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82章:手术台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就在顾向北抱起吴依依,准备往卧室走去的时候,吴依依的肚子非常不合时宜地叫了一声,顾向北一听,原本美好的气氛就已经被破碎得差不多了,顾向北停下脚步的时候,吴依依的肚子又“咕噜”,叫了一声,顾向北已经没了心情,他把吴依依放下,然后朝着厨房走去。

    吴依依看到顾向北懊恼的神情,心里也有些不落忍,难受的人可不只有他顾向北,她自己的心里也是很难受的,可是她的肚子饿得叫了,她总不能让肚子不叫吧?她也控制不了啊!

    顾向北把饭做好,全程都保持着一张冷漠脸,刚才的忍耐,让他不只有心里难受,最难受的还是身体,他努力的深呼吸,让自己表现得自然一点,可是吴依依还是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她悄悄地撇了他一眼,也不敢直视他。

    顾向北这样的态度,让原本有些饿的吴依依也没了吃饭的热情,她拿筷子挑饭,一粒一粒地把饭送进嘴里,吃得无比的艰难,顾向北瞧见了,便问:“饭很难吃?”

    吴依依立马摇摇头,然后拼命地往嘴里扒饭,也没见她吃一口菜。顾向北知道,是自己的表情让她紧张了,吴依依一紧张一难过,基本上就不会有任何吃饭的胃口,于是顾向北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缓和一点,然后给吴依依夹她爱吃的菜,还轻声说:“多吃点。”

    吴依依这才抬起头来,看向顾向北,见顾向北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些,她的心里这才放松了一点,开始正常的吃饭。

    白柔佳一直坐在办公室里发呆,白冷爵已经下班回到家里很久了,他把饭菜做好,等着白柔佳回来,结果等了很久,也盼了很久,始终都不见白柔佳的影子。白冷爵手里握着手机,他知道,白柔佳是在躲他,他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还能怎么办对白柔佳,他想打电话给她,可是他又不敢。

    白柔佳的手里也一直握着手机,她在赌,她赌白冷爵会不会打电话给她,如果白冷爵打了,她就回家,没打,她就在这坐到天亮。

    两人就这么僵着,白冷爵拿着手机,把手机屏幕解锁又锁屏,解锁又锁屏,如此循环往复,却迟迟没有打个电话给白柔佳。白柔佳握着手机,坐在办公椅上,晃来晃去,她不断地把手机屏幕按亮,她甚至都怀疑是不是自己手机出现了问题,她很担心是手机自动关机了,白冷爵的电话没有打进来,可是每一次她按亮手机屏幕的时候,事实都直接告诉她,是白冷爵没有打电话过来。

    白冷爵看了一眼放在餐桌上的饭菜,此时客厅里的指针已经指向了十点,白柔佳还是没有回来。他站起身,走到门口,从衣帽架上拿下自己的外套,就立刻冲出了门,他不敢打白柔佳的电话,但是他可以出去找白柔佳,如果白柔佳在公司里,他就带她回家。

    白冷爵直接把车开往了白柔佳的公司,公司里没有亮起一盏灯,他的心里有些失望,白柔佳居然不在公司里,那么他会在哪里?难道,又去吴依依家里了?只是,他如今这么冒昧的找过去,如果白柔佳不在她家,只怕是又要引起两人的猜疑,他不想招来这么多的麻烦。

    白冷爵心存侥幸,整栋楼的灯都是黑的,根据常理判断,白柔佳应该是不在公司里的,但他却还是迈开步子,朝着楼上走去,他不想放过任何的机会。

    白柔佳听见楼梯间有脚步声,她这才缓缓地站起身,走到自己办公室的门口,想把灯打开,她刚打开灯,就听见白冷爵的声音传来:“佳佳,你在这儿吗?”

    白柔佳和白冷爵两人都把对方当成了贼,只是此时白柔佳的大脑似乎是短路了,明明不开灯才是保护自己最好的办法,她却不怕死的跑去把灯打开,故意暴露自己的行踪,其实,她的心里,莫名的有个力量驱使着她去把灯打开,那一瞬间,她觉得那个人,就是白冷爵。

    “我在。”白柔佳简单的两个字,让白冷爵立即放了心,他快步走向亮灯的地方,看到白柔佳,他便直接将她抱在了怀里,“你是傻吗?为什么要开灯?如果我是贼呢?你怎么办?”

    “没考虑那么多。”白柔佳突然被白冷爵抱住,自己都呆住了,她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要开灯,更加回答不了白冷爵,如果他是贼,自己该怎么办。

    白冷爵抱着白柔佳,久久都不愿意放开,他不敢松开白柔佳,也不敢直视她的眼睛,他只能凑到她的耳边,轻声地问:“你宁可在这黑暗中待着,也不愿意回家面对我吗?”

    白柔佳的身子一僵,白冷爵这句话,问到了她的软肋,其实她不是不想见白冷爵,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很多事情,她自己都不清楚,包括她对白冷爵的感情,她是最不清楚的。曾经无数次,她都会在心底问自己,对白冷爵到底是怎样的感情,可是她却怎么也回答不上来,她不想欺骗自己,也不想欺骗白冷爵,可是她始终给不出自己一个肯定的回答。

    “你到底打算躲我到什么时候?”白冷爵问白柔佳,仿佛有些绝望,却仍然希望能在绝望中看到一丝阳光,让他紧紧地抓住。

    白柔佳仍然没有回答白冷爵,即算是回答了,她给的也是僵硬的否定,于是她保持着沉默。

    白冷爵继续问:“你想和我结婚?我和你结。”

    听到白冷爵的这句话,着实让白柔佳一惊,她挣开白冷爵的怀抱,然后看向白冷爵,“你……”

    “周末回家拿户口本,下周一,我们去民政局。”白冷爵一字一句对着白柔佳说,眼睛里满是肯定的回答。

    白柔佳根本不敢相信,继续问他:“这是你心里真实的想法吗?没有半点勉强?”

    白冷爵非常肯定地摇了摇头,不带一丝的犹豫,这一瞬间,他不得不承认,如果可以用结婚将白柔佳留在自己身边,他心里头一千个一万个愿意。

    “我们回家吧!”白柔佳没再说话,白冷爵主动搂着白柔佳的腰,见白柔佳没有抗拒,他便拉着她回了家。

    白柔佳回到家里,看到一桌子的菜,眼睛里满是泪水,她自己也不知道,白冷爵对她到底是真还是假,但是她却在心底里默默的祈祷,白冷爵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白冷爵把饭菜热了一遍,两人简单的吃过饭,便睡下了。

    第二日一早,白冷爵刚到医院,就接到了郑云凡的电话,“姐夫,你在哪儿?直接去手术室!”

    “去手术室?”白冷爵反问了一句,郑云凡那边很吵,场面甚是混乱,他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听见郑云凡说:“对,手术室!”

    白冷爵想把事情问清楚,郑云凡却已经不给他这个机会,挂断了电话,白冷爵二话不说就直奔手术室去,刚到手术室门口,就看见病人被推进了手术室,郑云凡正在和家属解释,让家属签署手术同意书,白冷爵走到郑云凡面前问:“云凡,怎么了?”

    “情况有些紧急,你快换衣服进去!”白冷爵有些犹豫,当初主任下了死命令,不让他上手术台,郑云凡像是看出了他的犹豫,便说:“主任在里面等你!”

    听到郑云凡的这句话,白冷爵这才快步走了进去,郑云凡立马对家属说:“医生已经就位,如果因为你们家属不签字的缘故导致病人出现任何意外,医院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

    郑云凡话一说完,病人家属的脸都惊得变了色,虽然心里犹豫也紧张,但是比起等死,搏一搏总是好的,于是咬着牙签下了手术同意书。

    郑云凡拿着手术同意书,几乎是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手术室。白冷爵换好衣服走进手术室,主任把病人的情况简单地向他介绍过后,郑云凡便带着手术同意书走了进来,两人已经没有了可以交流的时间,立马开始实施手术。

    经过长达三小时的手术,手术终于顺利完成,主任年纪大了,站了这么长时间,体力有些不支,和白冷爵并肩走出手术室的时候,一个重心不稳就朝着白冷爵身上倒,白冷爵立马伸出手扶住了主任,“主任,你没事吧?”

    主任摆摆手,笑着回答说:“没事,就是老了”看到白冷爵今天这样的状态,他很满意,禁止白冷爵上手术台的这段时间,他想了很多,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可是他又会想,这不过是他给白冷爵的一次历练,如果这样的磨难,白冷爵都经历不了,那么又谈何支撑整个神经外科?

    今天这台手术,因为情况紧急,来不及调动其他的医生,再加上这是白冷爵最擅长的,于是他立即吩咐郑云凡找来白冷爵辅助,今天白冷爵的表现,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白冷爵扶着主任走出手术室,两人一走出手术室便遇上了在门外焦急等待的家属,他们已经等了长达三个小时,等得都恨不得冲进手术室里面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当看到医生出来的时候,他们将主任和白冷爵团团围住,白冷爵立马说:“手术很成功,麻药醒过来就好了,你们去看看病人吧!”

    白冷爵指了指身后,等家属的目光转向了手术室,他便带着主任回了主任的办公室,把主任送到办公室后,白冷爵也没有过多的停留,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听见主任叫他:“白冷爵。”

    “主任,怎么了?”白冷爵转过身,看向主任。

    主任笑着问白冷爵:“还想不想上手术台?”

    “想。”白冷爵从来不掩饰,他有多想上手术台,只怕他身边的人都知道。

    “从现在开始,你可以上手术台了”主任笑着回答说,白冷爵听了,也笑了,他终于熬过了最难熬的那段日子了。

    “谢谢主任!”白冷爵向主任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才走出主任的办公室。

    白冷爵重回手术台的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神经外科,大家遇见白冷爵都纷纷向他道喜,白冷爵也一一接受。

    回到家里,白冷爵立马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白柔佳,白柔佳听了,也很为他高兴。

    一眨眼,就到了周末。白冷爵星期六去了医院加班,星期天才抽空回了自己家,难得回家一趟,他便没有再回家,特地打了个电话给白柔佳,告诉她:“我今天不回家了,明天早上九点,民政局门口,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白柔佳立马答应了下来。白柔佳也是周日才出发去自己家里,白冷爵不回家,她也没了心情回家,于是就睡在了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