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203章:运动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h3 css=”read_tit”>第203章:运动</h3>

    于是她一直待在洗手间里,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就在她考虑的时候,听见外面熟悉的声音,“咳咳咳,里面有人吗?”

    一听,就知道是方卓华的声音,白柔佳捏着鼻子回答说:“有人!”

    方卓华听了这个回答,就笑了,他对白柔佳的声音格外的敏感,不管白柔佳怎么伪装,他都能一下就听出来。

    确认了里面除了白柔佳以外,没有别的人了,方卓华这才放心走了进去,还特地从旁边拿了一个“正在维修”的牌子,摆在门口。

    看见方卓华走进来,白柔佳笑着问他:“你这是做什么?参观女厕所?”

    “是,没见过。”方卓华顺着白柔佳的话说,开过玩笑后,就问白柔佳:“好了吗?我们回去吧!”

    “回去?会不会不太好?”虽然白柔佳也知道自己这身衣服不能见人了,但是毕竟是别人的婚礼,提前离开的确不太符合礼节。

    “苏梦卿他们会理解的”毕竟是苏胧胧故意泼的,那么多双眼睛都看到了,总不可能还怪在白柔佳的身上吧?

    白柔佳点了点头,对方卓华说:“我怎么觉得,有一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

    白柔佳没有点名道姓,更没有指明哪件事情,但是方卓华也明白,他也知道原因是什么,可是他只能无奈的看一眼白柔佳,然后带着白柔佳走出洗手间。

    白柔佳知道方卓华的心里也不好过,她之所以这么问,不过是因为想要确认一番,看看在别人眼中,苏胧胧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从方卓华的反应来看,她自己的判断是没有错的,虽然,她受了不该受的委屈,但是,想起方卓华对自己做的,便觉得这也没什么。

    苏胧胧的父母直接拉着苏胧胧离开了席位,把她带到了另外一块空地,为的就是不让苏胧胧再起任何的波澜。

    苏胧胧的目光却一直紧盯着洗手间的方向,方卓华也跟了进去,她想跟上去的时候,却被父母一把抓住了,她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带走了。

    当方卓华和白柔佳从洗手间走出来的时候,苏胧胧就像是发了狂的野兽,直往两人出来的方向冲过去,苏胧胧的母亲立马抓住了她,“你又想做什么?”

    “妈,你放开我!”苏胧胧恨不得再在白柔佳的头上浇一杯红酒,以解她心头之恨。

    苏妈妈哪里会让苏胧胧再离开,这毕竟是苏梦卿的回门宴,当然不能让苏胧胧给毁了,于是苏妈妈向苏爸爸使了个眼色,苏爸爸点了点头,然后上前拉着苏胧胧离开了。

    白柔佳和方卓华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只看见了苏胧胧的妈妈,没有再看到苏胧胧,白柔佳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如果苏胧胧还在,一定不会让她好过。

    被包围着的苏梦卿和李明,连连阻拦着大家过来的倒酒的手,也正因为他们两人的拒绝,才导致许久才能倒一杯酒,喝的酒也少了很多。

    大部分都是李明来喝,苏梦卿基本都只是小小呡一口,大家也都了解苏梦卿的酒量,并没有勉强她。

    方卓华带着白柔佳走到苏梦卿和李明面前,大家这才停了下来,等着方卓华说话,“我们先走了”

    方卓华语气里还是略带抱歉,毕竟做错事情的不是苏梦卿,苏胧胧这样,也不是她想要看见的。

    李明有些醉了,他看了一眼白柔佳和方卓华,又看了苏梦卿一眼,苏梦卿和李明对视过后对白柔佳说:“抱歉,今天……”

    白柔佳立马截断了苏梦卿的话,“没事,只是意外。”今天是苏梦卿的大喜日子,让苏梦卿向她道歉,这算什么事?苏梦卿说得出口,她还承受不起呢。

    苏梦卿见白柔佳脸上依然挂着微笑,便知道白柔佳的话是发自内心的,于是她朝着白柔佳说:“慢走,等有时间,再请你吃饭。”

    “每次都让你们请,下次总该轮到我一次了吧?”白柔佳打趣的回答了苏梦卿的话,苏梦卿听了白柔佳的话,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方卓华朝着苏梦卿和李明看了一眼,然后就搂着白柔佳的肩膀离开了。

    苏爸爸把苏胧胧拉到了后台,他黑着一张脸,把苏胧胧按在凳子上,“你给我坐好!.”苏爸爸对苏胧胧一向是要求很严厉的,苏胧胧也很是害怕自己的父亲。

    在苏爸爸面前,苏胧胧彻底失去了气势,瞬间就弱了下去,她耷拉着个脑袋,一声都不再吭。接下来,只怕就是苏爸爸审问的时间了。果真,苏胧胧刚这么想,就听见苏爸爸问:“你说,你这么做为什么?”

    苏胧胧不敢吭声,如果让苏爸爸知道,她是因为嫉妒才这么做,只怕会立刻将她带回国,到那个时候,她可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就连方卓华的面都见不到了。

    苏爸爸见苏胧胧低着头,不说话,便知道这其中一定是有猫腻,也一定是不能和自己说的事情,他板着脸,盯着苏胧胧,对她说:“你跟我说实话,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爸,你别问我了”苏胧胧根本就没打算说,直接让苏爸爸别再问。

    苏爸爸听了苏胧胧的话,立马来了火气,他压抑着内心的愤怒,吼到:“什么叫别问你了?你以为你在演戏是吧?这是你姐姐的婚礼,你这么胡闹,这样合适吗!”

    说到底,苏爸爸还是觉得苏胧胧在苏梦卿的婚礼上做这样的事情不合规矩,也不合礼数。

    苏胧胧点了点头,“我知道错了”她也不想,以前方卓华带着其他的女人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从来没有这么冲动过,也不知道这次是怎么了,也许是白柔佳的确给了她太多的威胁。看过方卓华身边的那么多女人,第一个让她有危机感的就是白柔佳了。

    在苏胧胧的心里,她也发觉了白柔佳和方卓华以前那些女人的差别,她莫名就觉得方卓华会喜欢白柔佳,所以她才对白柔佳有那么多的排斥。

    苏爸爸见苏胧胧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也不忍心再责备她,“得了,又没骂你,今天不准哭。”

    苏胧胧硬是把自己要出来的眼泪憋了回去,一想到白柔佳和方卓华两人挽手出现的场景,她就特别想哭,好想找个小角落,狠狠哭一场。不过,她也知道今天是苏梦卿的婚礼,这种场合不适合哭,于是她忍住了。

    见苏胧胧恢复了正常,苏爸爸便朝着宴席走去,苏胧胧也跟了上去。等两人回到宴席时,白柔佳和方卓华已经离开了,苏胧胧盯着厕所门口看,苏梦卿走到苏胧胧的身边,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走了.”

    苏梦卿知道苏胧胧在看白柔佳,于是她善意走到她身边提醒她,苏胧胧今天泼白柔佳酒的事情,的确是在她的意料之外,她怎么也没想到,明知道白柔佳在方卓华的心里占据着不一样的位置,她还敢挑战方卓华的底线。

    也许,只是因为方卓华从来没有在她的面前发过脾气,每次都是好言好语相劝,所以造就了她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方卓华一路搂着白柔佳走到车旁边,白柔佳上了车,方卓华才上车发动引擎,载着白柔佳离开。

    一路上,方卓华都没有说话,白柔佳也没有说话,一直到了家里,白柔佳站在门口,对方卓华说:“你是为了让苏胧胧放弃?”

    “什么?”方卓华不明白白柔佳指的是什么。

    “在人前,让大家误以为我是你女朋友。”白柔佳坦白说。方卓华听了,眼里满是黯淡,他不是让大家误以为,而是想向大家炫耀,每次看到白柔佳没有拒绝,他的心里就无比的满足,结果,到了今天,他才知道,白柔佳是误解了他的意思,才会始终保持沉默。

    白柔佳见方卓华的眼神在放空,于是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方卓华?”

    方卓华立马回过神来,“是,你会帮我的,对吧!”既然白柔佳已经误会了,那么久让她继续误会下去好了,能制造多久的幻象,就是多久。方卓华自己也不能确定他能和白柔佳待在一起多久,所以,能保持这样的关系多久是多久。

    这样下去,等白柔佳离开的时候,方卓华也可以在心底安慰自己,白柔佳的出现不过是一场梦,过不了多久,他又继续和以前那些女人鬼混,也就会渐渐忘记白柔佳了。

    白柔佳沉默了一瞬,她始终不愿意招惹任何的麻烦,可是事已至此,大家都误会了,她这个时候来澄清的话,只会是打方卓华的脸,她用沉默回答了方卓华的问题。

    两人走进家门,白柔佳直接进了洗手间,方卓华意识到白柔佳没有带换洗衣服,却没有提醒她,他就静静地等在外面,看看白柔佳会不会求助于他。

    等白柔佳把衣服换下来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这才发现自己没有带其他的衣服进去,她只能站在镜子发呆,看着刚刚被换下来的衣服,她很犹豫,到底是叫方卓华,还是换上脏衣服。

    这个场景有些熟悉,似乎有次在白冷爵家里,也是发生了同样的状况,和白冷爵在一起的一幕一幕又重现眼前。

    白柔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扯出了一丝冷笑,明明说好了要互相冷静的,她如今连人都不在母国的土地上了,可是一颗心依然系在白冷爵的身上,也活该她一次又一次被白冷爵欺骗。

    白柔佳清了清嗓子,叫了一声:“方卓华。”她已经暗自下了决定,如果方卓华应了她,她就让方卓华帮忙拿,如果方卓华没答应,她就穿上换下脏衣服自己去拿。

    方卓华就守在门口,听见白柔佳叫自己,他立马答应了一声,“怎么了?”

    听到方卓华应得这么快,白柔佳皱起了眉头,这声音这么近,回答得又这么快,难不成方卓华一直守在门口?

    “你在做什么?”白柔佳对方卓华还是不那么相信,毕竟男女有别。

    “我……”方卓华被白柔佳问得语塞,一时之间居然找不到理由来搪塞白柔佳,“我在做运动。”

    “做运动?”听了方卓华的回答,白柔佳愈发困惑了,这是什么时候?做哪门子运动?

    “对,刚才吃得有点多,做运动消化消化。”方卓华说的理由有些牵强,白柔佳还是勉强相信了方卓华说的话,却不敢让方卓华帮她衣服了,就在方卓华回答的时候,她已经穿上了先前换下来的衣服。

    还在找”婚染流年爱你如旧”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