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海奇侠 第一百一十七章 那个人
作者:入世之水的小说      更新:2017-09-09
    “如果这样说,当时曹娉婷只是对赵建国失望了,她一直将王建军当成备胎而已!”张宁想着曹娉婷的话仔细的分析着。 ..

    “不可能,无论是王建军还是窦靖光,从他们那里听到的,曹娉婷对于王建军和她们一同打篮球的时候,已经发生了变化。绝不简简单单是为了报恩,报答王建军的救命之恩。要不然怎么解释后面。她自己对于爱情都不是那么的忠贞,又怎么可能在得知王建军欺骗她后,那样的伤心欲绝。不仅自己仇视一切的男人,算是对于小静,她唯一的女儿,也要求她不能对男人产生感情。只有真正的爱过,才会恨。她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爱着王建军,后来是不可能那样性情大变的。”

    “无论怎么样,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她还有事情隐瞒。这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她的大变。为了小静,今天我也必须弄清你真正的想法。”张宁盘算了很久,依然觉得应该继续下去,毕竟当年是赵建国参与绑架曹娉婷的。这一点,他也绝不允许,曹娉婷嫁给这样的人。

    “但是现在怎么办呢!她不想说,我也不能拿枪逼着她说。看来只能下猛料了。”张宁思前向后,再次向曹娉婷发难。

    “既然你当时是爱着赵建国的,那么小静的爸爸只是你的备胎。如果是这样,你又有什么资格,那么多年对小静那么的苛刻,不允许她谈恋爱。你也不是真正的被伤过,你自己也对爱情不忠诚。又有什么资格指责小静爸爸的背板。”张宁没有留有余地,他知道如果不戳她的痛处,谈话根本无法进行下去,人只有失去理智,才有可能将最真实的一面暴露出来。

    “你胡说,我当时是真的爱着王建军的,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而且我清楚的知道,当时在那些人一直犹豫是否要糟蹋我的时候,我最希望来救我的人是小军。”曹娉婷被张宁激怒了,她很少真正的失态,这次她真的气愤了。

    “犹豫糟蹋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他们并没有打算那样对你?”

    “我当时蒙着眼睛,我哪知道那么多?但是我清楚的听到,二人的对话,“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这么美的小女孩,如果那样对她,她的一生毁掉了。我们给他们点教训不好了。再者这么美的女孩,难道你不想留着享用,为什么要糟蹋她呢?”

    曹娉婷已经被气糊涂了,她竟然会将那时候,那几个流氓的对话,毫无顾忌的重现在张宁的面前。她实在不敢想,自己会如此的口无遮拦。但是发现张宁听到这些事的时候,表情竟然有些怪异。虽然她并不愿意去回想那个噩梦。但是想想,有些事情连她也有些怀疑,觉得有些问题。只是当时太小,那种环境,无法冷静。但是现在再想想,确实有太多的疑点了。

    “张宁,难道你发现了什么?”恢复理智的她,开始询问张宁,她的骨子里也想知道,当年到底是谁绑架的她。

    “糟蹋,留下来享用,对付?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糟蹋和留下来享用不是一个意思。或者说他们其实并不想强暴曹娉婷,是面有人逼着他们这样做的。到底是谁逼着一帮绑匪一定要强暴一个美若天仙的小女孩。难道是赵建国。但是赵建国也是一个小孩子啊,而且如果他是主谋,他那么想得到曹娉婷,为什么这么好的机会要让给别人,自己不去。所以赵建国只是帮凶,决不可能是主谋。还有,那些绑匪竟然不想强暴曹娉婷,可能吗?我张宁自认为定力算强的,刚才那种情况下,自己差点也顶不住。难道这些绑匪我的定力还要高,是真正的正人君子。怎么可能,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去当绑匪。谁敢用这样的绑匪为自己做事,不怕他最后良心发现,倒戈了吗?”

    “那些绑匪不想强暴你?”张宁又问了一句,让曹娉婷愤怒的话。

    “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我勾引的他们!我虽然蒙住眼睛,但是我清楚的感到,他们的猥琐。他们的那种禽兽模样,我至今也不会忘记,如果不是小军及时赶到,我现在不可能在这里和你好好讲话。”曹娉婷暴跳如雷的说着。

    “我想也是,根本没有人能够抵挡住曹娉婷,算真的是正人君子,那个时候也不可能冷静!何况是一群毫无人性的绑匪,他们可以将曹娉婷一直留在自己的身边,但是他们却认为糟蹋她留在身边,对她更为残忍。到底他们说的糟蹋是什么意思?而且躲着他们后面的人到底是谁?”

    “对了,王建军提到过,当警察到来时,他们毫不犹豫的服毒了。只是绑匪而已,为什么会服毒。他们竟然连死都不怕了,为什么不在最后关头和警察保镖同归于尽。虽然绑架是大罪,但是曹娉婷已经被救出,他们应该罪不至死才对啊!为什么要急着死,他们是怕受不了严刑逼供,然后招出什么人了吗?还是那个人掌握着他们死,还要可怕的秘密。”

    张宁真是越想头越大,前后矛盾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对了,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魔力,能够操纵这么多的死士。而且赵建国还能够参与其。这实在是有太多的不合理了?”

    “赵建国,难道是那个人。是他吗?以他的能力,确实能让情操较高的绑匪,听命于他。而且这些绑匪也会为了保护他而死。但是那个人,对曹娉婷那么好,无论是王建军还是窦靖光所说,那个人都无的喜爱曹娉婷,他怎么可能这么对她。难道一切只是他在演戏,难道他只是为了取得曹国华的信任,难道他们之间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张宁思前想后,依然还是有太多的疑点,错综复杂,现的还不是下结论的时候。

    曹娉婷依然气愤,她生平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诋毁到这种地步。要知道男人可都是围着她转的,总是想尽一切办法的讨好自己,可这个张宁一次又一次的对自己无礼。这次的她,真的接受不了了,她真的怒了。

    “小军是我的备胎?你知道我有多么爱小军吗?我为了他和自己的父亲翻脸,我为了和他在一起,在16岁的时候,将自己完全的给了他。你根本不懂我对小军的爱?你不明白?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你明白我吗?当年如果不是小军和自己的父亲双双的离开了,我伤心过度,我怎么会在家喝的大醉如泥,最后让那个人乘虚而入,在我酒醉的时候迷奸了我?”

    “迷奸?”听到曹娉婷被迷奸,张宁大声叫了出来。

    “迷奸?谁被迷奸?”曹娉婷变得异常紧张,由刚才的愤怒,变得恐慌起来了。

    看到这样的曹娉婷,张宁知道,当时的她真的被迷奸过。

    “不行,小静要是知道,她的妈妈被人迷奸过,她一定会伤心死的。我必须得查清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王建军是我尊敬的人,他要是知道,自己心心恋恋的老婆,由于自己的离开,被人奸污,他一定会含恨而亡的。我一定得为了这两个人查清真相。”

    张宁没有管曹娉婷的怒火,他依然沉思着。

    “曹娉婷是在家里被人迷奸的,竟然有人能够潜入她的家里。看来应该是熟人。这个人还是曹娉婷信任的人。要不然根本不可能在他身边喝酒,更不可能让他进入自己的家。难道是赵建国?是赵建国将她迷奸的?毕竟他们是认识的,而且她现在却是想嫁给赵建国。次曹娉婷和小静说过,她只失身过一次,而且还做了那个人的情妇。如果当时的她没有说谎的话,那么她和这个人保持了接近20年的非正当关系。等等!情妇?赵建国一直单身,如果是他的话,为什么不能公开,他们完全可以结合在一起啊!像现在一样,结合在一起。而且男未婚,女未嫁。干嘛说自己是情妇,而不是女朋友。还说互不干预对方的生话。对了,当时她好像还说过那个人:“权能通天”,她斗不过他。赵建国是个商人,他是很有钱,但是他的钱却未必多过曹娉婷。二人最多也是不相下。怎么可能权能通天。到底是谁啊?”

    张宁依然百思不得其解,虽然曹娉婷的怒火未消,但是他也不打算此停住。

    “当时的你那么的伤心,为什么不去找,那个将你看做亲生女儿的叔叔呢?他那么的疼爱你?应该不会弃你不顾才对啊!”张宁试探性的说着。

    “你怎么知道那个人?”曹娉婷突然神情紧张,面色更加的惊恐。好像如临大敌一般,久久无法平静。她神色慌张,闪烁其词,全身开始发抖。

    “那个人””

    “你怎么知道那个人的,你到底是谁?你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你不应该知道他的!”她再也无法平静了,气势逼人的质问着张宁。

    ://..///42/42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