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使者〕〔盛世双姝〕〔这穿越要命了〕〔医品太子妃〕〔军少的神医辣妻〕〔无限求生〕〔我在泰国开店卖佛〕〔我的极品美女老板〕〔龙神至尊〕〔兵者〕〔末路英豪传〕〔官道巅峰〕〔武逆焚天〕〔修行大祸害〕〔异端教条〕〔王者荣耀之国服无〕〔万欲妙体〕〔有一种梦想叫足球〕〔画满田园〕〔甜宠专属:小太太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第十四章 都只是误会
    赵老师也姓赵,但是他口中的“赵老”,却是专指一人。

    江湖人称“天机处”的419办创始人之一,至今仍然活跃在二线、也就是曾经将那南海凶鳄囚禁于小黑屋里面的那位赵鹏赵老。

    或者说,尚良新任的师父。

    问题是,他找我干嘛?

    我问赵老师,他摇头,说领导的意图,我如何能理解?我要是什么都知道的话,就不会在这里混着了,你说对吧?

    我瞧见他笑吟吟的样子,仿佛不像是我犯了错误,只有不再多问,硬着头皮,便跟着他走开。

    红砖楼的二层东侧办公室,赵老师恭恭敬敬地敲门。

    领着我进去的时候,我瞧见一个满头银发的魁梧老者,正背负双手,眺望着窗外远方的操场。

    他望着外面景致,等我们都进了屋子,他方才回转过身来。

    这是一个看上去气度颇具威严的老人,红光满面,唇上留着两撇精心修饰的白色胡须,比马一岙之前的要浓一些,双目炯炯有神,仿佛能够直刺人心。

    我印象之中的赵鹏老爷子,应该是百岁老人,垂垂老矣,然而此刻一瞧,仿佛不过六十,花甲之年。

    当然,修行者的年龄,是很难看出来的。

    有人年过半百,却如同少女娇嫩。

    马思凡年方十九,却如同三十四五……哈哈哈,这家伙,是个例外。

    长相天生成熟。

    我躬身,与赵老师一同问好,那个老者凝视着我,许久之后,方才说道:“小赵老师,你辛苦了,我想跟候漠小同志,说两句话。”

    赵老师点头,说好,然后告退。

    当办公室的门,从外面关上之后,房间里面,又是一片的沉寂。

    死一样的沉寂,给我带来了强大的压迫感,随之而来的,是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恐惧。

    我与这位赵老,是第一次见面。

    但我们之间的纠葛,却是不少。

    他望着我,不说话,如此足足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之后,我听到这个老者缓声说道:“果然不愧是老白看重的人,沉稳淡定,是个大将之才。”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提在半空中的心,总算是落下。

    老白是谁?

    白老头儿,白知天。

    别看他现在只是一大学退休的门卫,但以前,跟这位赵老一样,都是在天机处干活的人儿,一样是朝中宿老。

    这一点,从苏烈等人如此的尊敬,就能够看得出来。

    只不过沉稳淡定,是刚才我的表现么?

    我抬起头来,看着赵老。

    两人对视,他深凹的双眼里,满是平静之色。

    虽然他比我要矮上一些,身子也因为年长而有些佝偻,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对方居高临下,俯视着我的感觉。

    我感觉自己被看了个透明。

    我拱手,说您夸奖。

    赵老平静地说道:“其实呢,叫你过来,也没有别的意思,老白打了电话过来,跟我说起你的情况,让我对你多多照顾,帮忙提点一二——能够让挑剔、龟毛的老白如此上心的人,除了女的之外,男的,我没有见过几个,所以就特地叫你来,见上一面,看看到底是何方人物。”

    老白头儿,居然如此交代?

    听到这话,我的心中对那个看上去一点儿都不靠谱的老头儿满是感激,当下也是恭敬地说道:“您太客气。”

    赵老说客气的不是我,而是老白——那家伙倘若不是因为男女关系混乱,说不定能够当上天机处的领头人;不过即便如此,他现在的影响力也还是很强,他既然开了口,我自然会好好照顾你。但你也别误会,所谓的“照顾”,是更加严格、更加认真地集训,能够让你在这短期内的特训之中,得到稳固的提升,所以你会比别人更加辛苦,我今天叫你过来,也是想要多提点你一下,不要以为是校方,对你有意见,知道么?

    我恭敬地说道:“当然不敢。”

    瞧见我恭谨沉稳,没有任何抱怨的话语,赵老很是满意,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来,对我说道:“很好,很不错,现在的年轻人里,能够有你这样态度的人,已经不多了——对了,我听说你跟尚良之间,有些误会?”

    误会?

    尽管我心里早就有了些心理准备,觉得赵老肯定会谈及我和尚良之间的事情,毕竟那小子是赵老刚刚收的关门弟子。

    但是我没有想到,他老人家居然直接将这里面的事儿,定义为“误会”。

    什么是误会?

    我和尚良之间,是误会么?

    那是赤裸裸的谋杀。

    我内心有些愤怒,不过在赵老面前,我却不敢发作。

    尚良到底是一个什么人,在天机处的面前,怎么可能掩饰?他甚至在此之前,还给逮起来过,要说赵老不知道尚良的为人,这我是不信的。

    就算他收徒之前不知道,但事后,也必然会有人告诉他。

    毕竟是天机处,政审绝对比其他地方更加严格,而在现如今,赵老却是把这件事儿定义为“误会”,我就知道,他到底秉承的,是一个什么态度了。

    我会傻到跟这位历经风雨的老者,去讲内中原因,让双方都为之尴尬么?

    不能。

    所以我躬身,点头,说对,的确有些误会。

    赵老对我的态度很满意,说道:“年轻人嘛,性子不定,总会弄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在这件事情上,你们都是有些问题的,都说人生四大铁,你们现如今既然能够坐在一起,成为同窗,就要多多沟通,将误会消除,你说对吧。”

    我说的确如此。

    赵老拍手,三下之后,说道:“进来吧。”

    门“吱呀”一声响,走进来一人,正是尚良,看了我一眼,然后朝着赵老躬身说道:“师父,我来了。”

    赵老瞪了他一眼,说什么师父,都跟你说了,在公共场合,你是集训营的学员,我是天机处外聘的名誉老师,如此而已,知道么?小小年纪不学好,搞什么封建社会的师徒?

    他一上来就定调子,尚良不敢对抗,只有连忙点头,说是,是,赵老师。

    赵老指着我,说道:“刚才我跟小侯同志谈了,你们之间的事情呢,的确是有误会的,现在你跟人家道个歉,争取得到别人的原谅,知道不?”

    在赵老面前,尚良是个乖孩子。

    听到训斥之后,他连忙从善如流,对我恭谨地说道:“侯漠同学,之前我们有些误会,在这里,我给你道歉,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他说得恭恭敬敬,就好像是认识到自己错误的孩子。

    但我一想起早晨在食堂时他瞧见我的那一副嘴脸,就知道,这不过是表面现象而已。

    狗能改得了吃屎么?

    不能。

    所以尚良的道歉是真的么?

    不是。

    但我却不得不做出深明大义的样子,对他说道:“既然是误会,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你我同学一场,这是缘分,以后慢慢处着,来日方长。”

    瞧见我如此表现,那赵老也是老怀大慰,笑着说道:“瞧见你们这些朝气蓬勃的少年子,我就忍不住想起自己当年青春年少时。唉,岁月不饶人啊,老了,老了,精力不济——你们出去吧,既然是同学,那就好好处着,相互关心,相互帮助,为国家,为社会多做贡献,这个才是正理来着。”

    我们闻言,躬身离开。

    出了门,尚良朝着我拱手,说我先走了,回见。

    说罢,他转身离开,而在他回过头去的一瞬间,我双眼超常的动态视觉,能够瞧见他嘴角处微微扬起。

    那小小的幅度,能够让我感觉得到,他心中的得意和骄纵,没有一丝减少。

    我也转过了身去,在心中告诫自己。

    当年韩信,能够受人胯下之辱。

    我为何不能?

    为了烛阴之火,为了能够活下去,无论让我做什么,我都在所不惜,何况是与尚良这样的家伙,表面相处下去呢?

    人生那么长,总有一天,这位赵老都会故去。

    那个时候,谁能是尚良的靠山呢?

    所以,自己的强大,才是正理。

    其它的一切,都不过是。

    浮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佛系玄师的日常〕〔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红楼]宝玉是个假〕〔邪王专宠:傲娇女〕〔娇妻狠大牌:别闹〕〔年少当自强〕〔妖禁〕〔阴间超市〕〔宝贝,我又想你了〕〔奴婢知错:战神王〕〔传奇道士修仙传〕〔极品农民混都市〕〔网游之巅峰职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