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之最强神将〕〔龙血武神〕〔妙手圣医〕〔九层仙莲〕〔重生之盛世闲女〕〔崛起复苏时代〕〔废柴的飞升方法〕〔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名震诸天〕〔日漫攻略者〕〔八零后咸鱼术士〕〔最后一个契约者〕〔一世魔尊〕〔一夜甜心:亲爱的〕〔重生之鬼界公务员〕〔无限逆推〕〔阿忒亚〕〔重生世纪之交〕〔别吃那个鬼〕〔重生蜜恋:上校,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第六章 英雄垂暮难前行
    那小孩儿一脸迷茫,说你是谁?

    我用了手段,将人皮面具给撕了下来,然后说道:“说我,你侯漠舅舅。”

    小孩儿依旧一脸疑惑,打量了我好一会儿,然后说道:“你且等等,我去叫我师父一声。”

    他转身进了竹楼,没多久,走了出来,对我们说道:“我师父让你们进去呢。”

    我和马一岙跟着他往前走,进了竹楼里,转到里间,瞧见原本精神矍铄的黄大仙居然缠绵病榻,半倚在了床上,瞧见我们,挥了一下手,然后说道:“我身体不太好,就不起来迎接你们了。”

    这才隔了没两年时间,他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

    马一岙和我上前,朝着黄大仙拱手,然后说道:“前辈你这是……”

    黄大仙苦笑,说我离别岛终日玩毒炼蛊,自觉是这行当里面的高手行家,却不曾想“打鹰不成反被啄”,阴沟里翻了船。

    我听明白了,说你中了毒?

    黄大仙叹了一口气,说对。

    我说是什么毒?

    黄大仙摇头,说什么毒不重要,关键是它已经融入了我的心肺之中,集聚不散,没有办法解开了。

    我上前一步,说道:“前辈,我体内有癸水之力,曾经帮马一岙的师父王朝安王前辈导引过毒素,你若是不介意的话,能否让我来试一试?”

    黄大仙摆手,说王朝安的事情我知道,事实上,我师哥通风大圣曾经借来后土灵珠,由川西圣手冯自然来治疗,但终究不行,那毒素,太过于邪恶和霸道,咳、咳、咳……

    说着话,黄大仙便咳起了血来,手捂住嘴,拿开来的时候,上面满是血迹。

    兜兜赶忙上前来,用布给他擦手。

    黄大仙缓了口气,摆了摆手,示意他走开一些,然后对我说道:“我其实早就得死了,之所以支撑到现在来,苟延残喘,主要是放心不下几件事情,其中一件,便是你与鲁大脚峨眉金顶的决斗——我黄裳元这辈子,对于承诺一事,最为信守,不想临到死了,反而爽约……”

    我有些担忧地说道:“您这身体情况,能不能坚持?”

    黄大仙摆手,说道:“不用担心,到时候我自有办法——你首先得想想你自己,我听说鲁大脚最近找到了一靠山,力量迅速提升,与三年前相比,恐怕要强上太多了。”

    我点头,说这个我知道,听说是搭上了黄泉引的噬心魔。

    黄大仙听到,目光陡然变得锐利起来,冷冷说道:“你确定这件事情?”

    我说大抵应该如此,不过昨天我们跟一个朋友见面聊天,他又提到了一个新的情况,最近有一个叫做夜复会的组织,听说是关于夜行者联盟的,里面鱼龙混杂,黄泉引也参与其中……

    黄大仙说道:“关于夜复会的消息,我知道,离别岛也收到了邀请,只不过没有理会而已。”

    我将听到的一些消息跟他说起,听完之后,黄大仙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时值多事之秋啊,有人耐不住寂寞,想要搞事了,只不过,这帮人争权夺利也就罢了,为何要让别人去流血牺牲呢?”

    马一岙说道:“前辈,你不是可以预见未来么?能不能给我们指点迷津?”

    黄大仙笑了,晦暗的脸上露出几分无奈的笑容来,对我们说道:“就是因为看得多了,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如果有来生,我宁愿自己什么也瞧不见,说不定还能够活一个长命百岁呢。”

    如此聊了一会儿,我问黄大仙:“听说夜行者抵达妖王境地,就能够觉醒出自己的本命神通,实力骤然暴涨,不知道您知不知晓,那鲁大脚的神通,是什么?”

    黄大仙听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鲁大脚此人,最为神秘的,就是他的神通,据说‘见者必死,无人生还’,所以即便是离别岛,也不曾知晓。”

    我沉吟,说道:“原来如此。”

    黄大仙说道:“其实我这两年也在帮着你打听此事,从多方面得到的只言片语分析,仿佛是关于神灵的。”

    “神灵?”我有些懵,说:“什么叫做‘神灵’?”

    黄大仙摇头,说我能够跟你说的,就只有这么多,其他的,我真不知道——对了,倒是有一个人,有可能知晓鲁大脚的神通,这人是他黄风寨原来的三当家,叫做巫山独狼田老七,他……

    马一岙在旁边苦笑着说道:“他昨天刚刚死了,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

    黄大仙眉头一挑,说哦,知道杀了他的人,是谁么?

    马一岙说道:“有个目标人选,但不太确定。”

    黄大仙说道:“鲁大脚此人诡计多端,而且极为阴狠狡诈,当年我能够压得住他,除了因为我的一身修为之外,还有整个离别岛,以及我师哥的面子,现在我成了这个模样,恐怕他未必会循规蹈矩,愿意耐着性子等到两天后。这段时间,侯漠你其实挺危险的,现在的情况很复杂,你若不介意的话,不如在我这儿暂住?”

    我摇头,说不用,我心里有数。

    黄大仙说道:“两天后的决斗,我请了一些江湖上比较有名望的宿老前辈,连我师哥,也让我从闭关的死洞里叫了出来,别的不说,至少能够保证比斗的公平性,但是也只能如此了,至于决斗本身,那就得看你自己的实力了——我相信我没有看错人,也执着地认为你能够打败他,但天底下,并没有一定的结果,天道无常,意外总会发生,所以你自己要多加小心了……”

    面对着这位对我有救命之恩,此刻在生命尽头之际,还费心帮助于我的老人,我心里充满了感激,也深深感受到了他对于我的期望,认真地点头,说好,我努力。

    黄大仙又与我们聊了几句,确定了两日之后的峨眉金顶,中午两点的决斗时间之后,便告辞离开。

    他的状态有些不太好,简单的聊了一会儿,就又有咳血的趋势,我们不忍再多作打扰。

    两人出了竹楼,兜兜跟了出来,叫住了我:“老舅。”

    我回过头来,笑着对他说道:“想起来了?”

    兜兜点头,说嗯,我想起了来,以前你回家的时候,总给我吃大白兔奶糖。

    我说你在这边待着,可还好?

    兜兜说道:“师父对我很好,而且师兄师姐们,对我也听关照的。”

    我说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兜兜听到,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我的意思,指的是黄大仙百年之后,他该如何。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想回一趟家,见我妈一眼,到时候听一下她的意见再说。”

    我说你师父对你,有什么安排没有?

    兜兜点头,说有。

    他只简单作了回答,并没有后续,显然是不愿意说太多,我这才想起来,眼前的这孩子,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玩尿泥的小屁孩子,他跟着黄大仙这几年,又在离别岛那样的一个地方成长,无论是修为,还是心智,都远超同龄人。

    他的未来,由不得我来主张什么。

    我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把我的电话号码跟他说起,告诉他,如果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那就给我打电话。

    兜兜记下来我的电话号码,却有些敷衍地说道:“好的。”

    我不与他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两人朝着山庄外面走去,还没有走出山庄门口,前面行驶来一辆沙漠王子,从我们身边走过,随后急刹车,紧接着从副驾驶上,跳下了一个人来,朝着我招呼道:“嘿,侯漠。”

    我扭头过去,瞧见那人却是许久不见的班长李洪军。

    我和马一岙停下了脚步,而李洪军则快步走了上来,打量了我们一下,随后看向了马一岙,说道:“马兄?”

    马一岙点头,说道:“对。”

    我刚才为了让兜兜记起我,特意撕下了面具,而马一岙则没有,所以李洪军并没有那么确认,听到这话儿,李洪军有些恼怒地说道:“你们呀,真不够意思,没事儿也不跟我说一声。侯漠,你知道李安安还有其他的同学们,有多担心你么?为了你的事情,我去总部不知道跑了多少回,都没有得到消息,害大家不知道担心了多久,过分了啊……”

    李洪军的热情让我有些压抑,往后退了一步,苦笑着说道:“事出有因,我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备战!”

    李洪军问道:“对了,我听说了你的事情,怎么,两天之后,真的要跟一位妖王,决战峨眉金顶?”

    我点头,说对,说好了的事情,我倘若是退缩了,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李洪军看着我,说可以啊,许久不见,现在敢跟妖王硬拼了?

    我苦笑,说试一试吧。

    李洪军话锋一转,说道:“对了,瞧见你们,我想起了一家事情来,就在昨天,锦官城老城区出现了一场凶杀案,死者是黄风寨曾经的三当家,巫山独狼田老七,而江湖风闻,这人是你们两个杀的——侯漠,告诉我,是不是这样的?”

    16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蜜宠:神医撩〕〔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余夏墨白,许你一〕〔鬼王的退休生活〕〔农女珍珠的悠闲生〕〔鬼今天不太想吹灯〕〔总裁的独家绯闻女〕〔君少心头宝,夫人〕〔娇妻狠大牌:别闹〕〔扔了妹妹所有耽美〕〔大周小地主〕〔一夜惊喜:萌宝寻〕〔让世界臣服〕〔网游之颠覆三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