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200章:不能越界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当初进这间房的时候,看到榻榻米,他很嫌弃,可是最终他还是接受了,没办法,谁让这间房在白柔佳房间的对面呢?

    想当初,他选这间房的目的,为的是能够方便照顾白柔佳,结果没想到,却是白柔佳照顾他。

    “你还是睡你房间去,如果不舒服我会叫你……”榻榻米不大,虽然说白柔佳的身材也很娇小,但是白柔佳睡上去,难免都不适合,睡着也不舒服。

    白柔佳摆摆手,起身开始收拾榻榻米,方卓华的东西不多,榻榻米上也没有什么东西,白柔佳走到房间里,搬了一床被子垫在下面,然后把自己的被子搬了过来,放在榻榻米上,“这样挺好的”

    对于白柔佳这样的反应,方卓华也只是笑笑,他巴不得白柔佳能和他同住一间房,但是却不是这样的场景。

    他提出了一个建议,虽然这个建议不够好,但是是目前最能够两全其美的办法了,“不如,你睡床上来?”

    “不行。”白柔佳第一个想到的是方卓华,方卓华是病人,她怎么也不可能占了方卓华睡的地方,方卓华像是知道白柔佳的顾虑,他解释说:“我们一人睡一床被子。”

    白柔佳听了,眼睛差点瞪了出来,她万万没想到,方卓华居然会提出这个要求,虽然说,各盖一床被子,的确是不会发生什么,但是,似乎影响也不是很好,她犹豫了许久。

    方卓华立即说:“你是我的租客,怎么能让你照顾我,如果不这么睡,那你还是回你房间睡吧,否则,我今晚就不睡了.”

    病人最重要的就是要休息得好,白柔佳怎么可能不让方卓华睡呢?她只好妥协,“好,睡就睡,就今天一晚。”如果今天晚上,高烧没有再反复,就说明好了。

    方卓华咧出了一个大大的幅度,笑得无比的灿烂。

    等白柔佳躺在床上的时候,方卓华仍然还没有睡着,他能感受到白柔佳有些顾虑,不太敢上床,在床边犹豫了很久,过了好久,才到床上来。

    尽管被子已经隔开了,方卓华用被子把他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更何况,他现在是个病人,根本不可能对白柔佳做什么。

    可是白柔佳还是会有顾虑,原本她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再和别的男人有接触,却没想到,先是遇上了白冷爵,现在又遇上了方卓华,还和两个人睡一起。

    等白柔佳睡到床上,方卓华才转过身看着白柔佳,这么一动,把白柔佳给吓着了,她立马把头缩进了被子里,方卓华笑着去扯白柔佳的被子,“我还没睡着。”

    听到方卓华这么说,白柔佳这才敢把头露出来,“那你一直背对着我做什么?”自从白柔佳洗完澡,回到房间,就看见方卓华一直背对着她的方向。

    她没有关门,所以进门的时候也没发出什么动静,害她以为方卓华已经睡着了。

    方卓华今天几乎是睡了一天,哪里还能睡得着,“等你……”

    “等我做什么?”白柔佳仍然有防备,虽然她知道,方卓华不可能对她做什么,也不可能对她产生兴趣。

    但是她仍然很防备,她用被子把自己的身子紧紧的裹住,她睡床上,是因为信得过方卓华,她相信方卓华的人品。

    “想和你聊天,我今天睡得太多了,睡不着了.”方卓华坦白了自己的目的,白柔佳听了,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想和她聊天,“想聊什么?”

    “聊聊你吧!”方卓华直言不讳,他就是想多了解一下白柔佳,能从白柔佳口中知道些什么,就知道些什么,反正只要白柔佳能敞开心扉和他说,他就很知足。

    “聊我什么?”白柔佳没想到,方卓华居然会想要聊自己,她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好聊的,哪里知道,方卓华刚一开口,就放出了一个炮弹,“你,有男朋友吗?”

    “男朋友?”白柔佳听了方卓华的问题,先是重复了方卓华的问题,然后沉默了半晌。男朋友?

    这个对她来说,这么遥远的身份,她和白冷爵不过是做假,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男朋友,于是她只能回答说:“我不知道。”

    “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什么叫不知道?”方卓华听了白柔佳的答案,心里着急了,白柔佳的外表很出众,是那种放到人群中,一眼能认出并记住的,她的性格也很好,假设说她有男朋友,他也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可是他万万没料到,白柔佳是这样的回答。

    白柔佳笑了,“我是真的不知道。”白柔佳自己也觉得自己的回答有趣,她也不知道,她是该在别人的面前承认自己是有男朋友,还是没有男朋友,反正白冷爵也不知道,她自己分不清,索性就说不知道好了。

    听了白柔佳的回答,方卓华也沉默了,白柔佳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的,再说也没有这样开玩笑的。他又问:“那你的心里……有人吗?”方卓华问起问题来,第一次觉得自己问得矫情,他从来都不知道,这样的问题居然也这么难以问出口。

    以前,方卓华认识的女生几乎都是在夜店,酒吧认识的,那些女人,他往往都是带去酒店,所以这个房子,他很少回,后来来了租客,他就没和那些女人出去过夜了。

    那些女人,他也从来都不在意,她们的心里有没有人,只要那个晚上,那些女人的身体属于他,就够了。

    这是方卓华第一次,在一个女人面前问这样的问题。白柔佳被方卓华问懵了,方卓华先是问她有没有男朋友,现在又问她心里有没有人,她有些怀疑,却还是回答说:“没有吧……”

    白柔佳的回答不肯定,因为她自己也不确定,经过了那次的事情,她对白冷爵,到底有没有死心,她偶尔会想起白冷爵,却没有以前那股冲动了,可是她又不得不承认,她还是会想起白冷爵,所以她也只能用不肯定的回答。

    方卓华受了打击,他觉得白柔佳就是在敷衍,怎么可能连问了这两个问题,都是这么不肯定的?一时之间,方卓华觉得有些丧气。

    “你到底想问什么?”白柔佳搞不懂方卓华是想做什么,看方卓华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她就更加看不懂了。

    方卓华沉默了好一瞬,才回答说:“我想了解你的过去。”白柔佳听了,把目光转向他的眼睛,与他四目相对,方卓华的眼睛里,有着白柔佳熟悉的坚定。两人就这么侧着身子,互相看着彼此,谁也没有说话。

    过了好半晌,白柔佳才说:“想了解什么过去?”她的过去,有太多的故事,也不知道方卓华想知道什么。

    “你为什么来巴黎?”方卓华问得很直接,和白柔佳这么谈心的夜晚只有这么一晚上,如果他不好好把握机会,还不知道下一次这样的机会是什么时候,他必须好好把握。

    白柔佳听了,又沉默了,方卓华立马明白,这其中必定有故事,同时,他也确定了,白柔佳很可能明天就会离开,毕竟,看她这副样子,典型就是行程未定的模样。

    “想出来散散心。”白柔佳当然不会把她和白冷爵之间的荒唐事告诉方卓华,毕竟,她和方卓华的关系还没到那一层。

    “准备待多久?”方卓华趁胜追击,问清楚白柔佳会待多久,他也就不用再成天担心着白柔佳什么时候会离开。

    白柔佳自己也不知道她会什么时候离开,当初和白冷爵约定的时候,她说了半个月为期,可是,她自己也不确定,过了半个月,她还会否有这个心情去和白冷爵谈。

    “佳佳?”方卓华轻轻推了推白柔佳,白柔佳这才回过神来,“也许半个月,也许一个月。”这一次,是她离开,她说了是半个月,可是如果这边很好,她就留下等到吴依依他们结婚的时候再回去。

    方卓华没再说话,半个月的时间,说上来也不算短,但是对方卓华来说,完全不够。

    方卓华从来没有追过女孩子,往往都是那些女孩子对他趋之若鹜,他几乎是一挥手,就有一群莺莺燕燕把他团团围住,最终,他还有了选择的机会。

    白柔佳和那些人不一样,这是他第一眼看到白柔佳就知道的,所以,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白柔佳,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追白柔佳。

    方卓华出神想事情,白柔佳已经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今天她累了,一早上就被方卓华吓得不轻,急急忙忙赶到了医院里面,一刻也不敢闭眼睛,又忙前忙后照顾了他一天,她的确是有些累,头一挨到枕头就有了困意,闭上眼睛没多久,就进行了深睡眠区。

    等方卓华回过神,看向白柔佳的时候,发现白柔佳已经熟睡,他一动不动,不敢打扰白柔佳。不得不承认,方卓华从来没在床上在这样的角度上打量或者观察过一个女生,这样熟睡的白柔佳,越看越美,越看越让他觉得无法自拔。

    以往的那些女生,几乎是一进酒店,不是他推倒她们,就是她们推到他,他几乎没机会,也没这个时间,更没有这个冲动要去看一看她们熟睡时的模样。

    白柔佳是第一个,让他控制不住,却又拼了命控制住自己不去动的女人。

    方卓华一直侧着身子,盯着熟睡的白柔佳看,看着看着,他的手情不自禁的就抬了起来,在白柔佳精致的脸庞上轻轻抚了抚,白柔佳的皮肤很好,摸上去,就像是刚剥掉皮的鸡蛋壳一样,很滑,很嫩,让人很想亲一口。

    想到这里,方卓华立马把手收了回来,他和白柔佳的关系没有定论之前,他都不能擅作决定,更不能逾越这道墙,一旦跨了过去,只怕,就等于是把白柔佳往外面推。

    收回手,方卓华没多久就睡着了。第二天一早,白柔佳醒来,看见方卓华睡得很熟,两人一夜都没有任何动静,方卓华也没有醒来过,白柔佳轻轻的伸出手去,在方卓华的额头上摸了摸,再三的确认方卓华没有发烧过后,她才轻手轻脚的下了床。

    白柔佳一下床,方卓华就醒了。其实在白柔佳把手放在他额头上的时候,他就有了感觉,白柔佳的手有些凉,一放上来,他就知道了,只是他一直没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