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哥哥死对头的〕〔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武道凌天〕〔奇迹的召唤师〕〔少夫人今天又败家〕〔皇后是朕的黑月光〕〔娘娘是朵黑心莲〕〔最强逆袭〕〔大侠萧金衍〕〔皇叔宠妃悠着点〕〔我的一天有48小时〕〔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我有百亿属性点〕〔这个大佬画风不对〕〔爷,夫人的朋友不〕〔我能无限释放大招〕〔农家福女有点甜〕〔八零福运娇娇女〕〔我的傻白甜媳妇〕〔我家后门通洪荒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醉卧河山 第七百四十八章 蚀骨钻心
    噗通……

    天香公主痛苦的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双手用力的抚摸着胸口,豆粒大的汗滴不停的落下。

    “怎么了?”绝情关切的问道,犀利的目光环视四周,还以为有高手放了暗箭。

    天香公主疼的说不出话来,就连意识都有些模糊,满脑子都是相同的画面,任宁正不堪的跟其她女子缠绵在一起。

    自从她跟任宁有了灵犀虫之后,每当任宁心痛、亦或是对其她女子心动,她都会有蚀骨钻心的痛楚,可这次最为致命,就像是整个心脏都被灵犀虫吃掉一样。

    灵犀虫毕竟是蛊虫,有着诸多令人难以理解的作用,它不仅仅能让二人的内心联系在一起,还有着坚守爱情的本领。

    种上灵犀虫的二人,被默认为相爱的情侣,一旦其中一人出轨,另一人便要受到钻心之痛。

    先前之所以没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秦歆瑶怀有生孕任宁没跟其她女子发生关系,再加上脑海中那些清晰可见的画面,天香公主已然猜到发生了什么。

    “宁哥哥……”半昏迷状的天香公主躺在地上不停的呼喊着任宁的名字,像极了被男人抛弃的怨妇那样,纵然绝情不懂人情世故,也觉得她有些可怜。

    “去救他!”绝情露出坚毅的眼神,还以为任宁受到威胁,打算拼着性命将让救出来。

    半昏迷状的天香公主隐约听到了绝情这话,痛苦的摇摇头道“不要去……不要去……”

    身为一名女子,能做到这个地步却是难得,可天香公主没有办法,谁让她爱上了一个花心的男人。

    绝情不明白天香公主的意思,可是看她那痛苦的表情又不忍离去,更何况任宁特意交代过要保护好她,于是抓耳挠腮的等着天亮,只希望任宁不要遇到危险。

    这个夜晚对城外的士兵来说是漫长的,对天香公主来说是煎熬的,对任宁来说却是短暂的。

    柔和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射在任宁慵懒的脸上,正在熟睡的他下意识的翻了翻身,嘴里叫着拓跋雅露的名字。

    可他那坚实有力的臂膀扑了个空,枕边的佳人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又离开了么?”任宁不愿睁眼,用力回想着昨夜的美好。

    相比中原女子来说,草原女子更加火辣,任宁的身体险些吃不消,但他脑海中想的并非全是这些不堪入目的画面,而是对方心满意足的样子。

    他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却知道这份亏欠一辈子也无法偿还。

    拓跋雅露嘴上说的轻巧只愿做一对露水夫妻,可谁知她心里流下了多少泪滴。

    早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拓跋雅露已经带着数万大军离开,她知道任宁重情重义的性格,所以不想让他为难。

    鲜卑大军退出上京之后,城外的欢呼声不断,包括蒙兀阿珠在内的所有室韦人都对任宁又多了几分敬意,却没人知道天香公主受到的伤痛。

    绝情再也耐不住性子,又怕保护不了天香公主,索性拉着她一起上马,向着王宫一路狂奔。

    鲜卑士兵退去之后,整个上京变为空城,一路上畅通无阻,就连威严的王宫之内也没有一点阻碍。

    游牧民族不会建造宫殿,自然是跟中原人学来的本领,所以说,王宫的布局倒是跟大炎的皇宫有些相似。

    脸色刚刚转好的天香公主快速找到寝宫,正当她担心任宁安危而风风火火闯进来的时候分明看到地上一间间凌乱的衣衫。

    也不只是故意还是无心,拓跋雅露的一件内衣仍旧散落在地上,此情此情很让不让人产生联想。

    可偏偏躺在床上的任宁满脸享受的样子,嘴里时不时的呢喃着拓跋雅露的名字,显然是不想离开这温柔乡。

    “宁哥哥……”天香公主轻声叫道,泪水却忍不住的从眼眶中流下,最后进到嘴里,满是苦涩的味道。

    这一个夜晚天香公主完全是凭借意志力坚持下来,她多希望脑海中的那一幕幕画面是假的,就算是真的也希望他是为了大义献身。

    可眼前的画面做不了假,他那幸福的表情也做不了假。

    这熟悉的声音立刻把任宁拉回现实,猛然间睁开双眼,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解释,换句话说他也没法解释。

    “宁哥哥……混蛋……”天香公主不停的用胳膊擦拭着眼泪,愤怒的转身向外跑去,悲伤的样子着实令人心疼。

    “语婷,不是你想的那样子!”任宁掀开被子就要追去,这才发现赤落落的身体上一丝不挂,等到穿上衣服的时候又不知为何要追出去,或者说以什么身份追出去。

    若是以大哥的身份,两人还真没有血缘关系,若是以情人的身份,可他分明已经有了妻室。

    如此说来二人不过是普通朋友,还真没到关心生活私事的地步。

    “江南王果然好本事。”蒙兀阿珠操着一口生硬的汉语走了进来,脸上猥琐的笑容分明是佩服的意思。

    就连身为莫贺咄的他都不认为有征服拓跋雅露的实力,更何况是任宁这种身份,并且对方还不要求任何承诺。

    当然,蒙兀阿珠的笑容中还别有深意,从天香公主的表情来看也知道对任宁的心思,也就是说任宁倒是个花心的情种。

    一时间,任宁心里有些凌乱,既觉得对不起拓跋雅露又觉得有愧于天香公主,甚至还想起了远在洪州城内的正妻秦歆瑶,竟是无力的双手抱头蹲坐在地上,更像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

    就在这时,素来不懂情感的绝情竟然用力攥紧任宁的手腕,不由分说的拉着往外走。

    在绝情面前,任宁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哪能抵抗的了,他只是不明白绝情想干什么,于是露出诧异的目光。

    “去道歉……很痛苦……”绝情用出全身的本领试图把一句话说的完整。

    于此同时,任宁的内心咯噔一声,分明是感应到天香公主的痛苦,他甚至可以脑补昨夜在天香公主身上发生了什么,顿时觉得自己不像个男人。

    ——内容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狼群号召〕〔公主嫁到:腹黑将〕〔生死帝尊〕〔重生之先声夺人〕〔黎明之剑〕〔转生眼中的火影世〕〔放开那个女巫〕〔伏天氏〕〔我是夸雷斯马〕〔诡秘之主〕〔捕鱼狂帝系统〕〔联盟之只会躺赢〕〔绝世妖僧〕〔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重回地球八千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