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特战荣耀〕〔妖魔噬心〕〔我的禁魔世界〕〔寻真路〕〔天生不是好医生〕〔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带球跑〕〔太吾〕〔校园高手〕〔天作岸〕〔烽火盛唐〕〔孙悟空的玲珑塔〕〔婚婚欲醉:顾少,〕〔我真不是开玩笑〕〔香爱〕〔黑科技研发中心〕〔小娇妻,撩上瘾!〕〔小罗的神奇宝贝之〕〔重生之妻子复仇记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第十五章 妖姬现身
    乌金、叵木、弱水、烛阴和息壤,这是五种我觉醒成真正的灵明石猴,所需要的东西。

    每一种,分别代表着一重关,而现如今,我已然得到了其中三种。

    而如果只要再得到了乌金和叵木,将其熔炼渡劫,我就能够摆脱灵明石猴夜行者血脉三十而亡的惯例,挣脱基因崩溃的固有结局。

    而那个时候,当我渡劫成功,成为了真正的灵明石猴,那么也将拥有这血脉所固有的神通,如同胡车那样,迅速成长起来。

    消息是从一个叫做窜天猴的掮客那里传过来的,此人在华南一带的名声还算不错,故而马一岙比较重视,跟他电话聊了两次,盘问妥当,觉得靠谱之后,方才最终决定交易的。

    之所以认为是消息靠谱,最主要的,是那人提到了一件事情。

    乌金此物,是落在那白虎秘境之中的。

    这一点,与弱水、烛阴、息壤等物的出处很像,尽管马一岙没有确定的消息,但总结而言,觉得此人话语的可信度还是比较高的。

    唯一让人觉得不太舒服的,是此人大概听说过一些消息,所以要价颇高。

    开口一百万,不还价。

    这还只是一个消息,一个简单的消息,他居然胆敢张口要这个价,简直就是耸人听闻要知道,在两千年的那个时候,燕京的房价,也就才两三千上下。

    这简直就是抢劫。

    不过对方也说了,如果消息不准确的话,到时候可以回来找他,多少钱收的,多少钱退回去,童叟无欺。

    这帮做生意的,就是这样鬼精,对于人心的揣摩和把握,简直是到了极致,让人无法拒绝。

    好在这个时候的我们,已经不再是之前的穷鬼,从禺疆秘境之中带出来的那一箱珠宝,让我们在经济上挺直了腰板儿,再也用不着低下头去。

    所以马一岙在与我商量过后,决定前往闽东榕城,寻求交易。

    是的,那个叫做窜天猴的家伙,正是胡建人。

    所以我们在潭州落脚一个星期左右,终于不再继续停留,而是乘坐火车,前往榕城。

    一路波折,自不必言,为了交易的隐秘性,我和马一岙不但化名,而且还用上了之前黄大仙送给我们的人皮面具,我穿上蓝色外衣,一副蓝胖子的装束,不由得多了几分安全感来。

    抵达榕城之后,我们出了火车站,直接奔赴银行,取出了百万现金来,用一口皮箱子装妥。

    因为窜天猴要求现金交易。

    这百万资金,取出时相当麻烦,不过既然对方这么要求,我们也没有办法拒绝,毕竟江湖人行事,多多少少还保持着固有的传统,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样子比较习惯。

    至于什么支票、汇票等等,他们都觉得太过于不靠谱,有风险。

    我们抵达榕城的时候是中午,结果取完钱,又是一番折腾,差不多就已经是傍晚时分,马一岙打电话给窜天猴,问他交易地点。

    窜天猴说江湖规矩,交易时间我来定,交易地点你们来定,我从晚上八点钟,到夜里十二点,都有空。

    马一岙犹豫了一下,说那行,我也刚到,四处逛一逛,到时候通知你。

    他挂了电话,我也刚刚安慰完肚子饥饿的朱雀,说道:“要不要叫上他,一起吃个饭?”

    马一岙笑了,说百万现金的交易,窜天猴肯定紧张得要死,哪里有闲心跟我们一起吃饭?这样吧,我们去找个地方吃饭,然后将他约过来,交易完成之后,他离开,我们继续吃。

    我点头,说好,随后又有些疑虑,说你说这个家伙,会不会晃悠咱们啊?到时候如果真的是个假消息,而我们找回来的时候,他又跑了,咱们找谁去?

    马一岙说这就是我找他的原因了这家伙在榕城几处明有的产业颇多,而且家大业大,家人朋友都在这里,他卷款潜逃的成本太大了。

    我说那有没有可能这是一个陷阱呢?

    我们最近风头挺盛,而之所以如此,还是拜了港港岛霍家所赐,霍京霍二公子一直没有消息,下落不明,使得霍家的家主霍英雄火气很大,即便是天机处将怀有霍京骨血的绿芽送到了霍家,让他稍微有些补偿,但对于我和马一岙的仇恨,却越发的浓郁,所以一直满世界地到处找寻我们的踪迹。

    如此一推波助澜,我们自然名声大振,不少缺钱用的主儿,都指望着从我们身上赚一笔呢。

    尽管我们与之接洽的时候,用的是化名,此刻又戴着人皮面具,但事实上,寻求乌金、叵木消息的人不多,很容易就联想到我们头上的。

    马一岙也知道这个道理,笑着说道:“先前我也有一些担忧,不过港岛霍家的影响力,大部分都集中在广东广西一带,至于胡建,一时半会儿倒也还伸不过来,而且刚才你也听到了,那窜天猴相当规矩,让我们来定交易的地点,显然是个知道规矩的人,我打听过了,这人的风评不错,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当然啦,还是那句话,小心驶得万年船,咱们谨慎点,总是没错的。”

    我们聊了一会儿应对预案之后,便离开了银行,搭了个的士,找司机问询了一下当地特色的馆子。

    马一岙这人,即便是戴上了人皮面具,也是气度不凡,而且言语之间,也颇有讲究,一开始司机还想要拉到关系餐馆收提成,后来却不敢这般做了,老老实实地给我们推荐了几家颇受好评的饭馆。

    朱雀是个经不住饿的性子,此刻的肚子早就已经咕噜噜叫了,有气无力。

    所以我们选了最近的一家。

    抵达之后,发现馆子里果然生意兴隆,连包厢都没有了,只有在靠窗的地方有一空桌,我们也不计较,赶忙占住,然后点菜。

    朱雀点菜,阳光普照,哗啦啦点了一大桌子的菜,这架势,搁一般人家,还真的有些扛不住,就连服务员都看不过眼了,说三位,你们只有三人的话,吃不了这么多的,不如少点一些?我给你们推荐几个咱们这儿的特色菜……

    朱雀却不同意,瞪了她一眼,说瞧不起谁呢?就这些吧,不够我们再点。

    她将菜单交了回去,服务员愣了好一会儿,方才离开。

    她怎么都理解不了,这三人,怎么可能吃下那么一大桌子的菜,却不曾想到,修行者的食量,远不是寻常人能够想象得到的。

    特别是朱雀,那胃口一起来,简直堪称恐怖,我母亲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吓得把我拉到厨房去,说大漠漠啊,你这个女朋友,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瞧瞧……

    饭馆的菜上得很快,而且出品相当不错,我尝了一下,相当有特色,而朱雀则大快朵颐起来,至于马一岙,抵达之后,就立刻给窜天猴打了电话,将饭馆不远处的一小广场,当做交易地点。

    打过电话之后,我们就开始认真吃饭起来,如此过了二十多分钟,桌面上一阵风卷残云,就只剩下汤汤水水了。

    而这个时候,马一岙的手机响了。

    打来的人,真是那个窜天猴。

    我们当下起身,留朱雀在这儿等着,而我和马一岙则提着箱子过去交易。

    毕竟她没有人皮面具,如果窜天猴认识的话,会有不必要的联想。

    那劝我们的服务员一直盯着我们这儿呢,瞧见我们两人准备走,顿时就跑了过来,小心翼翼地问道:“两位去哪儿呢?”

    我一瞧他这架势,顿时就笑了,说怎么,怕我们吃霸王餐,准备跑路?那不还有一姑娘在么?

    服务员脸憋得通红,低着头,说两位老板,小本生意的,你们……

    我懂了,从兜里掏出了五百块来,说这钱放你这里,她要是还有什么要点的菜,你尽量看着办。

    得了那五百块,服务员终于松了一口气,忙不迭地道歉,说:“唉,两位老板,我,我真的是瞎了狗眼,对不起两位了,对不起……”

    他说是这么说,但手里的钱却不退回来,而是交到了前台去。

    我们除了饭馆,往小广场走去,马一岙说道:“这小孩儿,估计是被骗子骗多了,现在瞧谁都是一脸警惕呢。”

    说着话,我们来到了小广场边缘的一排座椅上,耐心等待着,刚坐下不久,就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相当瘦,跟一麻杆儿似的,而另外一个人,却是一个让我们为之惊骇的人物。

    长戟妖姬。“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佛系玄师的日常〕〔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重生之全能大亨〕〔娇妻狠大牌:别闹〕〔年少当自强〕〔妖禁〕〔宝贝,我又想你了〕〔奴婢知错:战神王〕〔传奇道士修仙传〕〔龙剑仙尊〕〔明天心理诊所〕〔极品农民混都市〕〔[红楼]宝玉是个假〕〔旅途中的小美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