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完美男神系统〕〔概率之外〕〔武神碎影〕〔总裁爹地超给力1:〕〔绝地求生之极品兑〕〔天降兽妃好火辣:〕〔我的空间我的田〕〔超级无敌世家主〕〔Hello,顾太太!〕〔重生九零:丑小鸭〕〔大玄师〕〔漫威世界的御主〕〔我师叔是林正英〕〔三国之名将基因库〕〔电影的世界〕〔穿越之厨神影后〕〔诸天试武〕〔篮球梦之名扬四海〕〔冷妻撩夫模式〕〔七英雄传记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注梦集 第二节 常春城
    .. ,注梦集

    吱呀吱呀,牛车晃晃荡荡地来到了一座城池。此城半面环山,半面绕水,城墙由灰色石砖砌成古朴大气,城墙楼上红瓦盖顶飞檐如翼,巡逻士兵往来有序,城外有着许多往来商贾,丝绸锦缎、金银玉器载了满车。二道长看了看手中的简笔画,拿手比划着“这…这是山?这…这又是水?”只见此画如同出自稚子之笔,西面一条波浪线底下添了一条横线便作是山,东面数条波浪线便当作是水,只有这城门上书三字“常春城”清晰可辨。二道长将此画攒成一团“好你个臭桃树,真是让我好找!”

    身后静心缓缓醒转过来,揉揉睡眼,“师傅,我们到了?”她左顾右盼,张开双臂又躺下了“啊~怕是又在梦里~”作势欲睡。“起来起来,你不是在做梦,再不起来罚你抄静心咒一百遍。”静心惊坐而起“当真不是在梦里?可这桃花欲放未开,枝叶翠绿欲滴,可不是金秋该有的景象啊?莫非我一睡竟睡去半年之多?不合道理,不合道理。”静心的脑袋宛如拨浪鼓般摆个不停。二道长一只手按住她的头,“你可别再摇了,差点把我给晃晕了。你多年在山中随我学法,见闻自是不足,这天下奇诡之事甚多,你且随我边走边看。”

    二道长观天边鱼肚白初露,城内鸡鸣四起,心下思量,应是到了卯时,城门是时候开了。心下这般想着,城头的卫兵便击鼓放声“开城门!”。城头吊桥垂下,迎面而来便是常春城门缓缓打开,随着一阵机括吱吱声,三丈宽四丈高的城门应声而开,披甲提枪的卫兵由城内小跑而出列阵于城门之外。“开了开了”,一旁商贾相视一笑牵着牛马便排起了长队。“走吧,我们进城。”二道长牵着黄牛跟在商贾之后,只听门外检阅士兵念着什么,一旁的文官也拿着小本写着什么,只待走近了方才听清。“菠萝国商贾,进城贩卖金银一箱。”“南瓜国商贾,进城贩卖玉石一车。”……

    “师傅师傅,这些人好生奇怪,菠萝国南瓜国,世上真有这些国家,我怎么闻所未闻?”静心又好奇地问了起来。听闻此言,前方排队的商贾皆转过头来,那菠萝国商贾发似菠萝冠,面色发黄,看着好似一个菠萝,南瓜国的则像南瓜。望过去一路商贾皆是如此。二道长连忙拱手道:“抱歉,在下教导无方,给诸位笑话了。”转过头狠狠一记爆栗敲在静心的斗笠上“以后莫要乱说,你没见过的东西多了。”静心扶正自己的斗笠嘟囔着嘴:“确实…确实很像菠萝嘛…”

    “来者何人?”检阅士兵中气十足地朗声道“可有文凭?”。二道长抱拳躬身,“贫道没有文凭,进城探望故人,望官爷放行。”那检阅士兵上下检视二道长,看到他腰间令牌便伸手过去一探,只见腰牌背面刻着一个“贰”字,那士兵眼神一愣,似是受了什么惊吓,连忙跪地请罪“小的有眼无珠,冲突了道长,还望见谅。”二道长上前扶起士兵“不可不可,贫道非是什么达官贵人无需如此。”“二道长驾临,有失远迎。”检阅士兵转身对身后两位交枪守卫状的士兵厉声道“还不放行!”两位士兵第一次见长官如此惶恐也不敢怠慢,随着一阵金铁交击之声,开出了一片大道。

    二道长牵着牛车走入城中,城中居所皆是朴实无华,无有辉煌金碧,亦无堂皇富丽。早市上叫卖的小贩排满了街道两旁,摊位上琳琅满目,香气满溢。

    咕咕咕……“师…”静心刚要开口

    “知道了,我们先找家客栈。”

    “还是师傅懂我。”

    “就这家吧。”二道长牵着牛车停下。静心抬眼一看招牌“客来客栈”。

    “这招牌好生有趣,客来客来,不来还不行了。”

    “就你话多,我看你还有力气取笑别人还是别吃了罢。”

    “别别别,辟谷之术我修习不精,怕是餐风饮露还没得把身体内的秽气排除,先让我被这风给刮跑了。”

    “知道还不下车,你不累我还怕大黄累着!”“是极!是极!”这师徒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地缓步走进客栈,找了一个靠门的位置坐下。

    小二一看来了客人,便将抹布往肩上一挂,满脸堆着笑容来到桌前躬身道:“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啊?”二道长一拂衣袖道:“两碗白粥,一盘花生米。”“好嘞!两碗白粥一盘花生米!”小二对着厨房喝到“客官还要点什么?”二道长看着小二满眼的期待,一时又不知如何是好,愣愣地看着小二的眼睛,半晌后“啊~我想起来了。”小二搓着手“您想起来了?”“小二,我跟你打听个人,答得好重重有赏。”小二笑的两眼弯似月牙“客官但说无妨”。

    “你们这常春城,可有城主或是守官?”“这倒没有,这守卫的兵马皆是城中望族所立,这城中秩序法度也是其定制。”二道长思虑片刻又道“那这望族之中较有威望的当属哪家?”小二挺直腰板似是十分得意“嘿嘿,客官你这就有所不知了,这最出名的当属城东开绸缎坊的花家。这花家啊……”二道长连忙手作停的手势“打住打住,我知道了。”“那……”小二谄媚地笑着,伸出右手,闭上眼睛,仿佛已经看见金子落在手上了。二道长在袖中掏了掏,掏了一文钱放在小二手上。小二感知到手中轻重,一睁眼“就一文?你打发叫花子呢?不是……重重有赏?”二道长微微一笑,“自然是重重有赏,不信你掂量两下?”“掂就掂。又不是什么玉器玛瑙,还怕碎了不成?”说着便掂了两下。这不掂不要紧,一掂这一文钱落在手上仿佛重达千斤,直把这小二的手压到了地上,这猝不及防的一下小二直接跪坐在地上。二道长和静心相视一笑齐声道“是否重重有赏?”“当真重重有赏!”“爷,我错了,我真是财迷心窍,一时让猪油蒙了脑袋冒犯了爷,还请爷放我一马。”小二手被压在地上苦不堪言,这铜钱拿又拿不下来,手也抽不出来,直似一个钉子将小二当作木桩给钉在原地。“既你已知错,我便解了这‘金银万两’。”立时小二便直起身来揉了揉手掌,手中的疼痛也消了,只是在掌心留下了一道深深的铜钱印,上面有着四个字,非是“玄都通宝”,而是“金银万两”。再拿起那枚铜钱一看,上面阳刻的四字分明就是“玄都通宝”,店小二越看越是心惊,只道是遇到了高人,连忙拜谢后躲到了后厨。

    “师傅,你也不曾来过此地?”想起适才二道长问店小二当地望族,由此一问。“固然不曾。”二道长端起茶壶,将两个小茶杯斟满。“哦?那守城士兵为何认得你?”静心好奇的眼神似乎想从师傅嘴里套出点什么秘密。怎知二道长满饮一杯,不以为然道“天下谁人不识君。”“哼,你又瞒我!”“姑奶奶,我何敢瞒你,待到出城我便与你说。”“料你也不敢!”静心似乎有些气消,肚子又咕咕咕地叫起来。“以后我当真要多气气你,气饱了便能辟谷了。”二道长放下茶杯笑道。“世间哪有这样的辟谷术!”“旁人餐风饮露,吸收天地精气。而你自生怒气,不食而果腹,才是真真的仙人之法!”“师傅你又取笑我。”静心自是趴在桌上不再说话。

    过了不久,小二便端着盘子出来,“来嘞!两碗白粥一盘花生米。还有一盘拌青菜,送您的。”小二嘿嘿两声,一脸惧色。二道长拱手道:“既然小哥有意我们也不好推辞。这桌饭钱多少?”“五文!多一文不要!”那小二闭着眼睛,伸出双手颤颤巍巍地接这五文钱,生怕道长再施法惩戒。二道长从身上摸出了五文钱放在了小二手上。“放心,这可不值金银万两。”

    饭后收拾一番,师徒二人牵着大黄便往城东走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造物主的炼成之路〕〔邪君嚣宠:妖娆琴〕〔民国谍影〕〔凰权在上:摄政王〕〔修真聊天群〕〔都市超级医王〕〔重生之腹黑归来〕〔全能至尊兵王〕〔重生全民女神:战〕〔史上最强炼气期〕〔洪荒之时空道祖〕〔明朝败家子〕〔仙武之无敌作弊器〕〔你好,King先生〕〔史上最强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