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91章:报警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白柔佳听了,立马就笑了,刚才闹的不愉快,早就抛到了脑后。紧接着,两人便开始收拾白柔佳的房间,等把白柔佳的行李都准备好,白柔佳便问:“晚上想吃什么?”

    “我不挑。”方卓华答应得很爽快,等白柔佳走到冰箱门口,打开冰箱一看,发现里面除了酒,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她也算是明白了方卓华所说的“不挑”是个什么意思,大概就是有吃的就行。

    白柔佳穿上拖鞋,拉着方卓华到附近的超市采购,方卓华很愿意出门,能和白柔佳一起,他就很开心。

    两人步行到了附近最近的超市,进行了一番大采购,等结了账,两人又大包小包地提着回了家。

    白柔佳把今天晚上要用的东西拿出来,放在厨房里,然后提着大袋小袋走到冰箱,方卓华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希望能帮她做点事情。白柔佳直接拒绝了,“你只适合做苦力。”一看家里的冰箱就知道方卓华不是一个会持家的人,更不是一个会做饭的男人,所以白柔佳彻底放弃了。

    等白柔佳站在厨房前面的时候,看着一堆需要处理的菜,她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也是没有做饭天赋的,以前她一直指望着白冷爵,白冷爵不在家,她就靠外卖过活,如今没了白冷爵,她居然连自己不会做饭的这个事实都忘记了。

    方卓华正准备等着看白柔佳露一手,结果等了许久,白柔佳都没有任何的反应,等了很久,才听见白柔佳回答说:“对不起,我好像也不会做饭……”

    方卓华立刻想起了当初自己问白柔佳是否会做饭的时候,白柔佳答应得那般干脆,敢情是脑子短路了?今天在这里嘲笑自己,不过是以五十步笑百步?

    “白柔佳,你这就不地道了,说好了会做饭的”方卓华摆着一张严肃脸,非常不满意的样子。

    白柔佳慌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这么便宜的地方住下,“你不会就因为这个原因要把我赶出去吧?”

    “那倒不会,你暂时可以放心。”方卓华一看到白柔佳慌了,心里顿时很满足。

    “那现在怎么办?”白柔佳看着面前一堆等待解决的食材,两个都不会做饭的人,买了这么多的东西回来,放在家里,迟早会坏掉。

    方卓华摆摆手,“走吧!”他的眼里完全没有面前那些食材,好像刚才花的钱都不是他的一样,拍了拍手,转身朝着房间走去。

    白柔佳先是跟了上去,看到方卓华进了房间,她便停下了脚步,她不知道方卓华是要去做什么,但是她是不轻易进别人房间的人,尤其是个男人的房间。

    方卓华进房间换了身衣服,然后走出来,正好与白柔佳偶遇,他指了指白柔佳的衣服,白柔佳立马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发现没有什么不对劲,“怎么了吗?”

    “不换衣服?”

    “换衣服?去哪里?”白柔佳听方卓华说要换衣服,就猜是要出门,她这身衣服在家里穿没什么不对劲。

    方卓华推着白柔佳进了门,他在白柔佳面前卖关子习惯了,“你先去换。”说完,把白柔佳推进了房间后,就关上了门。这一次,是他关上的门,他说什么都不会进门去看。

    白柔佳对方卓华格外的放心,换了一身衣服就走了出来,然后老实跟着方卓华一起走出家门。

    方卓华把车停在了一家西餐厅门口,白柔佳见方卓华把车停了下来,自己主动走下车,走到门口瞧了一眼,一眼就看见了一个很熟悉的背影。

    就在白柔佳思考那个背影的主人是谁的片刻,背影的主人转过了身,与白柔佳正面相遇,那人正是今天举行婚礼的女子,旁边站着的,是她的丈夫。

    “方卓华!”那名女子看见方卓华的车,就立马朝着方卓华招了招手,白柔佳看向方卓华,方卓华也朝着她笑一笑,方卓华走到白柔佳的身边,与白柔佳十指相扣,握着她的手带她走到了她的旁边,“这是苏梦卿,这是她的丈夫,李明。”方卓华指了指那名女子,又指了指她旁边的男士。

    “你们好!.”白柔佳不会法语,她只能用中文和微笑来表达她的意思,也不知道李明能否理解。

    等白柔佳和苏梦卿和李明打过招呼,方卓华又向他们介绍白柔佳,“这是白柔佳。”

    “你好!”说话的人不是苏梦卿,而是李明。李明的中文也很流利,想必是苏梦卿的功劳。

    “先进去,位置我订好了.”苏梦卿朝着白柔佳笑一笑,然后指了指里面,从她的态度看来,似乎她并不那么讨苏梦卿的喜欢。

    苏梦卿定的位置是四人的,看上去就像是事先和方卓华约好了的。

    方卓华也的确是和苏梦卿约好了,就在白柔佳换衣服的时候,方卓华接到了苏梦卿的电话,“你现在在哪里?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我?我在家。”方卓华知道苏梦卿想找他谈什么,他也从来不会避讳。

    苏梦卿隐忍着内心的愤怒,“来老地方。”

    “两个人。”方卓华也帮白柔佳预定了位置,他原本也是打算带白柔佳去苏梦卿说的地方吃东西,此时正是高峰期,他原本还在愁能不能订到位置,结果苏梦卿的一个电话,让他的困难迎刃而解。

    方卓华也不管苏梦卿是什么样的态度,直接挂断了她的电话。

    到了位置上,方卓华一如既往地帮白柔佳拉凳子,白柔佳感受到了来自苏梦卿的不太友善的目光,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哪里招惹到了苏梦卿,但是碍于方卓华的面子,她只能暂时隐忍,假装她没看到的样子。

    等四个人坐定,点好餐,苏梦卿这才叫了方卓华一声,“方卓华。”

    “嗯?”方卓华抬起头看向苏梦卿,李明和白柔佳两个人都是局外人,根本不知道两个人想说些什么。

    “胧胧去哪里了?”苏胧胧是苏梦卿的堂妹,两人关系好得不得了。这一次苏梦卿的婚礼,苏胧胧却没有出现,不用想,罪魁祸首就是方卓华。

    听到苏梦卿提起苏胧胧,他这才注意到,好像今天苏梦卿的婚礼上,的确是没看见苏胧胧的身影,他也问:“对,她去哪里了?”方卓华是的确不知道,自从那天见过面后,他就再没见过苏胧胧了。

    方卓华在巴黎待了几年了,苏胧胧是去年才来到巴黎,正巧她大学毕业,家里人为她安排了工作,她却和家里放了狠话,说什么都要到巴黎来找方卓华。方卓华也知道苏胧胧对他的感情,只是这么多年下来,他对苏胧胧真的没有一点点的兴趣,他也曾经拒绝了苏胧胧,但是苏胧胧的性格是,撞了南墙都不回头的,不顾家人的反对,找到了巴黎。

    苏胧胧到了巴黎,想住方卓华家里,方卓华只招一个同租者,正巧苏胧胧来的时候,方卓华家里住着一个人,方卓华说什么都不让她住,她只好住苏梦卿家里。

    就在白柔佳住进来的前一天,苏胧胧看到方卓华又在网站上放了招租的信息,苏胧胧找方卓华说要住进去,方卓华直接拒绝了,也语重心长地向她解释,苏胧胧年纪小,气鼓鼓地摔门而去,方卓华追上去,她狠狠扇了方卓华一巴掌,方卓华哪里还会追?就放着她跑开了。

    从那天起,方卓华就再也没有苏胧胧的消息了。也是从那天起,苏梦卿也失去了和苏胧胧的联系,碍于婚礼的事情,她没那么多闲心思去找苏胧胧,只好拜托朋友和家人帮忙找,整整找了快两天,都没有苏胧胧的消息。

    “方卓华,这件事很严肃,你知道,胧胧喜欢你,为了你,可以奋不顾身只身一人到巴黎来找你,哪怕不是因为这个,你都得对她有一点责任吧?”苏梦卿对方卓华的态度很不满,她和方卓华认识在前,一次聚会,苏胧胧对方卓华一见钟情,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苏梦卿,你说话别这么不负责任,是,我方卓华是爱玩,可是我和你认识这么多年,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方卓华板着脸,不得不说,他的心里是有一点点的愤怒,不是他做的事情,被人污蔑做了,是件很难受的事情。

    白柔佳不敢抬头了,扯到了一个人,“苏胧胧”,她根本不认识这个人,所以她也没有说话的权利,一旁的李明表情也随之严肃了起来,方卓华的脸上则是白柔佳从来没看过的冷冽,一如白冷爵冷着脸的模样。平日里都是嬉皮笑脸的人脸上突然严肃了起来,想必是很认真在说。

    苏梦卿比白柔佳了解方卓华千倍万倍,她又哪里不知道方卓华这是很认真的,只是她心里紧张自己的堂妹,本身年龄就小,涉世也不深,这么长时间不见踪影,难免让人担忧。

    方卓华的心里也担心苏胧胧,他的话说得不重,却被苏胧胧扇了一耳光,他早就没了兴趣再去追苏胧胧了。

    他一直都知道苏胧胧是个胆子很小的人,觉得她是绝对不敢离家出走或者独自消失的,他以为苏胧胧会径直回苏梦卿家里,苏梦卿婚礼的时候,他带着白柔佳,就没过于在意苏胧胧,直到今天苏梦卿问起,他这才注意到苏胧胧好像是真的不见了。

    苏梦卿拿出手机打苏胧胧的打电话,仍然是无人接听,在她失去联系的这段时间里,电话就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好在电话能接通,家人才能确保她的安全,才一直按耐住没有报警。

    苏梦卿又打了一遍,当电话里出现了那僵硬的回答时,她才把电话递给方卓华,“你自己听。”方卓华从苏梦卿手上接过电话,放到耳边听,的确是无人接听,苏梦卿没说谎,其实方卓华是相信苏梦卿的,他知道,苏梦卿是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

    方卓华抱着侥幸的心理,拿出手机,拨通了苏胧胧的电话,电话“嘟”了很久,过了好半晌,还是无人接听,方卓华又打了一个过去,苏梦卿知道方卓华在打苏胧胧的电话,对他说:“别打了,不会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