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265章:你误会了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17
    <h3 css=”read_tit”>第265章:你误会了</h3>

    白柔佳抱怨了一句:“谁要你保护了.”说完话,过了好半晌,都不见有人回复,白柔佳便知道,白冷爵又去忙了,她只能垂头丧气的挂断电话。

    每次和白冷爵打电话,十次有九次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偶尔几次没有,是因为白冷爵刚从手术台上下来。

    白柔佳失落的把手机放在了桌上,白冷爵连碰面的地方都没说,下了班,她要去哪里找他?

    无奈,白柔佳只好又给白冷爵发了一条短信,问他两人碰面的地点。

    等到了下班的时候,白柔佳仍然没有等到白冷爵的回信,估计手术还没结束,于是白柔佳开着车往白冷爵的医院开去。

    方卓华的电话打进来的时候,白柔佳被堵得水泄不通,除了上天入地,其他两条路都走不通。

    看着手机响来响去,白柔佳很犹豫,不知道到底是该接还是不该接。

    方卓华打第四个电话的时候,白柔佳还是接了起来,“方卓华,怎么了?”

    “你们俩过来了吗?”等白柔佳一接电话,方卓华便问。

    “白冷爵手机不接,我在去找他的路上,有些堵车。”见方卓华没问别的事情,她心里松了一口气。

    方卓华了然的回答说:“那我们等你……”

    “好!.”听上去,像是有很多人吃饭的样子。白柔佳回答了以后,电话就被方卓华挂断了。

    方卓华提前下了班,带着苏胧胧回到了家里。

    方母对苏胧胧喜欢得紧,给她准备了见面礼,一见到她,拉着她坐下,就把见面礼给了她。

    苏胧胧一开始是拒绝,方母非常坚持,她看了方卓华一眼,看到方卓华点了点头,她才接下。

    过了下班时间,方卓华见白冷爵和白柔佳还没来,于是给白冷爵打了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方卓华便给白柔佳打了电话。

    之前给白冷爵打电话的时候,白冷爵就说过,他可能还在做手术,如果他没接电话,就让他打给白柔佳。

    知道白柔佳在堵车,白冷爵在做手术,方卓华便让保姆晚一点做饭。

    白冷爵结束手术后,立即马不停蹄的往办公室赶去,刚走到办公室,就看见白柔佳坐在办公室里,他疑惑的问:“我迟到了?”

    “你自己看看时间。”白柔佳把手机放在了桌上,让白冷爵自己看。

    白冷爵哪里还有这个心思去看时间,他立马换下自己的白大褂,然后穿好西装,“走吧.”

    都这个点了,白柔佳的确是没有这个空档和白冷爵斗嘴,两人一前一后的往门口走去。

    白柔佳每次停车都喜欢把车和白冷爵的车停在一起,白冷爵有固定的停车位,白柔佳每次都是直奔那个停车位。

    这一次一走出来,白冷爵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了白柔佳的车,他朝着白柔佳摊手。

    白柔佳老老实实地把车钥匙放在白冷爵的手上。

    两人一前一后上车,等到了车上,白柔佳才意识到自己把自己卖了,“怎么又是开我的车?”

    “你愿意让它停在这里一晚上?”白柔佳对自己的车宝贝得很,白冷爵是知道的。

    只是这也就意味着,明天早上,白柔佳要把白冷爵送到医院以后,她才能回公司,这一点,白冷爵是百试不爽,白柔佳每次都只能自认倒霉。

    白冷爵开车前,给方卓华回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出发了。

    好在白冷爵有准备,他让方卓华把吃饭的时间推迟了一些,他就是担心手术中出现其他的意外,延迟了手术的时间。

    方卓华家里很近,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堵车的高峰,白冷爵一直保持着非常快的速度,饶是白柔佳,也紧张得扶住了把手。

    车子停在了方家别墅外,白柔佳已经不惊奇了。

    自从知道方卓华当上了方氏的董事长后,她特地去调过方氏的资料,才知道,白冷爵自卑的原因。

    也因为这个,白柔佳也调了白冷爵父亲公司的资料,她又再一次陷入了困惑。

    白冷爵父亲公司和方氏虽说是从事不同的行业,可是经济实力都是对等的,白柔佳不明白,白冷爵到底在别扭些什么。

    两人下了车,白冷爵下了车,整了整西装,扣上西服的扣子,然后让白柔佳挽着他的手往里面走。

    刚开始白柔佳还不知道白冷爵那样弯着手是要做什么,过了一瞬,她才反应过来,立刻伸出手去,挽住了白冷爵的手臂。

    两人这才迈开步子往里面走去。

    白冷爵打电话给方卓华的时候,方卓华就吩咐了家里的保姆开始准备饭菜。

    白冷爵和白柔佳到的时候,保姆已经把菜端上了桌。

    “不好意思,手术耽误了,抱歉。”白冷爵连连向大家致歉,他的工作忙,大家都是知道的,所以也没有过多的责怪他。

    “人到齐了,都落座吧”方父今天高兴得很,他看向在座的人,然后指了指餐厅的方向。

    白柔佳看到苏胧胧的时候,愣了一下,还是白冷爵拉着她,她才慢慢的挪动了脚步,往那边走去,等走到了餐厅坐下。

    白柔佳的目光依然落在苏胧胧的身上。

    苏胧胧知道白柔佳在看着她,可是她一声不吭,坐在方母的身边,老老实实的微笑。

    其实苏胧胧也是想看白柔佳的,只是白柔佳一直盯着她,她没有这个勇气和白柔佳对视。

    苏胧胧知道是她误会了白柔佳,白柔佳恨她都是正常的,可是她没有这个勇气去承认,毕竟,她不敢肯定。

    方卓华的心里到底还有没有白柔佳。

    白柔佳的目光,让苏胧胧的举动不太自然,直到方卓华站起来说话:“非常高兴今天能齐聚一堂,我有个消息要宣布。”

    方卓华的声音响起,白柔佳这才收回自己的目光,将目光转向方卓华。

    大家都没有说话,等着方卓华继续说:“我和胧胧,要结婚了”

    方卓华宣布的这个消息,在场的人,除了白柔佳和白冷爵不知道,其余人都很清楚。

    白冷爵和白柔佳两人的表情有异曲同工之妙,两人先是看看方卓华,又看看苏胧胧,最后看向对方。

    白柔佳一直没反应过来,白冷爵倒是反应很快,立刻端起桌上的酒杯,“恭喜,恭喜。”

    一旁的白柔佳也立马反应过来,举起酒杯,和白冷爵一同恭贺苏胧胧和方卓华。

    方卓华和苏胧胧自然不可能不接受,于是两人都端起了杯子,笑着与白冷爵和白柔佳碰杯。

    细心的白柔佳发现了一个细节,桌上的人杯子里倒的都是红酒,除了苏胧胧,她的杯子装的是果汁。

    虽然看上去不奇怪,可是仔细一想,苏胧胧是因为什么原因,而不能喝酒呢?记得以前,苏胧胧对酒也没有过任何的禁忌。

    想到这儿,白柔佳不自觉的就往其他的方面想了去,果不其然。

    方卓华的话证实了她的猜测,“胧胧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我们决定,不日完婚。”

    苏胧胧穿的是比较宽松的衣服,如果不仔细观察,是看不出来的,白柔佳因为观察了刚才的那一个细节,所以特意多看了她的衣服几眼。

    方卓华的这个消息无疑如同炸弹一般,直接扔到了白冷爵和白柔佳的脑子里,炸开了花。

    这个炸弹,扔得悄无声息,以至于白冷爵和白柔佳没来得及做准备,一时之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白冷爵惊讶的看向白柔佳,然后又把目光转向方卓华,目光里仍然满是惊讶。

    方卓华坐在白冷爵的左手边,他朝着白冷爵举起酒杯,遥遥的敬了他一杯。

    “真是好消息,祝贺你们。”白柔佳笑着对苏胧胧说。

    一开始,白柔佳就是希望苏胧胧和方卓华在一起的,只是方卓华一直对苏胧胧没有任何其他的感情,她想撮合,可又怕好心办了坏事。

    她也不知道方卓华和苏胧胧是几时擦出了火花,总之,两人能走到今天,都准备结婚了,她自然是要送上祝福的。

    “谢谢。”苏胧胧难得的回答了白柔佳的话,然后轻轻地和白柔佳碰了杯。

    方母一直在关注苏胧胧,她特地拉着苏胧胧坐在她的身边,生怕苏胧胧吃少了,于是总是给苏胧胧夹菜。

    在方卓华说话之前,苏胧胧面前的盘子已经堆得如小山高了。

    “吃吧.”方卓华宣布完这件事情,坐下的时候,方父便示意大家用餐。

    方母听到了白柔佳说话的声音,她这才看向白柔佳。

    这个人,很熟悉。

    于是方母的目光一直锁定在白柔佳的身上,白柔佳注意到了。

    因为白柔佳一直是低着头的,方母并没有看到白柔佳的整张脸,所以她无从判断她是什么时候看到过白柔佳。

    当白柔佳意识到方母在看着自己的时候,她手心里都开始冒汗了。

    她见过方母,在巴黎的时候。那一次,应该也让方母记忆深刻,一开始方母没认出她,也许真的只是凑巧。

    白柔佳不经意抬起头的时候,方母一眼就看到了白柔佳的整张脸,她立刻意识到,白柔佳是方卓华在巴黎的女朋友。

    “这位是……”方母指向了白柔佳,方卓华和白柔佳的神经不自觉的紧绷。

    “这是我的女朋友。”白冷爵并不知道这其中的事情,他还微笑着回答了方母的问题。

    方卓华和白柔佳则紧紧地攥紧了手,脑子里飞速的运转着,生怕一个回答错误,就惹得满桌子人都不高兴。

    同时,方卓华和白柔佳的目光也不自觉的撞到了一起,两个人都在为这件事情担心。

    白柔佳等白冷爵回答完话,立刻把目光转回来,然后微微向方母颔首,表情有些不自然。

    其余的人没有注意到,可是方母以及坐在方母身边的苏胧胧看得一清二楚。

    听到了白冷爵的回答,方母看上去更加不开心了,她将目光转向方卓华,眼神里带着责问。

    方卓华立即站出来解释,“妈,你误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