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世红尘〕〔黑暗王者〕〔赤龙武神〕〔巅峰强少〕〔钻石婚宠:独占神〕〔修仙培训班日常〕〔末世钻石VIP〕〔最强投资商〕〔木叶之怪人千面〕〔首席掠爱:夫人,〕〔无敌神龙养成系统〕〔倾界〕〔公诉先锋〕〔快穿系统:女王大〕〔万妖帝主〕〔戮剑星魂〕〔天下第九〕〔七宝奇谈〕〔三寸人间〕〔少校狂惹小妖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第二十九章 红袄少女
    被咬的一瞬间,我有种骂人的冲动——不是说这蝙蝠不咬人么,怎么话刚说完,它们就张嘴了呢?

    疼……

    我恼怒不已,剧烈的疼痛让我的大脑在短时间内一片空白,本能地挥舞着手中短刃,另外一只手去拍打咬在我身上的蝙蝠,当时一片兵荒马乱,那些蝙蝠拍打着肉翅的声音,在我耳边不断回荡,无数拳头大的黑影在我头上环绕着,“啪、啪、啪”,就仿佛人间地狱一般。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听到一声“噗嗤”的撕裂之声,随后耳边的那些扑腾声,居然迅速地上扬而去。

    我背靠着山壁,抬头望去,发现猛然扑下来的蝙蝠群开始往上空飞起,而一股酸臭的气味涌入到了我的鼻翼之中来。

    这味道像极了脚臭,我吸了一口,感觉半边身子都有一些发麻,脸也有些僵。

    而正在这时,却有一只手从旁边陡然伸来。

    我当时有些慌乱,遇到东西靠近,就下意识地挥刀去挡,然而对方却仿佛早有预料,一搭手,将我的右手就被擒住,随后我的嘴巴给一颗小指头大的丹丸顶住,使劲儿往我嘴里按来。

    这时有手电的光照了过来,我才发现靠近我的这人,居然就是那个一直沉默着的白发老先生。

    紧接着尉迟的声音传来:“张嘴,这是夏侯老师的解药,你要是不吃,过几分钟,就得死在这里了。”

    听到这话,我方才瞧见我们这一块区域,居然有一大股紫色的雾霭笼罩着,而在这么一大团气雾的包裹下,那一大群蝙蝠虽然不断围绕着,却一直都不敢再靠近。

    当然,也有靠近的,但一接触这紫色雾霭,就如同下锅的饺子一般,簌簌往下落。

    跌落之后,爪子朝上,伸了一下,便一动也不动了。

    我这才知道,这些蝙蝠之所以不敢靠近,却是那白发老先生施展了手段,而这紫色雾霭,也就是我刚才闻到有些酸臭的气息,内中有着剧毒。

    弄明白这个,我赶忙张嘴,一口吃下那丹丸。

    这丹丸不知道什么材质,入口即化,我还没有砸么出什么味道,就变成一股清凉的液体流入胃中,随后朝着四肢全身扩散开去,让我原本僵硬的身体恢复了活力,就连之前被那蝙蝠咬过的伤口,也从火辣辣的疼痛中解脱出来。

    凉飕飕,贼舒服。

    白发夏侯的手指冰冷,待我吃下,这才收回手,然后一声不吭地与我擦肩而过,走向了前方。

    两颗丹丸,从他的手中飞出,秦梨落和尉迟接住,毫不犹豫地放进了口中。

    瞧见这个,我是彻底放了心。

    在这紫色雾霭的笼罩下,我们彼此掩护着往前,我的身上有四五处伤口,尽管有那丹丸的清凉感觉,但还是有些疼,秦梨落走上前来,帮忙检查一番,然后说道:“没事,虽然这猪嘴吸血蝠的牙齿有些毒素,但有了夏侯老师的镇毒丸,应该不会感染内里的。”

    虽然危机化解,但我心头仍旧有些火气,问道:“不是说不会咬人的么?”

    尉迟理亏不说话,而秦梨落则解释道:“普通的蝙蝠,只要你不招惹它,基本上是不会主动攻击的,但是这种猪嘴吸血蝠就不同——它们对于领地的概念很强,任何闯入它们认知空间的,都会疯狂进攻,不死不休,所以才会这样子。”

    这时尉迟接话,说这种蝙蝠,一般都是在西南苗疆和东南亚一带,按理说是不会出现在江州这儿的;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有人故意将它们放养此处,作为秘境屏障。

    他边说话,边将手中的强光手电往前晃去,突然间停了下来,激动地喊道:“找到了。”

    我顺着光亮望去,瞧见前面的转角处,出现了一个大水洼子。

    水洼子旁边,有一个滴滴答答、流着水幕的洞口,洞口顶端处,有五个大大的文字,强光手电的光线照耀过去,透过水帘,我隐约能够瞧见一些,只不过那并不是我认识的文字,甚至都不是我印象中的各朝文字,反而有点儿像是符文,或者甲骨文一样的玩意儿。

    而洞口里面,有巨石封着,好像走不进去一般。

    秦梨落也有些激动,吩咐我们道:“走,赶紧走。”

    我们快步走到了水洼子边缘,这水洼子差不多有五六米的半径,很不规则,不知深度,想要抵达那洞口,需要绕过水洼子,走过一片湿漉漉、只有半米宽的潭边岩石。这儿长期被水浸泡,又湿又滑,一不小心,很容易跌进水洼子之中去。

    我此刻已经猜想得到,这儿很有可能就是霸下秘境的水中入口,立刻在想一件事情,那就是我的同伴们呢?

    他们是否也来到了这儿,又或者如秦梨落他们刚才一样,还在地底下的岩洞之中摸索呢?

    我不知道,脑中一团浆糊,走过那条小道的时候,脚下一滑,差点儿跌进水洼子之中去,好在一直盯着我的夏侯老头伸过手来,一把抓住了我,才没有让我又变成落汤鸡。

    而这个时候,秦梨落也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指着不知深浅的水洼子说道:“小心点,下面的鱼,很凶。”

    我低头一看,方才发现这平静的水洼子下,暗流汹涌,我脚下有碎石滑落,立刻有一条黑背鱼儿浮出水面来,这玩意有成人巴掌那么大,硕大的脑袋占据了身子的大半,张开嘴,我都能够感觉到森森的利齿尖牙。

    食人鱼?

    我吓得赶紧伸手,抓住了旁边湿滑的山壁,瞧见黄毛尉迟和秦梨落都手脚轻灵地越过了滴落的水帘,走到了洞子的敞口处去,不敢拖延,也跟着往前走。

    小心翼翼地过了雨幕,我才发现这敞口处,居然摆放着一块石床一般的大石头。

    那石床有半米多高,而在它的四个角落,都点着红色的蜡烛。

    蜡烛点燃,应该是烧了一段时间,流了许多的烛泪。

    这并不是重点,让人惊骇的,是石床之上,居然躺着一个红袄少女,呈现出一个“大”字,在那儿摆着。

    烛火跳跃之下,尉迟和秦梨落的表情都严肃,我走上前来,发现女子已经死了,气息全无,她的手掌脚心,都给大铁钉子给钉在了石床之上,脸上的七窍,都给用污泥给封住,而额头之上,也有一根钉子将其钉住。

    有鲜血从伤口中流出,布满了石床,甚至都流到了地上去。

    我再走近一些,瞧见石床周围,被人用鲜血为媒介,划了许多乱七八糟的符文,布满了石床周围的三米之内,诡异的气氛配合这些古怪的血色符文,让人心情无比沉重。

    尽管我以为自己这些天来见过了不少惊悚之事,遇到任何事情都会波澜不惊,但此刻瞧见这被钉在石床之上的红袄少女,我还是吓得心惊肉跳。

    我忍不住问道:“这个是……”

    秦梨落脸色铁青,指着前方说道:“血祭,有人通过祝巫邪术,用这少女的生命来作为祭祀,从而打开了霸下秘境的大门。”

    我顺着她莹白手指望去,瞧见前方堵住洞口的巨石,裂出了一条缝儿来。

    这条缝儿,刚好够人侧身进入其中。

    稍微胖一些的,估计都很难。

    譬如肥花。

    我打量着躺在石床上面的那个红袄少女,不由得想起了先前在山丘香樟树上瞧见的事情来,一下子就想起来,她极有可能就是村子里那个被人掳走的少女。

    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杀害她的人,正好就是杀害胡车父母的那三个人。

    也就是说,那三人,其实也是冲着霸下秘境过来的。

    不但如此,他们还对于秘境的了解显然很清楚,这一次过来,不但杀掉了知晓霸下秘境另外一条通道的胡车父母,还知晓进入秘境的办法,甚至提前掳走了人,过来作血祭。

    预谋已久。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很有可能就是胡车口中两三年前来过霸下秘境的人。

    想到这里,我故意问道:“知道是什么人么?”

    秦梨落摇头,说不知道,不过大家都小心一点,特别是你,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很难对付。

    我这么试探,是想要知晓秦梨落等人是否跟那三人有关系,而她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有了判断。

    秦梨落郑重其事地提醒了我们所有人,然后开始往前走去,我有些犹豫,指着石台上面的红袄少女尸体,说我们不帮忙处理一下?

    尉迟回过头来,一脸讽刺,说别在这儿装几把圣母了,在这个鬼地方,你首先得先保证自己能活下来,再扯别的,好么?你在这儿张罗着给她收尸,有没有想过,一会儿你挂了,会不会有人来给你收尸呢?

    说罢,他跟着秦梨落往前走,而白发老头则没动,平静地站在旁边。

    从一开始,他就走在最后面。

    我想,他一是为了殿后,二来则是为了监视我。

    尽管秦梨落表现得十分洒脱,但对于一个陌生人,他们多多少少,还是会有防范的。

    我有自知之明,在等着秦梨落和尉迟相继走进那门缝之中去后,没有再停留,而是跟着一起进去。

    那门缝狭窄,巨石很长,我摸着走,足足走了半分钟,方才进到里面,还没有来得及打量洞中情形,就听到尉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卧槽,这到底是搞什么啊?”

    我往前走了两步,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传入口鼻之中,借着尉迟手中的手电一看,却见头顶上,吊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

    零零落落,差不多有三五十具。

    微风一吹,摇摇晃晃,那架势,就好像是到了森罗地狱里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佛系玄师的日常〕〔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邪王专宠:傲娇女〕〔酋长压力大〕〔[红楼]宝玉是个假〕〔娇妻狠大牌:别闹〕〔年少当自强〕〔妖禁〕〔阴间超市〕〔沧海幻星〕〔逆剑武神〕〔宝贝,我又想你了〕〔奴婢知错:战神王〕〔网游之巅峰职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