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第六十三章 信与不信
    对于一个曾经将自己儿子给击杀的仇人,神户大川体现出了上位者特有的城府和风范来,他的提议,对于我而言,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当然,前提是他“言而有信”的话。

    不然,这事儿跟刚才我挟持神户浩二时让长泽雅杏将人拦住一样,都不过是一个空头钞票而已。

    但此时此刻的我,别无选择。

    我看着他,问道:“谁?”

    不管对方是否言而有信,我都不得不接受他的提议,而与我一对一决斗之人,就变得十分重要起来,因为如果他将牛魔王给找来的话,我根本就不用去比试,直接举手投降就是了。

    我并不是那种迷之自信的人,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奇迹这事儿,都是假的。

    听到我的问话,神户大川却笑了,他说道:“据我所知,你虽然最近名声赫赫,但因为让你血脉觉醒的关键药引叵木被人给卡住了,所以至今都还停留在小妖境界,无法挣脱,对吧?既如此,我倘若是派一位妖王出来,与你拼斗,你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必定不服,觉得不公平所以,我也派一个还未有抵达妖王境界的人过来,与你决斗。妖王之下,想必你的信心,会更加充足一些,对吧?”

    这人平静地说着,那态度,好像是大学教授,又或者颇有涵养的知识分子,让人心生好感。

    然而我知道此人的身份,作为噬心魔的副手,这个家伙不知道干了多少丧心病狂的事情,他的肚子里,指不定藏着多少坏水呢。

    所以我不为所动,问道:“到底是谁?”

    神户大川将手往后面移去,开口说道:“那人便是我的女婿。”

    我顺着他的手望去,瞧见了港岛霍家新的掌权者,霍京霍二郎。

    这个曾经与我有过不错交情的男人,在这个时候,居然出现在了中缅边境的小山村中,并且与黄泉引待在了一块儿。

    为什么?

    我满眼疑惑地朝着霍京望去,而身穿白色西装,头发梳得油光水亮的他,则拄着绅士手杖,从远处缓步走了过来,与我很是礼貌地打招呼道:“嗨,侯漠,许久未见了啊”

    他的表情十分自然,仿佛我们的相遇,是在街角的某个咖啡店,又或者车水马龙的大街上,而不是这样一个地方。

    我看着霍京,直勾勾地盯着他,然后问道:“所以,你是投靠了噬心魔,对吧?”

    霍京笑了笑,说没有啊。

    我说那这是什么意思,你没事儿不在港岛好好待着,经营你的产业,跑这个穷乡僻壤里过来,是干嘛来的?

    霍京叹了一口气,说道:“侯漠,你可能是受到了学历和经历的限制,见识未免也有些太过于浅薄了,这世界很复杂的,一时半会儿跟你说不清楚,但有一点,我得给你讲一讲,那就是天下大势,浩浩荡荡,奔流到海,是没有办法阻止的,要想不被那奔涌的激流给冲刷淘汰,你就得做一些顺应潮流的事情这么说,你可懂得?”

    我冷哼,说道:“这就是你选择屈服的理由?我头一次听到有人将‘卑躬屈膝’说得如此清新脱俗”

    霍京耸了耸肩膀,无所谓地说道:“随你怎么想吧。”

    他没有再多说什么,而神户大川则微笑着对我说道:“看起来,你跟我的女婿还是挺熟悉的嘛,既如此,我就不用给你们做太多介绍了,时间紧迫,不如现在就开始吧?”

    我指着霍京,说道:“你的意思,是我如果战胜了他,就可以自行离开?”

    神户大川点头,说对,我的话,在这里就是金科玉律。

    他表明了自己在此处的统治地位,眉眼之中,精光乍现,显示出了作为噬心魔副手的强大自信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好,开始吧。”

    霍京。

    我眯眼打量向了自己的对手,这个男人虽然与我的关系一向不错,但他到底有多强,我却并没有太多的印象,一来是他为人儒雅,与人为善,与我们从来都没有过争端,二来则是他的身上天然覆盖着一层神秘感,特别是上一次失踪返、自称去过地狱之后,就更是如此。

    没想到,我们今天,终于要交手了。

    这,仿佛也是一场宿命的对决。

    我如临大敌,而霍京却显得轻松一些,他上前一步,随后将手中的那手杖提起来,按动了一个机关,外面的柚木脱下,露出了一把黄金长剑。

    他对我说道:“霍家先祖曾在南洋淘金,请了多名黑巫僧和南洋法师,以及当时的名匠,制造出了这么一把刺剑来,这玩意是霍家的权力象征,我父亲去世之后,我来接掌霍家,便获得了此物,不过却一直没机会用,没想到它的第一个对手,却是我昔日的好友,可惜,可叹啊”

    我对霍京极度失望,他此刻的翩翩风度,在我眼中,也变得格外矫情起来。

    我没有与他言语太多,而是直接开口说道:“来吧。”

    我单手执起了手中的金箍棒,倏然向前,一个陡然跃身,朝着不远处的霍京陡然进攻。

    九路翻云,先锋手。

    金箍棒原本平平无奇,然而在施展出来的一瞬间,立刻绽放了巨大的威能来,表面上有红芒流转,黄光覆盖,翻滚的力量在棒子上凝聚在,并且在我的驱使下,发出了恐怖的风压来。

    这一棒,让你灰飞烟灭吧。

    我怒意勃发,想要用一棒之力,将霍京给制住,至少要将他的气势给压住。

    然而面对着我气势十足的一棒,他却显得十分轻松,右手一抖,却是将手中的金剑朝前一刺,猛然一旋,挡在了我的棒锋之上。

    我瞧见他居然如此怠慢,单手来挡,当下也是憋住了一口气,怒声一吼,力量急速攀升起来。

    咚!

    一道巨大的音,从兵器碰撞之处陡然传出,朝着四面八方传递而去,力量化作了波纹,传递四周,顿时就有一股恐怖的风压浮现,以我们两人为中心,朝着四周传递过去。

    这一下的动静很大,但让我为之惊讶的,是面对着我的下马威,霍京单手一剑,却显得并不落下风。

    他的手很稳,身子也很稳。

    稳得可怕。

    我感觉自己仿佛一棒子敲在了厚实的城墙之上一样,不但没有能够攻破对方的防线,反而有巨大的反震之力,朝着我的手臂处传递而来。

    这力量有来自于霍京的,也有来自于那金剑本身的。

    这把被誉为“霍家传家宝”的金剑,的确是有点儿东西的,而作为它的使用者,霍京也是有着足够的统御力。

    我瞧见了神户大川在笑。

    很显然,他对于霍京的实力,是有着充分的了解,以及足够的信心。

    不过,就这样,便想让我认输吗?

    “啊”

    我怒声嘶吼着,力量开始逐渐攀升起来,人若疯狗一般,朝着前方那个白衣西装男子发动了最为激烈的攻击,而在与他交手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沉浸在了某一种境界之中去,身体如同一台精密的仪器,所有的攻击和防守都变成了动作本能,让我接下来的攻击有如水银泻地,连绵不绝。

    随着战斗的持续,两人的攻守之势不断变换,战斗变得无比激烈。

    我的求生欲在这个时候变得无比强烈,使得手段也越发激烈起来。

    然而面对着我如潮的攻势,霍京却显得轻松自在,游刃有余。

    他在我漫天的棒影之中游动着,如翩翩起舞的蜜蜂与蝴蝶,让我完全捕捉不到半点儿衣角,与此同时,他手中的金剑却又如跗骨之蛆,总能够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对我发动致命一击。

    这样的僵持让我有些焦急,终于不再忍耐,准备发动起了自己的压箱底绝活来。

    那就是毛脸和尚

    然而就在我憋足了劲儿,准备与霍京作终极厮杀的时候,突然间,我的耳边传来了一道细不可闻的声音:“侯漠,侯漠,你听我说,你信我么?信我的话,就按照我的话去做”

    铛!

    我猛然一棒,朝前劈去,却被霍京给挡住,巨力狂涌而来,我向后疾退了几步,瞧见浑身开始冒着森森黑气的霍京,按耐住了暴躁的情绪。

    这是霍京在尝试与我沟通?

    我有些诧异,而耳边那声音却对我说道:“别停下。”

    霍京朝着我猛然扑来,手中金剑化作漫天剑影,我打起精神,与他血拼,而那声音继续说道:“不要露出破绽,你听我说便是了神户大川连自己的继承人都斩杀了,怎么可能会放你走?他让我与你拼斗,不过是考验我而已。你若信我,便不要暴露自己真正的实力,假装败了。我向你保证,我将尽我一切的努力,让你能够活着离开这里”

    混战之中,我瞧见了霍京那张扑克牌一般冰冷的脸,心中一阵恍惚。

    这个人,我到底应该信,还是

    不信?

    ********

    小佛说:晚上有加更,不过可能会晚一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越过黄沙去爱你〕〔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小小医师升官路〕〔女帝有旨:这个面〕〔官场先锋〕〔总裁爹地,快点追〕〔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全能大亨〕〔第一宠婚:帝少大〕〔穿成白莲花女配了〕〔[红楼]宝玉是个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