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96章:热水澡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白柔佳一只手拍方卓华,另一只手仍然紧紧地握住了方卓华的手,“白天会不会很美?”

    “嗯。”方卓华根本不敢抬起头看白柔佳,他害怕自己一冲动就把白柔佳当成了自己平日里结识的那些女人,然后对她做糊涂事。

    平日里油腔滑调的方卓华只说一个字,这不得不让白柔佳觉得惊讶,白柔佳转过头看向方卓华,发现方卓华一直低着头,她又拍了拍方卓华的肩膀,握住方卓华的手又拉了拉他,方卓华觉得有些呼吸不畅,白柔佳凑近方卓华去看他。

    方卓华鬼使神差般地直接吻住了白柔佳的唇,白柔佳眼睛瞬间睁得圆圆的,整个人仿佛被定住了一般,一动不动。

    等到方卓华自己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不适合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沉浸其中,完全不想再放开白柔佳,唯独能活动的一只手也伸出手去抓住白柔佳。

    白柔佳的座位选得好,她一上游船,就坐在了最后排,虽然当时排队的人很多,但是游船能够容纳五百人。

    一时之间,居然没能坐满,大家都尽量坐在没人的那儿,白柔佳他们这一排,只有另一边才有人坐着,也是对年轻的法国情侣,两人一上船,就紧紧拥抱在了一起,完全没这个时间去在意白柔佳和方卓华。

    当方卓华伸出手去拥抱白柔佳的时候,白柔佳总算是回过了神,她立刻松开握住方卓华的手,然后两只手使出全身的力气,推开了方卓华。白柔佳坐在里面,她立刻转过身去,脸上仍然泛着红。她不知道方卓华为什么会突然这样,但是她觉得,自己是需要好好冷静一下。

    游船全程有五十分钟,这才不过走了几分钟的时间,白柔佳已经有些坐不住了,但是方卓华坐在她的旁边,堵住了她的去路,一时间,她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白柔佳只能盯着两岸的风景,河岸很宽,河面上波光粼粼,倒映着周围的灯光,河面上美得很。尽管如此美的景色摆在白柔佳的面前,她却已经没了心情去观赏,满脑子都是方卓华刚才的那个吻。

    方卓华面对着白柔佳,他想伸出手去拥抱住白柔佳,从第一眼见到白柔佳的时候,他就被白柔佳给惊艳了一把,虽然他不肯承认,可是白柔佳和他平时接触过的女人有太大的差别,让他不能不爱。

    今天借着酒劲,方卓华终于敢正视自己了,一欧元住一月,这样的价格,他从来没有开出过,也是在白柔佳的面前才有这样的价格,平常别人的价格都是按照市场价来计算,还得负责给他做饭吃。

    可是到了白柔佳身上,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方卓华变着法儿的想留下白柔佳,想让白柔佳和他住在一起,所以他努力的降价,只差要给白柔佳免费了,当然,也是因为他知道,免费的话,白柔佳绝对会二话不说就离开,他才开了一欧元一月的价格。

    思来想去了许久,方卓华伸出手去,放在了白柔佳的肩膀上,白柔佳就如同受到了刺激一般,身子颤抖着转过身去,看着方卓华,白柔佳转身面向方卓华的时候,身体不经意的往后挪了挪,尽量和方卓华保持距离。

    方卓华也感受到了白柔佳的疏离,“对不起,我醉了”方卓华除了这个理由,不知道还能找什么理由来搪塞白柔佳,尽管此时酒劲正浓,他却还是不敢开口说出他对白柔佳的感情,如果不是遇到了白柔佳,他完全没想过,自己居然也有这么瑟缩的一天。

    方卓华立马扯出了一个坏笑,这是他的标志,倘若他面上过于严肃,只怕要引起白柔佳的怀疑。

    白柔佳见方卓华一副轻松的样子,她立马伸出手打了方卓华一拳,所以,一切都是她想多了?方卓华只是喝醉了?为了报复方卓华,白柔佳也回以他灿烂的笑容,“没事,就当是被狗咬了.”

    “你赢了”方卓华听了白柔佳的回答,心里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他朝着白柔佳竖起大拇指,看到白柔佳不是很在意的样子,他也就放心了。因为,他很害怕,因为自己的这个举动,让白柔佳离自己而去。

    此时游船已经行至一半,白柔佳的心里没了芥蒂,其实她的心底也是相信方卓华的借口的,毕竟她和方卓华只不过是相处了这么些天,即算是她相貌倾国倾城,也不至于让方卓华对她一见钟情吧?何况,连爱情都不相信的她,怎么可能会去相信一见钟情?

    方卓华假装自己醉了,靠在白柔佳的肩膀上休息,这趟船,他坐过了无数次,却从没有过一次坐得这么安心。枕在白柔佳的肩膀上,他能闻到白柔佳发丝的香味,很熟悉,却又有些陌生,总之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却莫名的让他心安。

    白柔佳的头发原本扎起了马尾,晚上凉快了起来,白柔佳便散下了头发,头发披在肩上,时不时地会打在方卓华的脸上。海风拂过,吹起白柔佳的发丝,将她发丝的香气传播到四周。

    白柔佳看得无聊了,她对这座城市一点也不了解,当初之所以决定来这儿,一是因为它浪漫,二就是因为它的出发时间很合适。

    在来之前,她没有做任何的功课,她当时一心只想离开白冷爵,想要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冷静一下。

    方卓华在白柔佳的肩上睡得很安稳,原本没有困意的他,居然也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直到白柔佳推了推他的头,轻声地对他说:“哎,醒醒,给我解说。”不知道为什么,白柔佳就是觉得方卓华都懂,在卢浮宫里,有不少人都驻足听他讲解,那些复杂的展品,他都了解得这么的透彻,就不用说这附近的建筑物了。

    “好处呢?”方卓华眯着眼睛,条件还没谈好,他还不想睁开眼睛。

    白柔佳一个爆栗就敲在了方卓华的头上,“胆儿肥了,还谈条件?”见方卓华这么傲娇,白柔佳自然要给他点颜色瞧瞧,否则这么长时间要待在这边,都要拜托他,如果这么一点事情就要给他好处,那她岂不是要亏大发了。

    白柔佳下手轻得很,她不过是要给方卓华一个下马威。方卓华却还是有模有样的用手摸了摸自己头上刚刚被白柔佳打过的地方,他轻声说:“有点冷,到哪里了.”方卓华喝了酒,那些能量如今已经消耗殆尽了,随之而来的便是寒冷。

    “我不知道。”说着,白柔佳就要脱下方卓华给自己的方卓华,给方卓华披上。方卓华一把握住了白柔佳的手,阻止了她脱衣服的举动,然后一把抱住了她,轻声说:“这样暖和多了.”

    白柔佳拿方卓华没办法,他是耍赖成性,这么抱着白柔佳,方卓华就像是个孩子,看到了满屋子的棉花糖,心里满足得像是捡到了宝。

    方卓华抱着白柔佳,抬起头看,忽然希望船能行得慢一些,让他多一些拥抱住白柔佳的时间。船一边往前行,方卓华一边向白柔佳解说,把这周围能见到的建筑物都一一向白柔佳介绍,白柔佳觉得,和方卓华一起出来,简直如同带了一个导游一般,简直是万能。

    随着方卓华的解说,船很快就要停靠岸边,白柔佳仍然有些意犹未尽,方卓华也和白柔佳一样,他恨不得船能往回再开一次,不管多少钱,他都愿意掏。

    尽管心里这么想,却始终不能这么做,方卓华起身,扶着白柔佳一同下了船。

    下了船,此时已经是接近十点,时间也不早了,两人便不约而同地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方卓华很冷,他毫不客气地搂住白柔佳,实际上,白柔佳身上并没有什么温度传过来,他这么搂着白柔佳,传来的温暖,全部到了他的心上,这样也就足够了。

    到了车上,方卓华发动了车的引擎,朝着家里的方向开去。方卓华想快点到家,此时巴黎街上已经没有什么车辆,于是方卓华的车速很快,一路飞驰到家门口。

    停下车,白柔佳就直接进了家门,她立即去房间里拿了一件自己的外套披上,然后拿着换下的方卓华的外套走出门外。方卓华刚刚停好车,走进客厅。

    白柔佳穿好了外套,把方卓华的西装外套递给他,方卓华接过去,然后对她说:“我去换衣服,你去洗个热水澡。”今天两人吹了不少风,洗个热水澡也算是保险。

    白柔佳点点头,转身进房间去准备衣服,等她走出来的时候,方卓华的房间门始终紧闭,她不知道他在里面做什么,拿着衣服径直走进了浴室。

    洗澡的时候,白柔佳不小心把头发淋湿了,她便顺道也把头发洗了,等洗完,她便拿起架子上的毛巾擦头发,一边擦,一边走出浴室门。刚走出浴室门,抬起头就看见方卓华杵在外面,白柔佳被他吓了一跳,“你站在这儿做什么?”

    “等你啊!”方卓华的嘴里从来就没有一句实话,白柔佳也就当笑话听听也就过去了。她擦着头发,走到客厅里,打开电视机。

    白柔佳坐在沙发上,一边擦头发,一边用遥控器调频道看,刚刚调到一个频道,身后就传来了电吹风的声音,白柔佳被吓跌身子一颤,一转头,果真是方卓华,她恨不得拿毛巾朝着方卓华打去,但是看方卓华有模有样的拿出吹风,准备帮自己吹头发,她又把手收了回来。

    “坐下。”方卓华的手法并不娴熟,白柔佳想要自己来吹,但是方卓华的一番好意,她不想拒绝,于是坐在了沙发上,任凭方卓华帮她吹头发。

    方卓华小心翼翼的帮白柔佳吹着头发,每拿起她的一丝发丝,都像是拿着宝贝一般,等头发都吹干,他一边收起吹风机,一边叫白柔佳,“去睡吧!”话说出口过了很久,白柔佳没有半点反应,方卓华绕到前面去看,发现白柔佳正睡得香。

    “真是对我放心。”方卓华都忍不住感慨一声,其他的女生,在他这里留宿时,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防备,可是看看白柔佳,先是换衣服不关门,现在是就这么睡着了,真是对他放了一百个心。

    方卓华笑归笑,还是上前去,把白柔佳抱起,白柔佳穿的睡衣睡裤,包裹得很严实,就这季节的厚度,也可想这衣服的厚度,走光什么的情况,发生的几率实在是少之又少。

    方卓华抱着白柔佳,走到了她的房间里,房间里非常的整洁,床上的被子都叠得整整齐齐,他把白柔佳放在床上,然后帮她盖好被子,便转身准备离开房间。

    走到门口的时候,方卓华看了一眼熟睡中的白柔佳,白柔佳的眼睛紧闭,睡得很宁静,眼睫毛偶尔会微微地轻颤,这样看白柔佳,愈发的迷人,方卓华意识到失态,立马走出了房间,然后关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