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209章:身份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h3 css=”read_tit”>第209章:身份</h3>

    “去了就知道了.”方卓华依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卖关子到底,白柔佳却还是每次都会习惯去问。

    方卓华一把抓住白柔佳的手,和她十指相扣,然后拉着她往门外走去,他不管白柔佳有没有男朋友,在白柔佳离开前的这几天,他要给她男朋友一样的感觉。哪怕只是几天,都好。

    白柔佳被方卓华一把抓着带到了门口,眼看着方卓华就要带她走出门口了,白柔佳立马喊:“鞋!没换鞋!”白柔佳脚上还穿着家居拖鞋,她使出了吃奶的劲都没能拦得住方卓华,还是因为她说的这句话,方卓华才停下脚步。

    方卓华松开了白柔佳的手,他蹲下身去,问白柔佳:“穿哪双?”白柔佳带来的鞋不多,摆在那儿一共就三双鞋,白柔佳自己也蹲下了身去,从鞋柜里拿出了她想穿的那双鞋。

    白柔佳选了一双平底的鞋,她也有带高跟鞋,但是穿的频率很少,这双平底鞋穿得频率很多,方卓华皱着眉,显然是也发现了,他把白柔佳拿出来的那双鞋放回了鞋柜,然后拿出了那双高跟鞋,帮白柔佳穿好。

    就在方卓华抬起白柔佳的脚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白柔佳都觉得自己像是灰姑娘,这种感觉很好,虽然是穿着痛脚的高跟鞋,可是仍然很值得。

    换好鞋子,两人走出门,坐上车,方卓华将车开向目的地。

    等下了车,方卓华又拉起了白柔佳的手,仍然是十指相扣,白柔佳此时已经没有太过注意这个细节了,她当下关注的是,他们现在到底是去哪里。

    此时正是接近黄昏的时刻,太阳已经落了下来,取而代之是余晖交相辉映。

    方卓华把车停在了马路边,然后带着白柔佳到处绕,没多久,就走进了一条小路,周围都没什么人。白柔佳看见了一块路牌竖在那儿,她不识法文,她看向方卓华,指了指那块路牌,问:“这是什么意思?”

    “迷雾小径。”方卓华解释说,这个地方,算得上是巴黎十大浪漫的地方之一,这条小径很偏僻,像是个孩子一样,藏在了里面,虽然偶尔会有背包客拿着旅游手册走到这里来,不过基本上都是待上个一会儿就离开了。

    沿着小径走上去,周围有很多房子,都是有着它们的故事的,每走过一间房,方卓华就向白柔佳讲述房子的故事,白柔佳听得很认真,就仿佛,她在经历着这个房子所经历的事情一样。

    “往这边走。”方卓华指着左手边的楼梯,示意白柔佳上去,方卓华走在前面,白柔佳跟了上去,走上去,就看见一间屋,“这是1892年的时候,印象派画家augusterenoir和他妻儿同住的‘玫瑰与丁香的天堂’。”

    “玫瑰与丁香的天堂?”听了这个名字,白柔佳很是好奇,她想不到,是一个多么浪漫的人,才会给自己的房子取这么浪漫的名字。

    方卓华点了点头,如果可以,如果白柔佳可以留下来,在这边定居,他也愿意建一间这样的屋子,然后一直守着这间屋子,一直到老去。

    屋子上落了一把锁,两人不能进去参观,于是也没有过多的逗留,便下了楼梯。

    小径的尽头就是迷雾堡,看上去满眼都是安静的绿,这儿有很多的名人来过,尽管如此,它却仍然隐藏在这小小的一个地方,不管有没有人来,它都仍然如此。

    天色渐渐暗下来,两人往回走,白柔佳主动走到驾驶座上,“我请你吃饭。”白柔佳之所以要请方卓华吃饭,不过是因为她要离开了,她朝着方卓华伸出手,当方卓华把车钥匙放在她的手上的时候,她说:“以后都我请。”

    以后也没有几天了,当白柔佳提及这个问题的时候,方卓华的眼神黯淡了下去,现在他每天都很少出去鬼混了,等白柔佳一走,只怕他就要恢复正常的生活了。

    以前,方卓华一直都觉得身边一个固定的女人很不自在,觉得人生简直没了乐趣,可是,当身边的女人是白柔佳的时候,他觉得这是这个世间最美妙的一件事情。

    白柔佳把车锁解开,她不敢看方卓华的表情,然后坐在了驾驶座上,方卓华过了好久,才坐在副驾驶座上。

    等方卓华坐上车,系上安全带,白柔佳就发动了引擎,然后朝着回家的路上走去。一路上,有很多的餐厅,每经过一家,白柔佳就会问方卓华,“去这家怎么样?”

    “不好吃。”其实这些餐厅方卓华都没去过,他真希望车子就这么一直开下去,永远都不要停下来。

    眼看着车子马上就要开到家门口了,方卓华仍然是处于否定的状态中,这一路上上十个餐厅,没有一个合他的意,白柔佳皱着眉头,正好前面有一家餐厅,她指了指那家餐厅,“就这家了!”

    白柔佳没再给方卓华机会让他选择,自己决定了,说完,把车开到餐厅门口,停下了车。

    餐厅看上去很高档,白柔佳和方卓华两人并肩走进餐厅,服务员热情的接待了他们,给两人安排了座位。

    到了位置上,白柔佳从服务员手中接过菜单,点了她的餐,然后把菜单递给方卓华,方卓华接过,点了和白柔佳一模一样的餐。白柔佳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喝酒吗?”白柔佳不知道方卓华下午喝了酒,她只是觉得这种时候,可以配上酒。

    方卓华摇摇头,白柔佳不会喝酒,他担心等下她喝醉了,又睡上十几二十个小时,此时此刻,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

    白柔佳难得见到方卓华摇头,她不知道方卓华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既然方卓华说不要,那就不吃好了。

    两人默契地保持着沉默吃完了一顿饭,回去的时候,仍然是白柔佳开的车。当车子开到一个广场的时候,方卓华伸出手去,阻止白柔佳打方向盘,白柔佳急忙踩下了刹车,“你这是做什么?”

    “走路回家吧!”这个广场距离方卓华的家有些距离,如果两个人走回家,至少会要接近一个小时,“那车子呢?”

    “找代驾。”方卓华每天在外面喝醉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他已经有了固定的代驾,白柔佳在的这段时间,他还好几次接到了代驾的电话,代驾见方卓华这么长时间没有给他打电话了,以为是方卓华换了电话或是出了什么情况,方卓华听了哭笑不得。

    白柔佳听了,点了点头,然后取下安全带,走下了车。巴黎的夜晚,有些冷,不过这一次,白柔佳穿得很严实,她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风根本就吹不进她的衣服。

    方卓华一边下车,一边打电话给代驾,两人一直等到代驾回来,才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

    方卓华习惯性的搂住了白柔佳的肩膀,不管白柔佳是穿得多还是不多,他始终都习惯了给白柔佳一些温暖。

    白柔佳也已经习惯了方卓华的这个动作,自从她到巴黎这边来,不知道方卓华对她做了几次,她基本已经适应了。

    两人的步速很慢,恨不得这条路一直都走不到尽头,恨不得在广场和方卓华家的这段路上面再扩建一下,让两人一直走下去。

    “你都要离开了,还是不愿意告诉我,你来巴黎的原因吗?”方卓华凑到白柔佳的耳边,几乎是用气息发出的声音,时不时发出的气息挠得白柔佳的耳朵痒,她一边往里缩,一边听着方卓华说的话。

    方卓华问的问题非常敏感,白柔佳一时语塞了很久,正好此时在走阶梯,白柔佳一时失神,踏空了一阶阶梯,好在方卓华搂着白柔佳,白柔佳才没有跌下去。

    “这个问题,这么难回答吗?”从第一眼看到白柔佳的时候,方卓华就看出了白柔佳眼底写满的悲伤。

    他就知道,白柔佳之所以到巴黎来,一定是有故事的,也正是因为她眼里这复杂的感情,才让方卓华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她留在自己家里。

    白柔佳扯着嘴角一笑,“不难,我只是在想要怎么组织语言。”她和白冷爵之间的荒唐事,她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她和白冷爵有协议的,但是有件事情,她能说,那就是,她到底为什么要到巴黎来,“我被别人放鸽子了.”

    “放什么鸽子?”难得白柔佳愿意提及,方卓华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他答应了和我结婚,结果领证的那天,他失踪了”白柔佳把这件事情说得云淡风轻,就像是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轻松,完全与她无关一样。

    听了白柔佳这么一说,方卓华停下了脚步,他怎么也想不到,白柔佳这么好的女孩子,居然还有人拒绝她!这个男人,真的是个混蛋。

    “你不是不婚主义?”方卓华松开了白柔佳,停下脚步,面向着她,白柔佳咧开嘴笑,“那不是之前吗?总会有个人让你改变。”这是白柔佳的真心话,在遇见白冷爵之前。

    她的确没有任何的想要结婚的想法,但是日子长了,白柔佳也会想要被白冷爵这么呵护着,照顾着。

    在白冷爵的身边日子越长,白柔佳就越发觉得没有安全感,她想要一个身份,一个能让她永远待在白冷爵身边的身份。

    有念可儿在,她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有这个机会,可是当白冷爵提出结婚的要求的时候,白柔佳呆住了,除了点头答应,她不知道她还能做什么。

    “那你和我结婚吧,我来照顾你……”方卓华停下脚步,一板一眼的对白柔佳说。

    白柔佳再一次呆住,她连反问的勇气都没有,她很害怕,她听到的是真的。

    方卓华看到白柔佳的反应,随后一笑,“开玩笑的,当真了?”方卓华非常生硬地找了个借口,他不想让白柔佳为难。

    白柔佳也配合着方卓华,伸出手朝着他的胸膛上轻轻捶了一拳,“你再认真点,我就当真了”方卓华的眼里是从未有过的认真,叫她怎么能不信呢?

    “如果我不回国,你还会和我联系吗?”自从方卓华到了巴黎这个城市,他就再没有过想要离开的想法。

    如今,他居然为了白柔佳,再一次有了想回国的念头,他很想追随着她的脚步,回到国内。可是他又很想知道,如果他不回国,白柔佳还会不会和他有联系。

    “那这要看你了.”白柔佳回答得很巧妙,“我朋友不多,如果你还有空和我联系,非常欢迎。”白柔佳的朋友本来就不多,她这一次回去,也是以参加吴依依的婚礼为主,解决和白冷爵之间的问题为辅。

    还在找”婚染流年爱你如旧”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