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80章:学设计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白冷爵一直看着前面,两人从停车场一路到了二十层,畅通无阻,白冷爵把家门打开,直接抱着白柔佳上了二楼,回了卧室,白冷爵轻轻地将白柔佳放在床上,再一次试图把衣服拿下来的时候,他非常轻松地就拿到了自己的外套。

    白冷爵突然觉得不对劲,他凑近白柔佳的脸,他独特的气息打在了白柔佳的脸上,一阵接一阵,就像是被人用狗尾巴草在自己脸上晃来晃去一样,她真的恨不得直接把白冷爵推开,白冷爵仿佛是看穿了白柔佳已经醒了,他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没有丝毫的变化。

    白柔佳忍无可忍,假装刚醒过来一样,看到白冷爵和自己之间只有一块豆腐的距离,立马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距离,实在是可怕……

    白柔佳立即调整了自己的呼吸,见白冷爵迟迟没有反应,她立马伸出手推开了面前的白冷爵,她为了躲避白冷爵,也为了洗掉自己一身的酒味,于是起身往浴室走去,一时走得着急,忘记了带睡衣。

    等白柔佳洗完了澡,她才发现自己没有带睡衣。此时的白冷爵,正拿着白柔佳的睡衣坐在床上等着白柔佳。

    白冷爵平日里习惯在浴室里放浴巾,可是自从和白柔佳住一起之后,白柔佳不那么喜欢使用浴巾,他便直接撤掉了大块的浴巾,留下了小块的浴巾,白柔佳看着摆在台子上小块的浴巾,心里纠结万分,她在考虑,究竟她是叫白冷爵呢,还是用小块的浴巾呢。

    最后,犹豫了很久,白柔佳还是决定了用小块的浴巾,她拿起小块的浴巾把自己裹好,白柔佳原本就瘦,最近这段时间来,她又瘦了,眼看着就要皮包骨了,浴巾也眼看着就要掉下去,她只能用手提起胸前的浴巾,然后用双臂夹紧两边的浴巾,防止浴巾掉下去。

    因为动作的限制,白柔佳走起路很不自然,可是没办法,如果不这样,就会要春光外泄,到时候只会便宜了白冷爵那个大色狼,所以她必须采取好安全措施,以防止出现任何的意外。

    白冷爵好整以暇地看着从浴室门口出来的白柔佳,他的目光一直盯着白柔佳,他从床上拎起白柔佳的睡衣,等着白柔佳朝着自己走过来。

    白柔佳慢慢走,走到白冷爵的面前,她想去拿,白冷爵侧身一躲,她扑了空,白冷爵一直坐在床上,活动起来很方便,她却因为身上只裹了一条浴巾,没办法有大幅度的动作,只能任凭白冷爵这么欺负她。

    白冷爵拿起白柔佳的睡衣,在她面前晃了晃,他这是在挑衅,为的就是让白柔佳主动来拿睡衣,他知道白柔佳是一定会要拿到睡衣的,所以他才敢这么嚣张。

    白柔佳瞪着眼睛看着白冷爵,气得脸都红了,白冷爵看得脸也红了,这样的白柔佳,说不出来的迷人,她洗了头发,长发湿漉漉地搭在她的背上,脸上因为生气而泛起了些许的酡红,胸前露出了迷人的锁骨,洁白的肌肤仿佛能够呼吸一般,再加上她身上沐浴露的淡淡香味,让白冷爵不自觉地就沉浸其中。

    白柔佳完全没看出白冷爵眼里的欣赏,她一心只想拿到自己的睡衣,她找准了机会从白冷爵手中抢睡衣,她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如果白冷爵躲开,她可以再扑过去,结果,她顺利的从白冷爵的手上抢到了睡衣,人也狠狠地往白冷爵的旁边一栽,浴巾因为她的大幅度动作而往下掉了一点点。

    白冷爵的大脑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他伸出手去,想把白柔佳的浴巾扯掉,被白柔佳用力地打开了他的手,她怎么可能让再让白冷爵这么嚣张?绝对不可能再让白冷爵为所欲为,不管白冷爵想要什么,她都不会再让白冷爵予取予求了。

    第一次,白柔佳成功地打开了白冷爵的手,第二次,当白冷爵的手放到白柔佳身上的时候,白柔佳还想再打开,已经不可能了,白冷爵早就有了防备,他事先一只手握住了白柔佳的手,等白柔佳抬起另一只手的时候,白冷爵继续握住了她的另一只手,她的两只手都被白冷爵紧紧地抓在手中,完全动弹不得。

    白柔佳拼命的想挣扎,白柔佳越用力,白冷爵也越用力,最后勒得白柔佳的手都红了起来,白柔佳原本还能忍耐一点,越到后面,白冷爵力气用得越大,她终于忍不住了,皱着眉头说了句:“疼。”

    白冷爵立马清醒了过来,立刻松开了手,放开了白柔佳,白冷爵一松手,白柔佳就把手抽了出来,仔细一看,还真的被白冷爵给勒红了,白冷爵根本没想过自己的力气太大了,他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占领白柔佳,刚才的那几分钟,他感觉自己的大脑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他失控了,这个世界上,似乎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这样过,哪怕是念可儿,也没有过,白柔佳这个女人,真的有魔力。

    白柔佳躲着白冷爵,坐在了床头,她不敢再接近白冷爵了,刚才的白冷爵,真的让她感到害怕,不管她说什么,白冷爵都仿佛听不见一样,反倒是她说了“疼”,白冷爵却放开了她。

    除了白冷爵松开手的那一瞬间,前面那些时刻的白冷爵,都让她不自觉地开始害怕起来。

    白冷爵看了看白柔佳手上的红印,又看了看自己的手,他不敢相信那一道红印是他勒出来的,他站起身,往白柔佳的方向走去,白柔佳立马站起来,挪了个位置,往里面坐了坐。白冷爵明白,白柔佳这是在躲他。

    白冷爵眼里尽是失落,他没再靠近白柔佳,而是拿了自己的睡衣,直接去了楼下。白柔佳很戒备,在楼上等着白冷爵上楼来,可是她等了很久,都没有看见白冷爵的身影。白柔佳换好睡衣,半带着怀疑,迈开步子朝着楼下走去。

    白柔佳尽量放轻自己的脚步,不让白冷爵发觉,没有听见水声,白柔佳不敢太靠近客房。客房那边也一直没有传来任何动静,突然,白柔佳听见了有一阵碎碎的声音,循着声音听去,像是从客厅里传来的,白柔佳转过身,慢慢地往客厅迈开步子。

    刚走过去,白柔佳就看见了沙发上有个东西拱了起来,过一会儿,又降了下去,原来,是白冷爵在那儿翻身。白冷爵洗完澡就直接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他没有睡客房,为的就是想看看,白柔佳会不会下楼来找自己。

    白冷爵赌赢了,白柔佳果然到了楼下来,当看到白柔佳的身影的时候,白冷爵立马坐了起来,然后看着白柔佳,白柔佳看到白冷爵醒过来了,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她已经开始有点害怕白冷爵了,她现在就连闻到空气中有白冷爵的气息,都会不自觉地紧绷起神经,满是防备。

    “刚才的事,对不起,我太冲动了.”白冷爵看到白柔佳后退,面上表现出一副不介意的样子,可实际上,他的心里已经有些受伤了,他主动道歉,却没有说是自己失控了,他不想让白柔佳多想。

    白柔佳听到白冷爵道歉,看到白冷爵脸上的神情,才敢确定,原来的白冷爵是真的回来了,但是她却仍然没有再往前迈开步子,她一直远远地站着,她指了指白冷爵身上的被子,这是他从客房里拿出来的,“你怎么不上楼睡?”

    “我怕你不想看见我……”白冷爵说得很直接,他早就从白柔佳的反应看出来了白柔佳对自己的戒备,他不想让白柔佳睡得不安宁,可是他也不想让自己不舒服,于是他睡在了客厅,等着白柔佳主动下楼来找自己。

    “睡觉了”白柔佳这才放松了一些,没再看白冷爵一眼,转身就上了楼,回到了卧室。

    床上的东西都没有动过,可见,白柔佳是直接下楼来找的自己,看到这样的状况,白冷爵很满意,白柔佳钻进了被子里,白冷爵也跟着到了床上,给自己盖上了被子。白冷爵没敢伸出手去抱白柔佳,白柔佳面对着他,闭上了眼睛,还是带了些许盯住他的意思。

    白冷爵在黑暗中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白柔佳,这样的他,是最没有攻击力的,想来,能让白柔佳睡个好觉了。

    第二天一早,两人依旧和平日里一样,白柔佳已经不再计较昨晚的事情,她到了公司,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看见吴依依站在门口,脸上写着“我有事”几个大字,白柔佳恨不得拔腿就跑,可是奈何吴依依已经看到了她,她怎么也躲不过。

    白柔佳没办法,只好刷开自己办公室的门,领着吴依依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一进办公室,吴依依就拉着白柔佳坐在位置上,白柔佳刚刚坐定,就看见吴依依在自己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神秘兮兮地从包里掏出了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啊?这么神秘?”白柔佳忍不住凑上去看了一眼,奈何吴依依的关子还没卖完,看到白柔佳起身去瞧,她立马把东西塞回了包里。

    白柔佳看到吴依依的动作,一脸嫌弃地说:“你到底给不给我看?不给我看,就去上班!”然后伸出手指着自己办公室的门口。

    “给看,给看,别生气嘛!”吴依依把手从包里抽出来,伸出手去,把白柔佳的手推了回去,“你看了,不要太惊讶哦。”吴依依决定卖关子到底,一直到拿出来之前,还在卖关子。

    白柔佳感觉自己等了快半个世纪,总算是看到吴依依磨蹭了半天,从包里掏出了一张类似于卡纸的东西。

    吴依依递给白柔佳,白柔佳接过去,刚接过去,就看见了封面上印着吴依依和顾向北两人的名字,白柔佳的第一反应就是:“请柬?要结婚了?”

    吴依依点了点头,幸福洋溢,“这是模板,拿来给你瞧瞧。”

    “炫耀!”白柔佳佯装生气的样子,把请柬砸在了桌上,然后做出一脸嫌弃的样子。

    吴依依看到白柔佳这副样子,丝毫不示弱,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就是炫耀!怎么了!”

    白柔佳的办公室用的是全透明的玻璃,好在玻璃是隔音的,外面的人只能看到吴依依“噌”地一下站起来,并没有听到吴依依说的话,否则,只怕会要反了天。

    白柔佳从来没看见过这个世界上有个人居然能光明正大地承认自己是在炫耀,她忍不住对吴依依竖起了大拇指,“你赢了!”吴依依却仍然绷着一张脸,像个大爷一样,“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更改的地方。”现在的她,不是白柔佳手下的员工吴依依,而是闺蜜吴依依,她有资格在白柔佳面前这么嚣张。

    白柔佳把请柬打开,请柬的封面很简单,就写了两人的名字,里面的图片用的是两人的大学校门,这是两人相遇的地方,她仔细的看了看,觉得完全没有任何地方需要更改了,“拜托,你们家两个学设计的,来请教我一个学设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