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今夜为你醉〕〔撕天纪〕〔美食猎人〕〔灵压无限〕〔华娱特效大亨〕〔竞水楼台先得樾〕〔加特帝国〕〔大明铁卫〕〔如来必须败〕〔系统之至高法则〕〔风行录之风将起〕〔王牌狙击:枭妻恃〕〔执掌龙宫〕〔绝世大至尊〕〔英雄是如何炼成的〕〔绿茵毁灭者〕〔网游之三国定鼎〕〔穿越之宛启天下〕〔带着龙珠到漫威〕〔权宠之仵作医妃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第七章 抽水机房遇弃徒
    我赶忙问道:“怎么回事啊,他一个修行者,怎么连个普通人都看不住?”

    马一岙说他估计是没什么江湖经验,一不小心就走了眼,这个很正常,毕竟谭师傅只是教他本事,却没有教他江湖闯荡的经验,这事儿怪不得他,走吧,我们先过去。

    我不敢怠慢,喊了朱雀,三人匆匆赶到了烂鼻张家旁边,卢本才瞧见我们,迎了上来,一脸懊恼和悔恨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马一岙安慰他,说先别着急,到底怎么回事?

    卢本才说道:“我蹲了大半宿,眼睛都不眨地在这儿看着,结果半夜的时候有人过来巡逻,我找了个角落躲起来,不让人瞧见,免得解释不清楚,没曾想我这边藏起来不久,就感觉眼皮子异常沉重,不知道为什么就睡了过去;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才感觉不太对劲,赶忙进院子里去盘查,发现屋子里就两个人,一个烂鼻张,一个他儿子,除此之外,再没有别人刘喜梅也不见了。”

    我一听,就感觉不对:“你是说你的眼皮子异常沉重?也就是说,你的沉睡,并非是出于个人的主观意愿?”

    卢本才点头,说当然,我为了夜里守着,白天是睡了觉的,怎么可能眼皮子一耷拉就睡过去了?

    马一岙说道:“人已经确定不见了么?”

    卢本才说对。

    目标消失,马一岙并没有太过于惊慌,而是想了想,说道:“那行,就去问问烂鼻张,说不定就会有答案。”

    卢本才有些犹豫,说这样子恐怕不太好吧?

    马一岙却笑了,说开赌场捞偏门,这样的家伙已经算是半个江湖人了,对于这种人,用不着客气,也用不着守什么规矩,因为他们心里有鬼,不可能将这些事情摊到桌面上来,找公家处理的。

    说罢,他朝着院子门口走去。那大铁门里面锁着的,不过这个却难不倒马一岙,他摸了一根发卡,捅了捅,就把门给弄开了,随后又故技重施,进了屋子里,带着我们鱼贯而入,直奔烂鼻张房间。

    过客厅的时候,因为太黑,卢本才不小心碰到了桌子,弄出了点儿动静来,却是把烂鼻张给惊醒了。

    那家伙不愧是开赌场的,警惕性就是高,等我们推门而入的时候,他已经摸到了窗子边,准备跳窗逃跑了。

    不过有我们在,哪里能够让他跑开,很快,我们就将他给治服了,把人给死死按在了床上。

    马一岙按住了烂鼻张,然后说道:“你动静小一点啊,别吵到孩子。”

    烂鼻张给擒住双手,脑袋抵在床上,挣脱不得,只有问道:“你们是什么路子啊?”

    马一岙笑了,说你觉得我们是什么路子?

    烂鼻张犹豫了一下,说公门?不对啊,要是公门的话,这个时候手铐早上了;过路好汉,黑吃黑?哥哥,我这儿真的没有什么钱,就那点儿流水,都不够手下弟兄塞牙缝的呢您要杀要剐,给个准信,您放心,我烂鼻张也是场面上的人物,识数靠谱,懂规矩的,您有事说事,别跟我这一小人物计较……

    嘿,他倒是挺光棍儿的。

    马一岙瞧见他这么识相,也不绕圈子,直接问道:“说罢,刘喜梅人呢?”

    听到这话儿,烂鼻张顿时就急了,说原来是那骚娘们儿惹的祸,我就说嘛,我平日里小心翼翼的,也没有得罪什么人……

    马一岙瞧见他越说越不靠谱,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说别扯淡,人呢?

    烂鼻张赶忙说道:“她走了,走了。”

    马一岙:“什么时候走的?”

    烂鼻张:“就在刚才,二十几分钟之前吧。”

    马一岙:“她为什么要走?”

    烂鼻张:“接了个电话吧,谁知道是哪个野男人叫她啊。”

    马一岙:“你为什么不拦着呢?”

    烂鼻张抱委屈:“大哥,我跟刘喜梅那烂货,也就是露水夫妻,你情我愿而已,算不上正式相处,我们在一块儿搭伙之前就都已经说清楚了的,她干什么,我干什么,双方都互不干涉,我凭什么拦着她啊?”

    听到这话儿,我们都感觉一阵无奈。

    这地方小,人的心眼还真大。

    居然还有这样的关系呢。

    马一岙瞧见烂鼻张看上去并不像是撒谎,于是便放开了他,交代两句之后,就离开了。

    我跟着出来,说就这样了?

    马一岙说道:“见烂鼻张,主要是确定他跟刘喜梅之间的关系,现在既然是搭伙过日子,就没有必要死缠着他不放手。”

    我说那刘喜梅怎么办,她现在人不见了,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呢?

    我瞧见他一点儿都不着急的样子,有点儿郁闷,而这个时候,旁边的朱雀却说道:“行了,你看他胸有成竹、信心满满的样子,就知道这情况应该是他掌握之中的啦。”

    啊?

    我看向了马一岙,他也没有否认,点头说道:“对,我下午的时候,弄了点材料,跟刘喜梅在录像厅里看录像的时候,在她身上动了点手脚,所以只要她不离开太远,我都能够掌握到她的具体方位在哪里。所以小卢跟我说的时候,我并不着急,而是觉得事情差不多算是成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说原来你一直都在引蛇出洞啊?

    在一旁极为自责的卢本才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马一岙摸出了一个铜质罗盘来,盯着那摇晃不定的指针看了一下,指着镇子西郊说道:“走吧,我们得赶紧了,如果那背后的人将刘喜梅给杀人灭口了,事情恐怕会变得更加麻烦起来。”

    听到马一岙的担心,我们不敢大意,在他的带领下,朝着西郊的方向快步走去。

    我们一边走,马一岙一边分析,说那人应该是知道有人在跟着刘喜梅的,将小卢迷晕的那人,也是他,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胆敢将刘喜梅给弄走,那家伙当真是艺高人胆大啊,大家一会儿过去了,得小心点,别让他铤而走险了。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一片田野上,顺着田坎旁边的排水渠,我们继续往前走,来到了一处河边一废弃的抽水机房,那一直摇晃的罗盘指针终于停了下来。

    马一岙伸出了手,示意大家都停下脚步来。

    我们离真相,已经越来越近了。

    那抽水机房不算大,估计十来个平方大小。深吸了一口气,我们朝着那抽水机房小心翼翼地靠近过去,一百米、五十米、二十米、十米,我们停在了一个安全距离,然后听到了那小房间里面,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

    吵架的是一男一女,女人的声音我们是认识的,正是消失不见的刘喜梅,至于那男的,我们并没有听过。

    稍微再走近一些,从那机房破烂的窗户里,能够瞧见两人的侧脸。

    这两人的争吵,自然是围绕着昨天发生的中毒一事,而从他们谈话的内容来看,那个家伙,正是刘喜梅背后的筹划者。

    马一岙从怀里摸出了一根录音笔来,打开之后,试了一下,发现距离有一些远。

    而我这个时候,却发现旁边的卢本才身子有些僵硬。

    我推了他一把,卢本才有些慌张,差点儿就跌倒在了的地上去,我瞧出了不对劲来,盯着他,问道:“怎么回事?”

    卢本才瞧见我脸色不太好,怕我误会,赶忙说道:“那人,我认识。”

    啊?

    我说你认识,他是谁?

    卢本才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算起来,他应该是我的师兄我师父以前教过他一些本事,不过后来他这人好勇斗狠,爱与人滋生事端,后来更是走上了黑道,我师父就跟他断绝了关系,逐出师门,那人不服,来跟我师父闹过几次,每一次都给打走,然后就好几年没有再见到了……”

    马一岙说道:“叫什么名字?”

    卢本才说:“卢波。”

    我看向了他,卢本才赶忙解释:“我们村卢姓很多,他跟我同一个太爷爷,算起来是我堂哥。”

    事情仿佛已经接近真相了,我看向了马一岙,他点了点头,然后举起手来,握紧了拳头。

    我不再犹豫,朝着七八米之外的废弃抽水机房猛然冲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里面的人也反应了过来,反手一抓,却是朝着我兜头撒来一大蓬的黑砂。

    那黑砂一出,立刻燃烧起来,化作一团烈焰,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瞧见,不惊反喜,忍不住笑了。

    玩火?

    我算是你爷爷。“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佛系玄师的日常〕〔邪王专宠:傲娇女〕〔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红楼]宝玉是个假〕〔娇妻狠大牌:别闹〕〔年少当自强〕〔妖禁〕〔阴间超市〕〔沧海幻星〕〔逆剑武神〕〔宝贝,我又想你了〕〔奴婢知错:战神王〕〔传奇道士修仙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