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75章:请假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那个,我想请假。”吴依依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但是一想起顾向北好难得的假期,她只能厚着脸皮,低着头向白柔佳提。

    白柔佳一听,看到对面的吴依依把头低了下去,她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怒气,尽量平心静气地问吴依依:“你是来上班的吗?你是来逗我玩的吧!”

    “不是,佳佳,你听我解释……”然后,吴依依就把事情和白柔佳说了一遍,白柔佳听了,只觉得头疼,心里在不停地怨恨顾向北那个罪魁祸首,既然知道自己有休息,为什么还要让吴依依来自己这儿上班!

    “行了,行了,你先打假条吧!”白柔佳拿吴依依没办法,她在这个城市里接触得最多的朋友也就是吴依依了,谁让她们俩有一层这样的关系呢?要换了别的人她请假哪里有这么得心应手。刚上班第一天,就请这么长的假期,迟早会被别人给炒鱿鱼。

    也正是因为吴依依和白柔佳的这层关系,顾向北才觉得吴依依能请到假,吴依依把请假的手续办好,立刻给顾向北打了电话,顾向北一接到电话,立马就订好机票,然后叫吴依依早点回家,赶紧整理东西,立刻出发。

    吴依依收到顾向北的指示,立马准备出发回家,白柔佳看到这两人,恨不得一巴掌直接把两人给扇到马尔代夫去,吴依依还打算和白柔佳说些什么,白柔佳立马招招手,让她赶紧走。

    白柔佳一呢,是觉得吴依依给她添麻烦了,二呢,就是羡慕嫉妒恨,这两人刚吵得那么厉害,现在呢,居然还请假出去旅游,还是去马尔代夫!

    虽然说,白柔佳和白冷爵在一起的这么些时间里,白冷爵也会偶尔带她出去玩几趟,可是每次都因为白冷爵没有那么长时间的休假,最终只能就近找地方玩。尽管每一次都玩得很尽兴,但是白柔佳还是很羡慕顾向北和吴依依的,毕竟,他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感情,都是真的,她是一路见证过来的。

    吴依依知道白柔佳是生气了,双手抱歉,向白柔佳道歉,希望白柔佳能体谅她,结果手刚一抱成拳,还没动两下,就被白柔佳喊的一声给吓着了,“别动!”

    白柔佳快步走到吴依依的面前,捧着她的手,仔细地瞧了瞧,她的中指上,居然真的有一枚戒指!吴依依平日里手上干干净净,很少会佩戴首饰,第一次见到他戴上戒指,上面还镶了钻,虽然说这在吴依依的承受范围之内,但是向来不戴首饰的吴依依,是绝对不会花这么多钱给自己买个碍事的戒指的。

    吴依依原本抱拳的手背白柔佳一把拉开,吴依依以为是白柔佳不接受她的意思,于是她立马说:“佳佳啊,我……”

    “说,谁送的!”白柔佳打断了吴依依的话,然后拿起了吴依依那只带着戒指的手,直接把戒指举到了吴依依的面前。白柔佳对戒指的研究也不深,反正她确定,这不是吴依依自己买的,就足够了。

    吴依依看着面前自己戴着戒指的手指,这才知道,原来白柔佳说的是她的戒指,她这才害羞着说:“你说还能有谁送的”

    白柔佳一听,“顾向北?那小子送的?”吴依依听了,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微微地点了点头,还故意把自己的手藏到身后去,她有些不好意思,这件事情,她都还没和任何一个人说过。

    看到吴依依点头,白柔佳都忍不住“哇”出了声,想不到,顾向北这次居然因祸得福,眼看着两人闹着闹着,一副快要散的样子,没想到,还让顾向北挽回了吴依依,还成功的向吴依依求到了婚。

    “你怎么就答应他了?”白柔佳是知道吴依依心里的那点心思的,吴依依不想结婚,无非就是想多玩几年,不想被婚姻束缚了自己,所以她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顾向北的求婚。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鬼使神差地,就答应了……”说起这件事情,吴依依声音很小,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她至今都觉得像是个梦,虽然她想多玩几年是一个她不接受顾向北求婚的原因,但是重要的是,顾向北实在是一个不懂得浪漫的人,被吴依依拒绝一次之后,需要很久才恢复,然后再提一次,等三番五次被拒绝,他也就不再提了,至于求婚的标配,戒指,鲜花,要什么没什么,除了那句经典的对白,顾向北就真的想不出其他的招了。

    这一次,想来是顾向北急中生智了,想起了用戒指来“收买”吴依依的心,吴依依不得不承认,虽然当初这枚戒指非常的普通,可是当它出现在那个场景的时候,她是真的如同受了蛊惑一样,二话不说就答应了,珠宝对于女人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吸引力的。

    两人聊着聊着,顾向北见吴依依还没有回来,他连票都订好了,就订的最近的一班,听到顾向北这么说,白柔佳哪里还敢耽误吴依依,吴依依自己也不敢再耽搁,和白柔佳打了个招呼,就马不停蹄地离开了白柔佳的办公室。

    等吴依依一走,白柔佳的心里就更加不是滋味了。她忽然觉得,有个人这么爱着你,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啊!光是听吴依依描述的那个场景,她就觉得感动,她也能想象出吴依依当时脸上幸福的笑容。

    尽管顾向北并没有准备鲜花,也没有准备香槟,也是要什么没什么,但是这一次他准备了戒指,刚才的那枚戒指,的确很好看,看来顾向北也没有砸了他“何大设计师”的这块招牌,欣赏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吴依依回到家里,顾向北已经在着急地帮她整理东西了,两个行李箱摆在地上,还没有来得及关上,吴依依到了家里,立马开始加入收拾行李的队伍当中,把顾向北漏准备的,全部给补上。

    顾向北平日里持家还是很适合的,所以带的衣服也都是足够的,吴依依也没有去清理,她相信顾向北带的都不会错。

    两人整理好行李箱,仔细检查了家里的水电煤气,确认无误,两人便携手出发,一出小区,随手就拦到了一辆出租车,直接赶往机场。

    吴依依和顾向北先去办了行李托运,然后进行登记,没多久,广播里就传来了登机的提示音,两人紧赶慢赶,到底还是赶上了。

    吴依依一下飞机,就立马给白柔佳打了电话,此时白柔佳已经在家里的客厅里看电视了,接到吴依依的电话,白柔佳立马坐了起来,“你们到啦?”

    “我们到了.”吴依依还没来得及把这件事情告诉父母,目前知道她去马尔代夫的人就只有白柔佳,她便主动打了电话向她汇报行踪。

    白柔佳一听,心里放心了,难得吴依依出门去玩,还能记得自己,“注意安全,好好玩。”

    挂断电话,顾向北便和吴依依一起去酒店办理入住手续,来这里旅行的人很多,顾向北订了飞机票,就立马订好房间,所以两人一下飞机,目的地便是酒店。

    “吃饭了”白冷爵站在厨房里,叫了白柔佳一声。白柔佳听了,“哦”了一声,然后走到厨房里,白冷爵忍不住抬起头看了白柔佳一眼,看上去,她不是很有精神,不知道是怎么的了。

    白柔佳一想到吴依依和顾向北正在马尔代夫玩,她却在这边每天上班,心里就一万个不舒服。吃饭的时候,白柔佳也是用筷子在碗里拨饭,根本没有心思吃饭。

    白冷爵也没吃饭,他用心地看着白柔佳,白柔佳有个特点,她的表情都写在脸上,高兴也好,不高兴也好,别人一眼就看出来了,白冷爵一眼就看出了白柔佳这是不高兴的样子,他想开口问,可是看她这样子,只怕魂魄都走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白柔佳左手拖着腮帮子,右手拿着筷子,在碗里拨来拨去,像翻谷子一样,频率还控制得非常好,白冷爵看了她好一会儿,见她迟迟没有回过神来,终于是忍不住了,伸出手去在她面前晃了两下,“你怎么了?”

    “我?我没怎么,我很好啊!”白柔佳回过神来,她故意装出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这也是她的习惯,这么多年下来,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每当别人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她就会条件反射的回答说,她很好,什么事情都没有。

    白冷爵把这些都看在了眼里,却疼在了心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白柔佳这个女人,居然可以牵动他的心,会让他感到心痛。

    白冷爵看穿了白柔佳的心,他也不装作自己没看见的样子,既然白柔佳和他在一起,那么他就要负责,何况,他的心底也一直有个声音,一直在呼唤他,让他询问白柔佳。于是白冷爵便放下手中的碗筷,然后双手重叠,放在了餐桌上,目光看向白柔佳:“到底怎么了?”

    白柔佳瞟了白冷爵一眼,然后立即低下头去,在白冷爵面前,她真的不敢造次,白冷爵这双眼睛真的会说话,还会读人心,如果她和白冷爵直视,只怕要不了多久,她就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白冷爵,她甚至觉得自己有可能会把自己银行卡密码都告诉白冷爵,尽管她的银行卡里并没有什么钱。

    “回答我……”白柔佳这副神情让白冷爵觉得很难受,他今天必须问出白柔佳到底发生了什么,否则,他睡也睡不安宁。

    白柔佳没办法,只好说:“依依和顾向北出国去旅行了.”

    “她不是在公司上班?请假了?”白冷爵立马就猜到了,吴依依第一天上班,她能出去旅行,一定是有人批假,整个公司里,把她招进来,又给她批假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白柔佳。

    白柔佳点了点头,觉得对于吴依依的这件事情,她还是得向白冷爵解释一下,于是不好意思地说:“我真的没办法,他们俩刚刚和好,我想着,他们出门去旅行一次说不定感情会更好!”

    “难道现在感情不好吗?”白冷爵以为白柔佳是愧疚,擅自做了主,将吴依依招进公司里,然后还擅自给她批了假。白冷爵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于是拿起了碗筷,继续吃饭。

    白冷爵当初掏钱买下白柔佳公司的股份,为的就是博红颜一笑,也是为了保护白柔佳,不让白柔佳再看别人的脸色。所以公司里的事情怎么处理,白柔佳做主完全没有问题,他也不会有任何的意见,“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