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78章:名堂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吴依依已经从家里拿了户口本,两人打算明天一早就先去民政局把证给领了。听到这里,顾妈妈立刻握住吴依依的手,一边轻轻地拍,一边连连称好:“好啊,好啊!”

    吃饭的时候,两人便把见面的时间告诉了两位,顾妈妈和顾爸爸两人连连应好,为了方便,地点也一起定好了,这样也就省得来回都要通知了。

    吃过晚餐,两人又开着车往家里赶,顾向北也捎带出了家里的户口本。回到家里,两人一人抱一本户口本,坐在床上,吴依依简直不敢相信,她居然这么快,就要结婚了。

    白柔佳和白冷爵两人,下午下了班,白冷爵便接了胡昕蜜和郑云凡两人回家,白柔佳则自己开车往白家赶。

    两人到了家里,也没说话,白家的人都看出了不对劲,胡昕蜜的肚子已经有些显怀了,如今在家里,她可是家里的重量级保护动物,每天她一回到家里,就是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厨房根本不让进,去哪里都得有人陪着。

    胡昕蜜就坐在客厅里,看着白柔佳和白冷爵两人尴尬的相处,她主动走到白柔佳的身边,轻声问:“姐,你们怎么了?”

    白柔佳摇了摇头,她知道胡昕蜜是在问她和白冷爵的事情,说实话,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和白冷爵之间发生了什么。

    胡昕蜜向郑云凡使了个眼色,让他试着去问白冷爵,老婆的命令,郑云凡哪里敢不从,他只能走到白冷爵的身边,问:“姐夫,你和我姐,怎么了吗?”

    “我们很好!”白冷爵知道他和白柔佳两人之间的相处已经不如以前那么轻松自在了,难免有些隔阂,尤其是白柔佳最近的状态也有些不在线,他想努力掩饰一下这种尴尬,可奈何白柔佳不配合他。

    两个人之间闹了矛盾,身边的人是第一个看出来的,但是两人都嘴硬,就是不肯说出原因,其余的人拿他们俩也没有办法。

    白柔佳坐在白冷爵的旁边,她越来越觉得吧适应,于是和大家打了声招呼,说要去房间里躺一下,郑纷萦立马关心的问:“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就是有点困。”白柔佳立马否认,她不想让郑纷萦他们为她担心。

    郑纷萦和阳珊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可是又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解决,解铃终究还是需要系铃人,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还是得两个人自己去解决。

    白柔佳前脚进入房间,白冷爵后脚就跟了上去。白柔佳没有关门,在白家人面前,她是绝对不可能拒绝白冷爵进入她的房间的。

    白冷爵一进门,就关上了门。两人之间的对话,是不希望外面的人听见的。白柔佳真的躺在了床上,白冷爵凑上去,摸了摸白柔佳的额头,并不烫,可是白柔佳最近的状态很是不好,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到底是怎么了?要我怎么做呢?”白冷爵早就知道,白柔佳是有心病,但是他不想这样判断,白柔佳会出现心病,一定就是因为自己,他不想是这个结果。

    白柔佳转过身来,面对着白冷爵,笑着问他:“让你和我结婚,你愿意吗?”

    白冷爵听了,往后退了三步,从他的反应来看,白柔佳就知道,他是不愿意的,白柔佳又转过身去,“你放心,过几天我就好了,你没必要做任何的事情。”白柔佳自我疗伤的能力很好,她向来就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她一个人可以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佳佳,别为难自己了,可以吗?”白冷爵没有和白柔佳说起过念可儿的事情,他不知道白柔佳这话,是开玩笑的,还是认真的,他不傻,他能看透吴依依的心思,没道理看不透白柔佳的心思,他是在装傻,他假装没看明白白柔佳对自己的好感,殊不知,正是这样的举动,伤害了白柔佳。

    “我说了,我过几天就好了”白柔佳的心里愈发的难过了,她想起白冷爵后退的那几步,终究是她在奢望,她和白冷爵,真的只能互相利用,用来应付家里的人,她早就该放弃的,希望,从现在开始放弃,还不晚,还来得及。

    白冷爵不敢走出房间,如果他走出房间,只怕又要被白家的人询问,他忽然开始怀疑,今天带白柔佳回家来吃饭,到底是对还是错。

    饭菜都上了桌,郑云凡走到门口,轻轻敲了敲门,“姐,姐夫,吃饭了.”敲完门,郑云凡就去了餐厅。

    白柔佳对着镜子,尽量扯出一丝自然的微笑,然后看了白冷爵一眼,两人并肩走出了房间。

    面对着一桌子自己爱吃的菜,白柔佳笑着说:“还是家里好,做的菜都是自己爱吃的.”

    “意思是我做的都不是你爱吃的?”白冷爵趁机和白柔佳搭讪,开玩笑,当着白家人的面,白柔佳是不可能不回答他的。

    果真如白冷爵所料,白柔佳笑着说:“我可没说,是你自己对号入座的.”

    白家的人看到两人开始斗嘴了,便觉得两人是和好了,看来两人刚到家里的时候,还是闹了些小别扭的,不过好在和好了,那么前面的事情也就可以不用太过计较了。

    吃过饭,两人没再过多的逗留,两人回了家,各开各的车,白柔佳的车在前面,白冷爵的车跟在后面,白柔佳的状态不好,但是开车很专心,一路上也很稳当,白冷爵也很放心。

    两人一路开到车库,白柔佳把车停好,就直接往电梯走去,以往她都会等着白冷爵,可是这一次她没有,白冷爵自己也猜到了,知道白柔佳是不会等他的,于是他停好车,快步跟上了白柔佳的步伐。

    白冷爵很着急,速度很快,终究也还是让他追上了白柔佳的步伐,两人上了同一部电梯,却一句话也没有说,电梯行到一层的时候,电梯门打开,路亚敏就站在电梯门外,她踟蹰了许久,不知道是该进还是不该进,电梯的门已经开始自动关闭了,白柔佳却在电梯里按了开门键,仿佛门继续关上。

    路亚敏见门一直开着,也没多想,走进了电梯。电梯一路升上去,到了路亚敏那一层,三个人都没有说一句话,等路亚敏出了电梯,两个人依旧保持着沉默,一路到了二十层。

    电梯门打开,白柔佳先走出电梯,打开家门,白冷爵跟在她的身后,不知道是该进还是后退,他只是默默地跟在身后,他知道白柔佳进了卧室,他跟进卧室的时候,白柔佳已经进了浴室了。

    白冷爵拿了睡衣下了楼,等他洗完澡回到卧室的时候,白柔佳已经躺在床上了,白柔佳最近洗澡的速度都异常的快,入睡的速度也是,每次白柔佳躺在床上没多久,白冷爵就能听到白柔佳均匀的呼吸声。

    “晚安。”白柔佳这一次躺下去,背对着白冷爵,轻声说了两个字。

    白冷爵听了,伸出手去抱住白柔佳,这几天以来,他根本不敢抱她,今天听到白柔佳这么说,他终于敢鼓起勇气去拥抱她,白柔佳没有反抗,他抱得很安心。

    被白冷爵抱着,白柔佳愈发容易入睡了,没多久,耳边便传来白柔佳均匀的呼吸声,知道白柔佳睡熟了,白冷爵忍不住紧了紧抱住白柔佳的双手,很害怕她离自己而去。

    第二日一早,吴依依和顾向北两人起了个大早,昨天晚上,两人就把要用的证件全部放在了包里,早晨,顾向北做早餐的时候,吴依依便负责检查需要带的证件,看有没有落下。

    等吃过早餐,顾向北便开着车带吴依依去了民政局。民政局里的人很多,两人老老实实的过去排队,等着里面的人叫他们的名字。

    结婚这边速度很快,没多久就到了两人,等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把结婚证盖上钢印,把结婚证交到两人手上的时候,顾向北和吴依依两个捧着结婚证,呆呆地问工作人员,“我们这就算是结婚了?”

    “是的,在法律上,你们已经成为夫妻,受法律保护。”工作人员非常耐心的回答两人,不少新人都不敢接受这么简单就结婚了的事实,都会问她一句。

    听了工作人员的回答,两人这才出了门,走到民政局的门口,两人依旧捧着证在那儿仔细观察,顾向北先反应过来,他抱着吴依依亲了一口,“老婆!”

    听到顾向北叫自己“老婆”,吴依依先是有些害羞,但随即也回应了他,叫了他一声:“老公。”

    吴依依把证放在包里,顾向北先是把吴依依送到公司,然后才自己开车回公司。

    吴依依刚走到公司楼下,就遇上了白柔佳,白柔佳看见吴依依,打趣道:“终于舍得来上班了?”

    “什么叫终于?那都是你批的假!”吴依依的心情看上去格外的好,白柔佳还没明白是什么情况呢,就被吴依依损了,她立马说:“你再得寸进尺!”

    “我怕了你了,我投降。”这便是所谓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好在吴依依今天高兴得很,立即认了错,然后拉着白柔佳进了她的办公室。

    “你又要做什么?”白柔佳的心里简直有了阴影,第一次吴依依把她拉进办公室,就说要到她这儿来工作,第二次拉她进办公室,就是要请假,这第三次,又会要折腾出什么名堂?

    吴依依神秘兮兮地从她包的夹层里拿出了一个红本本,白柔佳立马意识到了,“领证了?”吴依依听到白柔佳这么一说,立马露出了微笑,还没有装够神秘,就被白柔佳给看穿了。

    白柔佳直接从吴依依手上抢过了红本本,打开里面,就看到两人的证件照,两人都笑得很灿烂,而且从照片上看,两人很是登对,白柔佳不禁感叹到:“真好……”

    听到白柔佳这么说,吴依依惊讶的问:“佳佳,你不会吧?羡慕我们结婚的人了?我还愁呢,感觉自己掉进了坑里。”

    “挺好的呀,算不上羡慕,就是觉得挺好!”白柔佳否认了,其实她的心里就是羡慕,她就是觉得这样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很幸福。

    “今天晚上有空吗?请你和你家白大医生吃饭。”吴依依难得遇上喜事,上次和白冷爵一起吃饭,还是她最难过的时候,遇上好事情了,总是要和人分享的。

    白柔佳点了点头,“好啊!”

    “记得通知你们家白大医生,我先去上班啦。”吴依依转过身去,打算去上班,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转过身,走到白柔佳的面前,从她的手里抽走了结婚证,放进自己包里,然后才朝着自己的办公桌走去。

    白柔佳拿出手机来,不知道是该给白冷爵发短信还是打电话,最后,她还是选择了打电话,她担心白冷爵工作忙,看不到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