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日阳山〕〔双姝〕〔网游之剑履山河〕〔英雄联盟之套路至〕〔穿越之苏家有女初〕〔房产大玩家〕〔透视兵王〕〔高冷帝少,惹不起〕〔快穿影后:金主他〕〔娇妻入怀:腹黑总〕〔镇鼎〕〔武神至尊〕〔军婚燃情:九零小〕〔网游之近战牧师〕〔斗破苍穹之水君〕〔电影的世界〕〔海贼之不祥暗影〕〔我真的长生不老〕〔洪荒之神龟〕〔一吻成瘾:刁蛮萌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第五十章 甩锅达人
    我一阵激灵,直接从长椅上跳了起来,刚想要说话,就给一只手拉住了。

    我猛然扭头去看,发现竟然是马一岙。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边,脸色平静地看着正在交谈的苏城之和林蓝平,然后用身子将我给挡住。

    我从睡梦中醒来,一脸懵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因为在我的想法里,此时此刻,事情已经败露了的苏城之,要么是被人逮了起来,要么就是在跑路的途中。

    不管怎么说,他都不应该会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医院里。

    他追到了小狗的手术室门口来,是为了斩草除根么?

    但是,在官方的面前,他敢?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将手往兜里摸去,想要抽出熔岩棒来,与这家伙相斗,却没有想到旁边的林蓝平满脸恭敬地与苏城之说道:“……大概就是这样,等到病情稍微稳定之后,我们会去请岭南药王张清高老先生过来,他毕竟是这方面的行家,如果能够帮简同志彻底地检查一下的话,我想会避免后续的很多麻烦……”

    苏城之点头,说好,大勇是小儿蒙蒙最好的朋友,我待他,也如己出一般。现如今小儿已经死去,我不希望大勇有任何的闪失。

    两人聊得很正式,我瞧见林蓝平完全没有敌对的态度,而马一岙又在我前面挡着,脑子转了好一会儿,又收回了手。

    不管怎么说,苏城之来到这儿,肯定是有原因的。

    我不能轻举妄动。

    苏城之与林蓝平又聊了几句,这时方才转过身子来,看着我和马一岙,说:“我听说,小儿死之前,是跟你们在一起的,对么?”

    我脑子有点儿懵,没有回话,马一岙说道:“对。”

    苏城之是一个十分有城府的男人,喜怒不形于色,但此刻却露出了悲恸中又带着几分欣赏的表情。

    他略微有些哽咽地说道:“小儿蒙难,对我这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来说,实在是一件天大的打击;不过他临死之前,能够有你们这帮兄弟陪着,对他这种平生以义气为先的性格来说,也算是一种慰籍了。作为一个父亲,我得谢谢你们。”

    马一岙客气地说道:“您过奖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苏城之又转过头来,对林蓝平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万万没有想到,我平日里对墨寒这般地好,待他如同兄弟,他却居然跟黄泉引勾结,还杀了我最喜爱的儿子。此仇不报非君子,如果不杀了他,我苏城之誓不为人!”

    他赌咒发誓,一副悲痛欲绝的慈父模样,看得我都有些傻了。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揉了一下眼睛,三观尽毁。

    这么说,墨大先生,成了最后的背锅侠?

    整件事情,与宝芝林卖鱼灿一脉,完全无关了?

    我瞪大了眼睛,而林蓝平还不得不劝导,说:“你呢,也别太伤心了,而且这件事情呢,一切都得依照法律为准绳,不要私底下去做任何过激的事情,要相信政府,相信我们;当然,如果你有关于凶手的任何消息,也可以第一时间通知到我们这里来,要对我们有信心嘛……”

    苏城之听到,连连点头,说对,对,是我的觉悟不高,不过林队长,无论是对墨寒,还是黄泉引的那一帮畜生,我这辈子,都是视之为死敌的。所以你放心,我一定配合你们,让黄泉引没办法在内地,至少是在咱们南方省落地生根……

    林蓝平与苏城之握手,说多谢苏先生你支持我们的工作,我代表局里面的领导,向你表示感谢。

    两人说着官话,苏城之说道:“我还要去处理我儿的遗体交接,就先走了,一会儿大勇醒过来了,请第一时间告诉我,好么?”

    林蓝平点头,说肯定的,简同志是你的员工,你是单位领导,我肯定会通知到的。

    苏城之说那就好,那就好。

    他说着话,又看向了我们,说道:“虽然小四儿走了,但宝芝林还在,我也还在。以后有时间了,没事儿去家里坐坐,小四儿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找我,能帮的,一定义不容辞,知道么?”

    马一岙满面笑容,说世叔客气了,以后一定叨扰。

    双方客气一番之后,苏城之离开,我瞧见在不远处,等着几人,其中有一个,却是苏四的大哥。他守在不远处,眼神阴鸷地盯着这边,仿佛想要上来啃我们一口那般怨毒。

    然而当我瞧过去的时候,他的脸上,立刻又露出了几分温和的笑容,如同名门贵公子一般,气度俨然,让人如沐春风。

    刚才那一眼,仿佛错觉一样。

    从外貌上来说,这位大公子强上苏四,不知道多少倍,而且玉树临风,如同电视剧里面的男主角一样。

    但在我心里,他的形象却比苏四要矮小太多。

    一行人离开,我方才回过神来,问林蓝平,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的语气不善,有点儿质问的意思,林蓝平不是傻子,感受到了我心底里的怨气,苦笑着说道:“你也看到了,所有的事情,都是临时工干的,跟宝芝林无关。”

    我恼怒地说道:“事情就这样定性了?问我们了么?”

    林蓝平看着我,说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也明白你此刻的情绪,但是,法治社会,讲究的是什么?是证据,你说苏城之跟黄泉引勾结,宝芝林跟黄泉引勾结,那证据呢?

    我说我不是证据么?老马不是证据么?对了,你们还没有给我们做笔录呢,来吧,来,我给你们作证……

    马一岙瞧见我如此激动,伸手过来,把我拉住,然后说道:“侯子,冷静点,这件事情,不是老林能够决定的,也不是你我能决定的。当务之急,不是如何将苏城之绳之以法这种不切实际的事,而是保证小狗的安全,以及让他不会落入苏城之的手里,夺取内丹——这个才是正经事。”

    我本来情绪很激动的,因为我感到了不可思议,以及世间的不公这种事情,是最让人气愤的。

    但随着马一岙的劝导,我的愤怒方才渐渐消散,摆在面前的现实状况,让我不得不认真面对起来。

    如果小狗苏醒了,再将它交给苏城之,交给宝芝林,这岂不是送羊入虎口么?

    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之前的努力,又有什么意义?

    苏四的死,又有什么意义?

    我看向了林蓝平,说小狗醒过来,就得交给苏城之和宝芝林么?

    林蓝平点头,说讲道理是这样的……

    他话儿还没有说完,马一岙走了上去,擂了他胸口一拳,说:“好好讲话,你没有看到侯子都快急得暴走了么?”

    林蓝平也很郁闷,说我能说啥?你们非要把我看成跟苏城之一伙儿的话,我是无话可说的。

    马一岙伸手过来,揽住了我的肩膀,说:“来,老林生气了,给他道个歉,让这老油条,来给咱出个主意。”

    我看了林蓝平一眼,发现他果然是有一些不太开心。

    我不是蠢人,一下子就明白了林蓝平此刻的处境。

    他毕竟刚刚进这个系统没有多久,上面一大堆的领导需要伺候,也没有办法做太多的主,而我们对他的态度有颇多猜疑,这让他就像是风箱里面的老鼠一样,两处受气。

    这事儿搁在我身上,我也肯定是受不了的。

    想到这里,我赶紧跟林蓝平道歉,他也借坡下驴,说道:“小狗的命,是你们两个拼死,再加上苏蒙蒙以命换命,救回来的,现如今我虽然没有办法将苏城之这个大老虎绳之以法,也不可能看着小狗落入火坑——不管你们是怎么看我的,但我至始至终,都把你们看做是过命的兄弟。所以,等小狗醒过来,恢复点儿行动能力之后,我找人帮他做一个笔录,然后你们就赶紧离开这里,别给他们反应时间,不然后面的事情,我也控制不了。”

    马一岙伸手,握住了林蓝平的胳膊,说好兄弟。

    林蓝平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还是苏四的那句话——一时兄弟,一世兄弟。”

    与林蓝平这边做过沟通之后,我们放下了心来,准备轮流去看苏四的遗体。

    这样做,是为了避免宝芝林趁我们不在,对小狗下手。

    不过我过去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苏四。

    他的家人,将我给拦在了外面,其中有一个看上去比苏城之大上十岁的老妇人瞧见我,又听着旁边一女的说了两句,冲上来就打我,边打边哭,说:“都是你们这帮乱七八糟、不三不四的坏朋友,要不是你们带坏了我儿蒙蒙,他现在会这样么?滚,滚,再也不要让我看到你。”

    我给乱拳打得都懵了,连铜皮铁骨的神通都没有施展出来,脸都被划出了几道血印来。

    这是我第二次在太平间被人打了。

    每一次,都是我最珍重的朋友,每一次,都是同样的理由。

    等大妈被人拦住的时候,我转身离开,心底里暗暗发誓,以后,我一定要努力保护好自己身边的人。

    我不想,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我带着极为复杂的心情,回到急救室这边来,瞧见那儿一阵热闹,我走上前去,一问才得知。

    小狗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田园蜜宠:神医撩〕〔娇妻狠大牌:别闹〕〔君少心头宝,夫人〕〔末世胶囊系统〕〔真理大帝〕〔斗鱼之死亡主播〕〔将军的毛真好摸[星〕〔逆剑武神〕〔我的绝色总裁老婆〕〔一夜惊喜:萌宝寻〕〔穿成白莲花女配了〕〔柯南之罪恶值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