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264章:已经答应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17
    <h3 css=”read_tit”>第264章:已经答应</h3>

    方卓华只能这样回答,他说的没有假,苏胧胧一直努力让自己的口味适应方卓华,不知不觉中,她爱吃的菜已经和方卓华爱吃的没什么两样了。

    “这么自信?”方母以为是方卓华在开玩笑,还打趣他。

    方卓华非常自信,“妈你随便做吧,我要去接胧胧了.”

    在方母挂电话之前,方卓华想起了什么,他又叫住了方母,“妈,等等。”

    “怎么了?”

    “我想请白冷爵和他女朋友到家里吃一顿饭,您多准备两个人的饭菜。”

    方母应了声“好”,方卓华便挂断了电话。

    苏胧胧提议要自己过来,方卓华不答应,坚持要去接她,“你在家里等着,我提前下班去接你……”

    方卓华原本就是这么计划的,就算不是回自己家里吃饭,他也会提前下班去接苏胧胧。

    “不用了,门口就有出租车,我自己可以去,你安心工作。”

    苏胧胧也很坚持,她只是怀孕了,又不是需要人照顾的病人。

    “好了,不要说了,我已经上了出租车了”

    苏胧胧索性先斩后奏,能站在方卓华的身边,就已经她这辈子最大的幸福了,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耽误了方卓华的工作。

    “那好,你快到了就给我打电话,我到公司楼下接你……”方卓华拗不过苏胧胧,既然苏胧胧已经上了车,他也不好让她下车。

    苏胧胧见自己的计谋得逞,笑着应了声“好”。

    然后挂断了电话,她担心再继续聊下去,会让方卓华看出端倪,到那个时候,她可就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

    方卓华也没有起疑,自从经历了苏胧胧禁足的事情后,他便开始学着宠着她。

    苏胧胧眼角都要溢出甜蜜来,她好好打扮了一番,换上鞋,走出了房间。

    苏胧胧顺利的坐上了出租车,一想到待会儿就可以见到方卓华,她的心里就有着说不出的满足。

    挂断了苏胧胧的电话后,方卓华给白冷爵打了个电话。

    那次之后,白柔佳陪着白冷爵去医院复查了一次,确定了他的伤好了以后,两人便恢复了正常的工作状态。

    白冷爵为了尽可能的陪着白柔佳,尽量避免加班以及值班,每天都尽量做到准点上下班。

    白柔佳倒是没看出白冷爵的用心,不过她也还是意识到自己生活上的变化了。

    至少她每天的一日三餐都是非常有规律的,全部来自于白冷爵的用心准备。

    白冷爵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方卓华联系了,原本两人就联系得很少,尤其是方卓华上次说要“公平竞争”后。

    白冷爵一肚子的火,根本不稀得搭理方卓华。

    恰巧白冷爵刚做完一台手术,回到办公室,看见方卓华的电话打进来,他一看到“方卓华”一两个字,没有一点犹豫就挂断了电话。

    方卓华见自己的电话被白冷爵挂断了,就知道白冷爵是为了上次的事情还在生气,他也没有介意,继续给白冷爵打电话。

    第二个电话,白冷爵很快就接起了,几乎是手机一亮屏,白冷爵就接起了电话。挂断方卓华的第一个电话,是他泄愤的一种方式。

    这两个人二十多年感情,绝对不可能因为一个女人就瞬间分崩离析的。

    “方董,不知有什么好事?”白冷爵特地把“方董”以及“好”字咬得很重。

    方卓华知道白冷爵是在报复,他笑着说:“怎么?白大医生,没好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没好事可以,不要再是什么鸿门宴了.”白冷爵给上次的吃饭取了一个非常合适的名字,“鸿门宴”。

    方卓华一听见“鸿门宴”三个字,立马就笑喷了,“你到底是学医的,还是学文的?”

    “不冲突。”

    “行了,先跟你说正事,待会儿还有事。”方卓华看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钟,苏胧胧快要来了,他得速战速决。

    “什么正事?”白冷爵一听方卓华这口气,就知道,他这通电话打来,是带着目的的。

    “请你来我家吃饭,带上佳佳。”方卓华仍然没有改变对白柔佳的称呼,这让白冷爵听了心里很不舒服。

    “真来鸿门宴?”一想起上一次吃饭的场景,白冷爵就浑身不自在。

    方卓华“哈哈”大笑,“在我家里,你觉得可能是鸿门宴吗?”

    “行,几点?”尽管知道带着白柔佳过去,会发生一些什么不可控制的场景,可是白冷爵还是相信方卓华。

    方卓华把吃饭的时间告诉了白冷爵,挂断电话前,又一次叮嘱白冷爵记得带上白柔佳。

    方卓华的再三叮嘱,让白冷爵的心里生了狐疑,可尽管如此,他也只能应着,否则,就会显得他小肚鸡肠。

    苏胧胧到了楼下,给方卓华打电话的时候,一直处于占线的状态,打了好几个,仍然是占线的状态,她索性挂断了电话。

    方卓华看见自己手机上有苏胧胧的未接电话,立马给苏胧胧回了电话。

    原本失落的苏胧胧接到了方卓华的电话,就像是小孩子看到了棉花糖一样,高兴得不得了,“方卓华你在哪里?”

    “你到了是吗?我马上下来接你……”方卓华一桌子的资料都没来得及整理,急忙忙的走下楼去找苏胧胧。

    苏胧胧听出了方卓华的声音里的着急,她立马说:“你别着急。”

    方卓华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着急过分了,笑着说:“你站在楼下别动,等着问。”

    “好!.”方卓华便挂断了电话,正好走到电梯口。

    方卓华的这一层,有他的专用电梯,他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公司门口,接到了苏胧胧。

    苏胧胧没到过方氏,之前方卓华也没在方氏待过,她也了解到方卓华对方氏没有兴趣,所以一直没花太多的心思去研究方氏。

    这一次,她站在公司门口,都不知道方卓华会从哪个方向出来,于是她只能不停的看着自己的四周。

    期待着下一秒转过身去的时候,方卓华就能从她的身后出现。

    巧的是,就在苏胧胧转过身的一瞬间,方卓华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她看着方卓华快步朝着自己走来。

    这样的方卓华和平常的方卓华不一样,平日里的方卓华永远都是嘻嘻哈哈,特别知道如何逗女孩子笑,脸上几乎是二十四小时都挂着笑容。

    今天的方卓华,却是带着一种王者风范,很像是个董事长的模样。

    他走过来的时候,每有员工看见他,都会朝着他微微弯腰,礼貌的喊一声:“方董。”

    苏胧胧好整以暇的看着走来的方卓华,她就是在非常认真的打量方卓华。

    等方卓华走到苏胧胧面前的时候,苏胧胧也学着公司里的员工一样,微微弯腰鞠个躬,喊一声,“方董好!.”

    “你这学得倒是挺快。”方卓华也没有恼怒,他走到苏胧胧的身边,搂着她的肩膀,带着她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苏胧胧笑,不说话。方卓华突然抓住了她的手,“怎么这么冷?”

    “嗯?”苏胧胧还沉浸在刚才的话题里面,方卓华已经把话题转向了她的手。

    等苏胧胧反应过来的时候,方卓华已经把她的一只手,塞进了他的口袋里,另一只手,则被他紧紧地握在手中。

    一瞬间,就有温暖的温度从方卓华的手中传来,苏胧胧傻笑着看向方卓华。

    “我还请了白冷爵和佳佳一起吃饭。”两人一边走,方卓华一边对苏胧胧说。

    听到白冷爵的名字的时候,苏胧胧没有任何反应,当听到白柔佳的名字的时候。

    苏胧胧一愣,她呆呆的看着方卓华,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不是她多想,只是她有点接受不了方卓华称呼白柔佳为“佳佳”,这样亲昵的称呼,她听了,不得不承认她有些受刺激了。

    方卓华明显感觉到苏胧胧手上的温度又慢慢变冷下去,他知道,这是她本能的反应。

    可是当苏胧胧试图把手从方卓华手中抽走的时候,方卓华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正准备说话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

    方卓华拉着苏胧胧上了电梯,苏胧胧不肯上电梯,她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方卓华,“我不去了.”

    “乖,先进电梯。”

    方卓华知道苏胧胧是因为白柔佳的事情而闹别扭,于是连哄带骗的让苏胧胧进了电梯。

    等进到电梯里,苏胧胧再一次试图把手从方卓华的口袋中抽出来,方卓华没再拦她。

    “如果真对佳佳真有什么感情,我就不会请白冷爵。”等上了电梯,方卓华耐心的和苏胧胧解释。

    苏胧胧听了,还是不肯回答方卓华的话,方卓华继续说:“这么称呼,就像我一开始叫你一样。”

    方卓华其实说了谎,他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忘记白柔佳。

    白柔佳是第一个让他有不一样感觉的女人,也是第一个他愿意为了她追回国的女人。

    不过此时,哄好苏胧胧才是第一要事,他可顾不了那么多了。

    苏胧胧的嘴角终于扯出了一丝弧度,不过很快又收了回去,没让方卓华看到。

    方卓华见苏胧胧仍然不理会他,他只好问:“我请都请了,你总不能让问放别人鸽子吧?”

    “我有那么不懂事吗?”苏胧胧拍了怕方卓华的手,随着电梯“叮”地一声,电梯停在了方卓华办公室的一层。

    一路走进去,方卓华对秘书吩咐到:“倒一杯温开水进来。”说完,方卓华便拉着苏胧胧走进了办公室。

    白冷爵挂断了方卓华的电话后,给白柔佳打了个电话,当白柔佳得知方卓华又要请吃饭的时候,白柔佳的心里是很抗拒的,“可以不去吗?”

    “是去他家里吃饭。”白冷爵听了白柔佳的回答,笑出了声,只怕是上次的阵仗把她给吓着了。

    “那我也不想去……”

    白柔佳还是有些抗拒见方卓华的,毕竟上次方卓华提出了和白冷爵“公平竞争”的点子,她真害怕方卓华这次又想一出是一出。

    白冷爵嘴角挂着微笑,“可是我已经答应方卓华了”

    “那好吧”白柔佳不想让白冷爵为难,何况,白冷爵和方卓华的父母也认识,方卓华邀请了,白冷爵不去,难免有些说不过去。

    “乖,我会好好保护你的.”白冷爵原本还打算说些什么,手术又来了,连句再见白冷爵都没来得及说,把手机往口袋里一塞,就走去了手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