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217章:归宿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h3 css=”read_tit”>第217章:归宿</h3>

    郑云凡看着满柜子的酒,头都是晕的,他这一毕业了,就直接进了医院里,哪里有什么时间让他去喝酒?每天加班都来不及,他就更是不懂酒了。

    两人呆呆地站在酒柜前面,一直到服务员朝着两人走来,白柔佳才东问西问,最后挑了一瓶还算满意的酒。

    白柔佳把账结好,两人一同走回去,到家的时候,饭菜的香味已经传来了。郑纷萦在帮忙把饭菜端上桌,白柔佳和郑云凡直接走到了餐桌那儿,把酒放在了桌上。

    郑炳超正好把饭菜做好,脱下围裙,走到餐桌那儿看到一瓶酒在桌上,问白柔佳:“这是做什么?”

    白柔佳笑着说,“这不是难得的团聚吗?心情好,喝点酒。”白柔佳不会喝酒,但是喝一两杯还是可以的,郑炳超平日里也是个爱喝酒的人,但是今天却没有喝酒的心情。

    白柔佳从家里拿了酒杯,除了胡昕蜜,给每个人都倒上了酒。等大家都坐在了餐桌旁,白柔佳就笑着说:“有件事,我想说一下。”

    “小爵怎么没来?”郑纷萦端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酒,然后向白柔佳问起了白冷爵。

    白柔佳的话根本没人关注,她正打算和家里人说起她和白冷爵的事情,郑纷萦却直接打断了她,向她问起了白冷爵的去向。

    郑云凡看到白柔佳的脸色,心里就知道不好,再想想最近每天都在做晚班的白冷爵,他的心里已经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在冉冉升起。

    白柔佳深吸了一口气,把杯子里的酒全部喝光,然后看向郑纷萦,“我和他,性格不合,分手了”

    “分手了?”听了白柔佳的话,郑纷萦的声音提高了八度,从桌子上看了起来,再想想白柔佳近来的举动,好像是真的不对劲。

    尤其是两人失踪的那一次,感觉看上去气氛就不是很好,尤其是回去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消息传回来了。

    白柔佳点了点头,“嗯。”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回答了郑纷萦的话。

    郑纷萦听了,把杯子扔在了桌上,响声特别的大,这顿饭,只怕是不能吃得消停了。白柔佳又喝了一口酒,看了一眼周围的人。

    这件事,迟早是要说的,也迟早是要和他们解释清楚的,“我和白冷爵,因为性格不合,分手了。从今往后,我就恢复单身了,我要搬回家来住了”

    “我不准。”郑纷萦站起身,刚听说这件事情,她是真的很难接受,原本以为自己这个宝贝的女儿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归宿。

    可是如今呢,这就好像只是一场梦一样,如果让她再继续相亲,郑纷萦扪心自问,她是真的再也找不到一个像白冷爵一样优秀的男人了。

    郑纷萦不准白柔佳回来住,白柔佳坐下去,“那我就只能去流浪了”她已经和家里人解释过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亲妈居然不让自己回家住,没地方住,她不就只能去流浪了。

    一桌子人,除了郑纷萦和白柔佳说话,就没有人说话了。

    郑炳超他们都没说话,这种事情,他们也没办法,看白柔佳和白冷爵那天闹成那个样子,虽然大家心里都不知道两人是因为什么事情而吵架,但是大家也都知道,事情不妙了。

    这过了一个月的时间,等白柔佳回来,就带来了这个消息,果真如此。大家都没有动筷,听了这件事情,哪里还有人有食欲?

    尤其是郑云凡,大家以后遇到白冷爵的机会可能还少一点,但是郑云凡可是每天都要遇见白冷爵的。

    以前郑云凡看到白冷爵都是“姐夫”长,“姐夫”短的,整个神经外科的医生和护士都知道郑云凡和白冷爵的那一层关系。

    如今白冷爵和白柔佳分手了,那么郑云凡看到白冷爵就肯定要改口了,这一改口,大家可就都会要看出猫腻了。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我去白冷爵家里接行李。”郑纷萦不让白柔佳回家住,白柔佳可不管,这是她的家,从小到大她就住在这里,怎么可能郑纷萦说不准她还就赖在白冷爵家里?

    白柔佳原本就知道今天这顿饭是没有心情吃完的,所以她在办公室里提前吃了些东西垫了垫肚子,把这件事情给处理好了,她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就可以落地了,在白冷爵那里,她也有交代了。

    当时总觉得这件事情是那么那么的难,可当她开口说出来的时候,发现其实没那么难。

    白柔佳站起身,挥了挥手,就走出了家门,剩下几个人冷着脸坐在餐厅里。过了好半晌,郑纷萦才说:“不行,我得阻止她。”

    郑纷萦总觉得白柔佳和白冷爵之间还有机会,只是需要两个人去努力。

    郑炳超说:“纷萦,你别去了,事已至此,没有机会了.”

    郑炳超知道郑纷萦是什么意思,一时之间郑纷萦不能接受是很正常的,毕竟,她的心里,对白冷爵和白柔佳之间的事情有多么的期待。

    大家都看得出来,期望这种事情,往往都是期望越高,失望的时候失望就越多。

    郑纷萦坐在那儿,呆呆地看着这一桌子的菜,“你们吃吧,我先回房间了”郑纷萦忽然觉得头有点痛,站起身走回了房间里。

    胡昕蜜和阳珊看着郑纷萦,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安慰的话,只怕郑纷萦也听不进去。大家也只能看着郑纷萦抚着额头走进房间里。

    白柔佳一路开着车,往白冷爵家里去,明明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了,可是她的心里忽然很沉重。有些难过。从今天起,她可就是真的要离开白冷爵家里了,再也不会有机会回来了。

    把车开到车库里,白柔佳难得的看到了白冷爵的车子,自己明明没有告诉过白冷爵自己今天要回家,白冷爵今天居然回家了?

    白柔佳停好车,坐电梯到了家门口,站在家门口她一直等着,迟迟不敢输入密码。

    一旦把门打开了,她就不能有一刻的耽搁,得立刻离开白冷爵家,她已经没有资格留在白冷爵家里了。只怕在白冷爵的心里,也是巴不得她赶紧离开的。

    白冷爵回家洗澡,以为会和白柔佳不期而遇,结果把门一打开,发现家里没有人,白柔佳今天居然没有回来,白冷爵的心里一沉,就仿佛是刚装进了一块大石头,一直不停地往下沉。

    白冷爵大概也意识到了,白柔佳下班没有回家,一定是回了白家。

    一旦白柔佳和白家的人把两人分手的事情说清楚,她就要离开了。从今往后,两人就真的是分道扬镳了。

    想到这里,白冷爵根本提不起力气去洗澡,他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思考着今后的事情。

    白旭辉和邵嫄那里倒还好,最难解决的事情,是他的心,这么长的时间,白柔佳已经悄无声息地占据了他心里一个小小的角落,时刻牵动着他,白柔佳一旦离开,他这颗心就真的是无处安放了。

    白柔佳把门打开,远远的就看到白冷爵坐在客厅里,她不敢上前去打扰,可是那件事情,她还是要和白冷爵解释清楚,“那个,我今天回家了”

    “说清楚了吗?”听见白柔佳开门的声音,白冷爵知道即算他现在离开也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他保持非常冷静的询问她事情的进展。

    “我和我妈说清楚了,现在就搬回家。”该来的总归要来,白柔佳深吸了一口气,把事情向白冷爵说清楚。

    白冷爵没回话,她又接着说:“那我就走了,那个……违约金……”白柔佳还惦记着违约金的事情,白冷爵立马说:“不必还了.”

    白冷爵当初原本就是为了恐吓白柔佳,如今白柔佳铁了心想要离开,他拿了白柔佳的钱也没有任何用。

    白柔佳原本就要承担阳珊今后的复健费用了,如果还要承担给白冷爵的违约金,那么她今后的日子就不要过了。

    如今白冷爵不让她付违约金了,她可巴不得,她的行李早就整理好了,只需要她去拿就好了。

    “谢谢。我上去拿了行李,就先离开了.”白柔佳也知道和白冷爵没什么话好说了,两人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虽然她的心里也会有不舍,但是该断不断,最终难受的只会是她自己。

    白冷爵点了点头,白柔佳看见白冷爵点了头,就起身到了楼上,当初郑纷萦给她收拾行李的时候,东西就不是很多,如今她离开了,东西和当初是一样的,没有多也没有少。

    她提着行李箱下了楼,走到客厅的时候,对白冷爵说了一句:“我先走了,再见。”

    白冷爵没有任何反应,只听见白柔佳推着行李箱往门外走去,然后听见轻轻的关门声,白柔佳的身影就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走出门,白柔佳进了电梯,直觉得眼睛涩涩的,很不舒服,等到上了车,她才发现,原来,不是眼睛不舒服,而是因为,她想哭了。

    白柔佳坐在车子里,没有启动车子,泪水就这么不打一声招呼地占据了她的面庞,她一边擦,泪水就一边掉,根本止不住。

    好在白冷爵没有送她,不然她这样子让白冷爵看了去,只怕要让白冷爵笑了。

    等白柔佳止住了哭,她这才开着车往家里走去。回到家里,白柔佳就把自己的东西放在了房间里面,她的房间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等白柔佳整理完东西从房间里面走出来,阳珊和胡昕蜜就在客厅里面看电视,白柔佳走过去,问他们:“我妈呢?”

    阳珊指了指郑纷萦的房间,“你好好劝劝她。”

    郑纷萦如今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白柔佳能够找个好的归宿,当她知道白柔佳找到了白冷爵之后,她的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如今白柔佳和白冷爵分手了,郑纷萦也是很难过的。

    白柔佳蹲在阳珊的旁边,先是躺在了她的腿上,刚刚哭过一场,白柔佳真的有些困了,但是她知道,她不能休息,还有人需要他去安慰。阳珊抚了抚白柔佳的发丝,过了一会儿,白柔佳就站起身,然后朝着阳珊灿烂一笑,就走去了郑纷萦的房间。

    白柔佳站在门口轻轻敲了敲门,郑纷萦没说话,只听见白柔佳说:“妈,我进来了啊!”

    没有听到郑纷萦拒绝,白柔佳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看到郑纷萦躺在床上,白柔佳走过去问:“妈,你不舒服?”

    还在找”婚染流年爱你如旧”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