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76章:气到吐血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白柔佳听到白冷爵的回答,立马抬起头看向他,“真的没事?”

    “嗯。”白冷爵的回答很简单,听到白冷爵这么说,白柔佳也总算是放心了,可是她仍然没有心情吃饭,依然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白冷爵吃了几口饭,一直都是他一双筷子在碟子里夹菜吃,另一双筷子没有半点动静,他不知道白柔佳到底是怎么了,于是他又停下来,看了白柔佳一眼,白柔佳和刚才没有区别,还是吃不下饭,他又问:“你还有什么事?”

    白冷爵问起了,白柔佳立马说:“我也想出去旅行……”话一说完,白柔佳就为了掩饰尴尬,端起碗来,开始往嘴里扒饭。白冷爵的目光一直在她的身上,白柔佳向来就是个对物质没有追求的人,如今,怎么会想着要出去旅行呢?

    “还有呢?”白冷爵看白柔佳似乎还有什么事情要说的,于是他继续问,白柔佳也没有藏着掖着,全部说了,“他们俩也许回来就要办婚礼了”说到这里,白柔佳眼里的失落越来越明显了,她从来没这么羡慕过吴依依,可是自从发现了自己对白冷爵的情感之后,白柔佳便一发不可收拾的羡慕起了那些能够和自己爱的人长相厮守的人。

    之前,不管吴依依和顾向北多么幸福,白柔佳从来没有半分的嫉妒和羡慕,如今,遇上了白冷爵,简直是改变了她的人生,可是她自己知道,白冷爵是绝对不会和她结婚的,这也是为什么她会这么的失落。

    如果可以,白柔佳真希望自己没有认识过白冷爵,如果没有认识过白冷爵,那么她仍然可以过她原来无忧无虑的生活,虽然生活难免会有些枯燥无味,可是她的身边有朋友,有亲人,白冷爵,她其实完全不需要,她自己也不清楚,白冷爵是什么时候住进了她的心里。只是等她意识到的时候,白冷爵已经悄无声息地在里面发芽生根了,再想赶走,也来不及了。

    自从知道了有念可儿的存在后,白柔佳都几次在梦里梦见念可儿牵着白冷爵的手离开,她拼了命的想上去拉住白冷爵,白冷爵却狠心地甩开了她的手,一心跟着念可儿离开,在梦里,她除了哭,还是哭,有好几次,她哭着哭着就醒了。

    白柔佳虽然不知道白冷爵和念可儿之间有怎样的过去,也许直到她离开白冷爵,她都不得而知,白冷爵不愿意向她说起,她也只能假装她不想知道的样子。白柔佳心里清楚的知道,白冷爵的心里有一道坎,那道坎的名字叫做念可儿,也许,这辈子他都跨不过这道坎了,所以,她也从来没有奢望过,她和白冷爵会有什么以后。

    白冷爵听到吴依依和顾向北要办婚礼的事情,不以为然,这是在他预料之中的事情,虽然他并不清楚吴依依和顾向北的过去,但是他能从吴依依的眼神里看出来,她有多爱顾向北。也正是因为吴依依的眼睛里写了这些,白冷爵才敢对白柔佳说那些话,“所以呢?”

    听到白冷爵的回答,白柔佳觉得十分的失落,曾经的她,对婚姻没有丝毫的向往,可是自从有了白冷爵,她忽然很渴望婚姻,渴望有一个爱她的人,能够带她走出白冷爵的阴影,白冷爵这辈子都不会娶她,她绝对不要在他这棵树上吊死。

    “没什么,吃饭吧!”白柔佳见自己和白冷爵无话可说,白冷爵完全没能理解她的意思,也许,白冷爵根本就不会觉得自己会爱上他吧,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放心的和自己签了那份协议。

    白冷爵知道,一定是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才惹得白柔佳一副这样的反应,被白柔佳这么一闹,他根本就没了吃饭的兴趣,随便吃了两口碗里的饭,就放下了筷子,走到白柔佳身边,白柔佳碗里的饭根本没有动过。

    白冷爵伸出手去,按在白柔佳的肩上,“你这是怎么了?”白冷爵觉得白柔佳最近的想法很奇怪,突然想出去旅行,突然因为好朋友的婚礼而黯然神伤,这不该是正常的白柔佳该有的状态。

    “没怎么。”白柔佳觉得自己向白冷爵说起的事情已经太多了,如果说了这么多,白冷爵还是不能理解,她就没有必要再继续说了。

    白柔佳也放下了手上的碗筷,她轻轻地拨开了白冷爵放在她肩膀上的手,然后起身离开了餐厅,她直接走回了房间,白冷爵没有管餐桌,跟上了白柔佳的脚步,到了卧室里。

    白柔佳坐在床上,继续发呆,白冷爵不能放任白柔佳这么下去,否则迟早会要出事,他说:“你想去哪里旅行?我带你去。”白冷爵蹲在白柔佳的面前,他这只是权宜之计,如今他连手术台都不能上,这个时候,他提出要休假,是完全不可能的,哪怕是她说破了嘴,主任都不会答应。

    白柔佳看了一眼蹲在自己面前的白冷爵,她笑着说:“去哪里都可以。”白冷爵以为她把自己的话当真了,正打算说什么,白柔佳又接着说:“你现在能请到假吗?”白柔佳不傻,她什么都知道,白冷爵是请不到假,陪她一起去旅行的,所以,她真的只是提一提。

    “你到底是怎么了?”

    “你就当我在发神经好了.”白柔佳也不想再和白冷爵解释了,她累了,她站起身,一边脱衣服,一边往浴室走去,白冷爵跟了上去,跟到门口,白柔佳转过头,“别跟来了.”

    白柔佳的声音听上去都很疲惫,白冷爵看了真的很心痛,可是他不知道他能做些什么,他也听懂了白柔佳的画外音,可是他不能接她的话,他一旦接了白柔佳的话,那么他对不起的人便又多了一个,他宁可现在伤害白柔佳,也不愿白柔佳为了他,今后背负什么思想包袱。

    白冷爵静静地坐在外面等着白柔佳,他一边等,一边想,他在想一个万全之策,他不想看到白柔佳这副模样。

    白柔佳是真的累了,她没有洗头发,洗澡的速度也比以往快了很多,洗完澡出来,白柔佳也没有擦任何的护肤品,直接躺在了床上,除了睡觉,她不想再做任何的事情,现在的她,只想让自己的大脑放松,不再想任何不属于她的事情。

    白冷爵躺在白柔佳的旁边,伸出手去搂住她,白柔佳闭着眼睛,突然说:“我想回家里住一段时间。”

    “为什么?”听到白柔佳这么说,白冷爵立马提高了音调,他盼了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盼回了白柔佳,如果白柔佳现在回去,那么他岂不是又得进入一个死循环?

    “累了,想回家住几天。”白柔佳闭着眼睛,她知道自己睡不着,她也没想过自己能睡着,闭上眼睛,就当是休息了。

    白冷爵的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但是白柔佳现在这样的状态,他是又想放她走,又不想她离开,现在纠结万分,他终究还是决定先试探试探白柔佳的态度:“如果我不答应,你会不去吗?”

    “会吧!”白柔佳始终是闭着眼睛的,她完全没有思考,只是想什么说什么,反正她早就把自己卖给白冷爵了,回家里住几天,过了这几天,终究还是得回来。

    听到白柔佳的回答,白冷爵也不会放肆,立马说:“等过几天,过几天你再回家,好吗?”

    “好!.”白柔佳答应得很干脆,她不过是想试探白冷爵的,看看白冷爵到底愿不愿意放她离开,如果白冷爵不愿意放她离开,她还可以在心底里安慰自己,白冷爵是在乎她的。也许老天爷是可怜她,大发慈悲让白冷爵留下了她,让她的心里得到了一丝丝的安慰。

    听到白冷爵这样的回答,白柔佳的心忽然就静了下来,没多久,白柔佳就睡着了,白冷爵听到白柔佳均匀的呼吸声,这才轻轻地松开手,也不敢打搅她,离开床后,看了一眼白柔佳,发现睡得很安心,也没有皱眉,于是他便转身下楼去,收拾了餐桌。

    吴依依和顾向北两人在马尔代夫玩得很是愉快,经常会发朋友圈以及微博,白柔佳每天都会看,偶尔吴依依也会打电话给她,吴依依看到一些好玩的小东西也会给白柔佳买。

    吴依依和顾向北把档期排得很满,每时每刻都有事情做,照片上,两人都笑得很灿烂,白柔佳打心底里为她俩高兴。

    晚上睡觉前,顾向北搂着吴依依问,“咱们办订婚典礼吗?”

    吴依依在外面走了一整天,累到不行,困得上下眼皮都在打架,于是回复得也很随便,“随便吧!”

    顾向北一听,就知道吴依依是在敷衍自己,他拍了拍吴依依的屁股,“别睡,咱俩聊会儿天。”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吴依依从床上拉了起来,吴依依知道顾向北这人很坚持,只能强撑着意识,勉强坐稳。

    虽然吴依依一本正经地坐在那儿,可是她的眼睛一直闭着,因为有顾向北在那儿支撑着她,所以她根本不用害怕自己会倒下去,顾向北一个劲地在那儿说,吴依依听得挺认真,却不吭声,也不说一句话。

    直到后来,顾向北才发现,原来吴依依一直闭着眼睛,根本没听自己说的一句话,他用力推了推吴依依,“给我醒醒!”他一个人张罗着结婚的事情这么积极,怎么吴依依还这么不上心?

    “我真的累了,咱们明天再说,好不好?”吴依依的眼睛根本睁不开,她凭借着顾向北的声音来源,凑到他的嘴边,轻轻吻了他一下,然后软成了一滩泥,直接躺在了顾向北的身上。

    顾向北抱着吴依依,恨不得能把她扔掉,但是终究还是不忍心,也舍不得,只好把她放回到床上,放弃和她谈论的念头。

    第二天一早,顾向北和吴依依谈及昨天晚上谈到的几件事,吴依依一脸懵懂的样子,完全不知情,顾向北差点被气得吐血,他就知道,吴依依什么都没听进去。

    顾向北拿吴依依没办法,只能随她去。玩的时候,吴依依也没有这个心情听顾向北说,顾向北还是只能放弃,想着,总会有一个时间能和她说的。

    终于到了返程的这一天,顾向北甭提有多高兴了,在他看来,出门旅行比去公司上班真的要累上几倍,尤其是想和吴依依讨论一些事情,她一点也不配合,他真的是拿她没办法。

    两人是白天上的飞机,总算是让顾向北逮到这个机会了,于是两人刚一坐定,顾向北就说:“什么时候让我们父母见面吧?”

    “我还没和他们说。”吴依依很诚实,她很少给父母打电话,家里隔得也不是很远,只要开车过去,花不了多长的时间,尤其是在电话里,得听吴妈妈唠叨很久,偏偏还不能挂电话,这一点,吴依依在读大学的时候就已经明了,她不想毕业了还接受妈妈的荼毒,于是放弃了给家里打电话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