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84章:绝望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白冷爵一路驱车赶去了念可儿的墓地。这块地,是白冷爵求着白旭辉和邵嫄买下来的,这儿附近山清水秀,空气也很好,念可儿生前最喜欢这样的地方,生前,他不能圆她的梦,死后,他补偿她。

    白冷爵走到念可儿的墓碑前坐下,看到墓碑上念可儿的照片,他深吸了一口气,说:“我来看你了”白冷爵不轻易踏足这儿,他不敢来,每次看到念可儿的脸,他心里的愧疚便如泉涌,充满了他的整颗心。

    “你知道吗?我原本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你这样的女人了,我原以为这辈子能让我动心的女人只有你,可是自从遇见了她,我才发现我错了.”白冷爵苦笑着说,他的脑海里一直有一个白柔佳在晃荡,眼前仿佛就站着白柔佳一般。

    当初,白冷爵一直以为自己绝对不会爱的女人,他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爱上了她。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故意在折磨他,让他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

    “是你在考验我吗?对你的承诺,我不会违背,那天,我太冲动了,今天,我要对她失约了。今天,我就在这里陪你一天。”

    白冷爵的手机装在外套口袋里,他素来都是开的振动,工作的时候也是,而他今天凑巧,没有穿外套,他把外套放在了车上。因此,他错过了白柔佳的电话,错过了郑纷萦的电话,也错过了郑云凡的电话。

    白冷爵不敢打电话给白柔佳,他不知道怎么开口拒绝她,他知道,白柔佳一直都是一个很勇敢的女人,也许她等不到自己,就会主动离开了,她不会傻到痴痴地等着自己。想到这里,白冷爵才放了心,他一直坐在那儿,一直喃喃自语,然后自问自答。

    白冷爵怎么也想不到,白柔佳真的痴痴在那儿等了他整整五个小时,还傻傻地找了他三个小时,他一直都知道白柔佳对他的感情,也一直知道,白柔佳从来没有过想和自己结婚的想法,只不过是自己提起,她才顺应了自己。

    白冷爵一点也不困,他一直说起白柔佳,说她是一个怎样的女生,说她和自己的事情,说她和自己吵架,和自己闹别扭,和自己相互配合在长辈面前装恩爱等等一系列的关于白柔佳的事情。

    白冷爵没有提起白柔佳小时候经历过的事情,却独独重点强调了白柔佳是“不婚主义”,他自己不知道,他不过在安慰自己,用白柔佳不想结婚来宽慰自己,让自己心里对白柔佳的愧疚少一些。

    白冷爵这么说着,泪水竟然就这么落了下来,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自己对白柔佳有多么的在意,也似乎明白了白柔佳心里有多难过,“我对不起她,我该放她离开的……”白冷爵用手撑着额头,他自己心里有私心,不想放白柔佳离开,想留着白柔佳在自己的身边,尽管知道,把白柔佳留在身边只不过是互相折磨,可他看到白柔佳,心里莫名的觉得很开心。

    白冷爵在那儿看着太阳升起,一直坐到太阳下山,才动身返程,“我先回去了,下次再来看你……”白冷爵朝着念可儿的照片一笑,然后起身离开。

    白冷爵一到车上,就听见了外套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他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刚一拿起,就见电话已经挂断,他原本想往回拨,结果仔细一看,未接电话多得吓人,他脑子里一瞬间闪过了一丝灵光,他急忙打开通话记录查看,有胡昕蜜打来的电话,也有郑云凡打来的电话,还有白柔佳打来的电话,最多的是胡昕蜜打来的电话,他先是给白柔佳打了个电话。

    胡昕蜜那边一直在不停地给白冷爵打电话,每一个都是无人接通,她如同机械般地又打了个电话,结果显示正在通话中,她差点从凳子上跌下去,她指着电话,对着阳珊说:“妈,正在通话中!”

    “真的?过会儿再打!”阳珊听到有消息了,总算是放了心,她这颗心一直都揪着,这两个当事人都不接电话,大家都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如今,总算是有个人的电话有反应了。

    白柔佳的电话显示的是无人接听,白柔佳的电话没人再打,大家都猜到了白柔佳和白冷爵出了问题,郑炳超,郑纷萦以及郑云凡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到处寻找,希望在某个地方能无意中看到白柔佳的车。

    白冷爵刚挂断了白柔佳的电话,就接到了胡昕蜜的电话,电话一接通,白冷爵就听见胡昕蜜着急的问:“姐夫,你在哪儿?”自打胡昕蜜进了白家,就一直随着郑云凡一起叫白冷爵“姐夫”了。

    “怎么了吗?”白冷爵从胡昕蜜的语气里大致判断出应该是出了事,他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出事的人不要是白柔佳,结果祈祷还没有完成,就听见电话那头的胡昕蜜说:“姐她早上出门,到现在都没回家,大家到处找她都没找到,你和她在一起吗?”

    胡昕蜜根本没管那么多,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找到白柔佳,把事情弄清楚,虽然说白柔佳也不小了,但是她这样让人联系不到,难免让人有些慌神。

    “我知道了.”白冷爵立马就挂断了胡昕蜜的电话,一听到白柔佳失踪了,他比任何人都慌,立马发动车子,朝着市中心赶去,郑云凡和郑炳超一定都在找白柔佳,于是他立马打了电话给郑云凡,郑云凡接到白冷爵的电话,心里甭提有多激动,“姐夫,你在哪里?我姐和你在一起吗?”

    “不在,你们找了哪些地方?”白冷爵非常诚实的坦白了,他不敢瞒他们,毕竟人多力量大,大家一起找,应该能快一些找到白柔佳。

    郑云凡听了白冷爵的回答,他原本想问,两人不是决定了今天去领结婚证,可是听到白冷爵接下来的那句话,他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然后把自己找过的地方全部告诉了白冷爵。

    白冷爵知道了郑云凡找过的地方,先是回了一趟家,他不知道白柔佳会不会在家里,但是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想去找找。

    走到电梯门口,电梯还在十几层,他已经不能等了,越晚找到白柔佳,白柔佳的处境就越危险,他转头看向楼梯,想也没想,就直接朝着楼梯走去。

    一路爬到二十层,白冷爵根本不敢休息,他直接把门打开,他第一次嫌弃自己的家太大,他喘着气在家里找了一圈,连一个人影都没看见,一想到白柔佳的脸,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白冷爵不敢有一点的耽搁,尽管他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但是他仍然坚持着朝着楼下走去,这一次,白冷爵只能焦急地等着电梯来,他得保持多一点的体力去找白柔佳,他绝对不可以再找到白柔佳之前倒下去。

    白冷爵开着车子在整个城市找了一圈,这个城市并不小,之前白冷爵从来没发现过,这次,是白冷爵第一次觉得这个城市大,他把车子停下,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行人,一瞬间感到前所未有的迷茫,不知道该去哪里找白柔佳了。

    白柔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九点了,她从下午开始睡起,一觉睡到了晚上,她脑子里不是很清楚,所以也不是很清楚现在自己在的地方叫什么,更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白柔佳迷迷糊糊地起床,到处找手机,她隐约记得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可当她走到桌子旁边的时候,却没有看到手机了。

    偏偏白柔佳把手机调成了静音状态,现在只能顺其自然找手机了。白柔佳去洗了把脸,漱了个口,整个人倒还算清醒了,她起身走到阳台上,站在阳台上,她这才发现,如今天已经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了。

    白柔佳这才想起了郑纷萦和家里的人,她脑子里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容纳白冷爵了,她有自知之明,从今天白冷爵的态度来看,她就已经明白,白冷爵的心里从来就没有她的存在,之所以说要和自己结婚,不过是为了暂时拖住自己。也许,白冷爵的心里,永远都只有念可儿一个人。这一切,严格说起来,不能怪白冷爵,要怪,就只能怪她自己,是她太相信白冷爵。

    白冷爵停车停了一会儿,又继续开着车开始找白柔佳,他不敢停太久,他恨不得能把整个城市都翻个转,让整个城市里的人全部出现在他的眼前,让他一眼就能从人群中找到白柔佳。

    白冷爵漫无目的地在一条路上开着车,走到一个酒店他就把车停下,然后仔细看看停车场,瞧一瞧里面有没有白柔佳的车。他对白柔佳的生活并不了解,他只知道白柔佳有一个最好的朋友,就是吴依依,除此之外,他根本想不到白柔佳会去什么地方,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找起,他只能像平常的线索来找白柔佳,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找过了,唯一没找过的地方就是酒店。

    白冷爵不知道白柔佳在酒店里的几率是多少,但是这个城市有多少酒店,是真的数不清楚的,不管白柔佳在不在酒店里,他都几乎要把城市翻个转,整个城市里的酒店数都数不清,他如今连白柔佳的位置都不清楚,他只能沿途慢慢找,这个城市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可能有白柔佳。

    白冷爵从家里出门,在街上晃荡了许久,没有找到白柔佳,才开始找白柔佳,他一路开着车,中途还给车加了一次油,从六点开始,他就开始寻找城市里的各大酒店,想从中间找到白柔佳。

    一直找到十点,白冷爵甚至都有些绝望,这个城市太大了,想消失,居然是一件这么容易的事情,也许,白柔佳一开始也是这么找自己的,不知道,她会不会和自己现在一样,这么的绝望。

    白柔佳是铁了心要消失在自己面前,那么不管他怎么疯狂的寻找,都不可能得到白柔佳的一点消息。

    白柔佳从包里拿出了手机,看到了无数个未接来电,白冷爵打来的居然是占大多数的,白柔佳看了看,笑了笑,把通讯里白冷爵的电话号码删除。然后打了电话给胡昕蜜,她知道,就算是再怎么紧急的事件,也会把胡昕蜜留在家里,同样,也会让阳珊留在家里,所以,她只要联系胡昕蜜就好了。

    胡昕蜜被白冷爵挂断电话后,又重复给白冷爵打电话,却始终是正在通话中,想来,他也一直在打白柔佳的电话,一旁的阳珊听见胡昕蜜和电话里的人说了话,于是立马问:“接电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