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第五章 横看成岭侧成峰
    “啊……”

    尖叫声从我们的身后陡然响了起来,却是那个被我们一把推开的老女人,在气急败坏地跟着我们过来时,瞧见这惨状,吓得顿时就是一阵尖叫。

    而她的尖叫也引起了旁边几个格子间的动静,有一个门被打开,一个戴着眼镜,光着脊背的虚胖男子探出头来,喊道:“做啷子哦?”

    老女人绝望地喊道:“死人了……”

    那男子吓得一个踉跄,直接跌在了地上去,另外一个格子间则传来一个男人沉闷的时候,紧接着“哎呦”一声,却是痛苦不已。

    马一岙反应很快,一把揪住了那个老女人,沉声喝道:“别慌,我们是警察,我问你话,你好好答——知道么?”

    店里出了人命案,那老女人早已是魂飞魄散,听到这话儿,下意识地点头,说好,好。

    马一岙拍了我的胳膊一下,示意我来应付,而他则过去检查尸体。

    我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老女人答道:“五分钟之前啊。”

    我问:“他进店的时候,可有什么异常情况?”

    答:“没有……哦,有,他满脸通红,有点儿猴急,根本没有说两句话,也不问价,扔下一沓钱,就带着小妹进了房间……”

    我:“……”

    好在这个时候马一岙转过头来,对我说道:“刚死不久,凶手还未走远,我们追过去。”

    说完,他对老女人说道:“我们要去追凶手,来不及了,你打电话报警。”

    老女人愣了一下,说:“啊?”

    啪!

    马一岙一巴掌抽了过去,给她来了一个清脆的耳光,将人打醒之后,开口说道:“报警!我不管你这里到底是干嘛的,但是现在出了人命案,人命大如天,你知道吧?别有侥幸心理,我们去追凶手,一会儿还要回来的,你若是什么都不做,小心被当做凶手一窝端!”

    他说完,转身就走。

    两人来到了街后面的小巷子,马一岙燃了一张符箓,那灰尘落在地上,却将黑暗中的诸多印记变成了荧光模样。

    而其中有一行脚印,十分清晰地走向了远处去。

    我说什么情况?

    马一岙眯着眼说道:“女的没死,只是停止呼吸,短暂昏迷,不久之后就会活过来的,田老七是真的死了,心脏中了一下,一击毙命,我刚才翻看尸体的时候,发现他的身上,除了我留下的印记之外,还被被人动了手脚——在零点酒吧的时候,谈判开始之前,我并没有感受得到,而在此期间,他还接触了谁?”

    我跟着他,一起循着脚步往前走,听到这说法,忍不住说道:“楚小兔?”

    马一岙说:“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可能,也有可能是被肖克轩下的,或者后面的什么人,不过刚才那老板娘说田老七火急火燎地跑进来,满脸通红的样子,极有可能是中了别人的算计,被下了媚毒。”

    我说春药?

    马一岙点头,说对,你看这脚印,很明显不是一个成年男子的,要么是个小孩,要么是个女人。

    我眯着眼睛,说妇孺啊?

    马一岙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有的时候,妇孺和看上去老弱病残的人,可比正常人更加可怕。”

    两人一路追踪,很快就来到了一处狭窄的巷子里,而在不远处,听到了动静,马一岙拉住了我,示意我不要出声,随后他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半个身位来,朝着阴影处望了过去。

    然而他似乎看到了什么,整个身子都为之一僵。

    而随后那边也传来动静,紧接着墙头上有轻微的脚步声,我赶忙冲过去,却瞧见一个黑色的身影跃上了另外一边的小楼,三两下,如同飞天狐狸一样,不见踪影了去。

    我想要去追,然而马一岙却拦住了我,说道:“算了,论轻身手法,我们都不如,贸然去追,反而会暴露自己。”

    我说你看到了什么?

    马一岙犹豫了一下,说道:“还记得第一届高研班的第一名么?”

    我眉头一跳,说唐道?

    马一岙点头,又摇头,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我不确定是不是他,但刚才那人,的确是一个猫属夜行者……”

    我愣了好一会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想了想,问道:“你瞧见了那人的脸,对吧?”

    马一岙说道:“侧脸。”

    我说:“像么?”

    马一岙摸了摸下巴的胡茬,点头说道:“像,很像,特别是那冷漠的眼神,简直是一模一样。”

    &n

    bsp;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了,随后笑道:“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唐道当初在天机处里面,算得上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颇得许多人的器重,就连李洪军这种背景很强的自家子弟,都不及他风光。

    然而他却在昆仑山中离奇失踪,事后更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却不曾想居然在时隔那么久之后,又在这儿出现。

    而且他还杀了田老七。

    他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呢?

    是刚好赶巧了,又或者是冲着我们这件事儿来的呢?

    我和马一岙不得而知,但也知晓凭着这人的轻身手法,想要追过去一查究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我们原本准备追上田老七,将他拿下,并且用手段逼问出鲁大脚神通的计划,因为这家伙的突然死亡而落了空,既然如此,那就没有继续下去的理由。

    两人离开了小巷子,也不准备返回死亡现场去惹事儿,而是继续往前走,来到了大街上。

    没走一会儿,旁边一条巷子传来了孜然和肉糅合在一起的扑鼻香味,却是一条卖夜宵和烧烤的小街。

    我和马一岙心理强大,即便是刚刚从凶杀命案的现场走来,也并不影响什么,反而是刚才的一番追逐,弄得肚子空空,于是就找了一家生意还算不错的档口,要了些烤串儿,加上两瓶啤酒,坐下对吹起来。

    啤酒清冽,冰镇过后的口感尤佳,马一岙喝了大半瓶,放了下来,对我说道:“有没有可能,唐道跟了白虎?”

    我说你想说什么?

    马一岙说道:“唐道野妖出身,即便后来被西川唐门收养,也改变不了这个现实,而没有受过现代教育的野生夜行者,从小的理念都是不同的,而白虎高举‘振兴妖族、挽救濒危’的旗号,对他并不是没有吸引力。而如此一来,唐道很有可能加入白虎的旗下,成为她的门下鹰犬,最锋利的一把刀……”

    我放下酒瓶,闭上眼睛,脑海里顿时就浮现出了那个男孩沉默寡言的模样,以及他那清冽的眼神。

    还有他拿着一瓶ad钙奶,递上前来的手。

    我长长吐出了一口浊气来,说道:“希望不是。不然,多了这么一个敌手,我会很难过。”

    马一岙叹气,说道:“希望不会吧。”

    两人伸出了酒瓶,碰了一下,随后将瓶中的残酒给喝完了去。

    当天我们吃完宵夜之后,就回到落脚的酒店住下,次日吃早餐的时候,约好的时间,马一岙却没有过来。

    等到我吃了一半的时候,他有些脸色难看地走了过来。

    我招呼他一声,等待他落座之后,问道:“怎么了?”

    马一岙说道:“刚才肖克轩打来电话,质问我,说田老七是不是我们杀的。”

    我拿纸巾擦了一下嘴,说道:“什么意思?”

    马一岙说道:“肖克轩说田老七就算是做得再不对,但那家伙的长辈,毕竟跟他老爷子有些交情,我们这般做,他有些不好对自己父亲交代。”

    我说你没跟他说出事情的真相么?

    马一岙无奈地说道:“我跟他说了,但他的那样子,好像不是很相信。”

    我耸了耸肩膀,说我们昨天要弄那家伙的样子,很明显么?

    马一岙摸了摸下巴,说好像是。

    我喝了一口豆浆,无所谓地说道:“那就别管了,我们行事,又何必在乎别人感受?”

    我们与肖克轩,交情不深不浅,既然我们说了真话,他还不相信,就没有必要再去解释什么。

    我们不是娘们,用不着黏黏糊糊。

    爱信不信。

    我喝完豆浆,说道:“今天干嘛?”

    马一岙说道:“是时候见一下决斗的主事人了。”

    我说黄大仙在哪里?

    马一岙说道:“打听到了,在城西的金竹山庄。”

    我说行吧,走,去拜见一下老朋友。

    两人吃完早餐之后,出门搭车,前往金竹山庄。

    抵达金竹山庄之后,戴着面具的我们找到前台,直接对上暗语,随后在一个劲装汉子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竹楼前。

    那竹楼楼下有个小孩蹲在地上,专注地打量着地上的蚂蚁,那汉子却肃然起敬,拱手说道:“小旗主,有人要见大长老。”

    小破孩盯着地上的蚂蚁,头也不抬地说道:“我师父身体不太好,不想见客,让他们回吧。”

    那劲装汉子有些为难地看着我们,而我则走上前去,开口说道:“兜兜,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越过黄沙去爱你〕〔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小小医师升官路〕〔女帝有旨:这个面〕〔官场先锋〕〔总裁爹地,快点追〕〔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全能大亨〕〔第一宠婚:帝少大〕〔穿成白莲花女配了〕〔[红楼]宝玉是个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