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273章:兔子急了还咬人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17
    <h3 css=”read_tit”>第273章:兔子急了还咬人</h3>

    他几乎是无视了大家的惊讶,然后走出了会议室。

    白柔佳比方卓华到得早,她一到,订好位置,然后点了一杯酒。

    咕咚咕咚喝完一杯酒,白柔佳才打电话告诉方卓华位置。

    方卓华听见白柔佳已经到了,又加快了车速,他想尽快赶到。

    等方卓华到的时候,白柔佳已经接连喝了三杯酒,手上正在倒第四杯。

    方卓华径直走过去,一把就从白柔佳的手上的酒瓶抢过去,杯子里剩下的酒,白柔佳几乎是一口喝光。

    “你怎么了?”方卓华隐隐感觉到是和白冷爵有关,“白冷爵去哪里了?”

    白柔佳露出傻笑,抬起头看着方卓华,“白冷爵?他出差了.”

    白冷爵出差的事情,没有告诉方卓华,因为时间紧,他只来得及和白柔佳说。

    方卓华一看白柔佳这副模样,就知道她有些醉了。

    他知道,白柔佳的酒量很差,看这样子,应该只喝了几杯,他渐渐地松了一口气。

    白柔佳手上的杯子被方卓华躲过去,她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坐。”

    方卓华坐下,然后把手上的酒杯和酒放在了自己面前,这样,他就不用担心白柔佳会来抢了。

    不过,以白柔佳如今的状态,想来也是抢不赢他的。

    “你和白冷爵怎么了?”方卓华一直都知道白柔佳是个性子很活泼的人,白柔佳没有找白冷爵,而是找了他,他就猜到了她和白冷爵出了问题。

    白柔佳摆摆手,手肘撑在桌上,手指着方卓华,前后摇晃着,“我问你,白冷爵是个怎样的人?”

    “他是什么样的人,你现在还不了解吗?”白柔佳和白冷爵经过了两次的分分合合,难道还没能将彼此了解透彻吗?

    白柔佳痴痴地看着方卓华身侧的地板,突然冷笑,回答说:“不,我一点都不了解他。”

    她是真的不懂,说好了是出差,那天突然关了机,等开机的时候,居然是个女人接电话。

    当白柔佳看到宋燕妮传来的短讯的时候,心都凉了一截。

    短讯里的语气不是白冷爵的口气,是那个陌生的女人,她怎么可能信?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跟我说!”方卓华着急了,他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他只是很不喜欢看到现在的白柔佳。

    “你觉得,他会有别的女人吗?”方卓华突然定睛看着白柔佳,和白冷爵认识的这么多年来,能长期留在白冷爵身边的女人,除了念可儿,就是白柔佳。

    为什么白柔佳回突然问这样的问题?难道,白冷爵真的出了问题?

    在遇见白柔佳之前,白冷爵时常会有一夜情,不过事前都说得很清楚,方卓华不确定,白柔佳口中说的女人,是谁。

    “不会。”尽管方卓华心中有不确定,可是他仍然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方卓华相信,白冷爵是真的爱白柔佳,在和白柔佳分开后,尽管白冷爵努力的隐藏他的难受,可是方卓华能看出来。

    当他向白冷爵提出要“公平竞争”的时候,他看到了白冷爵脸上微妙的变化。

    白冷爵对白柔佳的在乎,毫不夸张地说,几乎是比对念可儿更甚。

    “呵,你怎么这么相信他?”白柔佳冷笑了一声,说实话,就连她自己,都不是很信任白冷爵。

    尽管她知道,白冷爵之前只有念可儿,并且对念可儿爱得深。

    可是她不敢保证,如果出现一个和念可儿相似的女人,白冷爵不会动心。

    这也是她听见宋燕妮声音时候,最大的恐慌。

    “佳佳,你相信我……”方卓华还没来得及说完话,手机就响了起来。

    方卓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是苏胧胧打来的,他接起,“喂?”

    “在加班吗?”在方母和苏母共同的努力下,保姆已经上岗,方卓华也没必要再担心着苏胧胧的衣食住行。

    可是苏胧胧还是会担心方卓华,她不愿意到方卓华的公司去查岗,可是她又不忍心方卓华吃快餐,所以只要方卓华加班,她就会打电话询问一番。

    今天,也是例行的询问和关心。

    “是。”方卓华为了不让苏胧胧起疑心,隐瞒了和白柔佳见面的事情。

    “吃过饭了吗?”苏胧胧关心的问题往往只有一个。

    方卓华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回答说:“吃过了”

    白柔佳不知道是谁打来的,可是她却奇迹般的安安静静地等着方卓华打完电话,一句话都没有说。

    方卓华又和苏胧胧说了几句话,便挂断了电话,他把手机收进口袋里,然后看着白柔佳说:“你怀疑白冷爵什么?”

    方卓华原本打算和白柔佳解释一下,白冷爵到底有多爱她。

    可后来,他有觉得白柔佳的心里有疙瘩,如果不清楚白柔佳心里的疙瘩,他就是说破天,白柔佳都是不会相信的。

    方卓华一直都是希望白柔佳和白冷爵好,毕竟,他是希望白柔佳幸福的。

    “我没怀疑他什么,我只是想知道,他到底会不会有别的女人。”宋燕妮的声音一直回荡在白柔佳的耳边。

    其实白柔佳心里的害怕多过怀疑,她是真的很害怕白冷爵抛下她,否则她不会不听宋燕妮的解释,就挂断电话。

    很多事情,越是解释,就越是说不清楚。

    现在,她只想听白冷爵和方卓华说。

    因为在巴黎和方卓华相处了一个月,她对方卓华有亲近感,也有信任。

    方卓华既了解白柔佳,又了解方卓华,是再适合不过的人。

    “那好,我告诉你,除了你,他不会有其他的女人。”

    “那就好!.”方卓华几乎是打包票,白柔佳相信了方卓华的话。

    方卓华见白柔佳终于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他这才起身走到白柔佳的身边,扶着她,“我先送你回家。”

    白柔佳推开方卓华,“不用,你快回去,我再在这儿待会儿。”

    其实白柔佳是不想让苏胧胧误会,方卓华今天没忙工作,就是从家里出来的,刚才的那个电话,也许就是苏胧胧打来查岗的。

    为了不让苏胧胧多想,也为了不给自己惹麻烦,她推着方卓华离开。

    白柔佳这副模样,方卓华哪里敢离开?

    白柔佳的力气小,根本就推不动方卓华,方卓华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臂,“我先把你送回家,再回家。”

    “乖,听话。”方卓华用了力气,才把白柔佳从凳子上拉起来。

    白柔佳浑身都没了力气,她倒在了方卓华的身上。

    三杯洋酒,足够让酒量本就不好的白柔佳醉倒。

    她之所以撑到了现在,就是为了等方卓华口中的答案。只要方卓华口中是肯定的答案,她就可以说服自己相信。

    白柔佳没了意念支撑,根本就经不起几番的推搡,方卓华非常顺利的搂住了白柔佳。

    方卓华将白柔佳放到了自己的车上,然后将白柔佳送回了白冷爵的家里。

    密码方卓华是知道的,打开门,方卓华便把白柔佳放在了卧室的床上。

    他帮白柔佳脱掉了外套和鞋子,然后帮她盖上了被子。

    酒精对白柔佳来说,作用很大,白柔佳早就进入了熟睡的状态,方卓华看了一眼白柔佳,放心地走出房间,关上了房门。

    等把门关上,方卓华径直回了家。

    时间还不晚,苏胧胧在家里做瑜伽。

    和方卓华领了结婚证后,她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去医院里检查了。

    父母之前一直不让她说,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是未婚先孕。

    孩子已经满了三个月,医生建议她做一些有氧运动,尽量少接触电子产品。

    于是她一本正经地开始在家里练瑜伽,做运动。

    方卓华拿出钥匙打开门的瞬间,坐在里面的苏胧胧已经听到了动静。

    当听到开门的声音,她立刻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站起身,穿上鞋就往门口走去。

    苏胧胧走到门口的时候,还有些手忙脚乱,方卓华看到她这一副着急的样子,好笑地说:“这么着急做什么?”

    “没着急啊”苏胧胧矢口否认,然后就把话题转移了,“今天怎么回得这么早?”

    方卓华把外套脱下,挂在了旁边的衣帽架上。

    等放好衣服,他便搂着苏胧胧往客厅里走去,“今天累了,提前结束了工作。”

    方卓华再一次对苏胧胧说了谎,可是他仍旧面不改色心不跳,因为在他心里,他这样做是为苏胧胧好。

    苏胧胧一听到方卓华说累了,“那你去洗澡,我去帮你拿衣服。”

    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两人的生活也和平日里的那些夫妻没什么区别了。

    苏胧胧一直在家里,她负责主内,方卓华主外,两人各自配合。

    方卓华一把拉住了苏胧胧,他指了指客厅里的瑜伽垫,“你继续去做运动,我自己去。”

    “我来帮你……”苏胧胧很坚持,她想帮方卓华把这些事情都布置好,让方卓华感受到婚后的不一样。

    方卓华还想阻止苏胧胧,可是苏胧胧已经往房间里面走去,他拦也拦不住了。

    苏胧胧不管方卓华还要怎么样,她自己径直往卧室里走去,然后帮方卓华拿了睡衣睡裤,刚一走出门,正好撞上方卓华。

    方卓华笑看着苏胧胧,苏胧胧被看得不好意思了,把衣服放在方卓华的手上,绕过方卓华走回了客厅。

    等苏胧胧回到客厅里,方卓华拿着睡衣睡裤往浴室走去。

    把水打开,方卓华便坐在了马桶上发呆。

    他的耳边回荡着白柔佳的问话,看样子,是白冷爵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所以才会让白柔佳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方卓华掏出手机,给白冷爵打了个电话,手机关机了。

    宋燕妮给白柔佳回了短信后,就立即把手机关了机,她担心电话又打进来,如果引起管家的注意,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她正等着找个好机会,把事情好好地和白冷爵解释一下。

    今天晚上是没机会了,管家因为有宋父的吩咐,所以盯方卓华盯得比较紧,她根本钻不到空子。

    白冷爵完全不知道自己被盯上了,他一旦进了房间,几乎就不怎么出门。

    在房间里,白冷爵一堆的事情可以做。

    最近宋母的反应越来越多了,再加上宋父的态度,更是让白冷爵有了动力。

    第二天一早,宋燕妮起了个大早,白冷爵照常起床。

    宋燕妮先是去了房间里看宋母,和宋母说了几句话,然后就往餐厅走去。

    恰巧,此时白冷爵收拾妥当,打开门,看到宋燕妮,两人便一同走到餐厅。

    吃饭的时候,管家不敢盯,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更何况是白冷爵和宋燕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