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231章:伤口问题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h3 css=”read_tit”>第231章:伤口问题</h3>

    白冷爵主动上前去,将白柔佳拉过来,然后吻上了她的唇。

    不知不觉中,白冷爵的手就攀上了白柔佳的腰,试图将她揽到床上,白柔佳立马推开了白冷爵,“伤口还没好,不想拿手术刀了?”

    如今白冷爵手上有伤,好在当时没有伤到要害,一旦伤到了要害。

    也许,这辈子他就真的拿不了手术刀了,也就等于,他这辈子废了。

    提到这个问题,白柔佳坐在了床边。

    看了一眼白冷爵手上的伤,“当时握刀的时候,你就不怕自己一辈子也拿不了手术刀?”

    “那个时候,满脑子都是保护你的念头。”

    白冷爵没有撒谎,自从看到了白柔佳的短信,意识到白柔佳可能出了事。

    他满脑子就只有这么一个念头,那就是保护白柔佳。

    如果白柔佳再出什么事情,恐怕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白柔佳低下头,“谢谢。”

    除了说“谢谢”,白柔佳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白冷爵伸出手,摸了摸白柔佳的头,“现在不是没事了吗?别愧疚了”

    其实白柔佳在遇到以外的时候,能第一个想到他,白冷爵的心里,的确是满足的。哪怕前面是刀山,是火海,他都无条件为她而闯。

    白冷爵往旁边挪了挪,腾出了一块空地,然后轻轻拍了拍,“来,睡上来。”

    “不用了,我睡旁边就可以了.”白冷爵住的是双人病房,恰好病房里另一张床是空下来的,白柔佳早就做好了打算。

    白冷爵皱着眉头,锁住白柔佳,不让她走,“我想抱着你睡。”

    听到白冷爵这么说,白柔佳无奈,只好躺到白冷爵的旁边,白柔佳的动作很小,她担心会碰到白冷爵的伤口。

    等睡好,白冷爵满足的抱住了白柔佳,渐渐就进入了梦乡。

    白冷爵的身上原本穿着白大褂,受伤的时候被血弄脏了,大块大块的血渍,白冷爵一到医院里,就脱了下来。

    此时,他的身上只穿了一件贴身的衬衣,闻着白冷爵身上的龙涎香,她无比的满足。

    这一天,白柔佳睡得无比的香甜,虽然床很小,两人都一觉睡到了早晨值班医生查房,医生敲了好几次门。

    仍然没有反应,他便直接推门而入,当看到这场景,立马就退出去,“不好意思,打扰了.”

    好在只有他一个人,白冷爵锁住白柔佳,不让她下床,白柔佳拍了拍白冷爵的手,要走下去。

    白冷爵只好松手,一下床,白柔佳亲自到了外面请医生进门,“请进。”

    白柔佳的脸上还泛着红,医生一进门,就一脸坏笑看着白冷爵,白冷爵却不以为意。

    医生帮白冷爵换好药,“可以出院了,到时候定期回医院换药。”

    “就可以出院了?”白柔佳听到医生的话,惊讶地问医生,医生点点头,“不然呢?”

    “咳咳,那个……”白冷爵见自己的谎言被揭穿,有些尴尬,轻声咳了几句。

    “白冷爵,你别给我装聋作哑,把话给我说清楚了”

    白柔佳意识到自己被白冷爵骗了,非要白冷爵把话给她说清楚了。

    白冷爵用手摸了摸头,其实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是无济于事了,总之,昨天晚上,白柔佳就已经答应了他的要求。

    两人也已经和好了,所以不管其他,他只要最后的这个结果。

    白冷爵曾经无数次想象过白柔佳回到他的身边时的场景,却从来没有想过会是以这样的方式。

    查房医生已经闻到了白柔佳身上的火药味,感觉白柔佳就像是个定时炸弹,随时就会要爆炸。

    他为了不伤及自身,立马打算开溜,“赶紧去办出院手续,别占着床位。”

    “知道了,知道了”白冷爵一边应着医生的话,一边想着该怎么向白柔佳解释。

    查房医生经过白柔佳身侧的时候,白柔佳还是露出了微笑,礼貌地把医生送到了病房门口,“留步。”

    查房医生只觉得自己如果不这么说,白柔佳估计会把他送到办公室去。

    白柔佳笑了笑,停下了脚步,目送医生离开。

    等医生离开后,白柔佳走回了病房里面,把门关上,板着一张脸看着白冷爵。

    白冷爵笑嘻嘻地说:“那个,不是说让办出院手续吗?”

    “谁说了?”

    白柔佳挤不出笑容来,她看着白冷爵嬉皮笑脸的样子。

    恨不得冲上去把他好好教训一顿,如果不是因为白冷爵现在身上有伤,白柔佳早就冲上去了。

    不过,白柔佳仍然打不赢白冷爵,尽管他的身上有伤。

    “刚刚不是医生说的吗,都听到了.”白冷爵选择继续装傻。

    他可以主动承认错误,但是不是现在。

    白柔佳的脸上因为生气而泛起了红晕,眼睛里面也暗含着怒火,白冷爵觉得这样的白柔佳,格外的迷人,他想多看一会儿。

    白柔佳走到白冷爵的旁边,坐在床上,拿起白冷爵的手看了一眼。

    昨天晚上他还用这双手抓住了自己,却不能自己喝水,看来,这也是骗她的。

    因为当时白冷爵的腹部被捅了一刀,白柔佳并没有过于的关注白冷爵手上的伤。

    白柔佳把白冷爵的手拿了起来,轻轻按了按,就听见白冷爵因为疼痛而发出声音,白冷爵意识到白柔佳对他受伤的手不怀好意。

    立马将手从白柔佳的手中收了回来,然后问她:“你做什么?”

    “装,接着装。”

    白柔佳并没有使出很大的力气,她只是轻轻地捏了捏白冷爵的手,白冷爵的反应这么大,她可不会相信了。

    “装?我装什么?”

    白冷爵万万没想到,白柔佳居然会认为他在装,果真是不该欺骗女人,女人就是爱联想。

    他立马对白柔佳说:“我昨天握着那把刀子握了这么久,你觉得我是在装?”

    白柔佳一听,顿住了,这才回忆起来,似乎真的是这样的,昨天白冷爵和小偷僵持的时候,一直握着那把刀子,所以他刚才的不是装的。

    白柔佳又拿起了白冷爵的手,想查看一番,白冷爵却以为她又要试探自己,立马把手抽回来。

    “放心,我只是想看一看,刚刚按伤了没有。你还疼吗?我去帮你叫医生。”白柔佳的心里终归还是担心白冷爵的。

    白冷爵的伤是为她而受,昨晚的事情她也都亲眼看到了,她也该知道,就算是没有白冷爵说的那么夸张,白冷爵还是受了伤,也是会痛的。

    白柔佳态度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让白冷爵忍不住笑了,“按到伤口处会痛而已,没那么严重。”

    白冷爵也知道自己不该和白柔佳开玩笑,“没事的”

    “真的不需要请医生吗?”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白柔佳的性子,白冷爵都会觉得白柔佳有人格分裂。

    白柔佳心里清楚,白冷爵伤到的是手,如果留下任何后遗症,很可能这辈子都握不了手术刀。

    她忽然想到了这一点,她没问白冷爵,因为她觉得,直接问医生会更可靠。

    说干就干,白柔佳也没有和白冷爵知会一声,就直接跑出了病房,白冷爵伸着手,试图叫住她,可惜白柔佳却无动于衷,想去哪儿还是跑去哪儿了。

    白柔佳几乎是只用了一口气就从白冷爵的病房里跑到了医生的办公室,她记得医生的脸。

    直接跑到医生的面前,“那个,那个,白冷爵,他…”

    白柔佳不知道该怎么问,她知道,如果白冷爵有心欺骗她。

    那么一定会连着医生一起瞒着她,白冷爵做事情,向来都是不留任何的痕迹。

    “白冷爵怎么了?”医生有些看不太明白白柔佳过来的意图,放下手中的笔,询问白柔佳。

    白柔佳想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白冷爵他的手对他的工作会不会有影响?”

    听了白柔佳的问话,医生就笑了,白冷爵在白柔佳面前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也难怪白柔佳要跑过来问他。

    他非常负责任地回答说:“不会。”

    听到这里,白柔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却又听见医生说:“但是,如果这段时间不好好护理,出现伤口的二次裂开,我就不敢保证了”

    手是医生用来握手术刀的,所以一双能正常活动的手,对医生来说,绝对是必不可少的。

    白柔佳点了点头,“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与此同时,白柔佳几乎就已经决定了要搬回白冷爵家里住。

    白柔佳从医生办公室走出来,心情分开的舒畅,她跑去服务窗口帮白冷爵办理出院手续,却得知白冷爵的出院手续已经办好了。

    她想了很久,都想不到会是谁帮白冷爵办理了出院手续。

    当她疑惑地回到了病房,就看见白冷爵自己已经把东西给收拾好了。

    “你去哪儿了?”白冷爵坐在病床上等着白柔佳,没等到白柔佳,他只能自己去把出院手续给办好了。

    “你这是准备做什么?”

    “回家啊!出院手续我办好了,走吧!”

    白冷爵只住了一晚上,从床上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走上前搂住白柔佳的肩膀,就要带着她往外面走。

    白柔佳从白冷爵的怀里走出来,一本正经地对他说:“从今天起,你什么事情都不用做了,直到你的手恢复。”

    “为什么?”白冷爵有些听不太明白白柔佳说的话的意思。

    “伤口如果二次裂开,你知道会发生一些什么吗?”白柔佳的脸上非常的严肃,一如当初和他提分手时的模样。

    白冷爵笑了,点了点头,“伤口大虽大,只要我自己注意,二次裂开的可能性不高。”

    白冷爵自己是医生,自然也懂,也明白了白柔佳这是紧张他。

    “不能只是不高,必须是不会!”

    白柔佳绝对不要伤口二次裂开的事情发生。

    否则,她会记恨自己一辈子的。如果白冷爵为了救她,而断送了自己的事业,她绝对不会原谅她自己。

    白冷爵笑了笑,伸出手去摸了摸白柔佳的头,“走吧,回家。”

    在这件事情上,他不想再计较,只要白柔佳陪在他的身边,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不怕了。

    白柔佳知道白冷爵是在转移话题,噘着嘴,“先回公司吧?”

    昨天晚上公司被翻成那样,她又没有带手机,而大家都知道她在公司里加班,只怕现在都急得不行了。

    白冷爵点了点头,他的病假,在昨天晚上就已经委托郑云凡帮他请好了,接下来,的确是该去请白柔佳的假了。

    两人乘坐出租车到了公司的楼下,白冷爵看到一片空旷的公司门口。

    总觉得这儿像是少了什么,一直到走进公司,他都没有想起来是少了什么。

    白柔佳让白冷爵在楼下等,白冷爵不肯,要跟着她一起上去,是一刻都不愿意离开白柔佳。

    还在找”婚染流年爱你如旧”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