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指染程欢:首席大〕〔炮灰女配大逆袭〕〔家有萌宝:早安,〕〔妻逢对手:楚先生〕〔首席追妻:刁钻妈〕〔亿万宠婚:首席哥〕〔律政佳人:早安,〕〔豪门宠婚:老婆,〕〔重生丑妻:宫先生〕〔战国魏武卒〕〔最牛寻宝人〕〔明海风云〕〔星际情殇:少女猎〕〔谢河畈〕〔老婆,好像是明朝〕〔他一直在黑化〕〔时代方舟〕〔恶魔校草:宝贝,〕〔盛世宠爱:叶少的〕〔我的兄长是先帝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第十七章 风云汇聚
    听到这声音,我很是惊讶,回过头来,瞧见明眸皓齿的短发女孩李安安,正站在我的身后,她眯着眼,脸上洋溢着平和的笑容,如春光一般灿烂。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a

    比起高研班时候的她来说,此刻的李安安更加温和。

    她穿着一身中性的黑色小西装,而旁边还有铁杆跟班马思凡。

    我有些惊讶,说你们怎么来了?

    马思凡说道:“我们过来参加南海观音法会,马小龙、马小凤他们两个是地主,自然得找他们管吃管住了,不过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你和一岙兄也在这里……”

    我笑了笑,说适逢其会而已。

    李安安瞧见我不回答,继续问道:“哎,问你话呢,你们家美人儿到底在哪儿,别藏着噎着了啊,赶紧叫出来瞅瞅,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美人,能把你迷成这样,还跑到人家订婚现场上去抢新娘。”

    我苦笑,说你来得真不凑巧,今天早上刚走。

    啊?

    李安安看向了旁边的马小凤,而马小凤则解释道:“对,她自己有事,今天出去散心了。”

    当着李安安、马思凡的面,马小凤也不会说太多。

    当然,马小龙这些天要么跟着我们跑,要么在忙查案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都扔给了马小凤,她这几天也给生意上的事情弄得晕头转向,知道的自然也不会太多。

    李安安确定不是马小凤通风报信,提前告知了她和马思凡的到来,这才很是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她说一直想瞧一瞧“南国第一美人”到底长什么模样,没想到居然失之交臂——她大概什么时候回来呢,我能见着么?

    我说不确定,你什么时候走?

    李安安说南海观音法会之后,再待两天的样子吧。

    我点头,说差不多,应该没问题——不过那“南国第一美人”的名号,到底是什么时候加上去的,这也太夸张了吧?

    马思凡在旁边笑,说国人本来就爱凑热闹,女子的美貌总会与事件挂上关系的,特别是你这么一闹,人尽皆知,不过话说回来,你家秦小姐的确是很漂亮啊,这一点你可别谦虚。

    他笑吟吟的,显然是心中很是开心。

    我对马思凡说道:“好久不见。”

    他上前来,与我抱住,然后说道:“对呀,这半年来听到了不少关于你们两个的消息,咱们这一届,搞出最大动静的,就是你们俩了,上次我跟董洪飞、孔祥飞几个人碰面喝酒的时候,还谈到你们,特别的激动呢……”

    我们见了面,聊了一会儿,马小龙说道:“我叫厨房准备了,一会儿在这儿搞一个烧烤晚宴,咱们几个好久不见了,坐下来喝一杯。”

    大家都说好,随后又给李安安和马思凡引荐了安丽和阿木,不过并没有介绍太多的事儿,只说是当地的厉害高手。

    马小龙安排的烧烤师傅手艺不错,而且无论是东山羊,还是刚刚捞回来的海鲜,都是一等一的食材,在烧烤师傅的处理之下,弄出来的味道特别鲜美。

    大家边吃边聊,说着分别之后发生的事情,感觉十分痛快。

    不知不觉,大家都喝得有些嗨,马思凡告诉大家,说自己不会划水,马小凤哈哈大笑,说来,我来教你。

    她之前也不会游泳,后来在老哥的魔鬼训练之下,最终会了,所以特别愿意用马小龙的办法来教人。

    而马小龙所谓的办法,就是“要想游泳,先多喝水”,简而言之,就是将旱鸭子直接退下游泳池里面去,先呛上几口,自然而然就会了——当然,这事儿适用于修行者,毕竟气韵悠长,对于普通人的话,多多少少还是得小心一些的,不值得模仿。

    大家起着哄,将马思凡给推下游泳池里面去,闹成一团,而李安安没有过去,而是端了一杯酒,过来与我碰杯之后,一饮而尽。

    她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脸蛋儿红扑扑的,看上去特别的可爱,与她平日里的气质很是不符。

    喝过了酒,她说道:“哎,不知道这样的感情,还能维持多久时间。”

    啊?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意思?

    李安安说道:“所谓的同学感情,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还是挺不错的,其乐融融,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距离的疏远,就会日渐淡薄,到了最后,说不定相交陌路也不一定呢,你说对吧?”

    我说话是这么说,但都说“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三观相符的人,不管如何,总是会走到一起来的,不管时间与空间的相隔有多远。只不过时间越久,就会越容易抱成一个小团体来,至于与你相性不符的人,离开了就离开了,也谈不上太多的遗憾。

    李安安想了想,说你讲的对,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也没有太多遗憾的。

    我说你到底是怎么了,年纪轻轻的,说出这么老气横秋的话来。

    李安安说我和马思凡过崖山来的时候,在航班上遇到了一个同学,你猜猜是谁?

    我愣了一下,说难道是李洪军?

    李安安笑了,说李洪军那人做事大气,倒不至于让我有这般的感慨。

    我思索了一会儿,立刻明白过来:“唐道?”

    李安安点头,说对,唐道。

    我笑了,说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唐道这人,从来都是个孤僻冷漠的性子,别说是离开了学校,就算是还在,估计也是这个样子的,你有什么好计较的?

    李安安看着我,说那你呢?

    我一愣,随即笑了,说怎么会呢,我们可是同甘共苦,过命的交情呢?

    李安安听到,笑了,又去拿红酒,满满倒了一杯,又给我斟满,对我说道:“侯漠,你以后可要记住自己今天说的话啊。”

    我与她碰杯,说道:“那是当然。”

    说罢,我满饮此杯。

    那天我们喝得很嗨,不过因为次日就是南海观音法会,所以玩到了十二点钟,就都回房间睡觉了。

    临睡前,我还特意去朱雀的房间瞧了一眼,发现她人还没有回来。

    也许,她想要自己去找寻那秘境,等有了确凿的消息,才会出现。

    我心中隐隐担忧,却也没有去多想。

    次日清晨,我们汇合在了酒店大堂处,黄大仙和南梗苗王等人也来了,还来了几个他们相熟的朋友,以及一些随从。

    马小龙虽然在南梗吃了些苦头,不过面子还是得给足的,特意去调集了几辆商务车来,将人给安排送往南山寺去。

    我和马一岙因为身份特殊,出门的时候就已经戴上了人皮面具,一个低配小岳岳,一个黄脸病汉子,都不算显眼,而李安安瞧见我们两个的模样,也都笑得肚子疼。

    除了人皮面具,还有一些别的手段,比如说我填肚子啊之类的,尽量弄成一个不显眼的胖子来。

    另外我和马一岙单独乘坐一辆车,就连安丽也没有跟着我们。

    路上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后面车上与李安安谈笑风生的马思凡,有些担忧地说道:“关于安娜的事情,是否需要告诉他呢?”

    马一岙问我,说你是怎么想的?

    我说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马思凡都是一个受害者,按道理说,他无需承担所有的责任,而安娜的意思,也是这样的,并不想跟他有任何的关联;但那孩子,终究还是马思凡的,而现如今安娜又处于危险之中,我觉得如果不告诉他的话,总感觉有一些不安——你怎么看?

    马一岙沉思了一会儿,说我觉得吧,你我毕竟都是外人,如何选择,管与不管,还是交由马思凡自己来考虑吧,而我们要做的,是不剥夺他选择的权力,你觉得呢?

    我点头,说行,一会儿找个机会,跟他聊聊这事儿。

    一路无话,抵达了南山寺之后,山脚下,自有知客僧过来接引客人。

    今天南山寺不会对普通的香客开放,但是对于行业内的人还是比较宽松的,基本上有熟人带着,又或者说出几句行当内人都懂的切语,基本上都畅通无阻。

    我们分作几批人上了山,黄大仙把我叫了过来,与我再一次地聊起了与霍家和解的事情。

    很显然,他对于我得罪霍家这件事儿,还是挺担心的。

    我虽然知道此事绝无可能,但还是耐着性子听着前辈的教诲。

    一路走,路上不断碰到有人,有的认识黄大仙,有的认识苗王,都会过来攀谈两句,而到了大殿前面的广场,更是如此,我瞧见他这儿十分热闹,于是准备抽身出去,与马一岙等人汇合,而这个时候,从旁边走来三人,当中一个,朝着黄大仙拱手,说见过黄前辈。

    我听到这声音,身子一僵。

    这人居然是霍二郎,他居然也来了,而跟在他旁边的,还有那个俊美帅气的助理查理杜,另外则是长老西门越。

    这位是霍家现在的话事人,黄大仙虽然江湖地位很高,但不敢怠慢,停下脚步,与他寒暄。

    我知道霍二郎在横塘的比武招亲上面,赢下了岳壮实,与楚小兔有一段婚约,而楚小兔的成亲条件,则是击杀黄大仙,给她兄长报仇,所以有些担心他会对黄大仙不利,不过在旁边瞧了一会儿,发现双方相谈甚欢,完全没有任何隔阂。

    这……

    楚小兔这回,只怕又是所托非人了。

    我心中暗自想着,而这个时候,不远处又走来一人,对着霍二郎说道:“京少……”

    瞧见那人,我一对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

    这人,居然是岳壮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蜜宠:神医撩〕〔佛系玄师的日常〕〔余夏墨白,许你一〕〔鬼王的退休生活〕〔酋长压力大〕〔农女珍珠的悠闲生〕〔总裁的独家绯闻女〕〔君少心头宝,夫人〕〔扔了妹妹所有耽美〕〔娇妻狠大牌:别闹〕〔一夜惊喜:萌宝寻〕〔春野小村医〕〔末世重生:空间好〕〔宠婚无限:冷少,〕〔小奶狗养成日记-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