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海奇侠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大
作者:入世之水的小说      更新:2017-09-09
    “我只是一个送快递的,和你女儿的相识,也只是偶然而已。 w.vo.com如果不是你女儿投诉我,我可能永远也不知道她的存在。至于你说的什么人,我更不可能认识。你的想象力实在太丰富了。我所知道的事情,全都是窦靖光告诉我的!我不知道你是太恐惧那个人,还是太过于相信那个人了。也许“那个人”真的如你所说,神通广大,谨慎小心,不会暴露你和他的点点滴滴。但是赵建国,你又凭什么一定能够知道,他真的能够守口如瓶。”

    张宁振振有词的说着,虽然被曹娉婷突然的质问,弄得手足无措。但最终他也不准备将王建军的事情,告诉她。

    看着这样的张宁,曹娉婷依然还是犹豫了。“是啊!赵建国也许真的害怕他的父亲,不敢将这些事情告诉任何人。但是人都有疏忽的时候,而且窦靖光又是他的跟班。难道我真的能够保证,他不会在无意之的情况下,说出这些事情吗?”

    对于张宁的话,她也是能够分辨真假的。她这一年一直调查着他。确实如他所说。如果不是小静当年投诉这个快递员,他们真的很难有交集。

    “难道,真的只是我想多了。一切只是巧合而已。”曹娉婷依旧沉思着。

    “不对!小静的态度不对!她以前从不关心我和什么人在一起,但是这半年实在太不正常了。她为什么会突然有这么大的转变?到底是谁让她改变的,她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小静是我的唯一!我不可能让任何人抢走。”

    曹娉婷始终无法完全相信这件事是巧合,她感到这半年来,肯定发生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我得回家,我不能在这里,赵建国的事情,可以先暂且放下,但是小静的事情,我必须得搞清楚。”她思考再三,终于决定了目前最迫在眉睫的,需要去处理的事情。然后冷淡的对着张宁说。

    “也许事情真如你所说,也许真的一切都是巧合。你说的到底是真是假,我以后自然会去查证。你请便吧!我要脱衣服了,对你我不放心,而且现在我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实在觉得不安全。现在还是请你离开。”

    张宁听到曹娉婷这样说,顿时傻眼了,他真的无法想象这个女人的善变,简直可以说是任性。“我会不会对你怎么样,你不清楚啊!竟然以这样的理由,打发我。我可是你带来的,现在可是荒郊野外啊,我怎么回去。听你这样说,你是不准备送我回去了。想我张宁也算是绝顶聪明,今天尽然栽到你这个女人身。”

    “这位先生!可以离开了吗?难道你真的对我起了色心。终于准备暴露你禽兽的一面了。我承认,现在我们独处一室,我真的没有办法反抗你!我只是在想,我的女儿,以后到底会怎么看待你,她应该称呼你什么?”

    “好,好,好!我走,我走行了吧!”张宁愤然的离开了别墅,一个人走在乡间的小道。

    “曹娉婷,你个死女人,要不是看在你是小静的妈妈,今天的事情,我不会这样算了的!我好心好意给你通风报信,没有半句的感谢不说,竟然还被扫地出门。最难的是,现在我到底应该怎么回去,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连个出租车也没有!”

    张宁独自一人,游荡在湖边的小路。突然看到一辆车从远方疾驰而来,他老远看清那个车是曹娉婷的车!“总算你还有点良心!”此时正处绝望的他,终于看到了希望,他远远的朝着那个车招手。

    可是这辆车不但没有半分减速,反而在接近张宁后,瞬间的提速,快速的驶离而去。

    “曹娉婷,曹娉婷,不要丢下我!”张宁大叫着,开始是愤怒,慢慢的变得绝望了。

    “曹娉婷,曹娉婷!你这样对我,我记住你了!以后你是死是活,和我张宁没有半毛钱关系。”张宁无数次的骂着这个天仙般的女人,刚才对这个女人的些许爱慕,现在全部转化成无边的愤怒。

    -------

    曹娉婷回到了家,她没有想到,今天的小静竟然哪都没去。

    她本来也无法确认小静是否在家,她只是想进入小静的房间里,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异样。本来以她的作为,是做不出这种令她自己都觉得不齿的事情的,可是她心始终有一个怀疑。她现在脑袋里时不时会出现一个人的身影,是她这辈子都不愿意回想的身影。这件事是她一辈子都不愿意去回想的,但是为了女儿,为了小静,她已经无法再沉默下去。她什么都可以失去,但是绝不能够失去女儿。

    曹娉婷虽然事业有成,外表刚强,令人羡慕崇拜的女强人。她对很多人都满不在乎。实际,这只是她根本不在乎这些人而已。她真正在乎的人,她的亲人,她的爱人,她是不愿意失去的。她希望这些真正在乎的人,能够一辈子陪在自己的身边,爱着自己。她的内心是极度的渴望这份爱的。她只是将这心里最真实的自己掩藏起来而已。没有付出,也没有伤痛。小静也继承了她这样的性格。无论是田蕊还是张宁,当小静真正接受他们时,她的内心实际是一天也离不开他们的。为了他们,为了心认同的感情,她愿意放弃一切。她的妈妈,也是一样,为了她这个女儿,她也愿意放弃一切。愿意承受一切不可能逾越的艰难。

    “小静房里有声音,她在和谁说话?”曹娉婷心生疑惑,她躲在小静的房门口,仔细的聆听。

    “妈妈这次真的准备结婚了!您告诉我应该怎么做!”王静怡焦急的对着电话那头说着。

    “他到底和谁打电话!难道是张宁?应该是的!没有多少人知道我们家的情况?这个男人现在还有心思管我们家的闲事?她应该考虑怎么从那里回来才对啊?那个地方可不是那么容易拦到车的。住在那里的以富豪为主,没有出租车,那些富豪不可能冒着暴露的风险,让他坐顺风车的!”曹娉婷想到这里,心突生几分得意,暗暗发笑。“还没有男人敢推开我,你张宁是第一个,也让你尝尝对我不敬的下场!”她并不讨厌张宁,相反她对张宁还生出几分好感,有几分的心动。但是她更愿意对着这个男人,耍耍女人的脾气,整整这个不识好歹的男人。”

    “那个男人不好!我一点也不喜欢他!简直可以说是讨厌!”王静怡声音变得更大了。

    ......

    “妈妈不会幸福的,他跟您差多了!只有您能够让她幸福。”

    ......

    “电话那头的人是张宁吗?小静怎么可能将自己心爱的人,推给她的妈妈?不是张宁,那是谁?是谁这么清楚我们家的事情。”曹娉婷越听越迷惑了,她真的已经想不明白,小静到底在和谁通话了。

    “爸爸,爸爸!我想告诉妈妈了,我实在忍不了了。你当年受了那么多的苦......”

    “爸爸,爸爸!小静叫她爸爸!是那个人,是那个人!他真的回来了!”曹娉婷崩溃了,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临了。她已经无法压抑内心的震动了。很快的,她调整了情绪,虽然她的内心依然愤怒,但是她知道现在不是自暴自弃的时候,她必须得鼓起勇气去面对。

    “小静,电话那头是谁?是谁?”曹娉婷推开了小静的房门,大声呵斥道。

    看到曹娉婷突然的出现,王静怡顿时惊慌失措,立刻挂断了电话。

    “妈,你怎么回了!你不是说有事的吗?”王静怡吞吞吐吐的说着。

    “电话那头是谁,你为什么叫他爸爸。你什么时候多了爸爸?”曹娉婷厉声说着,此时的她没有了平时的优雅和仪态。

    “爸爸!您听错了,我没有喊过爸爸?”王静怡神情慌张的解释着。

    “你不是叫的爸爸!那你刚才叫的什么?”

    “我刚才真没有喊爸爸,我说的是,我说的是“大大”!对,是“大大”!”

    “大大!大大是谁,你竟然将家里的信息随便告诉外人。你忘记我怎么和你说的了吗?”曹娉婷低声说着,虽然她依然不信,但是此时她也找不出来任何的问题。

    “我没有告诉外人?大大是,大大是,张宁,大大是张宁!”

    “张宁,你唬我?”曹娉婷已经可以肯定此时的小静是有问题的,但是她也知道,继续的逼问,也不会有任何的结果。

    “是的,是张宁!大大是现在络出现的新词。对另一个人的佩服,尊敬,现在都会用大大来形容他!”王静怡依然神色紧张,但是慢慢的生出有几分的镇定了。因为她感觉到她的妈妈,已经没有之前的那种犀利了。她的妈妈的旁边经常会围绕着小鲜肉,自然是懂得“大大”的意思的。

    “真的是张宁?”

    “是的?是张宁!我刚才是和张宁通电话!”

    ......

    ://..///42/42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