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260章:必须要面对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17
    <h3 css=&“read_tit&“>第260章:必须要面对</h3>

    就像是一种直觉,一直不停的提醒苏父,他总觉得苏胧胧是在说谎,而且联合了方卓华一起。

    既然方卓华都来提亲了,那么怀孕这件事情就算是好事,也不至于要瞒得这么紧。

    苏胧胧没回答,苏父又问了一遍,苏胧胧的泪水不自觉就落了下来,苏父立马知道这其中有猫腻,“到底怎么回事,你好好说。”

    苏胧胧不敢说,可是看到苏父凌厉的眼神,她又害怕,此时此刻,她很想躲到方卓华的身后,只可惜,苏父已经支开了方卓华。

    过了好一阵,苏父换了一种态度,劝说苏胧胧。苏胧胧也不愿意欺骗苏父,把事实告诉了苏父。

    苏父带了苏胧胧这么多年,可以算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她到底有没有说谎,只要一个眼神,苏父就仿佛能洞穿。

    苏父听完苏胧胧的话,苏父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扫到了地上。

    苏父平日里爱好书法,书桌上有他最爱的一块墨块都被他推到了地上,掉在地板上,应声落地,碎成了两段。

    苏母听见这动静,立马走进了书房来查看,一边走一边问:“你们这父女俩又是怎么了?”

    等走进书房,苏母看到地上的东西,立即问苏父,“你这又是发哪门子的脾气?”

    “你自己问你的好女儿!”苏父气得脸通红,他用手指着苏胧胧,气不打一处来。

    苏母看向苏胧胧,问:“你做了什么,惹你爸这么生气?”

    苏胧胧支支吾吾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苏母,苏母听了,气得都捂住了胸口,让保姆拿药来。

    苏父扶着苏母坐在凳子上,等保姆把药拿来,让她吃下药,才看到苏母的脸色缓和了一些。

    “你看看,你把你妈气成了什么样子。”苏父气得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形容苏胧胧。

    苏母一直教导苏胧胧所有的礼仪,一直是想把她培养成大家闺秀,却万万没想到,她回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人家方卓华那么好一个孩子,你就要这样毁了他的人生?”以方卓华的条件,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苏胧胧没有吭声,正是因为知道方卓华很优秀,她才一直隐忍这么多年,她觉得自己配不上方卓华。

    所以努力让自己跟上方卓华的脚步。

    如果不是这一次,她的设计,也许她和方卓华没有一点机会走到一起。

    如果你问苏胧胧后不后悔,她会毫不犹豫的回答:不后悔。

    如果时光倒回,一切重来一次,她仍然会选择这一条路。

    “方卓华自己知道了吗?”苏母恢复了一点,用非常虚弱的声音问苏胧胧。

    苏胧胧点了点头,苏母这下可愈发的生气了,“他知道还要娶你?还帮你承担罪责?孩子,你这是前世修来的福分啊!”

    听完苏母说的话,苏胧胧仍然是沉默。

    她自己也知道,方卓华能做到这一步,的确是很难得,正因为如此,才让她更加不舍得放开方卓华。

    “不行,说什么我都不能让你毁了人家。”

    苏父终于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一开始,他只是有些犹豫,他很怀疑方卓华对苏胧胧的态度。

    等知道这一切,苏父非常坚定了,说什么都不能让苏胧胧和方卓华在一起。

    作为一个男人,苏父清楚地知道,方卓华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因为他觉得这是他的责任,他要来承担。

    对苏胧胧,根本没有爱。

    “爸!”苏胧胧听见苏父反对,也表示了自己的不满。

    “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就不要出自己的房间,至于你肚子里的孩子,等我和你妈商量以后再做处理。”

    苏父的态度很坚定,不允许苏胧胧质疑和反对。

    苏胧胧还想说些什么,苏父便和苏母互相搀扶着走出了书房。

    这一次,一直都帮着自己的母亲都没有帮苏胧胧说一句话。

    其实苏胧胧自己也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毕竟她做的那些事。

    的确是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讲的,那样卑劣的手段,任凭谁听了,心里都会有一些芥蒂。

    可是即使苏胧胧知道,方卓华娶她只是为了负责任,她也觉得很满足。

    只要方卓华能留在她的身边,以一个丈夫的名义对她好,对孩子好,这样就足够了。她已经不奢望方卓华的爱了。

    苏父和苏母径直回了房间,等坐下,苏父和苏母都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声气,“你说胧胧这孩子怎么这么傻?”

    一想起苏胧胧对方卓华做的那些事情,苏母就有些恨铁不成钢。

    这个世界上也不是没有别的男人了,不懂苏胧胧为什么就是要在那一棵树上吊死。

    苏父摇摇头,虽然苏胧胧是他的女儿,可是他常常不能理解苏胧胧的某些举动。

    自从方卓华到家里来提亲后,苏父觉得之前的疑惑有了一些头绪。

    像是苏胧胧坚持要去巴黎的原因,大概也是因为方卓华。

    一切似乎都能说得通了。苏胧胧做的这一切,都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方卓华。

    看来,苏胧胧对方卓华用的情,的确是太深了。

    “孩子怎么办?”苏父直接把这个最棘手的问题抛给苏母。

    苏母接都不敢接这烫手的山芋,看方卓华那样子,显然是很疼惜这个孩子。

    如果他们毁掉了,只怕会引起方卓华的不满,尤其是苏胧胧那态度摆在那儿,很难强制实施。

    只是留下的话,也只是个祸患,一旦苏胧胧和方卓华之间产生矛盾,孩子便会成为唯一的受害者,到那时再去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想到这里,苏父和苏母都陷入了沉默,其他的事情都还好解决,只是苏胧胧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不好解决。

    方卓华回到家里后,心里紧张,他从苏父的态度可以看得出来,苏父对这件事情的解释还是有怀疑。

    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方卓华的右眼皮一直跳,坐立不安,他拿起手机给苏胧胧打电话。

    苏胧胧听完苏父说完话,看着他们走出房间,世界就仿佛是坍塌了一半。

    她失魂落魄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刚走到房间门口。

    方卓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她握着手机,仿佛像是握着一个烫手的山芋一样。

    苏胧胧不想让方卓华替她担心,可是她也必须把这件事情告诉方卓华,如果方卓华不知道这件事情,就不能帮她想办法。

    只怕,没有方卓华他们想办法,她根本就没有可能出去。至于她和方卓华的婚事,估计也遥遥无期了。

    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

    “胧胧?”方卓华叫了苏胧胧好几声,苏胧胧都没有理会,方卓华又叫了一次。

    “我在。”苏胧胧的声音有些奇怪。

    她自己心里很清楚,所以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点,为的就是不让方卓华替她担心。

    尽管苏胧胧很努力的掩饰自己的声音,方卓华还是听出了不对劲。

    过了好一阵,他才试探性的问:“你爸和你说了什么?”

    “他……”苏胧胧正在想托词,后面拖了很长的音。

    正当她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时候,方卓华开口说话了,“胧胧,没什么难关是过不去的,放心的说。”

    苏胧胧沉默了,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她在权衡,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说不定她能放过方卓华,让方卓华去追求他的所爱。

    可是她肚子有一条鲜明的生命,是他们之间的结晶。

    不管她的手段再卑劣,肚子里的孩子都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她没办法去伤害孩子。

    “我把事情都和我爸说了.”苏胧胧老实交代了。

    她必须先把这件事情告知方卓华,“我爸不让我和你结婚,现在他禁了我的足。”

    “禁足?”前面的话,方卓华都有心理准备。

    从他认识苏胧胧起,她就不是一个会说谎的人,尤其是在自己至亲至爱的人面前。

    他知道,他的谎言会被拆穿,可是他不想在苏父最愤怒的时候把这件事情告诉苏父,正好他也借这个机会,让苏父相信他对苏胧胧的真心。

    方卓华好长一段时间都没说话,苏胧胧也没问,她知道,方卓华是在思考,这件事情正在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前面的方案已经全然行不通了。

    “你先别和你父母对着干,我来想办法。”其实方卓华自己也想不到可行的办法,可是为了安抚苏胧胧,他只能先这么说。

    “好!.”到了这个时候,苏胧胧没有别的选择,她只能选择相信方卓华。

    等挂断了电话,方卓华二话没说,把车掉头,往苏家开去。

    苏父和苏母坐在房间里,商量着对策。

    从方卓华的态度看得出来,他是很想负这个责任,可是苏胧胧做的事情实在是太令人不齿了。

    纸是包不住火的,他们不能保证,这件事情不会被别人知道。

    一旦这件事情闹大,传出去让别人知道了,苏胧胧这一辈子就算是毁了。

    苏父站在床边,苏母坐在梳妆台前,两人都在冥思苦想,想一个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

    房间的沉默还没保持上半个小时,就听见敲门声,紧接着就听见了保姆的声音,“先生,夫人,有位先生过来了”

    苏父和苏母对视,他们知道,这个人一定是方卓华,他们摇摇头,不想出去见方卓华,可是又不能不去。

    苏母先回答了保姆,“知道了”

    保姆听见苏母回答了,就离开了房间门口,然后走到门口回复了方卓华,让方卓华先在沙发上坐一会儿,然后给他沏好茶。

    苏父无奈的说:“走吧!”

    苏父往门口走去,苏母没办法,只能跟上去。这件事情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两个人必须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