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使者〕〔盛世双姝〕〔这穿越要命了〕〔医品太子妃〕〔军少的神医辣妻〕〔无限求生〕〔我在泰国开店卖佛〕〔我的极品美女老板〕〔龙神至尊〕〔兵者〕〔末路英豪传〕〔官道巅峰〕〔武逆焚天〕〔修行大祸害〕〔异端教条〕〔王者荣耀之国服无〕〔万欲妙体〕〔有一种梦想叫足球〕〔画满田园〕〔甜宠专属:小太太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第十五章 毫无底线的夜行者们
    老金死了?

    听到这话儿的时候,我脑子轰地一下就炸了,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一直到旁边的丁老板推了我胳膊一把,说嘿,兄弟,你醒醒。

    我方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了他,说怎么死的?

    我当时脑子混乱,不知道自己的状况有多吓人,但这丁老板却吓了一跳,往后退开,语气结巴地说道:“你、你……”

    我这才回过神来,朝着他办公桌旁边的书柜玻璃望去,瞧见一个满脸通红、双眼尽是血丝,仿佛整个人都冒火一样的我,凶相毕露,这才强行收敛起心头的怒火,问他道:“到底怎么回事?”

    丁老板大概是被我吓到了,赶忙说道:“我知道得也不多,只听了个大概,说有人闯入老金的公司,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是产生了冲突,然后老金和你们公司的刘庆泰就都死了——具体情况,你还是自己打听一下吧。”

    什么,泰哥也死了?

    我听了,看向了他办公桌上的座机,然后说道:“能借您电话用一下么?”

    丁老板赶忙点头,说可以,当然可以,没问题。

    他说话的语气都有些不对劲了,我瞧他这态度,就知道即便我各方面的条件都挺不错,他也不会把我留下来了,于是也没有太多的顾忌,拿起电话来,拨通了小刘的手机,结果半天都没有接,我又拨通了两个同事的手机,都没有接通。

    放下话筒之后,我对丁老板说道:“电话打不通,老金出事,我得赶紧回去,我们以后联系吧。”

    丁老板赶忙点头,说好,我让人送你。

    如同被送瘟神一般地请出了厂子,我赶忙买票赶回鹏城,一番折腾,到了下午的时候,我家都没回,直接赶到了祥辉,还没有进公司,就在外面瞧见在路边吸烟的销售课前同事小戴,赶忙跑过去,喊道:“小戴,小戴。”

    小戴瞧见我,赶忙将烟扔掉,迎了上来:“侯课长?”

    我挥手,说猴年马月的事情了,叫我侯漠——我听到消息了,到底怎么回事?老金怎么突然就没了呢?

    小戴一脸错愕,说你不知道?

    我说我也是刚刚听到的消息,打小刘他们电话都打不通。

    小戴苦笑,说小刘他们被带到警局去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了。

    我说到底怎么回事,你赶紧跟我说。

    小戴左右看了一下,把我拉到角落,然后低声说道:“侯哥,你先跟我说,你最近在外面,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我瞧见小戴奇奇怪怪的,还问起了我,十分疑惑,下意识地否定,说没有啊。

    小戴说侯哥,说实话,这件事情说起来,跟你有关——杀害老金和泰哥的那帮人,其实是过来找你的,只不过因为泰哥跟他们起了冲突,有人就直接翻脸动手了,这几个人凶得很,个个都跟电影里面的职业杀手一样,我跟你讲,你自己小心点,他们是冲着你来的,出手又这么狠,指不定在哪儿堵着你呢。

    啊?

    小戴的讲述让我手足发凉,因为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还跟我有关系。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问道:“杀人凶手,你有见过?”

    小戴摇头,说没有,我昨天在福田办事,是今天早上听马丽说的——听说是有四个人,有一个在外面没进来,另外三个,一个半老头子,一个刀疤脸,还有一个矮胖秃顶的男人,动手的是那个矮胖子,就他一个,就把老金和泰哥给砍了,你不知道,办公室满地都是血啊,恐怖得很……

    说到这里,他想起来一件事情,对我说道:“对了,警察问起你了,还找了你的联系方式和住址,我以为你知道这件事情呢。”

    我摇头苦笑,说没有。

    的确没有,我从祥辉离职之后,手机上交,而所谓住址,估计是之前我在城中村租住的出租屋,至于我现在的住处,除了老金之外,公司没人知晓,警察当然找不到我了。

    当然,这些都是小事,最让我为之震撼的,是小戴描述之中的那几个人,我一听,几乎都能够确认得到,他们就是在梅州绑架梁世宽梁老师的那一伙人。

    那一伙人,也是夜行者。

    不过夜行者和夜行者终究还是有差别的,如同秦梨落这帮人,虽然看上去很凶,但从实际上的手段来说,还是很温和的,甚至可以说是良善,有底线、有原则,而我在梅州碰到的这一伙人,却完全不同,他们野蛮、凶猛、强横,丝毫不讲道理,动辄出手杀人,谋人性命。

    这样家伙的危害,远远不是正常人所能够比拟的。

    在那一瞬间,我的耳朵很热。

    很热,很热,因为我想起了上一次与马一岙分别的时候,他对我提出的警告之语。

    他让我注意这帮人,如果他们知道被埋在土里的我居然还是没有死,他们一定会找过来对付我的。

    当时我并不觉得什么,而此刻回想起来,遍体生寒。

    更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是不知道泰哥和老金怎么就惹到了那帮人,甚至不惜得暴露身份,对他们直接痛下杀手。

    小戴与我相处甚久,然而瞧见我一脸扭曲的面容,也有些吓到,开口说道:“侯、侯哥,你没事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心中的怒火稍微平息一些,问道:“老金的遗体在哪儿?”

    “在警局吧,”小戴有些不太确定地说道:“应该是的,他们要出一个尸检报告什么的,再说了,虽然已经通知了泰哥的家里人,但路上毕竟要有一些时间,家属认领什么的,估计也没有那么快……”

    警局?

    我在心中默默念着,想着这件事情牵涉到我,如果我避而不见的话,总有一天警察会找到我的,还不如我去警局报到,将事情的来个清楚,也免得到时候出现什么引发误会的事情。

    我问清楚了小戴具体的分局之后,离开了祥辉。

    没走多远,小戴叫住了我,关切地说道:“侯哥,那帮凶手找的人可是你,说不定在哪儿等着你呢,你自己要多小心一些……”

    听到他这话儿,我心中一暖,朝着他微微一笑,说知道。

    小戴是新招的大学生,来了三个月,与我虽然并不在一个组,但这个时候了还能够关心我,说明我平日里的人缘,还算是不错的。

    想一想,还挺安慰的。

    我离开祥辉之后,赶到了分局,跟门口接警的人员说起了这件事情,那个戴着黑框大眼镜的女警察看了我一眼,说你就是侯漠?

    我点头,说对,我今天去了中山,回来的时候听说了老金的事情,了解一些情况,所以过来这儿跟您们汇报一下。

    女警很是高兴,拉着我往二楼走,在楼梯上瞧见一个脸上有几颗青春痘、体格健壮的年轻警察,赶忙喊道:“杨辉,杨辉,这就是你们专案组要找的侯漠,对,就是祥辉那个案子的侯漠,人家听说了情况,自己过来了。”

    “侯漠?”

    名字叫作杨辉的警察一脸戒备地望着我一眼,手下意识地往腰间摸去,不过很快就停住了,一脸狐疑地望着我,说你是祥辉公司的前员工侯漠?

    我点头,说对,杨警官,我今天去中山找工作了,从朋友那里得到了消息,就赶紧赶回来了。

    杨辉瞧见我一脸真诚,毫无惧色,点头,说好,你跟我来。

    他带着我来到了三楼的一间办公室,让我在里面等一下,随后出去了,没两分钟,他带着一个满脸沧桑的精干男子走了进来,对他说道:“徐队,这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侯漠。”

    我赶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想要跟那徐队握手,然而对方却没有理我,绷着脸走到了我对面去,坐下之后,看着我,说听说你有情况要汇报?

    我点头,说是。

    徐队挥挥手,说你先坐。

    我坐下,然后说道:“我刚才赶到祥辉,问了一下同事,得知昨天的那三个凶手,他们我之前遇见过。”

    哦?

    徐队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说你认识他们?知道他们是哪里人,什么来历,叫什么名字么?

    我摇头,说不,我只是跟他们打过照面,没有太深接触——在大概半个多月之前,他们在梅州蕉岭曾经绑架过一位叫做梁世宽的小学老师,当时我也在场,并且还被一起绑走,后来他们将我活埋了,好在当天夜里下大暴雨,我没有死,得以逃脱……

    我将我当时在梅州的遭遇跟徐队一一叙来,听完我的说辞之后,徐队的脸变得严肃起来,说侯漠,你没有说假话吧?

    我说这件事情的经办人是梅州公安机关的韩金韩队长,你可以联系一下他,确定这件事情。

    听到我这般说,徐队变得慎重起来,考虑了一会儿之后,朝着旁边的杨辉警官使了一个眼色,杨辉起身,离开了办公室,而徐队等门关了之后,又继续问起一些细节方面的事情,过了没多一会儿,门被推开,杨辉警官一脸激动地说道:“徐队,联系上梅州那边了,他没说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佛系玄师的日常〕〔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红楼]宝玉是个假〕〔邪王专宠:傲娇女〕〔娇妻狠大牌:别闹〕〔年少当自强〕〔妖禁〕〔阴间超市〕〔宝贝,我又想你了〕〔奴婢知错:战神王〕〔传奇道士修仙传〕〔极品农民混都市〕〔网游之巅峰职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