的脸色有所缓和,“卫卿说得有理,皇叔那么自大,应该得到教训,如果让他剿匪成功,他更要狂妄得无法无天了,他以为自己战无不胜,就可以不把朕放在眼里了。”

    “陛下,现在你可还责怪我们?”顾珏清淡淡一笑,“我们当真只是想让镇南王学会谦虚,让他改变他那目中无人的(性xing)格,他这次落魄,百姓们也会稍微质疑他的能力,绝对不能让他的风头盖过陛下,这对陛下来说,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龙祁世闻言,唇角斜勾,“你们果然是善于为朕考虑,能明白朕心里在想什么,不错,皇叔的威名在皇城里十分响亮,听说他进城的时候,受到无数百姓拥戴,朕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啊,皇叔固然杀敌无数,朕也为祁国付出了许多精力,朕受到的拥戴和称赞,难道不应该比他多吗?”

    顾珏清接过话,“当然应该比他多。”

    “朕刚才对你们的语气不太好,并不是因为怪你们算计皇叔,朕主要是担心,皇叔若救不回来,我祁国损失一名猛将,同时,也显得朝廷无能,助长了那群土匪的威风……”

    “陛下放心,微臣是不会给朝廷造成损失的。”顾珏清斩钉截铁道,“若微臣不能救回镇南王,微臣任凭陛下处罚,微臣这次出马,不仅要救回镇南王,还要狠狠打击铁斧帮。”

    “看顾卿你这么有信心,朕也就放心了。朕等着你立功,好好嘉奖你。”

    “谢陛下信任。此事交给微臣去办就可以,不劳烦卫相再来协助。”

    顾珏清此话一出,卫长琴挑了一下眉头,“顾相是担心本相抢了你的功劳吗?”

    “功劳本该就是我的。”顾珏清直言不讳,“起因就是我和镇南王比试,与卫相无关,我十分感激卫相的好意,但我还是想要自己解决此事。”

    “既然如此,那就随你吧。”龙祁世不甚在意道,“顾卿一向不会把事(情qing)办砸,尤其是在这样(胸xiong)有成竹的(情qing)况下。你不就是想在皇叔面前展示你的能耐吗?准了。”

    皇帝发话,卫长琴自然没有意见。

    两人一同离开了太祁宫,卫长琴问顾珏清:“顾相不想让我参与,是不信任我?”

    “那是当然了。”顾珏清冲着他莞尔一笑,“本相可不管卫相你是出于什么心思对我如此友善,每当我看见你,就只能想到——笑里藏刀这四个字。”

    “这就奇了怪了,本相给人的感觉一向是如沐(春chun)风的。”

    “那只是你自己认为的罢了。”

    “顾相对本相似乎总是有很深的提防。”

    “本相对任何人都有提防,并不仅仅是对卫相你。”

    顾珏清说完,大步流星地走开,不再理会(身shen)后的人。

    算计镇南王,不难,搭救镇南王,同样不难。

    她已经能够判断,镇南王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虽然有些狂妄自大,但不得不承认他是有几分气魄的。

    即使全军覆没,面对无数敌人,他也能毫不畏惧地拼杀,视死如归。

    前任左相是他的恩师,他为了报恩,才要针对自己这个把他恩师取代的新丞相。

    如果他们之间的恩怨能够化解……

    镇南王也许能成为一个不错的盟友。

    ……

    是夜,月光皎皎清如水。

    山林深处,是一场不多见的(热re)闹景象。

    平坦的草地上搭着十分大的帐篷,而左右两侧又有小帐篷陪衬,明黄色的火光照亮了帐篷外头的景色,而帐篷之内,丝竹奏乐觥筹交错。

    欢笑之声夹杂着偶尔的粗野语言,这是一群野蛮人的狂欢。

    铁斧帮全员今(日ri)聚集在一起,进行他们生擒镇南王的庆功宴。

    而镇南王以及他的部下,被铁链捆成了一团,挤在一个小帐篷里,帐篷外有十人严密看守。

    镇南王早已在半个时辰前醒了过来,对于自己所面临的处境,他万分恼怒,开始思量对策。

    这一次,是他太低估了敌人,成为土匪的俘虏,实在是莫大的耻辱。

    他自然不愿等着朝廷来营救,他希望以自(身shen)能力挣脱困境,可紧紧束缚在他(身shen)上的铁链,让他意识到,在没有外援的(情qing)况下,想要逃脱几乎没有可能。

    “王爷,属下刚才迷迷糊糊的时候,听他们说,他们向朝廷开价三百万两赎金,让朝廷带着钱来赎回咱们。”

    “混账。”镇南王咬牙切齿,“这样的交易一旦成功,简直是个笑话!”

    “王爷,我们也知道这是耻辱,可我们能有什么办法?挣脱不开这些铁链,除了等待朝廷的营救,别无他法,陛下应该是不会放弃您的。”

    “王爷,只要我们能出去,就有机会报仇。怕只怕,这帮土匪要是不讲信用,收了钱又不放人,对朝廷来说才是真正的巨大损失。”

    “只怪这帮土匪太(阴yin)险狡诈!我就纳了闷了,这帮糙汉子怎么会想出那样的陷阱来骗我们?我一向认为当土匪的都是没念过书的,玩不来(阴yin)谋诡计……”

    众将士正议论着,帐篷外边忽然响起‘扑通’几声。

    什么(情qing)况?

    众人十分疑惑,却又迈不开脚。

    下一刻,一抹火苗的亮光蓦然闯入了众人的视野,帐篷门被一只白皙素净的手撩开。

    面朝帐篷口的将士们愣住了。

    那道高挑的(身shen)影逆着光,穿着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的黑衣,一头乌发高高束起,在月光与火光的映衬下,白皙的肌肤罩上了一层朦胧感。

    那人开口,声线清朗——

    “镇南王,本相救你们来了。”

    众将士从未觉得顾相爷的声音如此动听。

    今夜的顾相,格外玉树临风。

    那高挑的(身shen)影后边,似乎有黑压压的一群东西涌动,速度奇快。

    “那是……蝙蝠吗?”有人问。

    顾珏清道:“蝴蝶而已,不必惊慌。”

    ------题外话------

    (╯3╰)七夕快乐!

    (情qing)人节,大家是不是都约会去了?还有人看书吗?有的话,就来留言领币吧!

    截止到晚上十点钟,每个留言的宝宝都奖励52潇湘币!<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蓝梦冰封之心〕〔都市之娱乐圈太子〕〔从天帝开始〕〔不努力的我,只能〕〔修真聊天群〕〔神豪帝国聊天群〕〔九星毒奶〕〔人生交换游戏〕〔第一序列〕〔诡秘之主〕〔诱妻入怀:恶魔老〕〔我怎么就火了呢〕〔龙魂丹帝〕〔玄门相师在都市〕〔网游洪荒之最强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