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97章:你的名字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方卓华没有直接走回房间,而是直接去了浴室里,打开冷水的开关,沁骨的冷水从莲蓬头倾泻而下,直接淋在了他的头上,被冷水淋了一身,方卓华总算是清醒了一些了。随之身体开始打冷颤,尽管如此,方卓华也没有及时洗热水澡,而是在浴室里发呆了许久。

    白柔佳已经把她的洗浴用品摆在了浴室里,看着白柔佳用过的东西,方卓华的心,也随之而动,就算他能瞒着别人,可以在人前欺骗自己,可是等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满脑子,一颗心,都是白柔佳的身影。

    这件事情,方卓华不敢向别人提起,大家都送他“花花公子”的称号,都在期待着能够让他定心的人出现,就连他自己,都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个女人能让他把心定下来,他万万没想到,让他为之神魂颠倒的女人,居然出现得这么快。

    白柔佳那张精致的面庞,再一次出现在了方卓华的眼前,对于白柔佳,他几乎是一无所知,冷水一直在不断地落在方卓华的身上,他伸出手去,用手捧起一捧水,直接淋在自己的脸上,他试图用这个方法来让自己清醒,不要再想白柔佳。

    方卓华也不知道自己在浴室里待了多久,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水淋得湿透,他站在镜子前面,看着如今自己这狼狈的样子,一时之间,他居然有些不知所措。

    以“享乐主义”为生活准则的方卓华,居然也有不知所措的一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方卓华的嘴角渐渐地扯出了一丝幅度,拉出了一个微笑的样子,他自己也没有想过会有今天。

    可偏偏,他的心里反而更加安定了,想着睡在房间里的白柔佳,他突然感觉自己之前没有遇见白柔佳的那二十几年,简直都是白活了。

    到了现在,方卓华才明白,自从遇上白柔佳之后,他的一切都被改变了,他居然在心底里有了一个非常肯定的念头,没有白柔佳的人生,什么都不是。

    方卓华磨蹭了许久,等到困了,他才匆匆忙忙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回到房间里睡觉。一躺到床上,闭上眼睛,他就没了意识。

    白柔佳睡得很好,早上九点,她就自然醒了过来,一睁开眼睛,白柔佳伸了个懒腰,然后就走出了房间,洗漱完毕,她从冰箱里拿出了吐司和牛奶,除了这两样东西,她就没有会做的了,只好凑合凑合。

    白柔佳吃过早餐,把吧台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方卓华房间的门仍然紧闭,白柔佳这才想起昨天晚上似乎不是她自己到床上睡的。

    昨天晚上,她记得方卓华给她吹头发,吹着吹着她就睡着了,第二天一早,她睡在了床上,毫无疑问,一定是方卓华把她放到床上的。

    白柔佳又看了一眼方卓华的房间,房间里面仍然没有任何动静,白柔佳担心打扰到方卓华,于是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白柔佳从行李箱里面拿出了自己随身带来的书,随意地翻阅了起来,她连书都带来了,可见,她已经做好了在这边长住的准备。

    白柔佳的房间里有一个小阳台,她冲了一杯咖啡,坐在阳台上静静地百~万\小!说,白柔佳的书都翻过了快三分之一,方卓华的房间仍然没有动静,白柔佳的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有些担心方卓华。

    想到这里,白柔佳立马放下书,走出房间,快步走到对面方卓华的房间,轻轻敲了敲门,“方卓华,方卓华。”

    白柔佳又重复叫了方卓华几声,仍然没有人回复,白柔佳便说:“方卓华,我进去了.”白柔佳说完,仍然没有回应,她便直接推门进去。

    房间里很暗,方卓华房间用的遮光窗帘,也都被拉了起来,白柔佳没有进过方卓华的房间,不知道这里面的布置是怎样的,白柔佳借着从她房间那边照进来的光线,亦步亦趋地走了进去。白柔佳一边喊着方卓华的名字,一边往床边走去。

    等走到床边,白柔佳才看清楚,床上似乎是有个人,躺在那儿一动不动,白柔佳走上去,她不知道男生睡觉是怎么穿衣服的,为了避嫌,她身子转过去,不看方卓华,然后伸出手扯了扯方卓华的被子,“方卓华,起床了”

    床上的方卓华还是没有反应,白柔佳伸出手去,想去把被子扯开,直接碰触方卓华的身体,可是刚掀开被子,手触上方卓华的身体,她就立马意识到:方卓华发烧了,并且烧得不轻,他整个身子都是滚烫的。

    白柔佳一边推方卓华,一边试图叫醒方卓华,“方卓华,方卓华!”白柔佳不敢用太大的力气,她担心她这么一动,让方卓华的身体更加虚弱。

    突然,床上的人有了反应,白柔佳却突然跌了下去,直接跌到了方卓华的身上,紧接着就被一双手紧紧的锁在了怀里,耳边还有人呢喃:“佳佳……”

    方卓华潜意识里听见了白柔佳的声音,便下意识地伸出手想去拥抱住白柔佳,结果一伸手,还真的让他抓住了人,于是他便满足的抱住,口中还不停地呢喃着白柔佳的名字。

    白柔佳先是一愣,然后挣扎着想站起来,方卓华抱得很紧,仿佛下一秒就会失去她一般,她只能一边拍打着方卓华的手,一边耐心地对他说:“方卓华,你发烧了,快放开我,我带你去医院。”

    “我不,不放开……”方卓华的声音听上去很虚弱,白柔佳心里愈发的担心起来,只怕方卓华很早就发烧了,只是她不知道,她担心,方卓华继续这么烧下去,会烧坏。

    “乖,放一下,再让你抱。”白柔佳尽量把语气放柔和,不再和他对着干,慢慢地方卓华才松开手。

    方卓华一松手,白柔佳立马从他的怀里跳脱出来,然后用方卓华的手机打了电话给苏梦卿,她初来乍到的,既不了解这边的地形,也不了解这边的紧急电话,只能拜托苏梦卿。

    苏梦卿接到了电话,听说方卓华发起了高烧,她立马慌了神,好在一旁的李明比较镇定,他打了电话到医院里,白柔佳听他的指挥,一路开着车找最近的医院,总算是顺利地与救护车相遇,顺利到了医院。

    一到医院,方卓华意识已经不清醒了,眼看着就要说胡话了,身上也已经烫得让人不敢触摸,他直接被推进了急救室。

    护士们立即给他进行物理降温。白柔佳站在门外,紧张得双手不停地揉搓,她真担心方卓华出什么事,早只如此,她早就应该进去查看方卓华的,如今,她真的是后悔得连肠子都青了。

    李明和苏梦卿随后便赶到了医院,当然,还有苏胧胧。苏胧胧一见到白柔佳就恨不得冲上去狠狠扇她一巴掌,苏梦卿是最了解自己这个堂妹的,她一把抓住了冲动的苏胧胧,“这里是医院,安静。”

    苏梦卿知道,方卓华的身体一直都很好,突然发烧,想必是事出有因,除了等,他们也没别的事情可以做。

    白柔佳站在急救室外面,来回晃荡,一刻也不敢坐,生怕方卓华出什么事情,刚才她摸上方卓华的时候,手立刻就收了回来,那种温度,她不敢想象。

    再看看周围的几个人,心里都是着急的,白柔佳看向苏胧胧,她的泪水都落了下来,这个小姑娘,看上去年纪小,可是实际上心里都懂,她对方卓华,不是一时的,而是发自内心,她是真的喜欢方卓华。

    过了一会儿,从里面走出来一个护士,“高烧,40度,现在已经稳定了,但是不排除会不会反复,建议你们办理住院手续,留院观察。”

    护士是用法语说的,李明和苏梦卿都能听懂,苏胧胧隐约能听懂,她也不介意护士说的话,她只需要观察苏梦卿和李明的表情就能了解,两人一直点头,然后李明对苏梦卿说:“我去办住院手续。”想必,是没什么大碍,她便冲了进去,守在方卓华身边,跟着护士一起把她送到病房去。

    白柔佳听不懂,她只能等李明离开,然后问苏梦卿:“他……怎么样了?”

    “他没什么大碍了,发高烧,40度,但是护士建议我们留院观察。”苏梦卿见苏胧胧跟了上去,心里也就放了心,白柔佳是关心方卓华的,她也相信,于是耐心的向她解释。

    白柔佳听见方卓华发烧到40度,立马意识到是昨天的事,一定是昨天,昨天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衣,让他受了凉,今天才会发烧。

    一想到这里,白柔佳心里就越来越多的愧疚,她不知道能怎么补偿,向苏梦卿说了一声“谢谢”,然后立马冲到了方卓华的病房里。

    苏胧胧一直守在方卓华的病床旁边,此时方卓华还在熟睡,护士说过一会儿他就会醒来,苏胧胧看到白柔佳,依然很激动,她指着门口,“你走!我不想看见你!”苏胧胧是怪她的,“方卓华从来没有进过医院,你一来,他就变成了这样,都怪你!都怪你!”苏胧胧一边哭一边说话,虽然话说得不清楚,但是白柔佳也都听清楚了。

    是的,在白柔佳的内心里,她自己也是怪自己的,她没想到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方卓华昨天不过是在逞能,她突然开始心疼了起来,苏胧胧的话音一落,就听见苏梦卿说:“胧胧,别胡闹,方卓华需要休息。”

    护士离开前,特地叮嘱了要保持病房的安静。

    白柔佳朝着苏梦卿一笑,她知道苏梦卿是在帮她,但是她自己心里,也觉得对不起方卓华,就如同苏胧胧说的一样,她的确没什么脸面来面对方卓华,于是她转过身去,想离开,却偶遇了李明,李明问她:“你要去哪里?”

    “出去走走。”白柔佳不知道方卓华醒来会不会想看到自己,可是,以他们两人这几天的交情,只怕他醒来想看到的人不会是自己,所以,她在这里,不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影响。

    李明看了一眼苏梦卿,又看了一眼苏胧胧,苏胧胧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可见,是之前哭过,他也能了解苏胧胧的心情,更能理解白柔佳,于是他拉着白柔佳走到门外,对她说:“别离开,他醒来会想找你……”

    “为什么?”白柔佳听了李明的话,突然很想哭,可是她忍住了,低下头去,小声地问。

    李明笑着说:“他烧糊涂的时候,嘴里只喊你的名字。”这是护士对李明说的,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可是护士小姐并不认识白柔佳,所以,可信度还是很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