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族与异世界入侵〕〔时代巨子〕〔重生校园商女:最〕〔重回五零当军嫂〕〔老公回家暖被窝〕〔秦越简然〕〔邂逅男神〕〔重生商业大鳄〕〔无极帝尊〕〔鹰扬美利坚〕〔我的女友是傲女〕〔冠盖如顾〕〔命运之眼〕〔史上最强手机地图〕〔咸鱼的自救攻略〕〔老公请克制〕〔玩家信条之锦时少〕〔极品道士闯三国〕〔诗与刀〕〔大明影侯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第五十五章 头皮发麻
    讲句实话,如果天机处或者此次行动方案的制定者就在这儿,然后听到了我们的计划,很有可能会吓得直颤抖,直呼胆大包天。

    因为我们的想法,就是李代桃僵,取代一部分人,然后跟着大部队混进那村子里去,一探究竟。

    毕竟眼前这个很明显的漏洞存在,对我们而言,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如果不利用的话,实在是太可惜了。

    但是,这里面一旦出现任何的差错,就有可能出现巨大的问题,甚至我们很有可能就要全军覆灭。

    我们在这儿,就好像是走钢丝绳一样,如履薄冰,不敢有任何的差错。

    一步走错,万丈深渊。

    但,那又如何?

    我们都是年轻人,平均年龄二十啷当岁,最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时候,可没有老东西那般瞻前顾后,踌躇不前的德性。

    既然决定了,那就干。

    正所谓“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这有啥可说的呢?

    决定之后,我们立刻就行动起来。

    在我们这里面,小虎的执行力是最强的,简单的沟通之后,他直接切换成了蜘蛛形态。

    这种形态,并不是背后生出八根节肢的模样,而直接就是一只大蜘蛛,随后他通过一根肉眼难见的蛛丝,直接将自己给掉到了树冠上方去。

    接下来,小虎开始了精妙绝伦的操作和表演。

    只见他人在树林上方穿行着,快速接近了那一片满是死尸和血肉的修罗场,紧接着,他趁着那帮修行者不愿意接近这满是恶臭现场的机会,一点一点地接近,随即找到了落单的人员,那巨大的节肢陡然落下,直接将人的心脏刺穿,随后将其高高吊起来,不让对方发出一点儿声音。

    这样诡异的动作,小虎连着做了好几回,凭借着极为高的敏感度,使得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

    我们藏在林中角落,小虎不但将人连着衣服一起送了过来,而且还顺手,用那节肢的尖端锋利处,将那人的脸皮给取了下来。

    这玩意是从脖子处环切的,处理得极好,并没有太多的血肉和组织液,直接套上去,甚至都能当一次性的**使用。

    瞧见小虎这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操作,我们都有些震惊。

    这哥们,跟之前那个包着头帕、沉稳安静的苗疆少年截然不同,这样的手法看上去甚至都有点儿吓人,再配合上小虎此刻的形象,更是让人有些膈应。

    不过我们这帮人都是风里来雨里去、刀口舔血的狠角色,就算是最柔弱的女性李安安,都是年少成名的厉害人物,自然也不会有太多的弱者心态,所以对于小虎奉上的**,几乎都没有太多排斥,而是直接戴在了头上去。

    这玩意因为并不是专业的,所以跟先前我戴过的那些,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差距。

    不过这些再配上那帮人用来防止恶臭的面纱和口罩,似乎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马上就要过去汇合了,李洪军低声吩咐我们:“一会儿有什么需要交流的,你们别说话,让我来开口,我学过缅语,应付一般的情况没问题。”

    龙三刀虽然一开始豪情万丈,但这会儿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儿紧张。

    他不停地擦手,有点惊讶地问道:“你居然还会缅语?”

    李洪军点头说道:“咱们周边这几个国家的语言,我都会说一些。”

    龙三刀说道:“厉害了我的哥。”

    李洪军不确定他这话儿是不是嘲讽,忍不住苦笑着说道:“不是跟你们炫耀,我并不是什么很有语言天赋的人,小时候为了学习这些,可挨了不少地打……”

    我先前的时候,因为叶傅国的关系,对于“二代”这种存在,一直都是存在着抵抗心理的。

    然而这种厌烦感,却没有办法落到李洪军身上去。

    这世界上,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任何事情,都不能一概而论。

    事实上,像李洪军这样的人,从小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因为肩上承载了太多的希望和责任,让我实在是讨厌不起来。

    等到小虎将最后一个人给弄过来之后,我们换好了行装,聚在一起,再一次简单沟通之后,开始朝着原来的地方摸了过去。

    至于那些被小虎抓来的人,已经被我们埋在了地下去。

    这帮家伙都是助纣为虐的毒枭部属,平日里不知道干了多少恶事,所以我们处理起来,倒也没有多少心理压力。

    我们回到了打扫战场的现场,装摸作样地工作着,将地上的尸块用那蛇皮口袋装着,集中在了一处,至于能够辨认面目的残骸,就拉到了那些负责监督的修行者(含夜行者)面前,让他们辨认——如果有牌面的,将会用白色裹尸布包上,带回去处理,而身份是小喽啰的,则直接用蛇皮口袋一装,跟那些辨认不了身份的肉块一起处理。

    大战过去许久,这些血肉都已经冰凉,开始散发着腐烂的恶臭来,身处其间,仿佛一个巨大的屠宰场,浓郁的尸臭洋溢在林间,让五感发达的我十分难受。

    我的胃部时不时地一阵抽搐,就有酸水要吐出来。

    不过好在这地方并不只是我一个人有这样的反应,事实上,所有留在这儿处理残骸的人,都会时不时地呕吐,使得我也不会太过于突兀。

    这环境太恶劣了,难怪那帮修行者不愿意过来做这种苦差事。

    我们在这儿又干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差不多将现场打扫了一个大概,天也黑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听到有一阵激烈的竹哨声响起,紧接着负责维持秩序和监督的那几个修行者开始汇聚在一起,似乎在交流着什么。

    我感觉气氛有点儿不太对劲,下意识地朝着李洪军的方向靠近了过去,然后低声问道:“怎么了?”

    龙三刀这个时候也靠了过来,压低嗓子说道:“我们被发现了么?”

    李洪军显得十分淡定,说道:“没有,别瞎想。”

    就在我们有些慌张的时候,有一个人从远处走了过来,一边朝着我们挥手,一边大声嚷嚷着什么,我们因为听不懂缅语,所以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有在原地待着,然后看向了不远处的李洪军。

    李洪军不动声色地朝着我们打了手势,让我们稍安勿躁,不要轻举妄动。

    又过了两分钟,从远处来了一群人,这帮人死气沉沉的,仿佛不是活物一般,而就在这个时候,李洪军突然朝着我们靠拢。

    他开口说道:“走,去那边背上一具裹尸袋,然后跟着前面的人走,别回头。”

    听到这话儿,我们不再犹豫,跟着人群往前挪。

    现场剩下的残躯不多,而值得用裹尸布带回去的更少,我们来到了堆积着裹尸袋的地方,一人领了一个,将那死人扛在背上去,然后低着头,往前方移动。

    那群死气沉沉的家伙从我们身边路过,我不敢抬头,背着尸体往前走,却有一种从头到脚的冰凉感觉。

    这是被人审视的感觉,而且绝对不是平等对待,而是被看做食物一般。

    我埋头走着,走上一道浅坡的时候,忍不住地回头望了一眼,瞧见那群看上去死气沉沉的人们,来到了我们刚才堆积石块的场间,然后将蛇皮口袋打开,将里面的肉块给拿了出来。

    紧接着,让我为之震撼的场面出现了,这些家伙,居然抓着那些血肉,狼吞虎咽、大快朵颐起来。

    我瞪着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

    这帮人,居然在吃死人肉?

    而且他们原本死气沉沉,完全没有任何的生气,在这一会儿,却如同野兽抢食一样,变得气势汹汹,有两人甚至为了一块血肉而大打出手,发出了野兽一样的嘶吼来。

    野狗抢食?

    这个时候,我终于瞧出了那帮人的身份。

    变异夜行者。

    就是我们今天早上遇到的那帮人,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同一批。

    就在我看得浑身发麻的时候,屁股挨了一脚,紧接着我听到有人在我身边大声吼着,骂骂咧咧的。

    尽管听不懂对方的话语,但我知道,他可能是在警告我不要回头,继续往下走去。

    我遵循了他的话,往前继续走。

    然而在那一刻,我的手足是冰凉的,浑身都有些发抖。

    我并不是畏惧,也不是害怕,而是在想一件事情——这帮人倘若随着噬心魔,杀进了国内去,那么我们的父老乡亲,是不是也要被这些禽兽一样的家伙,给生吞活剥了去?

    我,绝对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

    小佛说:中午加更。

    </br>

    </br>

    :书友们,我是南无袈裟理科佛,推荐一款免费小说,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娇妻狠大牌:别闹〕〔田园蜜宠:神医撩〕〔君少心头宝,夫人〕〔真理大帝〕〔末世胶囊系统〕〔斗鱼之死亡主播〕〔将军的毛真好摸[星〕〔逆剑武神〕〔柯南之罪恶值系统〕〔特种兵王在山村〕〔重生之全能大亨〕〔快穿逆袭:妖孽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