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71章:关系户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第二天一早,顾向北和助理都准时到了酒店的大堂,两人一同驱车前往合作的公司,助理手上拿着顾向北付出心血做出来的设计稿,成败便在此一举。

    顾向北没有打过草稿,只在来的路上,在心里打了点腹稿,等上台去竞标的时候,他说得格外的流畅,比他自己想象的场景还要好,因为他的设计创意吸引人眼球,也因为他的解说很出色很流畅,成功的博得了对方公司的青睐与认可,本次订单的双方负责人当即签下了合同,合同一式两份,顾向北把合同递给助理的时候,立马对助理说:“帮我订一个小时后回国的机票。”

    对方公司听说顾向北今天就要回去,原本他们还想要办个派对庆祝一下,互相联络一下感情,顾向北知道自己很扫兴,为自己的行为向对方表示道歉,然后向他们解释了一下他必须回去的理由,对方听了,立马乐呵呵地催促着他赶紧回去,还提议让自己的司机送他去机场,他当然求之不得。

    此时正好是十点左右,助理已经帮他定好了十一点一十的航班,对方公司负责人的司机送他去机场,助理则留在了对方公司替他应酬。

    在上飞机之前,顾向北打了电话给吴依依,他告诉吴依依自己下飞机的时间,“我大概晚上十一点左右下飞机,十二点能到家。”

    “我去接你……”吴依依着急,想要立刻见到顾向北,但是顾向北拒绝了,“太晚了,不安全,你在家里等我……”

    听到顾向北这么说,吴依依没再坚持,于是她开始了漫长的等待时间。

    航班没有晚点,顾向北如他所说的时间点到了家门口,到门口时,他停下了脚步,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确定那个小盒子还在,他立马绽放出了笑容……然后轻轻敲了敲门。

    吴依依听见敲门声,连鞋子都没有穿,就直接冲到了门口,打开了门,看见是顾向北,她直接扑进了顾向北的怀里,顾向北对吴依依这样的反应很是惊讶,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伸出手去拥住吴依依,好像这一切都是做梦一样,一切都来得那么不真实。

    两人抱在一起好久,这才松开手,顾向北看到赤着脚的吴依依,皱起了眉头,“都告诉你了,女孩子要穿鞋,不能赤着脚,容易着凉。”他还是那么爱操心,听到顾向北这么关心自己,吴依依的心里就像是吃了蜂蜜一样的甜。

    顾向北拉着吴依依去穿鞋子,吴依依老实的跟在顾向北的身后,当顾向北蹲下身去帮她穿拖鞋的时候,她便下了决心,这辈子,除了顾向北,她谁都不嫁了。

    帮吴依依穿好鞋子,顾向北便坐在了吴依依的旁边,他想起了自己和白瑶瑶的那档子事,刚一开口,就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依依,我……”

    吴依依不知道顾向北要说什么,她抬起头看着顾向北,问:“你怎么了?今天竞标成功了吗?”

    “成功了,已经签了合同了”

    “太好了”看到顾向北成功的那下订单,吴依依是最高兴的,她以顾向北为荣。

    “依依,那天,我很后悔,如果我没喝那么多酒,如果我能保持一丝丝的清醒,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了,但是你相信我,我早上醒来的时候,我的衣服真的是完完整整穿在自己身上的,虽然这不能百分百确定我和白瑶瑶没什么,可是我亲耳听见白瑶瑶说,她和我什么都没有发生。”顾向北把那天的事情又向吴依依解释了一遍。

    “我相信你,我也亲耳听见了”吴依依笑了,她笑着看着顾向北,顾向北紧张得额头上冒出大颗大颗的汗珠,她立马从茶几上拿了纸,然后温柔的帮顾向北把汗珠擦掉。

    顾向北听了吴依依的话,问:“你也听见了?”

    “嗯,那天打电话给你之前,我去找了白瑶瑶,她说那天晚上,她和你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是。”吴依依故意卖关子,惹得顾向北愈发的紧张,问:“但是什么?”

    吴依依接着说:“她说她以后要光明正大地追求你,要和我公平竞争。”

    “什么?”顾向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白瑶瑶居然对吴依依这么说话?他非常好奇吴依依的反应,想必是直接抄起了桌上的咖啡往她脸上泼了过去吧!

    “我接受了.”吴依依的回答,让顾向北成功的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他拼命的咳嗽,咳得脸通红,吴依依立马倒了杯水递给他。

    “这么荒唐的事情,你接受做什么?”等顾向北喝下水,缓了过来,他便反问吴依依。

    吴依依听了,不以为然,“我和你只是男女朋友,她喜欢你,追求你,难道我要逼她放弃吗?谁追你不重要,你爱谁,才最重要。”吴依依一瞬间成熟了很多,这样的吴依依,顾向北忍不住想要亲她一口,于是顾向北照着吴依依的脸,狠狠地亲了一口。

    吴依依有些不好意思了,然后听到顾向北回答说:“我爱你,这辈子,我都只爱你……”吴依依的脸都红了,顾向北从来没有说过这么肉麻的话,更没有这么直白过,第一次听见顾向北说情话,吴依依还真有些不适应。

    “我想去上班了.”吴依依为了不继续那个话题,将话题转到了工作上的事情,这几天和白柔佳相处,她便觉得上班族没什么不好,每天固定时间上下班,还能拿工资。

    “为什么?在家里不好吗?”当初毕业之后,吴依依自己不愿意上班,顾向北要求她去上班,可是吴依依说什么也不肯去,顾向北只好作罢。

    到了这个时候,吴依依居然主动提出想要去上班,自由懒散惯了的吴依依,能适应公司里严苛的要求吗?

    “在家里好归好,我大学读了四年,总不能白读吧?”吴依依是因为兴趣爱好才学的这个专业,等毕业了之后,看到白柔佳每天累死累活的,她便对工作没有任何兴趣,刚开始顾向北的工资并不高,但是有吴爸爸吴妈妈的贴补,总不会让吴依依饿着。

    到了后来,顾向北的工资眼看着就涨得飞快,完全能够养活两个人,吴依依便彻底断了出去工作的念头,这个时候忽然提起,让顾向北觉得有些“图谋不轨”,“你想去哪里?”

    “你放心,我不会去你公司。”顾向北在吴依依的面前,从来就是不知道掩饰自己的人,他那双眼睛里,把他心里想的事情都说得清清依依,明明白白,吴依依对于白瑶瑶,早就不介意了,所以她是绝对不会有去顾向北公司工作的念头。

    “那你去哪里?”除了自己所在的公司,顾向北想不到,还有哪里的公司能够吸引吴依依的注意。

    吴依依笑着看着顾向北,非常郑重地说:“我去佳佳的公司。”刚好白柔佳公司的老板就是白冷爵,以她的资质进去,自然是绰绰有余,白柔佳知道了也会很开心的。

    听到是去白柔佳的公司,顾向北总算是放心了,“那好,你去试试。”对于吴依依的要求,顾向北向来是全部都答应的,在吴依依的面前,顾向北向来是不知道怎么说“不”字的。

    顾向北还没来得及脱外套,刚想起要脱外套,他便想起了自己内衬口袋里的戒指,他伸出手进去,摸了摸,吴依依看到他奇怪的举动,也没问,等着看他从口袋里掏出什么。

    过了一会儿,就看见顾向北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盒子上印着蒂芙尼的英文,吴依依惊讶地说:“你去蒂芙尼做什么?”

    顾向北没有回答吴依依,而是把盒子打开,吴依依一看,就直接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给……给我的?”吴依依说话都结巴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顾向北居然给她买了戒指。

    顾向北笑着回问:“不是买给你的,是买给谁的?”

    说完,只见顾向北站起身,单膝跪地,手上举着戒指,然后就听见他说:“依依,嫁给我,好吗?”

    以前吴依依听到过很多次顾向北说要结婚的话,但是顾向北从来没有单膝跪地,举着戒指,向她求过婚,她之所以一直拒绝,就是因为她想趁着年轻,能玩几年是几年,她不想被婚姻的枷锁束缚了自由。

    可是当顾向北如此真诚,如此正式的跪在吴依依的面前,吴依依的眼泪几乎都是一瞬间汹涌而出,布满了面庞,她为了展现最美的自己,还特地化了妆,却在最后的这一刻,因为这一波泪水,而付诸东流。

    “嫁给我吧,依依。”顾向北见吴依依没有回答自己,他又说了一遍。

    吴依依抬起一只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发现泪水根本止不住,她才伸出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然后用力地点了点头。

    看见吴依依点头,顾向北自己都不敢相信,他还再三地向吴依依确认:“你答应了?”

    吴依依再一次用力地点了点头,顾向北看见吴依依点头,笑了,眼角却溢出了泪水,这是幸福的泪水,他曾经幻想过无数次求婚的场景,没有哪一次有这样的前提,他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吧?

    顾向北向来是缺少浪漫的细胞,每次提起结婚,都像是在聊吃饭一样,随口就问吴依依,“咱们什么时候把婚结了吧?”提几次,就被吴依依拒绝几次,后来他知道了吴依依的心思,也就不再勉强她,也没有再提。

    这一次有了白瑶瑶的这件事,他原本只是想拼运气,再试一次,居然让他试成功了,这怎么能叫他不开心!

    顾向北从小盒子里取出戒指,帮吴依依戴上,等顾向北把戒指套在了吴依依的中指上后,吴依依便伸直了手,缩了回来,仔细地看了看,原本一枚很普通的镶钻戒指,却显得那么的耀眼,那么的好看。

    事情也解释清楚了,婚也求了,顾向北脱下自己的外套,抱着吴依依就直接进了房间里,之后的事情,也就无需再提。

    第二天一早,吴依依和顾向北同时起床,吴依依还没有和白柔佳打招呼,和白柔佳住的这段时间,她已经摸清楚了白柔佳上班的时间,她想先斩后奏,先去了白柔佳那儿,然后再让她给自己安排一份工作。

    看到吴依依起这么早,顾向北说:“你再多睡会儿,不着急。”这个点,把事情都准备好,再赶过去,公司刚刚上班打卡,晚一点过去,也不是不可以。

    可是吴依依很坚持,她就是要去这么早,顾向北拿她没办法,只能依了她,顾向北没让吴依依开车过去,吃过早餐,他亲自将吴依依送到了白柔佳公司的楼下,如果让公司里的员工看见了吴依依的车,只怕会以为吴依依是关系户的关系户。