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强宠上瘾:鲜妻,〕〔三国之黄巾神将〕〔宇宙拒绝毁灭〕〔圣光明大魔王〕〔六零时光微微甜〕〔穿越时空的霸业〕〔冷爷,宠妻为上〕〔超神学院之光明之〕〔首席老公,强势爱〕〔傅少,你老婆又变〕〔文明的进化之路〕〔道仙凡〕〔重生明末之中州崛〕〔妖孽狼君请上榻〕〔重生弃少之天尊归〕〔闭嘴,你这学婊〕〔魏武侯〕〔冥婚夜嫁:邪魅鬼〕〔大汉将门〕〔帝姬威武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第二十一章 正义或许会迟到
    苏城之的脸色很难看,如同锅底一般黑,也不知道是吞服内丹所致,还是听到了我的话。

    又或者两者皆有之。

    毕竟我的这话儿,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这才多久没见,当年被他追杀得如同丧家之犬的年轻人,现在已经这么猖狂了么?

    这么过分?

    他本以为放过了那一对父女的性命,然后离开,就已经算是相当给面子了,没想到我居然拦住了他,还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他双目眯着,然后冷冷说道:“相比先前,你们的确是有了不错的进步,这进步也是让人为之惊讶的,但这并不是说,你们就有了在我面前猖狂的资本。我本以为马一岙那金蝉子的体质曝光之后,你们会收敛一点,夹着脑袋做人,却不曾想居然还如此嚣张跋扈,这是真以为天下英雄无人了么?”

    马一岙从后面走了上来,淡淡说道:“我们倒也没有这般得瑟。”

    我一愣,看向了马一岙。

    我没想到他会否定我的决定,事实上,在瞧见苏城之一行人做出这般禽兽之事来的时候,我整个人的脑子都快要炸裂了,一股邪火直往天灵盖冲去。

    同样作为夜行者的我,对于刚才那一场惨剧感同身受。

    尽管并没有瞧见秦老二家人的尸体,但他女儿那一对无辜的大眼睛,还是让我的心头为之震撼。

    秦老二的某一些想法,与我十分相像。

    许多的夜行者,其实并没有什么野心,也从来不觉得上天加诸于自己身上的这血脉有多么牛逼。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其实只是想要单单纯纯、平平淡淡地过完这一生。

    然而就只是这么简单的愿望,却从来都没有能够实现过。

    一入江湖岁月催,这世间总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让你根本身不由己。

    而秦老二此时此刻面临的,则是相当让人绝望的事情。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我很难想象, 当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会是怎样的一个情况,但是每当我一想到这事儿,心里就忍不住地一阵哆嗦。

    太可怕了。

    人心,永远都比鬼怪更加可怕。

    特别是苏城之这种口口声声说要“替天行道”的伪君子,更是如此。

    这帮人的心,比恶魔还要恶毒。

    我眯起眼睛,盯着马一岙,而他却将太阿剑握在手中,然后缓缓说道:“我们只是想要告诉你一句话。”

    他望着苏城之,和他的八个手下,一字一句地说道:“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苏城之听到马一岙的话语,眼睛一瞬间就眯了起来,宛如两道玻璃渣子的光芒迸射出来,随后他笑了起来,说道:“很好,很好,你们让我有些惊讶,我本以为现在的你们,会惶惶不可终日,小心翼翼,不敢冒一点儿头来,却不曾想到,直到现在,你们还是那么好管闲事——这样的性格,你们还能够在如此动荡的江湖上活到今时今日,这的确是一件离奇的事情。不过,这奇迹,到今天就截止吧。“

    我将金箍棒往黄土地上猛然一顿,整个地面都发出了一阵颤抖来。

    我冷然说道:“欢迎指教。”

    苏城之回头,看向了我,然后说道:“别以为你战胜了鲁大脚,就能够目无一切,实话告诉你,你的这位马一岙兄弟,是人中龙凤金蝉子的血脉,但是比起我苏家的夸父体质,到底还是差了一点儿。”

    夸父体质?

    我眯着眼睛,因为我没有听过这个,但不远处的马一岙则很明显地惊了一下,显然是有一些了解的。

    只不过我有点儿想不明白,“夸父逐日”,这典故大家耳熟能详,为什么自称“夸父”后代的苏城之他们这一脉,会对太阳光如此惧怕呢?

    我还以为他们家,是夜蝙蝠的夜行者血脉呢。

    双方挑明了立场,不再惺惺作态,苏城之拔出了那把长剑,开始踏步,朝着我这边缓步走来。

    而在他走上前的一瞬间,他身边的那八人,却比他还要先动。

    包括先前那个被我砸晕了的家伙。

    这八人先前拿着各式武器,而此时此刻,却每个人都提着一把剑,八把剑,样式不同,但共同的特点,都是锋芒毕露,显露出了极为强大的气势来。

    宝芝林卖鱼灿一脉,传承百年,倒也是有着非常浓厚底蕴的。

    这一点,体现在了这八人的身上来。

    八人齐出,陡然亮相的,是整齐划一、却又各有不同、彼此相连的剑阵,倏然之间,这八人同进同退,如同一人。

    我与前面两人交过两次手之后,对方的阵型一转,顿时就将我给围住了。

    八剑齐出,欲将我给诛杀阵中。

    从动手,到形成击杀之势,前后不过三五秒钟的时间,风云陡变,体现出了相当强大的行动力来。

    不过唯一让人心头一松的,是苏城之被拦住了。

    马一岙凭着手中一把太阿剑,将苏城之拦下,随后两人战作了一团,光华流转,风云激荡。

    面对着那八人八剑,我定住心神之后,金箍棒开始挑飞而起。

    还是那一句话,与鲁大脚的一战,对我而言,影响最大的并不是我的修为和法门有多大的提升,而是心境以及信心的快速攀升。

    作为一个尚未觉醒的夜行者,对上差不多已经处于食物链顶端的妖王,居然还能够战而胜之,这样的战绩,对上任何人,我都已经无所畏惧,并且能够充分发挥出自己所有的实力来。

    我没有任何的短板,特别是心理上的。

    对付任何对手,我都有战而胜之的信心,不管是面对一人,还是十人,又或者百人。

    不过是反复冲杀而已。

    铛!铛!铛!

    枪击一个人,棍扫一大片。

    金箍棒陡然一荡,与周遭袭来的无数剑尖交击,发出了巨大的金铁之声,铮然作响,而随后,我将金箍棒猛然一转,开始运起了九路翻云棒法,与敌人冲击,在人群之中翻飞厮杀,杀气腾腾而起,剑气纵横之中,行走如花丛蝶舞。

    作为最接近于实战的手段,九路翻云从来都不是一种招式,更多的,是一种意念的表达。

    它千变万化,但万变又不离其中。

    如此充满了腾腾杀气的战阵手段,对于江湖厮杀而言,似乎有点儿高配了,骤然之间,那八人有点儿适应不了当前的强度。

    他们最开始展现出来的磅礴气势骤然收敛,开始落入了下风。

    而得势不饶人的我,开始喝念起了一段文字来:“寒风飒飒,怪雾阴阴。那壁厢旌旗飞彩,这壁厢戈戟生辉。滚滚盔明,层层甲亮。滚滚盔明映太阳,如撞天的银磬;层层甲亮砌岩崖,似压地的冰山。大捍刀,飞云掣电;楮白枪,度雾穿云。方天戟,虎眼鞭,麻林摆列;青铜剑,四明铲,密树排阵。弯弓硬弩雕翎箭,短棍蛇矛挟了魂。大圣一条如意棒,翻来覆去战天神。杀得那空中无鸟过,山内虎狼奔……”

    《西游记》中,最让人热血的桥段,莫过于大闹天宫,当这一段故事,被我如同机关枪一般喝念而出的时候,却充满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势。

    那八人瞧见我如此反常的举动,大声招呼道:“快,快拿下他……”

    有一壮汉听到,开口大声喝道:“呔,让我来,宰了这小子!”

    旁人手中的剑,虽然锋利,但太过于轻快了,与金箍棒交击,天然劣势,但此人手中的剑长五尺,铁锋重剑,势大力沉,冲杀而来,却有乌云遮盖之势,相当凶猛。

    他一动手,其他人立刻与其诸位,全部的剑锋依附其上,不断累积,那剑气却有如冲天之势,朝着我陡然袭来。

    面对着这仿佛横扫一切的剑阵之势,我不惧反笑,大声叫道:“呔,来得好,吃俺老孙一棒。”

    咚! 一流小站首发

    金箍棒从上往下,挟着巨大威能,而与此同时,我的身上有一股青气浮现,在我的身上,隐隐浮现出了一个毛脸和尚来。

    它只有在我力量攀升至巅峰之时,方才能够被旁人所见。

    这一棒,叫你灰飞烟灭。

    咚!

    金箍棒与重剑交击的结果,是那人手中的重剑断裂,而那人则被我一棒砸成了肉泥。

    此人一死,剑阵顿时就破裂了去,而随后,我左冲右突,在人群之中肆意厮杀着,不断有人倒下,风云转变,原本的猎人成了猎物,顿时就是一阵鬼哭狼嚎。

    而就在我大展神威之时,我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了苏城之的骂声:“好小子,居然得了这么一把好剑,倘若不是我的天刀被供奉祠堂,不好拿出,今日怎么能够让你得意?你且等,这梁子,我算是记下了,回头百日奉还……”

    马一岙恨声骂道:“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娇妻狠大牌:别闹〕〔真理大帝〕〔末世胶囊系统〕〔斗鱼之死亡主播〕〔将军的毛真好摸[星〕〔逆剑武神〕〔柯南之罪恶值系统〕〔君少心头宝,夫人〕〔特种兵王在山村〕〔田园蜜宠:神医撩〕〔快穿逆袭:妖孽天〕〔重生之全能大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