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族与异世界入侵〕〔时代巨子〕〔重生校园商女:最〕〔重回五零当军嫂〕〔老公回家暖被窝〕〔秦越简然〕〔邂逅男神〕〔重生商业大鳄〕〔无极帝尊〕〔鹰扬美利坚〕〔我的女友是傲女〕〔冠盖如顾〕〔命运之眼〕〔史上最强手机地图〕〔咸鱼的自救攻略〕〔老公请克制〕〔玩家信条之锦时少〕〔极品道士闯三国〕〔诗与刀〕〔大明影侯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第二十八章 龙树战齐天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西游记》里面,唐僧师徒五人取得西经之后,唐僧被如来封为“旃檀功德佛”,孙悟空为“斗战胜佛”,猪八被封为“净坛使者”,沙僧为“金身罗汉”,白龙马为“八部天龙广力菩萨”。

    这里面的封号十分值得玩味,里面涉及到了许多的权力斗争和平衡手段,许多人研究起来,乐此不疲。

    不过佛教体系里面,对西游里的这位大护法,倒也不薄。

    斗战胜佛。

    瞧见这位天台宗的大和尚说出这段典故时,脸色肃穆,隐隐之间有几分敬意,我便能够感受得到,他对我,其实还是有几分亲近感的。

    而这种亲近的情绪,依旧是来源于我脑袋上面的名头。

    事实上,阿水曾经跟我说过,从他那边得到的消息,许多夜复会之中的夜行者,对于我,也是充满了善意的。

    他们一直觉得,齐天大圣,是夜行者之中的骄傲。

    孙悟空。

    这个名字,不管是生活在人类社会之中的觉醒者,还是荒野大泽之中的野生夜行者,心中都是有一份敬意的。

    这也是为什么夜复会一些上层人物对我视若仇寇的主要原因。

    像我这样在许多夜行者心中有着重要影响力的人,却最终站在了夜复会的对立面,这件事情给夜复会招揽新人,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这是题外话,暂且不谈,因为双方行礼过后,比斗开始了。

    先前说过,天台宗的修行,讲究的是一个“气”字。

    何为气?

    这里的气,通道家的“炁”,也就是空间之中一种比分子还要小的能量。

    天台宗通过操作空间之中的元素,地、水、火、风,从而达到炼就真我、降妖除魔的最终目的,而我面前的这位明远大和尚,双手空空,完全没有任何的武器,单凭着一双肉掌,与我对垒。

    瞧见对方的这般作态,我也没有拿出名声大噪的金箍棒,而是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对方比起了一个起手式来。

    铜铃响起的一瞬间,我与大和尚不约而同地向前踏出了第一步。

    咚!

    那大和尚的黑色布鞋踩在擂台石板上的第一下,我就感觉自己的心口“噗通”一声,仿佛在打鼓一样,而下一秒,他又踏出了一步,那鼓点继续响了起来。

    一步一步,仿佛在我心头打鼓。

    好厉害的手段。

    最开始的时候,我对于前来参加这样一个青年擂台大赛,是拒绝的。

    除了因为不想过于招摇之外,我还觉得此次的比斗,对我提升的意义不大,经历过了港岛海面一战之后,我的心气很高,总觉得需要用那种越级团战的大场面来磨砺自己,然而经过刚才的顿悟之后,我却很明显地感觉出来——天下之大,英杰辈出。

    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能够让我学习到的地方。

    比如此时此刻,我面前的这位天台宗和尚。

    唰!

    和尚出拳,脚步如同鼓点一般打在我的心头,仿佛在演奏一曲“将军令”,而随后,他陡然一拳,朝着我的面门砸来。

    我双手架住了他的单拳,感觉到一股冲力,从我身体里传递过去,落到了我的身后去。

    隔山打牛。

    这样的技法让我有些意外,而随后,那从我身后透体而出的力量,居然又往回转了过来,我感觉到浑身一震,紧接着周遭的空间倏然收缩,将我的身体给限制在了原地。

    好有意思的手段,果然不愧是以“气”闻名的天台宗。

    这手段,与我九路翻云棒法之中的“画地为牢”,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面对着这样的手段,我不但没有慌乱,反而多出了几分欣喜,不一样的东西,总是让我觉得有意思。

    站在了某一种高度之上,回过头来,看到的东西总是不同的。

    大和尚近身而来,手中的拳法朴实无华,朝着我的鼻子一拳砸来。

    我伸手,双手架住了他的拳头。

    贪狼擒拿手。

    除了棒法之外,对于近身格斗,我也有许多的研究,此时此刻,也是不急不忙,与大和尚招架起来,一边拼斗,一边运劲,很巧妙地挣脱了他的气场束缚,随后奇兵突出,与他对敌。

    双方在擂台上腾挪跳跃,几个回合之后,我使出了九路翻云棒法之中的“画地为牢”,还以颜色。

    尽管手中没有棍棒,但我却已经修到了“无棍”的境界。

    所以随手一劈,却有劲气凝聚,将这气势和意境给完美的模拟了出来。

    大和尚受困,同样不慌不忙,双手往前一推,身上却有金光浮现。

    我的一记劈挂掌,落到了他的右肩之上,却有金铁之声传出,力量翻涌而来,却将我的右手给震得生疼。

    与此同时,我感觉到一股说不出来的力量,从我们头顶的某处空间传递下来,最终落到了大和尚的九颗戒疤之上。

    戒疤这事儿,其实是某种陋习,很早就被废止了。

    所以我在少林寺这几日,都没有瞧见过几人,在头上烙过戒疤。

    但是这位天台宗的法师,脑袋上却有,而且还有九个之多。

    每一个戒疤,在此时,就仿佛信号接收器一样,被源源不断地灌注着力量,而那力量又化作金澄澄的光芒,将他整个人弄成了金身一般,而且面目之间,也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佛性,宝相庄严。

    在这一刻,我仿佛重新回到了峨眉金顶之上,鲁大脚借助佛光幻化的场景。

    不过与那一刻不同的,是此时此刻的这位明远法师,宛如真佛。

    “龙树菩萨……”

    台下有人惊声叫起,我余光扫量,发现是一少林寺的僧人。

    不光是他,旁边几个僧人也仿佛认出来了,全部都单手放在胸口施礼,口中念念有词。

    我有些心惊,没想到这位明远和尚在这时候,居然也来了一招“请神上身”。

    而且来的,还是佛教历史上鼎鼎有名的龙树菩萨。

    就算不是真身,来的只是一缕意识,都非常的难缠,稍有不慎,我很有可能就在这儿翻船了。

    只不过……

    瞧见这般的场面,我不但不慌张,反而越发的兴奋起来。

    这种兴奋除了因为自己对于高手较技的渴望,还源于我内心之中的那一位。

    龙树菩萨,斗战胜佛。

    终有一战。

    啪、啪、啪……

    随着明远和尚请神上身,浑身金光大放,他也开始转守为攻,朝着我奋力攻来。

    他这一招一式,都蕴含着莫大的含义与哲理,让人动容,而面对着这样气势如虹的攻势,我却没有莽撞,而是选择迂回,不断的小范围交火、试探,在确定对方的硬实力之后,我选择了回避,并不与其交手。

    这样的场面显然并不好看,在某些人的眼中,我就好像是落入了下风,被追得抱头鼠窜。

    然而随着时间的持续,原本宝相庄严的大和尚越来越着急了,原本堂堂正正的进攻,到了后来,却有剑走偏锋的趋势,好几次,甚至都有点儿狗急跳墙的意味。

    但我继续忍耐着。

    一直到了某个时间节点,在明远和尚由盛转衰的那一刻,我终于出手了。

    平凡无奇的双掌平推,我与明远和尚双掌对拼。

    在那一刻,我感觉到脑子“轰”的一下,紧接着一个头顶肉髻、脑袋上密布九只龙首、身披袈裟,两手结说法印,游戏坐姿,身旁有滤水壶,又置有经书的佛陀,在我的双目之中无限放大。

    它的力量,通过某一处空间,倾泻到了我的身上来。

    而这个时候,我的身上,也浮现出了一个毛脸和尚来,朝着对方恶狠狠地拍了回去。

    滚!

    我没有出声,力量交叠之中,却发出了这样的一声来。

    两人僵持数秒,那和尚身子突然一颤,紧接着腾空而起,最终落到了擂台下方去,而我脚下的石板,却是碎裂,方圆一丈,没有一片好地。

    呼……

    我吐出了一口浊气,快走两步,来到了擂台边上,那明远和尚已经被人扶了起来,抬头望向了我,心服口服地拱手。

    等到裁判宣布之后,我下了台,龙三刀迎了上来,笑着说道:“差点翻车啊。”

    我点头,说道:“龙树菩萨,着实厉害。”

    龙三刀有些后怕地说道:“刚才那一位,要是对上我,谁胜谁负,犹未可知呢——我现在有点儿慌了,这一次过来的人,都很凶猛啊,我干嘛要做那个守擂人啊,要是被攻下来了,多丢面子……”

    这时台上喊了他名字,龙三刀匆匆忙莫甘娜地离开,而马一岙则迎了过来,对我说道:“刚才你若是一直拖着,没多久他就力竭,何必在巅峰之时,与他硬拼?”

    我想了想,说道:“我拼那一下,既是对他的尊重,也是对我的尊重吧。”

    马一岙笑了,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你做得不错,别的不说,这一次比斗之后,不少人对你,可是刮目相看了。”

    李安安说道:“对,你这样弄,很大气,吸粉无数啊……”

    正说着话,台上突然传来了龙三刀的一声惨叫:“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娇妻狠大牌:别闹〕〔田园蜜宠:神医撩〕〔君少心头宝,夫人〕〔真理大帝〕〔末世胶囊系统〕〔斗鱼之死亡主播〕〔将军的毛真好摸[星〕〔逆剑武神〕〔柯南之罪恶值系统〕〔特种兵王在山村〕〔重生之全能大亨〕〔快穿逆袭:妖孽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