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特战荣耀〕〔妖魔噬心〕〔我的禁魔世界〕〔寻真路〕〔天生不是好医生〕〔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带球跑〕〔太吾〕〔校园高手〕〔天作岸〕〔烽火盛唐〕〔孙悟空的玲珑塔〕〔婚婚欲醉:顾少,〕〔我真不是开玩笑〕〔香爱〕〔黑科技研发中心〕〔小娇妻,撩上瘾!〕〔小罗的神奇宝贝之〕〔重生之妻子复仇记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第五十一章 马猴论桃花
    京城,黑黢黢的胡同小巷,摇曳的影子,还有一个人孤单伫立的我。

    朱雀走后,我停在原地很久。

    我感觉夜色有些发凉,凉得如水,让人止不住地打起了冷战来,而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有人过来抓我,下意识地一记贪狼擒拿手,猛然一推,却将对方给推到了七八米远的墙上去。

    等听到重重的一声“砰”,我方才反应过来,抬头望去,瞧见来人却是马一岙。

    我瞧见他那痛苦的表情,方才回过神来,也知道自己刚才的那一下,可能是情绪宣泄的缘故,实在是有点儿太重了。

    我满是歉意地说道:“对不起,没事吧?”

    马一岙从一堆杂物之中爬了起来,颇有些狼狈,不过却并没有怪罪我,而是笑着说道:“怎么,谈崩了?”

    在马一岙面前,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当下也是将我与朱雀见面之时的情形,跟他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完了之后,我对他说道:“我闲暇之余,会看电视和报纸,也听人闲聊,说现在有一种东西叫做传销,这个组织里面有着完整的制度、诉求和方案,叫做什么庞氏骗局,大概就是不断地拉人头,而在我看来,夜复会显然也是参考了这种模式,而我之前听说进了传销的人,整个人都会被洗脑,变得一点儿逻辑性都没有,傻乎乎地信服别人说的谎言,并且试图去说服别人……”

    马一岙盯着我,说所以你觉得朱雀是被洗了脑?

    我说难道不是么?她的那一套,我都快要会背了,而且她自己都说不好,讲得一点儿都不利落,唉……

    马一岙又问:“你觉得,像朱雀这样聪慧的人,会连这点囫囵儿理论都说不够明白么?”

    啊?

    听到马一岙的话,我愣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过来,说道:“你是什么意思?”

    马一岙笑了,说道:“朱雀跟我们相处,也有许多的时日,你仔细想一想,她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样子的?她的为人处世,以及头脑,和刚才你瞧见的她,有什么区别没有……”

    区别?

    我听到马一岙的话语,深吸了一口气,沉下心来,突然间发现,事情可能不是我想象的那个样子。

    刚才我实在是“久别重逢”的情绪太过于激动了,所以才会遗漏了太多的细节。

    朱雀虽然看上去“傻白甜”,但她绝对不是没有脑子的人。

    事实上,活了这么多年,虽然不一定跟白虎一样到处都长满了心眼,但朱雀绝对还是有着足够的聪明智慧,以及城府的。

    要不然她当初就不会在与噬心魔交手的时候金蝉脱壳,将法身让出,元神却凝聚于妖元之中,托付我手。

    她若是没有城府,也不会对我隐瞒秦梨落的状况那么久。

    朱雀其实就是个小狐狸。

    这一点,是无需否定的,而且凭借着朱雀的地位,她身处于夜复会的这个集团里面,必然是占据着高层地位的。

    这一套理论,蒙谁也蒙不到她。

    而她用这样看上去漏洞百出的说辞来跟我接触,看上去还没有第二套方案的样子,比起真心实意地说服,更有可能的,只不过是完成任务、应付差事而已。

    完成谁的任务呢?

    白虎,还是其他的夜复会大佬,又或者黄泉引的人?

    那么她自己的立场是什么?

    我的脑子里飞快地思考着,而心情却在这个时候放松了下来,马一岙瞧见我脸色没有那么绷了,笑了笑,说道:“怎么样,想明白了没有?”

    我摇头,说还是没太明白,不过心里面却释怀了许多。

    马一岙说道:“朱雀打入夜复会内部,自然是为了得到法身,恢复自己原来的模样;但她除此之外,难道就没有别的什么目的了吗?这个很值得商榷,不过有一点我得提醒一下你。”

    我说什么?

    马一岙说道:“我们见过秦梨落,她的身上,依旧有朱雀妖元的影子,也就是说,分离之后,朱雀并没有为难她,在知晓那妖元已经和她彻底融合之后,并没有将她给当做妖元吞服了,而是放了她,并且找到惜阴神婆,帮着她恢复神识——她所作的这一切,对她而言,不但没有半点意义,而且还很伤,但她最终还是这么做了,为什么?”

    我没有想到马一岙会提出这个问题,愣了好一会儿,却没有说出口来。

    朱雀做这件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我?

    马一岙走上前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不管朱雀妹妹到底是什么情况,你都得淡定一些——多一些信心,多一些理解,多一些彼此之间的默契。”

    我很是担心,说她现如今正在与虎谋皮,身处敌营,如果出了事,那可怎么办?

    马一岙叹气,说道:“你要相信她,她会处理好的。”

    朱雀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记忆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翻涌而起,而我的信心也在一点一点地增强起来。

    即便如此,我终究还是有许多的担心。

    不过这也没有用。

    两人不再停留,继续往前走,结果走到大街上来的时候,马一岙却停下了脚,朝着远处的街口望去,我也跟着望去,但什么也没有瞧见,不由得郁闷地说道:“你看到了什么?”

    马一岙摇头,说没什么,可能是眼花了。

    我说有话就讲,有屁就放,遮遮掩掩干嘛呢?

    马一岙说道:“我刚才,好像看到了唐道了。”

    唐道?

    我一下子就来了精神,说道:“他怎么会在这里?”

    马一岙说道:“我都说了,可能只是眼花。”

    两人也不再争执,不过还是绕了几圈,确定身后无人之后,方才返回落脚点,而这个时候李安安已经回来了,正在客厅等我们呢。

    大家聊了几句,李安安告诉我们,她是过来告别的。

    李安安的突然告辞,让我们很是意外,不过当她告诉我们,说她师父出山了,准备带她去一个地方历练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挽留的理由了。

    李安安的师父非常神秘,在武当的地位也很高,平日里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此番出来,也不知道是因为何事。

    但对李安安而言,终究是很不错的。

    至少能够帮她了解真武剑。

    相信下一次见到李安安的时候,她必然是剑法大成了,而那个时候的李安安,到底有多厉害呢?

    我们还是挺期待的。

    我们以为李安安会明天走,然而她却告诉我们,她师父就在楼下等着,她是专门等在这儿,跟我们告别的,说过之后,她就会离开了。

    我们很惊讶,赶忙说要送送她,并且跟她师父见一面,拜见一番。

    李安安却说她师父性格古怪,而且孤僻,不太爱见外人。

    说完,她与我和马一岙分别作了告别,然后离去。

    我们看得出她的焦急,同时也能够感受得到,李安安定然是在这儿等待了许久。

    其实她可以打个电话就行的,但她最终还是选择在这儿等待。

    这是一个很有心思的女孩。

    送走了李安安之后,马一岙坐在客厅的沙发前,对我说道:“以前别人跟我算命,说我会有桃花劫,一不小心就会栽倒在女人手中,但我觉得,你的桃花,可比我要多许多……”

    我苦笑,说你谦虚了,论桃花,谁人能跟你比?

    马一岙说道:“可你的质量好,我的是烂桃花。”

    我说这都是相对而言的。

    马一岙琢磨了一下,说也对,你这人呢,别看是继承了灵明石猴的血脉,但性格却是个假道学,老是一本正经的,结果“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弄得自己半夜起来偷偷洗内裤,笑死人了……

    我:“……”

    瞧见我一脸郁闷,马一岙更加得意,对我说道:“附赠你一句话,叫做‘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甭管是谁,先找个感情归宿不行么?”

    面对着马一岙的嘲笑,我无言以对——事实上,如果不是这头疼的审查制度,我特么的能浪到天上去你信不?

    “少年红粉共风流,锦帐春宵恋不休。兴魄罔知来宾馆,狂魂疑似入仙舟。脸红暗染胭脂汗,面白误污粉黛油。一倒一颠眠不得,鸡声唱破五更秋”——我的古诗词功底,可是刚刚的。

    论吟诗,我怕过谁?

    我不与马一岙一般见识,带着不服气的情绪睡了过去,结果睡梦之中,朦朦胧胧间,我瞧见了一双大白兔在我面前蹦蹦跳跳,让我忍不住伸手去抓,却瞧见了楚小兔那一双哀怨的俏脸。

    她瞪了我一下,我下意识地往后退去,却被人扶住,转过身来,有香唇袭来,刚刚碰触,却有酒气喷出,呕物溢来,我推开那人,发现是夏梦,正惊讶间,一双大长腿映入眼帘,秦梨落比以前更加俏丽,气质也宛如女神一般,我想要上前,一把剑却搁在了我的脖子上,李安安在我耳边吹着气,低声说道:“你敢上前一步,我就切了你……”

    我下意识地一慌张,那秦梨落就变成了一个红衣女子,一副小萝莉的模样,哀怨地往远处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再见面,便是敌人……”

    我伸手去阻拦,这时楚小兔却抱住了我,使劲儿地揉我,说道哥哥,哥哥……

    啊!

    我从半夜惊醒过来,不断地深呼吸,过了许久之后,轻轻叹了一口气。

    随后,我悄悄地走向了洗手间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佛系玄师的日常〕〔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重生之全能大亨〕〔娇妻狠大牌:别闹〕〔年少当自强〕〔妖禁〕〔宝贝,我又想你了〕〔奴婢知错:战神王〕〔传奇道士修仙传〕〔龙剑仙尊〕〔明天心理诊所〕〔极品农民混都市〕〔[红楼]宝玉是个假〕〔旅途中的小美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