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219章:沉默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h3 css=”read_tit”>第219章:沉默</h3>

    白柔佳打开自己的电脑,和吴依依聊天,她这才想起,很久没有和吴依依联系了,一上线,吴依依的对话框就弹出来了,问她去了哪里。

    白柔佳把自己的事情都说给了吴依依听,吴依依听了,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了,立马打了电话给白柔佳,“喂?出来喝一杯。”

    “在哪儿?”白柔佳刚接起吴依依的电话,白柔佳也不想再家里待着,如今郑纷萦堵在门外,她只能窝在她自己的房间里,还不如出去。

    “你在哪里?”吴依依一直都是很自由的,到哪儿都自由得很,白柔佳立马回答说:“在自己家。”

    吴依依大概也猜到了白柔佳是在自己家里,没道理和白冷爵分手了,还住在白冷爵的家里,“那就在你家附近找个咖啡厅。”

    “好,那就去老地方。”白柔佳之前住在家里的时候,就经常和吴依依在她家附近的一家咖啡厅聊天,自从白柔佳住在白冷爵家之后,她就很少和吴依依出门了,如今她是为了躲郑纷萦,正好又和吴依依聊聊天,排遣一下。

    说走就走,白柔佳就溜出了家门,趁着郑纷萦在浴室里,白柔佳和坐在客厅里的胡昕蜜和阳珊打了声招呼,带上钱,手机和钥匙就出了门。

    白柔佳到的时候,吴依依还没到,白柔佳把位置订好,正好是她们俩以前经常坐的地方,白柔佳发了信息给吴依依,吴依依已经在路上了。

    刚和白柔佳一说,她就走出了门,但是和她家还是有点距离,她紧赶慢赶,还是比白柔佳晚一点。

    吴依依一到咖啡厅,就习惯性地往两人常坐的那个位置上看了去,果真看到了白柔佳。

    于是她就立马跑了过去,白柔佳没有帮她点喝的,只有一杯热开水,吴依依一坐下,一口把桌上的那杯热开水喝光。

    吴依依一走进来,白柔佳就叫来了服务员,帮吴依依点了她爱喝的饮料,吴依依一坐下,就开始八卦白柔佳的事情,“你和白冷爵怎么回事?”

    正是因为吴依依知道白冷爵和白柔佳是假交往,她才更加好奇两人分手的原因。

    “说来话长。”

    “那就慢慢说,我听。”吴依依全身每一个八卦的细胞都澎湃着,恨不得能钻进白柔佳的肚子里,立马从白柔佳那儿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白柔佳笑了一下,把事情的经过都和吴依依说得清清依依,吴依依一听,都呆住了,手僵在那儿,这么巧的事情,居然还让白柔佳给遇到了。

    两人又在那儿聊了许久,等到了接近十点才回家,回到了家里,白柔佳偷偷摸摸地走进了房间,刚把门打开,就听见郑纷萦说:“回来了”

    “嗯……”白柔佳一听就知道是被郑纷萦给发现了,看郑纷萦穿着睡衣在客厅里坐着,就知道郑纷萦是在等自己。

    白柔佳灰溜溜地准备钻进房间里,不想和郑纷萦多说几句话。

    可是郑纷萦从来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白柔佳,“站住。”白柔佳只好停下脚步,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她知道郑纷萦一定又要把相亲的事情说一遍。

    “我跟你说,这次你何阿姨给你介绍的这个男人真的不错,你妈我看过了”果真如白柔佳所想,郑纷萦又开始罗嗦这件事情了。

    白柔佳只能假装她听进去了的样子,拼命地点头,实际上就是左耳进右耳出,她拿着手机在手上玩,一边玩一边点头。

    郑纷萦一个劲地在那儿说,她也没看白柔佳一眼,以为她在听。等她一转头,看到白柔佳,一把从她的手上抢过手机,“你个臭丫头,听没听我说话。”

    “我听了,听了,妈,我明天还要上班,先去睡了,你也早点睡,晚安。”白柔佳一边起身,一边从郑纷萦的手上拿过手机,然后起身奔回了房间。她可不想给郑纷萦任何一个教训她的机会。

    白柔佳原本就很烦相亲的事情,尤其是反感郑纷萦给她介绍那些个相亲对象的时候,以往她都还会很认真的去分析相亲对象,可是如今呢,她哪里有这个心思去分析?她真的躲都来不及。

    “哎!”郑纷萦伸出手指向白柔佳,白柔佳任凭郑纷萦在她身后叫,说什么都不停下脚步,冲进房间就把门给关上了。

    回到公司里,白柔佳就把相亲的事情抛之脑后。如今白柔佳工作努力多了,她现在和白冷爵没有之前那一层关系了,也不好光拿钱不办事。

    于是她又开始捡起了以前的工作,开始给客户做设计了,不过她赚的钱也多了,这其中有白冷爵的功劳。

    白冷爵是多么精明的人,他做起这件事情来,从来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白柔佳完全没意识到白冷爵在帮助她,她只是单纯的认为是自己接了设计单,多拿了提成。

    白冷爵很了解白柔佳的经济情况,白柔佳在他的公司里,他就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眨眼就到了星期五,这天白柔佳刚下班,同事们就在那儿讨论,“今天轮到谁请客了?”

    公司里的同事关系都很好,每到周五就会吆喝着一个同事请吃饭,大家一起玩到很晚。之前白柔佳一直都因为白冷爵的关系,每天都是下了班就回家。

    自从白柔佳和白冷爵分手以后,白柔佳就悄无声息地加入了大家的团队,因为周五的时候大家都在疯玩,也没什么人在意到白柔佳,反正都是一起玩。

    以往的每个周五白柔佳都还蛮开心的,今天她还在办公室里绘图纸,就看见大家纷纷看向了她,她立马走到门口去,问:“今天大家这是怎么了?”看到大家这么开心,白柔佳也不禁跟着笑了起来。

    “佳佳,今天该轮到你请客了哟。”大家其实也都注意到了最近这几次有白柔佳在,可是大家也没有去问过白柔佳为什么突然加入了他们。

    白柔佳听了大家的话,立马反应过来,“今天周五了?”

    “对啊!”大家都点了点头,白柔佳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她立马走回办公室里拿了手机看了一眼,果真有郑纷萦发来的短信:今天回家吃饭,有事情和你说。

    不用想,郑纷萦想要说的话,白柔佳倒着都能背出来了,无非就是让她去相亲时好好打扮,然后告诉她相亲的地点和时间,时时刻刻叮嘱着她不要迟到了。

    看着站在面前的同事,白柔佳眼珠子一转,笑着对大家说:“好,今天我请。大家都没有玩过通宵,不如咱们今天就在外面通宵达旦。”

    白柔佳一肚子的花花肠子都用来对付郑纷萦了,白柔佳知道这么做一定会惹怒郑纷萦,可她是真的不想去相亲。

    “好!”谁也没有想到白柔佳第一次请客就请大家玩一整夜,公司里的员工虽然不算多,但是也不少,玩一整晚,花费一定不少。

    大家不禁纷纷感慨,到底是老板的女朋友,一出手就这么豪爽。

    白柔佳自己心里也知道要花不少的钱,可是她如今已经是穷途末路了,被郑纷萦逼到无路可退,也无路可走,花了这笔钱,免自己受灾,她咬咬牙,也就觉得值得了。

    下班的时间一到,大家就聚集在了一起,一起打卡下班,有车的则开车,没车的就蹭车,好在大家约好一起去吃饭的地方价格不算太贵。

    毕竟大家都是工薪阶层,工资也没高到能成为亿万富翁,所以大家还是比较向往实惠又好吃的餐馆。

    大家一吃完饭,就纷纷转战到了ktv,这是大家日常的行程,白柔佳直接续费到了第二天一早,刚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只喝了果汁饮料,没有喝酒。

    到了ktv里面就一发不可收拾,一箱接一箱的酒被送进了包房里,大家都喝得不亦乐乎。

    白柔佳故意把手机扔在了包包里,她在下班的时候说了不回家吃饭,白柔佳说是同事聚餐,郑纷萦也不好阻拦,中途郑纷萦也没有打过电话催促她,她也玩得很开心。

    等到到了包房里,白柔佳就用手机给郑纷萦发了条短信,告诉郑纷萦自己今天不会回家了。

    发完短信,白柔佳就把手机给收进了包里,她知道,一旦郑纷萦看到了短信,立马就会炸电话过来,一旦她接了郑纷萦的电话,那么她肯定会经不起郑纷萦的软磨硬泡,听了郑纷萦的话,老老实实地回家了。

    白柔佳正是了解自己这一点,所以才直接把手机扔在包里。

    郑纷萦正如白柔佳所想,她看到了白柔佳发来的短信之后,拼命地给白柔佳的手机打电话进去,电话一直是畅通的,可是就是没有人接。

    郑纷萦以为白柔佳故意躲着她,不接她的电话,又拿阳珊的,郑云凡的,郑炳超的,胡昕蜜的,都试了个遍,差不多打了十几上百来个电话,白柔佳就是没有接电话。

    郑纷萦这才放弃,但是心里的气还没有撒完,鼻子里像是能喷出火苗来。

    郑云凡和胡昕蜜两个晚辈一声都不敢吭,明明不是他们做错了事情,结果却要他们来承担,俩夫妻忍不住在心里腹诽了白柔佳几句。

    郑炳超和阳珊两人对视了一眼,知道郑纷萦一向对白柔佳相亲的事情上心,这么多年过去了,郑炳超嘴皮子都要磨破了,始终还是没能胜过郑纷萦,每一次激烈的争辩过后,被说服的人始终是他。

    现在却不同了,以前家里只有郑炳超和郑纷萦两个长辈,如今阳珊恢复了,她也能说上话了,“纷萦啊,你不能太偏激了.”

    “嫂子,你这是说什么话,我太偏激了?”阳珊说的话,郑纷萦可不爱听了,立马就开始反驳了起来,她这为了自己女儿好,怎么还说她太偏激了?

    “佳佳她不回来,就说明这个亲,她不想去相,你何苦又要为难一个孩子呢?我听说之前你也经常让她去相亲,缘分这种事情,是能强求得来的吗?何况,这孩子刚刚离开一个男人,哪能那么快就重新接受另外一个男人?难不成,你觉得佳佳是那样的孩子?”

    阳珊说的话句句如针,直插入郑纷萦的心里,郑纷萦低下头,沉默了。

    也许真的是她太着急了,过了一会儿,她点了点头,可是心里对白柔佳的态度仍然很生气,但是经过阳珊这么一说,她也知道自己是有些操之过急了,之后还得多注意方式和方法。

    大家在ktv里唱着跳着,白柔佳则独自坐在了角落里,以前她还一直很讨厌白冷爵,害她失去了和同事一起出来玩的机会,可如今,她人在这热闹的人群中。

    可是她的心却根本没有和大家合拢在一起,她面上看着很高兴的样子,实际上她的心里波澜不惊。

    白柔佳忽然开始怀念起了和白冷爵在一起的日子,虽然说每天都是家里和公司两点一线,偶尔白冷爵也会带她出去小吃一顿,但她仍然觉得很充实,很自在。

    刚和白冷爵在一起的时候,白柔佳还有些不习惯,慢慢的她发现了自己的变化,以往出了任何事情,她都努力自己解决自己处理。

    还在找”婚染流年爱你如旧”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