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94章:学做饭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方卓华笑了笑,白柔佳居然也有这么体贴的一面,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放在白柔佳的手上,然后走到了副驾驶座上坐好。

    白柔佳的车开得很稳,两人一路都没说话,一眨眼就到了家门口。

    方卓华下了车,就径直进了家,从冰箱里拿出了三瓶百威,他没给白柔佳拿,三瓶都是给他自己的,白柔佳把车停好,走进客厅,正好看见方卓华开了一瓶酒,然后喝了起来。

    白柔佳拿起桌上其他的两瓶,把它们放进了冰箱,方卓华看见了白柔佳的动作,却没有去阻止她,白柔佳从餐厅里拿了个玻璃杯,倒了一杯白开水,一边喝一边走到方卓华面前,犹豫着要不要向他问起苏胧胧的事情。

    就在白柔佳犹豫的片刻,方卓华自己说了起来,“你说,我要怎么拒绝,她才会死心?”

    “怎么也不会。”白柔佳喝了半杯水,然后把杯子放在桌上,桌子与玻璃杯发生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白柔佳的回答引起了方卓华的兴趣,他把酒瓶放下,看向白柔佳,“什么意思?”

    “看她的样子,不像是一时兴起,爱上一个人,原本就是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绝对不会去想要放弃你,此刻,她满脑子想的,大概就是如何得到你……”

    白柔佳看到苏胧胧的样子,仿佛就像是看到了当时的自己,幻想着和白冷爵结婚的自己。

    白柔佳自己也没想到,她能说出这么具有哲理意味的话,可实际上,这就是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让她离开白冷爵,她真的做不到,所以,她只能躲,不断的给自己心理暗示,只要远离了白冷爵,就可以不用想他了。

    方卓华定住神,他已经忘记了,苏胧胧是何时对自己有这样的情愫,就好像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就发展到了今天这一步,他想起,苏胧胧为了到巴黎来找自己,甚至不惜和家人闹翻,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在苏胧胧的心中有多么重要的地位。

    这么想着,方卓华突然笑了,他玩了这么多年,从来也没有招惹过苏胧胧这样单纯的女孩子,为的就是玩的时候能尽兴地玩,划清界限的时候,能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到最后,他终究还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她想住进来是吗?”白柔佳大概能够猜到苏胧胧的目的,她应该是想住进方卓华家里的,她也能体谅方卓华的心情。

    方卓华点了点头,白柔佳又说:“不如,我搬出去吧!”虽然方卓华这儿很好,可是她并不想给自己招惹任何的麻烦,她的退出,如果能让她免于麻烦,她很乐意。

    方卓华立马拒绝了,“不必,我不会让她住进来的,她家里人也不会答应的”先不说她的父母,就是苏梦卿都不会答应。

    当初苏胧胧吵着闹着要去巴黎,她的父母以为她是想过去玩,于是极力劝阻她,可是苏胧胧坚持要去,他们只好放行。

    苏胧胧没有向父母说明自己到巴黎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她和方卓华的关系不明确,她想自己到巴黎来,和方卓华确定了关系,再回去告诉父母。

    白柔佳耸耸肩,她和方卓华事先有签订租赁合约,合约内规定了,除非是房屋出了问题,否则,白柔佳提出解约需赔偿大量的赔偿金。

    方卓华不同意,白柔佳提出解约,自然是要赔偿违约金的,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一笔损失,于是她便没住了口,没再提,其实也是,就算她搬出去,让苏胧胧住进来,只怕也不能让苏胧胧如愿,倘若真有感情,这么些年,方卓华对苏胧胧的感情早就该变了,完全不该像是现在这般,依然如同哥哥对待妹妹一般。

    “船到桥头自然直。”白柔佳端起桌上的玻璃杯,对方卓华说了一句话,然后转身回了房间。

    方卓华听了白柔佳的话,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目送白柔佳进房间,一瓶百威已经被方卓华喝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他没再喝了,把酒瓶留在桌上,然后起身回了房间。

    白柔佳睡懒觉的习惯,从来没有改变过,以往每到周末,白冷爵都会很小心地下床,尽量不打扰到白柔佳,白柔佳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很浅。

    可到了早上,一般都是怎么吵都吵不醒的,所以她很少早上有被白冷爵吵醒。

    第二天一早,白柔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了,白柔佳起身把窗帘打开,马路上熙熙攘攘,行人占满了道路。

    白柔佳换好衣服,走出房间,看见客厅茶几上摆着的百威酒瓶,就知道是昨天晚上方卓华留下的,方卓华房门紧闭,想必是还没醒。

    白柔佳洗漱完毕,方卓华房间仍然没有任何动静,她便一个人,走到了厨房。

    白柔佳去逛超市的时候,特地买了吐司。厨房里,虽然方卓华很少进,但是平日里来打扫卫生的阿姨,还是很负责的把厨房一起打扫了。

    厨房里唯独吐司机和咖啡机摆在吧台上,其余的东西都被收了起来,也显得厨房很干净。白柔佳塞了几片吐司放进吐司机里面,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了鸡蛋,放进了锅里煮。

    白柔佳能够完成这些动作,实在是不容易,要知道,她是有厨房诅咒的人,没有给厨房带来什么灾难,也算是厨房的幸运。

    方卓华起来的时候,打开门,正巧遇见了白柔佳在做早餐,他以为自己在做梦,印象中记得白柔佳是不会做早餐的,如果不是白柔佳说话,他差点又转头回了房间,“起来了?时间掐得刚刚好啊!”

    “你不是不会做早饭?”方卓华转过头问白柔佳。

    白柔佳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给他看,“我不会做,可是机子会做!”白柔佳知道,方卓华是在嘲笑她,她指了指吐司机,然后指了指锅。只是简单的几个动作,她还是会的。

    方卓华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去了洗漱间,出来的时候,人总算是清醒了许多,这才看到白柔佳原来只是用吐司机做的早餐。

    方卓华洗漱的这段时间里,白柔佳已经帮方卓华烤好了吐司,她体贴地用盘子帮他装好,然后拿出了水煮鸡蛋,放在了盘子里。等方卓华走出来,白柔佳已经自己吃了起来。

    白柔佳为了图方便,直接坐在了吧台,吃了一会儿,白柔佳才想起来,冰箱里买了牛奶,她又起身去拿牛奶出来,一人倒了一杯,方卓华很少吃早餐,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他的胃出了一点小小的毛病。

    难得有人给他准备早餐,方卓华立马坐到了白柔佳的对面,吃起了白柔佳为他准备的早餐。

    “我们以后的午餐和晚餐怎么办?”白柔佳突然发问,早餐她还能勉强解决,但是午餐和晚餐,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方卓华刚把一片吐司塞进嘴巴里,原本嚼得很好,听到白柔佳的问题,他就停下了动作,懵懂的看着白柔佳,这么大个问题,是时候解决了。

    方卓华开始回忆他平常吃饭的地点,“我平常,好像都是在别人家蹭……”话一出口,方卓华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方卓华在巴黎待了好几年,他人缘好,每天都在外面晃荡,今天在这家吃,明天在别人家吃,要不然就是和前一天认识的女生在外面吃,或者是在租客那儿吃,总之他根本不用愁没地方吃饭。

    这一次,遇上一个不会做饭的白柔佳,算是在他的预料之外,这下不仅要解决他的吃饭问题,还要连带着解决白柔佳的吃饭问题,这可就棘手了。

    “你……”白柔佳无话可说,她决定不再回答方卓华的话,一边剥鸡蛋,一边吃鸡蛋。

    “你去学做饭吧!”方卓华出了个馊主意,他相信,每个女人都是有做饭的细胞存在的,只是不愿意学而已,只是他不知道,这个理论是不能应用到白柔佳手上的。

    白柔佳正好在吃鸡蛋黄,刚要吞下去,就听见方卓华说话,她直接被哽住,半天都没上得来气,方卓华见白柔佳哽住,立马递了牛奶给她,白柔佳猛喝了几口牛奶,才算是好过些。

    白柔佳一边吞,一边用力的拍打方卓华,等她能说话了,她立马说:“要是我能学会,我还在这里吗?”白冷爵和郑纷萦两人连番教她做饭,也没见她学会,她这辈子天生就缺失了做饭的细胞。

    方卓华承受着白柔佳的打,还一个劲地认错,“知道了,知道了,说错了”等白柔佳不打了,方卓华又陷入了深思中,他吃饭向来都不固定,现在来了白柔佳,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让白柔佳住到家里来,反而还给他自己带来了麻烦,平常自己随便吃点就好了,现在倒还得管白柔佳的饭了。

    “出去吃好了”方卓华想不到别的法子,便直接出了这个主意,白柔佳听了,抬起头看向方卓华,“每天?”

    白柔佳带的钱不多,她的存款全部都给了家里,原本就没有多余的钱,如今方卓华提出要出去吃饭,她哪里有这么多的钱让自己挥霍?

    方卓华认真地点了点头,白柔佳立刻摆了摆手,“算了,吃面包。”白柔佳非常了解自己身上的所剩金额,她是要在这边待上半个月以上,必须精打细算,虽然她当初把房价定得有些高,如今的租金很低,但是仍然不够支撑她每天都在外面吃。

    “吃什么面包,吃完收拾一下,准备出去了.”方卓华像个阔少爷一样,见白柔佳已经快要吃完了,指挥着白柔佳到房间里去。

    白柔佳半信半疑地朝着房间走去,换好衣服,也不知道方卓华是要带她去哪里。等白柔佳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方卓华已经回了房间。

    白柔佳简单的把吧台上收拾了一下,把盘子洗干净,然后放回了柜子里。最后擦吧台的时候,方卓华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白柔佳恰好做完。

    “出发。”方卓华一边扣衬衣袖口的扣子,一边朝着门口走去,白柔佳把手洗干净,拿纸擦干手,走到门口换好鞋,跟着方卓华出了家门。

    方卓华开好了车门等着白柔佳,白柔佳上了车,方卓华绕到驾驶座上坐好,白柔佳趁着方卓华还没发动引擎,问他:“去哪里?”

    “到了就知道了.”方卓华万年不变的除了讨好女生,就是卖关子。白柔佳摇摇头,系好安全带,眼睛直视着前方,没再接方卓华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