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259章:多说多错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17
    <h3 css=&“read_tit&“>第259章:多说多错</h3>

    方卓华见苏胧胧很为难,也不想让她多想,于是他一边说,一边帮她把枕头放下来,“好了,想不通,就先别想了,明天早上再告诉我你的决定,现在先休息。”

    方卓华考虑到苏胧胧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连倒时差的时间都没有,就要面对这么棘手的问题,他的心里不免也有些心疼。

    苏胧胧自己取下先前方卓华帮她披上的衣服,然后躺了下去。

    方卓华等苏胧胧躺好,闭上眼睛,自己才躺下去。

    等方卓华躺下去,他便伸手关掉了房间里的灯。

    在黑暗中,突然,苏胧胧说:“方卓华。”

    “嗯?”方卓华显然没料到苏胧胧会突然叫他。

    “我相信你,相信你能把这件事情处理好,我只有一个要求。”

    苏胧胧顿了顿,直到方卓华同意,她才继续说:“千万别把责任都往你自己身上揽。”

    方卓华沉默了一瞬,才说:“好!.”

    方卓华原本的打算就是将一切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至少,苏父不会惩罚苏胧胧,他也尽到了保护苏胧胧的责任。

    只要苏胧胧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安全的,他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可是现在听到苏胧胧这么说,方卓华却有些不知所措了。

    黑暗中,方卓华能感受到苏胧胧的心情有些七上八下,起伏不定,他为了让苏胧胧的心定下来,只能先答应了她。

    苏父从苏梦卿妈妈口中知道了苏胧胧的事情,心里是又气又急。

    他问苏梦卿妈妈,苏胧胧的航班时间以及降落的时间,可是苏梦卿妈妈一概不知。

    无奈,苏父只好挂断了苏梦卿妈妈的电话,然后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苏母,苏母听了,先是一愣,紧接着就开始劝苏父,“先别急了,等胧胧回来,不就知道了”

    苏母一直相信苏胧胧是个很自爱的女孩子,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一定是苏胧胧爱方卓华爱得太深。

    苏父气得用手捂住了胸口,苏母立马帮苏父拿了药,让他就着水吞下。

    扶着苏父在沙发上躺着,苏母担忧的说:“你先回房间歇会儿,待会儿胧胧回来了,我告诉你……”

    “不用,我要在这儿等着她回来。”苏父不肯,他不敢相信未婚先孕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女儿的身上。

    苏母见说服不了苏父,摇摇头,无奈走去帮苏父泡了一杯茶,生怕他再一激动又出什么事。

    一直到了晚上,苏胧胧都没有回家,电话也打不通,苏母劝苏父去休息,今天一天,担心苏胧胧的事情。

    苏父连饭都没怎么吃,她真怕他的身体撑不下去。

    第二日一早,方卓华先起了床。

    自从进公司起,他便已经形成了规律的生物钟,根本就不需要闹钟,他每天早晨都是定时定点醒来。

    昨天晚上,在收电脑的时候,方卓华就给秘书打了电话,告知秘书今天自己不会去上班的消息。

    秘书收到消息后,立刻开始调整方卓华的行程表。

    苏胧胧因为时差的关系,以至于方卓华买好了早餐,去叫她起床,她都有点赖床,不想起。

    “胧胧,快点起床,待会儿吃完饭,要回你家。”方卓华的声音很温柔,也男的看到他这么靠谱的样子。

    苏胧胧听见方卓华的话,这才睁开眼睛,极不情愿地坐了起来。

    两人吃过早餐,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就往苏家赶去。

    自从昨天苏胧胧从苏梦卿和李明口中得知伯妈看到了化验报告的事情,她就不敢再把手机开机。

    她知道,苏父一定把她的手机打炸了。

    尽管现在马上就要到家了,可是一想起严厉的苏父,苏胧胧的心还是不自觉的紧缩了一下。

    车子停在苏胧胧家门口,苏胧胧不肯下车,她害怕。

    虽然有方卓华帮她承担责任,可是她仍然不敢面对苏父,她不知道苏父会怎么对她,却也知道自己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苏父一晚上都没怎么睡着,断断续续睡了几个小时,每次都是做噩梦,被噩梦吓醒,闹得苏母也没睡得好。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就起了床。苏父连着两天没去上班,就坐在客厅里等着苏胧胧回来。

    苏父刚坐下没多久,就听见了刹车的声音,他立刻走出门去瞧瞧。

    一看,只看到方卓华走下车,苏胧胧坐在副驾驶座上,说什么都不肯下车。

    一看到苏胧胧这副心虚的模样,苏父气就不打一处来,恨不得狠狠的给苏胧胧几个巴掌。

    可是考虑到她肚子里的孩子,他终究还是下不了这个狠手。

    方卓华几乎是和苏胧胧同时看到苏父从屋子里走出来,苏胧胧没再和方卓华纠缠,立马从车上走了下来,看到苏父,用颤抖的声音叫了一声,“爸。”

    “你还知道我是你爸!”说着,苏父的手就扬了起来,方卓华担心苏父伤害到苏胧胧,立即挡在了苏胧胧的身前。

    正巧,苏母听见了屋外的动静,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苏胧胧。

    苏母立即拉住了苏父,“你这是做什么?孩子回来了,难不成,你要把她打走不成?”

    苏母的语气中难免带着一些责备,她一边笑着对苏胧胧和方卓华说:“先进屋。”然后又拍了拍苏父的手。

    苏父这是一肚子气都没地方发,差点没让气出病来。

    “胧胧,你招呼方卓华坐。”苏母一边扶着苏父坐下,一边让苏胧胧招呼方卓华。

    然后又叫了一声家里的保姆,让她泡茶来。

    苏母吩咐后没多久,保姆就泡好了茶送了过来,放在了方卓华的面前。

    眼看着苏父又要发作了,苏母立刻拉住了苏父,“都说了,让你冷静,孩子被你骂得还不够?你要打了?”

    虽然说苏父疼女儿,宠女儿,可是只要苏胧胧做错了事情,他也毫不吝惜的骂苏胧胧,常常骂得苏胧胧眼泪汪汪。

    苏胧胧一看到苏父那副严厉的模样,就不自觉靠近了方卓华一些。

    等苏母坐下,方卓华才开口说:“今天我过来,是为了先前的事情。”

    “今天我们家里有些家务事要处理,不太方便说那些事情。”

    苏父委婉的下了逐客令,他真的恨不得直接问苏胧胧肚子里的孩子的事情。

    可是苏父的心里也担心,他很害怕这个孩子不是方卓华的,一旦是这样,那苏胧胧的名声可就毁了。

    冷静了一晚上,到了这个时候,苏父忽然觉得,其实孩子是方卓华的是最好的结局。

    方卓华一听苏父的口气,就猜到了苏父是知道了苏胧胧肚子里孩子的事情。

    于是他直接坦白,“我想苏父要说的事情,和我要说的事情是一样的。胧胧的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

    “果然是真的!”苏父抄起桌上的茶杯就直接往空地上砸去。

    茶杯应声而碎裂,杯子里的水撒了一地。保姆听见了动静,却不敢走出来看是什么情况。

    苏母拉着苏父坐下,“说好了心平气和的说,你这算什么?”

    苏母就是担心苏父的暴脾气伤害到苏胧胧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提前就和苏父约定了要心平气和的和苏胧胧说。

    苏父这才想起和苏母的约定,缓缓坐了下来,看向苏胧胧,“你自己说。”

    怀孕这件事情,也许男人说不清楚,但是女人说得清楚,如果女人说不清楚了,那么谁也不知道孩子到底是谁的。

    苏胧胧低着头,用手搅着手指,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苏父的话。

    方卓华看了一会儿苏胧胧,又看了苏父一会儿,最终微笑着说:“伯父,不然先听我说?”

    “也行,谁说都一样。”苏父迟迟不接话,苏母便接了话。苏父没有反对,就算是默认了。

    “事情是这样的,之前我说过,我和胧胧两情相悦,有一天,我喝醉了酒,强要了胧胧,虽然胧胧是不情愿的,才造成今天这样的后果,我愿意为我犯下的过错付出代价。”

    “不,不是这样的。我是情愿的”听完方卓华的话。

    苏胧胧立马站出来解释,方卓华把一切罪责揽到他自己身上,结果并不见得有多好。

    苏父皱起了眉头,其实两人的话,他更相信苏胧胧的话。

    他能看得出来,在这两个人的爱情里,爱得深的一方是自己的女儿,苏胧胧。

    苏父没说话,陷入了沉思。苏母推了推苏父的手,示意他说话。

    这件事情有些蹊跷,苏父不能把这件事情就这么简单的处理,他必须慎重思考一下,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方卓华,你先回去,事情我大概知道了,具体事情,我到时候会让胧胧通知你的”

    苏父仍然没有立刻下定论,而是借口想打发走方卓华。

    方卓华虽然担心苏胧胧的安全,可是虎毒还不食子,更何况,这是疼了苏胧胧二十多年的父母,有苏母在,方卓华也算是放心了。

    于是,方卓华起身向三人告辞,“那我就先走了,如果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前面的话方卓华是对着苏父苏母说的,后面的那两句话,则是对苏胧胧说的。

    苏母点点头,苏父对苏母说,“你去送送。”

    “不必了”方卓华受不起苏母的送,自己往外面走去。

    等方卓华走远,苏母走回客厅,苏父看了一眼坐立不安的苏胧胧,“跟我到书房来。”

    苏父便大步的往书房走去,苏胧胧在那儿坐了很久,她不敢跟上去,面对苏父的严厉,她根本藏不住任何的心事。

    这么多年了,除了对方卓华的感情,她藏了起来,其他的事情,统统没藏成功。

    苏母也想跟上去,没走几步,就听见苏父说:“你别跟过来。”

    苏母不好再继续往前走,只好停下脚步,对苏胧胧点点头,鼓励她不要害怕。

    苏胧胧三步一回头,无条件帮助她的苏母不在身边,她的心里真的空荡荡的。

    等到了书房里,苏胧胧习惯性的带上了门,苏父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然后问:“事情真的如方卓华所说?”

    “是。”苏胧胧不敢多说话,她知道,在“狡诈”的苏父面前,多说多错。

    苏父又问了苏胧胧一遍,“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到底是不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