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影战王〕〔名震诸天〕〔盛世绝宠:纨绔小〕〔掠夺两界〕〔美食辣媳:重生八〕〔高冷学霸撩妻三百〕〔我家王爷他有病〕〔游戏生物代理人〕〔注视深渊〕〔异想成神〕〔死人禁忌〕〔无限之次元分身〕〔神级登陆器〕〔修真美利坚〕〔大建筑商〕〔史上第一神尊〕〔大漠花神的今世来〕〔螳臂〕〔太古神尊〕〔恰似寒光遇骄阳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第四十章 风云转动
    事实上,即便是朱雀不说,我也有一种想要与人战斗、厮杀的强烈*。wwΔw.『a

    因为力量在我的身体里激荡着,就仿佛出笼的饥饿猛虎,一定要择人而噬一样,那丹田处的短暂平静,并没有掩盖住高速旋转的气劲,我的身体如果不动起来,仿佛就要爆炸了一般。

    九路翻云棒,先锋手。

    眼看着一点星芒,只取我的喉间,我没有再多犹豫,挺棒而上,那骤然间变得通红的棒头,重重砸落在了对方的枪尖之上去。

    铛!

    枪棒交击,发出一声闷响,那熔岩棒上火星飞溅,落在地上,散发出了炙热的光芒来。

    而力量的撞击,仿佛肉眼能够瞧见一般,波纹浮动,白七郎和我都不由得被对方的巨力给震荡得退了两步。

    辰龙夜行者?

    听到朱雀对于白七郎的定义,我的心中惊骇着,想不到传说中的十二生肖里,最为神秘、罕有人见闻的辰龙夜行者,此时此刻,居然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难怪对方胆敢自称为龙宫使者,如果他的夜行者血脉真的是辰龙,还真的是当得起这称号。

    同样,能够匹配这样称号的,还有白七郎的实力。

    这家伙给我的感觉,比刚才的胡车要难缠许多,毕竟胡车也是一个半路出道的夜行者,即便是枭雄心境,但根基并不牢固,所学颇杂,但都不精通,与他相斗,如同刺客过招,给人的感觉,好像随时都可以找到破绽,进行反击。

    但白七郎不同,这家伙的修为与手段是成正比的,他就如同训练有素的正规军一样,稳扎稳打,每一招都是千锤百炼过的,没有任何的破绽可以溃破。

    而正是这样的白七郎,带给了我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让我感觉自己随时都会被他手中长枪捅穿,一瞬间死去。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当我豁出去之后,心里面,莫名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劲儿在攀升。

    我很难去形容这种感觉,就好像我天生就适合这样的战斗。

    或者说,我天生就适合杀戮,感受敌人的鲜血喷溅在我脸上的那种快感。

    先锋手压敌,照面一过,我立刻就施展出了其他的手段来。

    我不敢一下子就将九路翻云的手段施展而出,生怕被对方窥破了奥秘,所以其中又夹杂着武曲破天枪的手段。

    武曲破天枪,经过我这几日的琢磨和研究,还有反复不断地联系,已经小有成效,而且这门手段也是一流的,虽然跟宛如神技一般的九路翻云棒还有着一些差距,但在江湖上,想必也是有名有号的法门。

    所以以棒代枪,应付白七郎手中宛如疾风骤雨的枪法,面前还是够用的。

    当然,最主要的,是九路翻云棒法的思路和手段,仿佛领先于整个时代,以至于我的手段施展出来时,白七郎好几次都差点儿中招。

    那家伙一开始颇为怠慢,并不觉得面前这对手有多厉害,然而吃了几次亏之后,脸色顿时就变得肃穆起来,手中的蓝色长枪,也开始如同蛟龙一般翻腾不休。

    不浪了。

    这家伙认真起来,当真可怕,一瞬之间,场中除了那漫天枪影,居然再无一物。

    这样的架子,倘若拉到外界去,只怕江湖上又要掀起一股传说。

    不过此时此刻的白七郎,针对的人是我。

    与他交手的人,也是我。

    说来也奇怪,那一份被朱雀拍进我身体里,并且最终引导融合的力量,它依旧与我天生的修为不符合,不过它在我用力的时候,也有进行加持,就好像是人穿上了铠甲一样。

    这么表达不知道是不是清楚,简单来讲,它并不存在于我的四肢百骸之中,随时调取,而是需要一道手续。

    它就如同胡车手中的霸下妖丹一般,更多的作用,是加持。

    这大概,是那并非蛇蛟内丹的缘故。

    而即便如此,那也大大补足了我力量上的短板,毕竟以前面对如同白七郎一般强悍的对手时,对方都能够直接用“一力降十会”的手段,将我给击倒了去。

    现在的我,至少已经拥有了一搏之力。

    而机会,是朱雀担着与白七郎闹翻的风险,给予我的。

    我必须珍惜。

    两人交手十几个回合,不分胜负,这样的结果让白七郎的脸上挂不住了,手段越发激烈,而我却越战越勇。

    已然感受到了战斗乐趣的我,有源源不断的信息,自动往我脑海里填塞,同时对于体内新增的力量如何运转,也有了一些把握和心得。

    以战代练。

    渐渐的,与那家伙的拼斗,也已经没有了最开始的艰难。

    不算对方的身法如何诡异莫测,我都游刃有余。

    在力量对等、至少是相差没有那么悬殊的情况下,我完全不虚任何人。

    铛、铛、铛……

    一阵激烈交锋之后,没有任何战果的白七郎陡然恼怒起来,额头上的一对角越发茁壮,双目之中,宛如碧绿大海一般。

    我与之对敌,必须要与他有眼神的接触,从而判断出对方下一步的动向。

    然而这一看,我的心神却是一阵摇曳,仿佛碧海潮生,波浪滔天。

    我直接就陷入了连绵不绝的碧绿之中去。

    精神攻击。

    “醒来!”就在我一阵恍惚的时候,朱雀及时唤醒了我,我的神魂骤然抽离,瞧见那枪尖离我的鼻尖只有一尺,陡然后退。

    九路翻云,惊澜——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我再一次地阻止了白七郎的攻击意图,而这个时候,却听到不远处有人大声呼喊起来,白七郎往后猛然一个翻身,主动退出战斗,而这个时候,我甚至都还有一些意犹未尽。

    不知道为什么,我甚至还对这个辰龙夜行者,生出了几许森然杀意来。

    即便理智告诉我,此时此刻,与他为敌,直至分出生死,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但我的情绪之中,依旧充满了嗜杀的*。

    我感觉周遭一片血红的颜色,生命的诞生与消亡,仿佛都在一瞬之间,而我对于这样的感觉尤为迷恋。

    但我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这股情绪,因为我瞧见了白七郎主动撤离战斗的原因。

    胡车突围了。

    那家伙原本是在与白七郎交手,然而白七郎却因为朱雀与我的亲密关系而心生妒意,抽身过来,与我们为敌,反而给胡车发挥的空间。

    那家伙趁着这段时间,居然顺利突围。

    尽管跟在胡车身边的人已经从七八个,变成了两人,但他最终还是冲出了重围,抵达了那尊巨大佛像之前。

    随后他用那霸下妖元,直接攻破了海眼的壁垒,冲进了禺疆秘境之中去。

    后路被端了,在这样的情况下,白七郎即便是对我再多恨意,也终究没有再战的意图。

    因为我顶多也就是疥藓之疾,而胡车,方才是心腹大患。

    白七郎转身,带着一众人等杀向了巨石佛像处,我想着那禺疆秘境的大门洞开,心中欣喜,也要跟着冲将过去,却听到朱雀在身后喊道:“且等等。”

    啊?

    我停下脚步,回过头来,问她道:“机会难得,为什么?”

    我虽然心中不解,但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

    朱雀很满意我的表现,问我道:“怎么样,感觉如何?”

    我单手执棒,左手捏紧拳头,骨骼咔咔作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尽管运用的时候,有一些费力,不过面对着一流强者,也不至于毫无反手之力了。”

    我之前,对上白七郎这样一流强人,唯一的办法,就是引燃身体里的烛阴之火,陡然爆发,打的是一波节奏。

    而如果在那有限的时间里,没有能够将对方制服,那么我面临的选择,要么就是死,要么就是跑。

    一波成神,一波黑。

    而且还是极为狼狈的逃跑,倘若不是天机女皇送我一套遮羞的冰蚕丝衣,那模样更加难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蜜宠:神医撩〕〔佛系玄师的日常〕〔余夏墨白,许你一〕〔鬼王的退休生活〕〔酋长压力大〕〔农女珍珠的悠闲生〕〔总裁的独家绯闻女〕〔君少心头宝,夫人〕〔扔了妹妹所有耽美〕〔娇妻狠大牌:别闹〕〔一夜惊喜:萌宝寻〕〔春野小村医〕〔末世重生:空间好〕〔宠婚无限:冷少,〕〔小奶狗养成日记-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