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对一番〕〔沧元图〕〔帝世无双〕〔不和豪门大佬恋爱〕〔烂柯棋缘〕〔快穿之我只想种田〕〔会穿越的流浪星球〕〔前方高能〕〔男神投喂指南〕〔太古第一武神〕〔李凡小说全文免费〕〔富豪继承人〕〔金钱掌控〕〔我爷爷是迪拜首富〕〔李凡〕〔网游之最强法王〕〔快穿女配冷静点〕〔医武兵王俏总裁〕〔玉帝叫我来直播〕〔重生后正派大佬盯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醉卧河山 第三百八十四章 美女是公主
    “驾驾驾!”拓跋雅露双腿用力夹着马肚子再次加速,诱人的脸蛋上渗出滴滴汗水,黏住飞舞的黄沙,显得有些沧桑。

    旁边的婢女同样急速催促战马,恨不得快到起飞。

    从二人疲惫的面孔也可以看出,少说跑了一天一夜,就算人能坚持住,战马也坚持不住。

    似乎是巧合,也似乎是因为战马见到前方有休息的骆驼,总之临近任宁二十几米的时候,拓跋雅露骑的战马双腿弯曲,直接摔在地上。

    毫无防备的拓跋雅露面部朝下栽倒黄沙中,依靠巨大的惯性竟然向前滑行了近十米的距离。

    “哎呦。”惨叫的竟然是任宁,看着拓跋雅露狼狈的样子任宁都替她疼。

    倘若地上不是黄沙,拓跋雅露这俊俏的脸蛋怕是毁了,即便如此还是擦出几道血丝。

    “公主,公主,您没事吧!”旁边的婢女使劲拉着缰绳,没等战马停下来便焦急的跳了下来,急促的跑到拓跋雅露身边。

    鲜卑族的公主从小在马背上长大,这点皮外伤也是家常便饭。拓跋雅露双手撑着黄沙直接跳起来,丝毫不顾脸上的伤痕。

    任宁张大了嘴巴痴痴的看着拓跋雅露,不知是被她那敏捷的身手吓到,还是被婢女对她的称呼吓到“公主?这妞竟然是鲜卑公主?”

    任宁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仔细打量着拓跋雅露,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她这尊贵的身份,想到当初拒绝她美色的诱惑,任宁肠子都悔青了。这绝对是名副其实的白富美,甚至远超过这个词的定义。

    倘若任宁当初没有那番定力,那么现在已经成了驸马。如此看来定力强未必是件好事。

    对于这种超标准的白富美,任宁自然是要舔着脸上前打招呼的。

    “等等。”任宁刚走两步又退了回来,警惕的看着拓跋雅露“既然她是公主为何会遭人追杀?”

    任宁只想到拓跋雅露尊贵的身份,竟然忘记考虑她的处境,若是这个时候过去打招呼必然会成为一百名骑兵的敌人。

    此时后面的敌人终于追了过来,见拓跋雅露落马同样减缓了速度,一名骑着高头大马的壮汉向前走了两步,叽里咕噜说了一通。

    这名壮汉皮肤黝黑发亮,满脸的横肉,尤其是那粗大的鼻孔最为显眼,两侧的头发剃掉,只留中间一缕,扎着小辫,标准的痞子头。

    “野人?”这是任宁对此人的评价,至于他说的什么任宁一句也听不懂,大概理解成鲜卑语。

    拓跋雅露也不甘示弱,指着此人鼻子胡乱说了一通,大概是在辱骂,那犀利的表情就能看出。

    听到拓跋雅露的话野人暴跳如雷,骑着高头大马快速冲了过来,明晃晃的弯刀不停的挥舞。

    没等拓跋雅露出手,旁边的婢女已经迎了过去,看似娇小的身躯迈着稳健的步伐,手中的弯刀划过地面,在黄沙上留下一条细沟。

    “呀!”婢女洁白如雪的牙齿紧紧咬在一起,凶狠的模样颇有几分韵味。

    面对敌人的战马婢女没有丝毫惧意,身子向后弯曲,竟是来到战马胯下,锋利的弯刀毫不留情的划破战马的肚子,湿漉漉的肠子流了一地。

    野人不顾战马的死活,用力一跃,飞到婢女的正上方,用尽全身力道向下劈砍。

    身子还未站稳的婢女只能用两只手撑着弯刀进行阻挡。

    “镗!”弯刀撞击,电光火石,婢女的弯刀立刻出现一个缺口,巨大的力道让她险些摔倒,踉踉跄跄后退几步,总算站着。

    “嘭!”野人大骂几声一脚踹在婢女的胸口,那娇小的身体摔在地上之后向后又滑行了五六米的距离。

    “哎呦。”任宁捂着自己的胸口,浑身打了个机灵“妈的,果然是野人,竟然连美女的私密部位都出狠招。”

    “公主,仆兰薇无能。”倒在地上的仆兰薇,仰面看着拓跋雅露,万分自责的说道,竟然掏出匕首想要自杀。

    拓跋雅露速来有着如今中原的梦想,所以努力学习汉语,平日里也是跟婢女用汉语交流,这才给了任宁听懂的机会。

    “切腹自杀?”任宁简直看呆了,不由的说道“好好的女孩子为何要学扶桑陋习。”

    拓跋雅露当然不会看着仆兰薇自杀,一把夺过她手中的匕首,怒目对着野人,对方竟然不自觉的后退几步。

    眼看着拓跋雅露要出手,这名壮汉竟然招呼后面上百名骑兵,分明是怕了拓跋雅露。

    “我们走。”拓跋雅露弯腰把仆兰薇背在后面,在这松软的黄沙中迈着艰难的步伐。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到了任宁的身影,脸上的表情百感交集,放下背后的仆兰薇飞快的冲向任宁,显然想到了办法。

    “相公,你终于来了!”拓跋雅露欣喜若狂的大声喊着,自然是为了说给野人听的,如果不然也不会用鲜卑语。

    可怜的任宁还没听懂这句话的意思就已经被拓跋雅露扑倒在沙地上,紧接着竟是骑在任宁身上按住他的双手,散发着淡淡幽香的嫩唇缓缓靠了过来。

    “不会吧!”任宁被拓跋雅露这疯狂的举动吓了一跳,拼了命的挣扎却丝毫不能摆脱,正要大喊救命嘴巴已经被对方酥软的红唇堵住,也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嘴唇的接触最容易勾起欲望,任宁承认自己有了生理反应,干脆闭上眼睛尽情的享受。

    感觉着任宁不再挣扎拓跋雅露竟然紧紧抱着任宁,两人的身体零距离的接触。

    感受着拓跋雅露柔软的身体任宁欲火攻心,偷偷睁开眼睛看了对方一眼,险些喷出鼻血,心里不停暗示自己“任宁如果你是个男人便将她就地正法。”

    然而口里却默念着“罪过,罪过。”尽量使自己冷静下来。

    旁边的玄月有些傻眼,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发生这么一幕,想着“救出”任宁,又觉得似乎不妥,不能干预别人的私生活。

    草原女子是奔放的,见多分别已久的相公都会有相同的行为,拓跋雅露想着用行动证明二人之间的关系,如此一来即便任宁不想帮忙敌人也不会放过他。

    温柔乡里的任宁还蒙在鼓里,哪知道自己被人利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狼群号召〕〔公主嫁到:腹黑将〕〔生死帝尊〕〔重生之先声夺人〕〔绝世妖僧〕〔黎明之剑〕〔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诡秘之主〕〔放开那个女巫〕〔伏天氏〕〔我是夸雷斯马〕〔捕鱼狂帝系统〕〔联盟之只会躺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重回地球八千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