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85章:搪塞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接了.”胡昕蜜失魂落魄地把手机放在桌上,回答了阳珊的话,阳珊自己推着轮椅往胡昕蜜旁边走去,问她:“怎么样?两人在一起吗?”

    “姐夫没回答我,不过,我猜,应该是不在一样的”胡昕蜜的心里,已经不是猜测了,而是确定,尽管白冷爵故作镇定,可是白冷爵并没有回答她,也没说让他们别担心,想来,白柔佳这一次,是真的失踪了,“妈,我们报警吧?”

    “报警?”听到胡昕蜜的提议,阳珊皱起了眉头,怎么能报警呢?说不定白柔佳只是有什么事,如果他们报警,事情就不那么简单了。

    阳珊摇了摇头,“再等等吧,你爸他们出去找了,他们那边还没有消息。”阳珊不想把事情闹到这么大,虽然她缺席了白柔佳这么多年,但是她相信白柔佳,白柔佳向来就是个明事理的女孩子,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绝对不可能这么任性妄为。

    胡昕蜜也皱着眉头,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好不容易其中有个人接了电话,但偏偏,却还是没有白柔佳的消息,这怎么能不让人着急。

    过了好一会儿,胡昕蜜准备拿起手机给郑云凡打电话问消息的时候,手机正好响了起来,胡昕蜜一看,看见了白柔佳的名字,她用手揉了揉眼睛,再看手机,的确是白柔佳的名字!她真的没有看错,她立马接了起来,“姐!你去哪里了!”胡昕蜜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阳珊听到胡昕蜜喊“姐”,第一反应就是白柔佳,“佳佳?”但是她又怕她的情绪太过激动,让白柔佳反感,于是她尽量保持平静。

    电话一接通,白柔佳就听见了胡昕蜜的声音,那声音几乎是用吼的,她已经从胡昕蜜的声音里听出了她的慌张,“我在酒店,等会儿就回家。”

    “好……”胡昕蜜回答了一个字,接下来,白柔佳就听见了“嘶——”的声音,是胡昕蜜发出来的。此时的胡昕蜜正用手捂住自己的肚子,额头上冒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

    阳珊立马看向胡昕蜜,她从胡昕蜜手上接过手机,“佳佳,你快回来,我看昕蜜不对劲!”

    “不对劲?舅妈,你打电话给白冷爵,我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去最近的医院,我马上就到!”白柔佳听见胡昕蜜出了事情,她尽量让自己保持镇静,估计家里只剩下了胡昕蜜和阳珊,白冷爵有车,让白冷爵赶回去,应该是最明智的。

    白冷爵已经快要开到郊区,直到附近没了居民区,他这才调转车头,往回开,没开多远,就看见胡昕蜜打来的电话,他以为是白柔佳有了消息,立马接了起来,“佳佳回来了吗?”

    “小爵,你在哪里?昕蜜她肚子疼得厉害。”阳珊完全忘记了白柔佳方才打回了电话,现在她满脑子都是胡昕蜜的事情,她绝对不能让白家的第一个孙辈就这么没了。

    “在家里等着,我让120接。我到郊区了”白冷爵听到胡昕蜜出了问题,立马挂断电话,然后打了电话给路亚敏,路亚敏是主任,一定能很好的处理好这件事情。

    好在白柔佳家里距离白冷爵的医院并不远,白柔佳口中说的最近的医院也就是指的白冷爵工作的医院。路亚敏一接到白冷爵的电话,就立马带好东西,叫了一辆急救车赶到了白柔佳的家里,带走了胡昕蜜。

    白冷爵紧接着打了电话给郑云凡,郑云凡立马通知了郑炳超和郑纷萦,三人得知消息,马不停蹄地就往医院里赶,此时胡昕蜜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里,郑炳超,郑纷萦和郑云凡三人都在市区不远,三个人只能靠徒步寻找,于是三人很快就赶到了医院里,得知胡昕蜜进了手术室,三人几乎同时赶到了手术室门口。

    阳珊坚持要跟着急救车一起到医院里来,胡昕蜜一个人在这边,没有人陪着,她不放心,尽管路亚敏告知了她,胡昕蜜没有很严重的情况,她仍然坚持要一同到医院。路亚敏没办法,只好带着阳珊上了车,把胡昕蜜推进手术室的同时,将阳珊推到了手术室门口。

    三人到医院门口的时候,看到了阳珊坐在了轮椅上,三人立马迎了上去,“妈,怎么回事?”郑云凡是最紧张的,虽然把胡昕蜜放在家里,他很是不放心,但是没办法,白柔佳如今没有消息,他只能出门去找。

    白柔佳和白冷爵两人随后便赶到了医院,两人在进入手术室的交叉路口不期而遇,白冷爵看到白柔佳显然很激动,明知道现在在医院里,他却还是大声叫住了准备离开的白柔佳:“佳佳!”

    听到白冷爵这么叫自己,白柔佳只觉得心里直犯恶心,曾经没有过的感觉,现在全部涌上了心头,她只当是没听见,继续朝着手术室走去。

    白冷爵哪里肯这么轻易就放白柔佳离开?他找了白柔佳这么久,尽管他知道现在的重点已经不在白柔佳身上了,但是他必须要和白柔佳说清楚。

    白冷爵伸出手去抓住白柔佳的手臂,白柔佳冷着脸对白冷爵说:“放手。”

    白柔佳说完话,白冷爵没有说话,也没有松开手,白柔佳继续说:“放开!”语气很凌厉,她的眼神自始至终都一直看着手术室的方向,她根本不愿意看白冷爵一眼。

    白冷爵的手还是没有松开,白柔佳心里很担心胡昕蜜的身体,胡昕蜜肚子里的是白家孙辈的第一人,她也是白家的媳妇,不管是她还是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不能出任何问题,她转过头去看向白冷爵,“白冷爵,你能不能先他人后自己?昕蜜现在在手术室里,身体那么虚弱,你有什么想说的,想问的,都请等她平安以后再说,可以吗?”

    听了白柔佳的话,白冷爵只得松开了手,放白柔佳离开。白冷爵手一松开,白柔佳立马朝着手术室走去。

    阳珊看到郑云凡一行人过来了,这一颗心才回到了它原本的位置上,“佳佳刚才打电话回来了,刚说了没几句话,昕蜜她就捂着肚子,她就说肚子痛。”

    “佳佳打电话回来了?”郑纷萦原本站在身后,只觉得这真的是一件事情没解决完,又来了一档子事,差点一个踉跄没站得稳,可是当听到白柔佳回来的时候,她整个人分外的清醒,立马从人群中站了出来。

    “是,是,纷萦啊,我忘记告诉你了,这昕蜜的事情来得太突然了,我给忘了”阳珊见郑纷萦这么激动,她说起话来都有些语无伦次。

    郑纷萦立马握住了阳珊的手,她点了点头,“嫂子,我知道,只要知道佳佳没事就好,咱们先不说了,先看看昕蜜的情况怎么样。”

    “好,好,好!.”阳珊激动的连应答了三个“好”,她心里比任何人都着急,胡昕蜜倒白家来的时候,就被当宝贝一样对待,如今出了一点差错,不只是她不好向亲家交代,她连自己心里的这一关都过不了。

    白冷爵跟着白柔佳走到了手术室的门口,他相信路亚敏,也正是因为相信路亚敏,他才把胡昕蜜交给路亚敏。

    当白柔佳和白冷爵两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大家齐刷刷地看向两人,正打算开口说些什么,路亚敏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大家这才放弃了询问两人的机会,转身看向路亚敏。

    路亚敏取下口罩,看了一眼在人群中的白柔佳和白冷爵,她问:“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我是她丈夫。”郑云凡立马走上前,以往都是他询问别人这句话,这一次,居然换他被别人问了。

    “目前情况已经稳定了,虽然出现了**流血,但是胎儿没什么大问题,可以放心了。不过已经出现了先兆流产,得在医院里观察几个小时,没事就可以离开了。以后切记要注意,情绪不能再有大起大落,得保持平静。”

    “好的,知道了.”郑云凡听到孩子没事,心里就平静了许多了。

    大家听到情况稳定,都深深地舒了一口气,紧接着胡昕蜜就被护士们推了出来,大家一窝蜂迎了上去。

    自从路亚敏从手术室里出来,白柔佳的食指就一直在互相绞着,她也害怕,如果孩子没了,她又要背负一重责任,只怕她这辈子都没什么安生日子过了,她自己都不会原谅她自己,胡昕蜜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还不就是因为自己。

    胡昕蜜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见到郑云凡,她就立马握住郑云凡的手,问:“孩子没事吧?”胡昕蜜自己已经感受到了下面有液体流出,身为一名护士,她大概已经猜到了流出来的是什么,她很害怕,害怕孩子没了。

    “没事,没事,他很好!.”郑云凡也紧紧的握住了胡昕蜜的手,跟着护士们一起去了病房。其余的人也跟着一起去了病房,白柔佳和白冷爵两人跟在后面,两人都不敢出现,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就是因为他们两个人,尽管没发生什么大事情,但是两人心里难免会有些愧疚,总归难辞其咎。

    胡昕蜜回到病房里没多久,就困得眼皮打架,郑云凡在病房里陪着她,等她睡着了,大家这才离开病房。等从病房里出来,看到白冷爵和白柔佳,大家这才想起两人的那档子事情来。

    “说说吧,你们俩今天什么情况?”郑纷萦阴沉着一张脸看着两个人,一肚子的火,恨不得顺手就抄起拖鞋朝着两人砸过去。

    “我们没事,很好!.”白柔佳打肿脸充胖子,她可不好意思说她在民政局等了白冷爵那么久,这种丢脸的事情她做过也就算了,让她亲口说出来,她可做不到。

    白冷爵听到白柔佳这么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于是只好保持沉默。

    白柔佳这么说,谁都不会相信,包括她自己,其实她也不想这么说,只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只好用这样的回答来搪塞一会儿。

    从白柔佳的表情,也差不多看出来了,知道白柔佳不愿意说,郑纷萦看了一眼还在里面的胡昕蜜,想着,既然两人不愿意说,那就等胡昕蜜的事情处理好了,再想办法来解决这两个人的事情。

    白冷爵和白柔佳见大家没再追问,心里都不由地惊讶,不过,看郑纷萦这架势,不像是要善罢甘休的样子,于是两人只能先充傻装楞,能应付多久是多久。

    过了一个小时的样子,胡昕蜜没再出血,便能回家了。白柔佳和白冷爵两人都有车,于是分散开来坐,郑云凡带着胡昕蜜和阳珊坐白柔佳的车,郑炳超和郑纷萦坐白冷爵的车,白柔佳的车后开,白冷爵的车先开,白冷爵的车速很慢,白柔佳一直跟在白冷爵的车后面,没有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